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2-4.義賊亂入 Steal for Goods

K.I | 2024-04-17 11:00:03 | 巴幣 102 | 人氣 491



  睜開雙眼,是布萊克那張野性彪炳的臉龐,直直地盯著自己,安娜薇即使仍頭暈目眩,也不自覺露出了微笑。

  「啊……你在照顧我麼?」

  「在看毒蛇被毒。」布萊克轉過身,取布擦拭鎗劍,「詹姆士已死,地熱山攻陷,如妳所示,山寨未更換旗幟,也未讓任何人離開地熱山。」

  安娜薇坐起身來,靠在布萊克粗壯的手臂上,「呀,真好……如此一來,波戈丹亞無法察覺地熱山易主。天明前繞過峽谷,襲擊骨龍沙漠後方,此戰便得以全勝告終了。」

  布萊克不以為意,沉默了會,問道:「棄營,何時能收回物資?」安娜薇揚起眉頭,布萊克才說:「我不在乎,但歐迪托里說,若是弄丟軍糧和西卓魯賜予的至臻翡翠,即使勝仗也可能激怒他。」

  安娜薇想了想,又貼在他身體上:「這樣吧,比起立功,保命要緊。今日還是先下山收拾棄營,把軍糧和寶物都給找回來,如何?」布萊克點頭。安娜薇接著說:「對了,既然要反抗西卓魯救出族人,我們也需要建立起自己的盟軍,如果可以的話,對往後的敵軍可以考慮不趕盡殺絕,收入麾下,屆時會有用處的,好嗎?」布萊克一邊擦拭武器,一邊繼續點頭。

  *

  布萊克率軍下山,三百名鐵騎部隊將返日前棄營。沒想到,從山上便看見波戈丹亞的軍隊已在營地那,且正在將物資成箱搬運送走。

  波戈丹亞指揮軍隊撤離,一面又看見西卓魯軍的旗幟,瞇眼仔細一瞧,領軍者豹盔鍊甲,長鎗魔劍扛在肩,甚為驚呼:「狗屁!那不是幹掉北國四騎士,單挑孟格斯三將,還百人攻破萬人大關的雷霆猛將麼?他怎會從山上下來,何時上去的?莫非,是詹姆士投靠西卓魯了?」

  一旁副將報道:「將軍,這布萊克武力異常勇猛,戰略神出鬼沒,邊疆國家皆以兇惡為名,卻都無法戰勝他一回,恐怕還是走為上策為佳呀。」

  波戈丹亞不服,「可惡……我難道只能對他人卑躬屈膝,一世抬不起頭嗎?不,現在撤離也只是戰略一角,可我怎能又三番兩次向詹姆士那老狐狸屈首妥協?」他晃晃腦袋,下令:「放棄物資,快點撤退!護衛軍隨我行動,我等親自斷後。」士兵相當訝異。

  布萊克率軍到來,直指波戈丹亞。見其人數少了一大半,且作為指揮將領卻不先撤,問:「你在這做甚?」

  「你又在這做甚?」

  「投降,你可免死。」

  「哦嚯!笑話呢,別以為我不知你肥豬主子是如何對待聯合軍的人。剝皮、千刀萬剮、烹刑、活活打死,別以為我會輕易受騙!詹姆士呢,他被你逼死了吧?」波戈丹亞怒斥。「你這般助其為虐的雜碎,我南方惡龍波戈丹亞絕不輕忽,也不會讓我的士兵受你所害。」

  布萊克身邊,歐迪托里細聲諫言:「將軍,波戈丹亞為人雖粗魯,但性格真摯,且對待士兵不薄,參謀女士也說了要收人,那要收服他嗎?」布萊克點頭。

  波戈丹亞又說:「少在那邊鬼鬼祟祟,吃我一鎗!」駕馬奔去,雙叉鎗刺向布萊克,但被往上敲開,後鎗柄打落馬下。波戈丹亞自信受損,直呼:「好樣的,真是教人不爽!」

  「你為何戰?」

  波戈丹亞徒步衝向布萊克,布萊克躍下馬背,迴旋一斬颳起暴風,地上沙塵席捲如霧,波戈丹亞連連後退,直到能看清,布萊克又斬來,他僅勉強擋下。「別以為你真的贏了……」隨後往布萊克腿腳一踢,想將其癱瘓再砍殺,可布萊克根本不受影響,另一手揮來一拳便將他打飛數尺遠,「唔喔!」

  「跟隨我,我能保你。」布萊克緩緩逼近倒地的波戈丹亞,氣勢好不壓迫,「否則,僅有死矣。」

  波戈丹亞被那金屬鐵甲的猛拳打得頭盔凹陷,吐出滿口血,可即使如此,比恐懼更多的仍是不屑的憤怒:「哼,怎麼可能跟著你們那暴君?死了還痛快多!」

  布萊克無奈只得處斬,可這時,後方埃德華大喊:「將軍!有人要偷走翡翠——」轉頭看向其所指處,只見一個東洋黃龍袍的身影從營地裡竄出,敏捷地逃過所有士兵追捕,轉眼逃出營區。

