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最終回-Paradise Regained 復樂園

K.I | 2021-12-30 15:28:51 | 巴幣 1004 | 人氣 269

完結.《尋找新樂園》(2020)
資料夾簡介
你從哪來?要往哪去?為了什麼而去?

  不知道有多久,只知道已是落日餘暉,黃昏傍晚。

  海上漂流的曹文音、康尹菲、孫姬羚才終於靠近一座島嶼,她們趕緊用所剩不多的力氣游過去。

  趴倒在島邊沙灘上,三人累得不斷喘息,嘴裡就是吃進了沙子也沒力氣吐出。不久,周圍有當地居民前來,三人才瞪大眼,心想她們死定了,或許是當地的食人族看到美味佳餚自己送上桌,即使逃過了海賊也逃不過這一災。

  沒想到帶頭的老人一開口,說的竟是閣國和盛國的通用語言,老人問她們仨:「三位女士怎麼回事,怎麼如此狼狽?是從哪來的呀?」

  曹文音第一次感受到毋須翻譯言語,居然是這麼值得驚喜的事。即使她身子極度疲憊又虛弱,也連忙回答:「我們是從盛國來的……也可以算是閣國……失禮了,能先給我們點水和食物嗎?」所幸當地人非常善良,比她們更急的喚人來救助他們。

  後來一問才知,原來這些人也並非什麼土著,長老燒了壺酒給他們,在爐火前像老父親給女兒說故事一樣。

  長老敘道:「大概三十年前唄,還是二十年來著?總之,當年咱們也在閣國出生,畏懼著梁氏王室的爭權,因為早有這樣而產生暴君的歷史,只是被掩蓋過。後來咱們予一些周邊相同言語的難民,一起偷渡來外島開發屬於自己的居住地,稱不上方便,農作物和狩獵作息皆要花上十餘年時間重新整頓,可至少,這兒不會被王權與政治干預到生命安危,所以咱們很幸福。」

  孫姬羚好奇的問:「你們當時沒什麼困難嗎?」

  長老嗤笑一聲,笑答:「困難?根本沒容易的吶!光是咱們起初想得知閣國的早年歷史,就得冒著生命危險和外國人買禁書才略知一二。跨海這事兒更甭說,中間被閣國抓到,犧牲了好幾人,即使上海了,也好幾次要被海寇劫持呢!」

  這時,又一名女人聲音說道:「就像我當初說的,比海盜更不可信的,就是閣國那種垃圾君王的國家。」三人往一旁看去,那紫白混色的奇裝異服,妖嬈而銳利的眼神,只有康尹菲認得。

  康尹菲挺起身訝異的招呼:「赫薇琳小姊?妳真的成功逃出來了,而且還在這生活!」

  赫薇琳說:「我也是在船上漂泊了很長時日,最後知道這裡有收大洋上的難民,我便心想足夠,只能暫時落腳在這定居了。」她故作雙手抱胸,但對康尹菲明顯有謝意:「當時我們是互利關係,我不會感謝妳們的,但妳們大概會想感謝我,因為沙灘那有另一名我認得的丫頭,快去吧。」

  三人馬上回到剛才她們上岸之處,發現多了一人,同時高呼:「繆希!」、「老么!」、「妹妹!」

  那是緊緊抱著斷掉的頭弼的南希,只是她似乎快喪失意識了,她們趕緊也將她帶到島上部落去。


  她們受居民熱情歡迎,更受曾有恩惠的赫薇琳款待,在這島上好好歇息了兩天,這兩天內,南希將楓江號最後的發生的事告訴了其他三人,而其他三人便在島上的一座丘坡邊,為逝去的五名成員都立了衣冠塚,誠心祈禱無論她們是上了天國,還是輪迴轉世了,都有比今生更平穩安康的生活。

  兩天後的夜晚,殘存的四人坐在島上崖邊,她們望著滿月的夜空,討論著彼此的將來。

  曹文音先嘆了口氣:「還是感覺不大真實,或許是我過於懦弱,至今仍難以相信大姊、老朱、莎莎都已經不在了,還有太雅、秦婷也是。」

  踢著地上的小石子,哭紅鼻子的孫姬羚說:「當初的九個人,只剩下我們四個了……都是該死的梁英七!是他的暴政害我們必須逃的,要是他別那麼多疑又暴虐,我們哪會需要逃跑?也就不用遇上這麼多危險的事啦!」