  看著要爬起身的波戈丹亞,又看了眼那要逃脫的竊賊,布萊克對波戈丹亞說:「離開硫磺山丘。」隨後便轉身上馬,追逐而去。

  快馬穿越人群,布萊克跟隨著那穿著東洋黃袍的男人,只是每次要追上時,那人總能跳上岩壁,翻過樹林,靈敏的像猴子一般。布萊克揮斬鎗劍,可那人竟還靠一條繩索飛天遁地,好一會都沒能停下他。

  「放棄唄,住城市的大將軍,你追不上我大義賊雷超噠!」

  原先布萊克還只是為追翡翠,這一嘲諷入耳,他怒得是從馬背也跳上樹,鎗劍丟出去砍斷前方所有樹枝,並以獵豹一樣的飛速撲去,從背後抓住那人,鎖住咽喉,形成完美的裸絞鎖喉並從樹上摔了下來。

  「咳……要死、要死啦……我投降……我投降……」那人趕緊將翡翠從懷中丟出,並猛拍布萊克手臂以示投降,布萊克也才稍微鬆手。

  「為何盜玉?」布萊克將手臂轉一邊,把護甲上利刃的那面對向他的脖子:「說。」

  「大帥哥饒命耶!我就是聽到風聲說這邊有好東西,就想來偷去城裡賣啦……」

  「賣了做甚?」

  「說了是義賊嘛!除了自己能有飯吃,當然是送錢給窮苦人家啦。」他持續拍著布萊克的手,深怕他一用力自己脖子就要斷了。「大帥哥冷靜點耶,我這不是還給你了,求您別弄死我呀——」

  「這不是烙日城人見人愛的東洋義賊,雷超嗎?」第三個聲音傳來,是安娜薇。她形色康復,又如往常千嬌百媚地翹腿坐在大石上。「沒想到居然一路跟過來這呢,但要是偷了西卓魯的東西,你敢賣,烙日城內又有誰敢買呢?」布萊克看見她,才徹底鬆開懷中的義賊,他開始不斷咳嗽。

  布萊克問:「妳好了?」

  安娜薇笑著跳下石頭,「區區硫磺,怎能病住我這蛇蠍美人呢?我也擔心你太衝動,把所有人殺了,那便不好玩了。」她走向跪倒在地,猛咳的雷超,高跟鞋尖頂起他的下巴,「嗯——有著這麼好的身手,城裡名聲也不錯呢。」

  「唔……多謝女士獎勵,這個視野真好……哎!」雷超訕笑中挨上了她一腳。

  「夫君,收這傢伙,你意下如何?」安娜薇挑眉向他,但他毫無反應,安娜薇便說:「作為劫富濟貧的義賊,他應該經常盜竊富裕大戶,意味著他熟悉官場人脈與金錢流動,這對日後行動頗為重要。何況,他的身手矯健,怎麼說也能替我們派上用場。」

  布萊克點頭,一把拎起雷超並扛上肩,安娜薇看了是笑得花枝亂顫,兩人便在夕陽下走回地熱山去。

  *

  回到地熱山,波戈丹亞與其軍隊不僅撤離該地,至骨龍沙漠時,軍寨也棄,全員撤退了硫磺山丘。

  布萊克全軍訝異並歡慶於這場幾乎是不戰而獲的大勝,在骨龍沙漠營寨的深處,布萊克發現一封信,是波戈丹亞所寫下:

  『今日只為重整旗鼓而撤,下次見面時,便是我將你挫敗之時!等待我取你一世英明,布萊克.阿莫雷德。』

  布萊克發出了一聲笑,然後將信給收了起來。

  *

  回到烙日城,硫磺山丘收服的事蹟早已被傳遍全城,任誰也沒想到,領著少少人馬默默出征的布萊克,竟然輕鬆地將硫磺山丘這般重地給取下,也因此,凱旋迎接的隊伍和市容更是車水馬龍,歡騰慶聲盈徹滿城,讓其他將領看了好生嫉妒。

  幾天後,宮廷上朝,西卓魯相當滿意這樣的戰果,當眾喝采:「哈哈!想不到你真的這樣好用呀,老子是真的愈來愈欣賞你了。說吧,想要怎樣的獎賞?」

  布萊克發話前,想起昨晚安娜薇曾演練。

  『記得,裝得貪財、好色、貪吃、好玩,但權力要一點點就好,要太多會功高震主。乾脆就說酒池肉林吧,酒池肉林——』

  「屬下要……酒池肉林。」布萊克一說出,旁邊的文官還以為自己聽錯。「實不相瞞,來到都城後,屬下大開眼界,想見識更多……酒池肉林。」

  西卓魯更是滿意的大笑:「啊哈哈!甚好,孤早有此意。」他瞥過一眼軍師李羅伊,隨後下令:「來人,明晚就要好好享受一番人間之樂,設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