  康尹菲安慰道:「話雖如此,或許離開的成員們現在過得比以前都還要輕鬆,在真正的新樂園好好享受玩耍了,我們應該替她們免再受人間之苦而慶幸,不是嗎?」

  孫姬羚說:「我知道啦……可是還是很不公平!為什麼有的人可以那麼猖獗,卻仍過得這麼舒適?我們只是為了好好活下去,卻還要犧牲這麼多人……」

  曹文音無奈:「我唯一希望的,是若死後世界真有上帝審判、或神佛因果輪迴,祂們最終還是會給好人好的結果,給惡人應有的懲罰。」

  南希喝了口水,她從兩天前醒來後便思考著同一件事,此刻她說出口:「我從聽了長老說的故事後,便開始想……要是我們能像這邊的人一樣,不是不斷去『尋找』,而是提起勇氣自己『建立』屬於自己的樂園,結果會不會好一點?」

  孫姬羚擦了擦自己的淚,語氣不甘心的說:「我們又不是沒嘗試過……如果真的有那麼好的路讓我們選,我們又何必選走危險的這條?」

  康尹菲總感覺這情緒下去,大家一定會消沉過頭,便轉為積極地說:「這樣吧!既然當今閣國有危險,盛國又可能討厭我們,亙骨集團也可能會繼續追捕我們,那我們一起來說說看,接下來我們要往哪去吧?」但三人皆沒有回應,她便自己答:「我想回到盛國去,雖然有些誤會,但我相信說開了還是沒問題的。」

  曹文音也說:「同意,即使我們回去不再作軍士,當個普通平民也能好好生活的吧?我一直想經營一間茶館,讓人們能在裡頭輕鬆休憩、寧靜讀書。」

  孫姬羚卻猶豫了許久,她做不出決定:「我……我不知道耶,其實我覺得……這裡的生活好像也不差,但我又好想和妳們繼續生活下去……」

  康尹菲問:「妳想要留在這嗎?」她見姬羚說不出話,便拍拍她的背:「不要緊的,我們遲早都會分隔不同地方,能過上自己真正想要的日子才是最重要的。我們不能決定出生在哪,但能夠決定要往哪去,不是嗎?」

  此話聽在南希耳裡,她想起了曾經,在閣國和巫秦婷每日被命令跑來跑去時,時常被問上的這幾個問題。

  現在,已經是她要以行動來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

  曹文音也問了:「妹妹,那妳打算怎麼做呢?」

  南希抬起頭,這個問題她這兩天思考了很久,現在她做出了一個不知將來是否會後悔的回應:「我不討厭盛國,但我想,我不會有所謂『平穩安定』的生活。我的命或許就是不斷的闖蕩、懷抱希望、再絕望、然後再有希望,所以我想繼續去四處探探,別的國家、別的大陸,在死前看看這個世界的樣貌還有什麼。」她說著說著,兩年前的自己肯定不會相信未來的自己會說出這種話:「有可能我很快會放棄,回去盛國,也可能會半路就被亙骨集團或閣國逮下,不知道。說不定我會找到我爹曾經的故鄉,說不定我因為意識到人生艱苦而想不開,也說不定我真的會找到那青春之泉呢,哈哈──」

  孫姬羚仍淚光閃閃的問:「所以妳確定要離開我們了嗎……嗚……妳是我們最成熟、最漂亮、最瀟灑的老么了,我會捨不得妳呀……嗚嗚……」

  康尹菲安撫:「不要這樣說,繆希會很有負擔的啦。」隨後她看向南希,確切而溫柔的問:「不過繆希,妳真的確定要繼續四處航行探險嗎?」

  南希仍猶豫了一會,但最後點了點頭:「嗯,我想要去尋找一片,真正屬於我自己的新樂園。」


  就這樣,一個月後,赫薇琳與長老等居民協助她們打造了一艘小船,送四名生還成員回到盛國去。

  抵達盛國主要碼頭後,她們四人於港口邊相互擁抱。

  那一天是晴空萬里,蔚藍蒼穹的大好天氣,但土地卻是濕潤的,因為她們離別的淚水落得不停。

  最後,向彼此都鄭重道別後,最後這四人也就此分道揚鑣,祝福彼此未來一帆風順,就像這趟回國的航行一樣。


  曹文音前往官衙自首,並向國務大府解釋清楚先前那叛亂的前因後果,審判後得免罪,但仍自主辭退。她將第四十九小隊成員所遺留的財產,用於開張一間名為「楓江館」的茶館,並於茶館內擺放大量書卷與樂器,供得文人墨客時常前來光顧。

  此外,曹文音更將她們一行人從閣國結識,直到最終分散的故事,分別編寫為小說與長詩,放置於館內供人欣賞,其內容與文筆皆大獲屆時文客之好評。


  康尹菲也辭退了軍士一職,最令人想不到的是,她在幾個月後獨自搭船回到了閣國。但她並沒有進入主城,而是趁著城市從亙骨集團的襲擊修復時,直接搭馬車繞到島嶼後方的高山上。

  她蓋了間木屋,從此過上一人與大自然共處的隱居生活。據說,她隱居一年後,某日雨中遇上了一名登山難客,兩人結識後情投意合,便在山上成婚生子,天天吃飽飯,睡好覺,就這麼幸福安穩的共度了晚年生活。


  孫姬羚前前後後迷茫了許久,後來她下定決心,原本連字都不認識的她,四處拜師並求學商業,平時夜晚更努力不懈的讀書寫字。一年後,她去拜託了一戶海商讓她加入,起初只擔任打雜與水手,但憑藉前段期間她學習到的航海技術,她很快成為一名優秀的商鑑船長。

  年至四十時,她已成為盛國內的一大女富豪,擁地無數,也善心的以低價租給窮人家居住,備受時人敬重與歡迎。


  至於南希,南繆希,再也沒有人聽說過她的消息。

  離別當天,她立即又搭船出航,據同行船客所述,有人說她在第一站靠岸時便下船,從此消聲匿跡;也有人說她一直待到最後回盛國,甚至還請船員們吃上了大餐;更有人說她出航第一天晚上便從船上消失,好像是跳海自盡了。不約而同的是,所有人都看到她上船前在港口買了條烤魚吃。

  其餘三人之後於每年臘月都會聚在一起吃頓飯,見面聊聊,惟有南希,她在分道揚鑣後便徹底失去音訊。她們一直都擔心,南希是否因早年經歷過於殘酷而心裡無法承受,又或者在半路上真的遭到仇家攔截了,還有傳聞,說她竟然也成海盜了。

  沒有人敢說出確切的答案,但總有人真心誠意地為她祈福,希望她只是,真的找到了一片她毋須再離開的「人間新樂園」。


  最終大決戰過後,兩年過去了,不少事情都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其中,最明顯的是飄揚「翡翠六芒星」的閣國。閣國君王,梁英七的病痊癒後,政策逐漸開放,終於緩和了國內緊張的戒嚴氛圍,也在得知干支之死後,久違的做了一次大赦,將許多奴隸重返平民。

  其中的原因卻不是什麼好事,只是單純因為,梁英七召來許多祭司與靈媒,他們都預言若在今年舉行大赦,他這帝王的地位將必能千秋萬世,他那腦袋聽了自然是高興的很,便為了自己而做。同年,他又聽信其他占卜師建言,大幅裝修自己的王宮,目的是為「增添王霸之氣,令天地上下之靈都為陛下折服」而掏空國庫,濫用稅金,增設許多藝術雕刻,栽種大量奇花異種,甚至養起奇珍異獸。同時,還減少自己在宮中的陪同,否則天地之靈可能會將威望加諸於自己身邊的人,而少了給王者的威風。

  這天,梁英七就興奮的在自己宮殿裡的花苑裡散步,縱使周圍忠臣告誡他不要如此大意,他反而將那些人當作惡意要壞他運勢的人,還嚴厲的懲罰了他們。

  卻說當閣國大肆慶祝梁王登基十五周年時,掃落葉的奴僕甚至沒有畚箕用,得屈身以手捧落葉。

  梁英七身後跟隨算命師與護衛,自己高舉著雙臂,彷彿在擁抱太陽一般,呼道:「啊──本王感受到了,靈媒、祭司說的果真不錯!本王感受到這股清新的氣象,確實有了種……命運更加榮耀的感受!看呀,這美麗的蓮花,其朵朵綻放之姿,像在歌頌本王的慈悲美德;看吶,這燦爛的雛菊,每朵都朝著本王,這不正是在暗喻本王堪比正午之日的烈陽更加耀眼而炫目麼?」

  平時總會有人稱是,可這回,沒有人回應他。梁英七有些不悅的回過頭,但他隨即看見,護衛、祭司都已經倒地。

  還站著的,只剩下手持海軍彎刀,捅入他胸腔內的一名鐵盔武士。

  梁英七痛楚之外,嚇得眼珠子都快彈出來:「你……你這是……」

  鐵盔武士摘下自己的頭盔,露出滄桑、冷酷的臉龐,他只說了句:「來自盛國的宋莊,替第四十九小隊的巫秦婷向你問候──永別了,狗雜碎。」

  他舉起那披戴金屬拳甲的拳頭,釋放渾身之氣力,往梁英七驚慌的老臉上奮力一拳擊出:「嗚哇──!」當場把梁英七的兩顆牙打飛,冷冽拳甲之猛,甚至還將他臉上一大層皮都削了下來。

  梁英七噴出一大灘血,血染雛菊田,摔倒於其中。此時,他也才驚覺那捅在他胸腔上的刀還是有劇毒的,現在正在慢慢的侵噬他的血液,漸漸使不上力,呼吸也急促了起來。

  梁英七淒涼的呼喊:「救駕啊!救駕……混帳快來救駕本王……」

  宋莊冷冷地瞪著瀕死的梁英七,他知道宮裡的護衛就要趕來,但他並無奔逃的打算,仍只望向那染上鮮血的雛菊田,嘴裡唸唸有詞:「倘若真有輪迴轉世,我們一定要再相見。」

  他沒有要躲避宮廷衛兵的捕殺的意思,就只是默默的一直看著血雛菊。即使護衛武士的刀刃舉起,往自己劈砍,他也不閃不躲。

  「下次,一定會更好……」


  就這樣,梁英七死後,閣國的王權因為梁英七遲遲未留下子嗣而發生動亂,早已目視王座的弄臣與愚忠於梁氏的忠臣們,展開了前所未有的長年政治鬥爭,消耗大量國力,也因此,在與漸漸崛起強大的盛國的對抗中,漸漸居於弱勢。

  而盛國方面,於大將軍馮在邕逝世後,李子超一人擔起政治大權,雖有其他新大將軍上任,但其能力完全不比馮在邕,進而招致反攻閣國的力量盡失,計畫嚴重延擱。

  李子超也在十年後,因過度操勞政事而積勞成疾,最終病逝,享年僅四十八。據其親信下屬所述,其終生未有娶妻,原因是他心上一直掛念著一名十年前死於戰事中的女子。

  後有伺機而動的亂臣賊子,趁國務大府上下一片亂而發動大型政變,耗時六個月又十七天,最終雖成功鎮壓,可卻讓民眾也確實感受到,盛國在政治上軟弱怯懦,喜好自亂,眼看就要成功壯大國土的他們,最終也不成告終。

  又過六年,國力已非常薄弱的閣國,被當初完全沒有料到的小國們結盟攻下。而盛國擴大國土,試圖反吞閣國與周邊群島的長年計畫,也因失去閣國的資源與盟友的信賴,邦交也未完成,終於宣告徹底失敗。

  亙骨集團也在接連失去波殘、干支等領導人,也沒有鄭芝蟒、左丘郃、赫薇琳等幹部後迅速衰微,成了毫無目標,毫無信仰的流氓海盜,不到兩年的時間便分崩離析,風疏雨散。


  公元18世紀初,遠洋而來的「不列顛聯合王國」與「法蘭西王國」接踵而至,許多從西方來的王國鑑隊,將原本居於此地的國家視為土著與海賊,將大多國家以侵略性的手段試圖驅逐與殲滅。

  經過約十一年間來來回回的跨洲遠征,大洋群島的原先國度皆不敵遠洋艦隊更先進的火力與特殊戰術,紛紛遭到推翻,完全征服,最終由不列顛聯合王國,也就是今日的「英國」政權,將此地列入殖民版圖。

  19 世紀,於公元 1812 年,丹麥地理學家康拉德.邁特布倫 (Conrad Malte-Brun) 將閣國、盛國、亙骨集團曾所在的群島海域,合稱命名為「大洋洲」;最終於公元1817年,將群島旁的大陸地域,命名為「澳大利亞」,並由英國王朝殖民接管。

  而青春之泉,那片能夠暫停時間、只有歡樂沒有痛苦的人間新樂園,是否有人真的到答過,甚至是否真正存在,仍舊是個無人能答的未解之謎。



  於是,光陰似箭,時空推進。日新月異,兩百多年過去了,現今已來到公元 21 世紀。

  亞洲遠東,某個繁華城市裡,有對大學生情侶檔興致沖沖的跑去找一間算命館。

  其中,面相如倉鼠般腮幫子鼓鼓的少女,被男友拉著而不耐煩的說:「你到底興奮個什麼勁?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年輕男生像個中年大叔,這麼迷信命運,還帶女朋友來算命的。」

  說他們倆興沖沖也不對,只有那男子,一臉搞怪又激動地介紹:「一般我是不會信這種算命神棍的,但學長推薦的,肯定是準得不得了,還能用因果輪迴看到你的前世耶!」

  女子仍鼓著臉蛋,眼神狐疑地問:「你不是常說什麼『我們學心理學的人絕不能相信這種巴納姆效應的垃圾』嗎?天要下紅雨了,靠因果學、心理學、暴力美學出名的宋老英,居然想花錢在這種東西上了,你是不是快要出國留學了,結果腦子提早一步飛離頭殼了呀?」

  男子仍舊興致滿滿,說:「就是因為聽說『輪迴轉世』和因果輪迴有很大的關係嘛。反正是學長叫我們來做論文實驗的,他出錢,再說情侶一起來算還有優惠,有美式炸雞的雙人優惠卷耶!」

  女子拍了他腦袋:「原來你是為了炸雞來的嗎!」


  半推半就下,他們還是進入那像蒸氣房一樣密閉,卻沒多少燈光的算命間。那算命師摀著面,紫色布巾的桌上擺著水晶球、塔羅牌、八卦鏡,真難看出他是用哪國流派算命的。

  可那女算命師也沒多說廢話,劈頭直問:「你們想知道因果輪迴後的前世吧?呵呵,所謂的因果,就是『業』,正是指我們作為活物於世上,所作所為都將以相同的能量回到我們自己身上,即使肉身死亡,靈魂經過轉世後,那些上輩子種下的因,也會於下輩子開花結果。」

  男子聽得很開心,女子卻還是鼓著臉。

  算命師又問:「我看見你們的面相了,現在,請告訴我你們今生的名字。」

  男子原本要回答,但女子刻意搶先一步說:「我叫做雅思,他叫做托福。怎樣,我們上輩子是外國人,英語還講得特好對不對?」

  算命師微微一笑,他搖搖頭。男子才乾笑著回應,接著答:「她跟老師您開玩笑呢!其實她叫做曺棠,我叫做宋英。這曺棠的曺不是普通的那個曹,是漢字……」算命師忽然伸出手示意停止,並露出了更深藏不露的笑意。

  她說:「無須生辰八字,無須觀星占卜,你們的因果太強烈了,我已經透過水晶球看到你們的過去……」

  曺棠一臉寫著不相信,宋英則急著問:「怎麼,怎麼了?我們前生是仇人對不對,而且是不是她欠我錢,這輩子才變得像我欠她一樣……嗚哦!」馬上招來曺棠的小拳頭。

  算命師笑答:「上輩子你們便有過情愛之緣,可你們未能修成正果……你,宋英,上輩子名為宋莊;你,曺棠,上輩子名為巫秦婷。你們倆皆為了彼此而犧牲性命,可正因如此,此世你們將經過最終的試煉,當暴君再次被推倒後,迎接你們的,是苦修了幾世才換來的姻緣正果。」突然的,曺棠和宋莊的表情都變了。

  他們互看彼此一眼,緩緩的、喜劇性的揚起了眉角。


  兩人離開算命間,曺棠小聲地唸著:「就跟你說這東西不可信,她剛才腳本都放在腿上看著唸了,我看到了!」

  而宋英則摟著她肩膀,悔意滿滿的說:「妳肚子餓了嗎?咱們去吃炸雞吧……」要出門時,曺棠和下一名要進去的客人擦肩撞上,宋英立即禮貌性道歉:「抱歉。」

  但不知為何的,曺棠多看了一眼與她碰撞的那人。

  那人身穿白露腰短皮外套,金髮瀏海有一條明顯的紅色,容顏與身材顯盡西洋之姿,看來是名混血女人。她沒有看向宋英和曺棠,直接走進算命間便關上門了。

  算命師一看見她,便問:「是暱稱『花雕』的吳繆警探麼?幸會,很高興妳有預約,否則今天主動上門的客人真多呢。」

  混血女人坐了下來,她把警徽從口袋取出便直說:「一來,花雕是警探代號,不是暱稱;二來,這位阿姨,我是來以逃稅罪和非法營業罪要逮捕妳的。妳開這間沒營業執照的算命館招搖撞騙就算了,妳旗下的員工沒有一個報稅,連妳自己都沒有繳稅!」

  算命師原本慌了一下,但看見她的面容,突然訝異得不能自已,表情浮誇的說:「妳!我看到了妳的前生……妳有一段未能履行的誓約,很快就要實現了……不,是『已經』擦身而過了!」

  吳繆踢翻桌上的水晶球,落在地上才發現不會碎,是塑膠做的。她不耐煩地說:「少跟我扯這些!我可是局裡神槍手,妳不會希望我掏槍出來制服妳的。」

  算命師直呼:「真的!是真的呀──誓約、超越一生一世的誓約!」

  吳繆看她驚訝得很誠懇,突然有些好笑的問:「什麼誓約?不會是我查了妳一生一世,這輩子終於逮到妳逃漏稅了吧?還有,妳腿上的書是腳本嗎?」

  算命師神態穩定的揮了揮手指,說道:「妳的前世是奴隸,今生是富裕人家。完全不同的是,妳前世有著不長久但至關親密的親緣,但今生,卻是而長久而折磨著妳的親緣。而妳前世與今生同樣是混血民族,至於誓約……按照因果輪迴,現在很快就要實現了,但天機不可洩漏,誓約的詳細內容妳得自己心領神悟。」

  吳繆聽到親緣那段,似乎略顯訝異,但她還是不想相信,準備要掏出手銬就說:「我為什麼要聽一個逃稅犯講這些奇怪的東西……快點,妳被逮捕了,伸出妳的手吧。」

  算命師不打算抵抗,她伸手讓吳繆上銬,卻仍欣喜的揚起嘴角的說:「我感覺得到,很快、很快那誓約就要履行了!可能是一個月內、一星期內、也可能是……」

  話還沒說完,算命間的房門忽然被敲了敲,有人在外輕聲呼喊。

  這時,算命師乍然露出笑容,她莫名欣喜的呼道:「來了……我真是三生有幸啊,居然……居然能親眼見證一次,這種跨越數百年的誓約完成的瞬間!」而吳繆卻注意到,一旁的置物櫃有個粉紅色側背包,那不是她的,也不是算命師的。

  房門慢慢被推開,門後探出一顆茶色齊瀏海長髮的倉鼠少女,那是剛才的曺棠。

  她一眼便看到置物櫃裡的粉色背包,用手指著便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打擾了,我有重要的東西在這,所以我──」

  突然間,她看見轉身過來的吳繆,兩人四目相交。她原本指著背包的手,不自覺地慢慢指向吳繆。

  她們這輩子先前從未見面,即使有,大概也只是擦身而過,從未曾如此專注的凝視彼此雙瞳。

  吳繆不知為何,渾身久久不能動彈,半個字也吐不出口,她自己都覺得這奇異的不可思議。而曺棠則支支吾吾,結巴了半晌,才終於把方才講沒完的話道盡。

  「所以我……我回來了。」





  《尋找新樂園》.全文完

創作回應

『。』
骯,太強啦 KI
2021-12-30 17:55:2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