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外來者

白石 | 2024-02-22 20:01:08 | 巴幣 138 | 人氣 74


要說這次的任務跟之前的相比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這次他們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恐怖威脅,而且更糟的是,他們還不知道他們要面對的是什麼。

當他們登上已經與太空協會失聯一個星期的星群號上時,一股不安的沉默瀰漫在他們四人小隊之中。瑞奇透過頭盔上的照明燈掃視著這艘船上的景象,冰冷的恐懼順著他的脊椎底部往上爬升。

整艘採礦船艦都被黑暗所籠罩,只有上方的紅色警示燈和白色的緊急照明燈在漆黑中閃爍。他們警戒的端著槍,慢慢地在走廊上向前移動,跨過了好幾具殘缺不全的屍體。瑞奇毛骨悚然地看著塗滿鮮血的牆壁和地板,發現金屬艙壁上還留有像是野獸的爪子般劃過的痕跡,在金屬裡深深的刻下了四道裂痕。

這讓瑞奇相信,船上的人肯定是遭到了某種外星生物的襲擊。

從他們的科技發達到能夠自由到外太空發展之後到現在,他們都從未在外太空發現其他生物,大部分人都開始懷疑整個宇宙裡只有他們這類的生命形式存在,然而現在,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瑞奇很確定,在經歷了好幾年的搜索裡,人類這次終於首次發現了來自地球之外的外星生物,而這個生物對他們極為不友善。

毫無疑問,這根本就不是什麼令人振奮的發現。

從三年前加入這個小隊以來,這是瑞奇第一次產生了退縮的想法。以前的任務和現在這個情況相比,根本就是小兒科。他不想要知道星群號上的人遇到的是怎樣的恐怖,不想要對付這個未知的生物。他希望他們從未到這艘船上來。但是在這裡,他還是要聽從隊長的命令。

按照隊長的指示,他們一行人需要移動到主控室,希望能在那裡調出船上所有監視器的畫面。從他們登上船的地方到達主控室的路並不長,即便如此,他們還是能在每幾步路的地方發現一兩具屍體。瑞奇很懷疑船上可能已經沒有任何一個倖存者了。

原本主控室的門需要有門卡才能打開,但某種未知怪物殘暴的摧毀了自動門。厚實的耐鋼門在關到一半時扭曲變形,上方的門框也被外力擠壓,凹陷出了一個龐大怪物足以通過的空間。瑞奇默默地吞了下口水,聽見走在他左前方的亞伯蘭大罵了一句他也想罵出來的髒話。

扎威爾隊長或許已經見過了大風大浪,對這樣的場景,他仍然保持他慣有的冷靜,鎮定自若地穿過門,帶頭走進同樣一片狼藉的主控室,並命令亞伯蘭和拉琳在門口處把風,以防遭遇突襲。

瑞奇勉強忽視了那些躺在座位上、地板上或卡在上方的殘破屍體,和扎威爾分別查看左右兩邊的操控台。不幸的是,他所看到的所有操控台都已經損毀,它們的螢幕破裂,發出電流的滋滋聲,無法再操作。扎威爾隊長那邊的情況也是一樣,沒有任何東西能讓他們查看監視器畫面,以確認他們要面對的是什麼。

現在他們處於絕對的不利形勢。要瑞奇說的話,他認為他們現在撤退會是更好的選擇。這很明顯不是四人小隊能夠解決的問題,他們需要再找更多人來,當然還有帶上更多的武器。但當然,隊長總是有不一樣的想法。

「好吧,各位,我們需要確認船上還有沒有倖存者,」扎威爾看向另外兩個坐立不安的隊員,語氣嚴厲又生硬地下達命令。「兩人為一組,分散開來進行搜索。」

「什麼?在這種情況下?」亞伯蘭第一個發出了抗議。「我們還不知道那個東西在哪裡,分散開來的話對我們很不利,不是嗎?我們應該要聚在一起。」

扎威爾皺起眉頭。「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這是為了效率。分開來找速度會更快。我相信你們同樣很渴望盡速離開這裡。」

亞伯蘭頓時沉默了,但瑞奇能感覺的出來他還是不喜歡這個決定。站在他旁邊的拉琳看起來也很不開心。「我同意亞伯蘭說的。」她說。「不管這個到底是什麼,它顯然有極強的攻擊性。看看那些彈孔,即使有這麼多人攻擊它,也無法擋下它。我們確實還不知道這個生物是死了還是離開了這艘船,但如果我們就這樣分開,對我們來說只會更危險。」

扎威爾不悅地瞇起眼睛,聲音裡隱藏著一絲怒火。「你們應該很清楚,我很討厭有人公然反抗我的命令。」一聽到這個即將發怒的聲音,瑞奇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僵硬了。但隨後他的態度又稍微軟化了下來。「不過你們說的很有道理。瑞奇,你認為呢?」

瑞奇在被點到名時渾身一震,他看了看拉琳和亞伯蘭,然後看向揚起眉毛等待他回應的隊長。扎威爾是個很好相處的人,只有在挑戰到他底線或者碰觸到他的逆鱗時,他才會發火。違抗命令是其中之一,可現在看起來他又表現的好像能夠通融的樣子。瑞奇左右為難地猶豫了一下,不確定應該要順應誰。片刻後,他才乾巴巴地誠實道,「我也認為我們不應該分開。」

扎威爾深深地嘆了口氣,接受了他們的意見。「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行動。」

搭乘星群號到歐羅巴執行採礦任務的至少有四十二人,其中一些是飛行員,一些是工程師,一些是分析師,更多的是負責苦力的礦工。瑞奇走在隊伍的中間,數不清他們在行進的路上經過了多少具屍體。不管是個人的房間、公共衛浴室、公共娛樂空間或者是廚房,到目前為止,他們在每個地方能找到的只有死相悽慘的屍體。瀰漫在他們之間的絕望變得更加令人窒息。

當他們能夠搜索的地區逐漸減少,甚至即將到最後的一個區域時,瑞奇已經能夠非常確定,他們在船上不會找到任何一個倖存者。他們不抱任何希望地進入一處存放一排又一排貨箱的貨艙,這裡分裝著採集來的礦物以及其他用來補充的資源。四人在出口處調查,疊高的貨箱讓人很難看清是否有人躲藏在倉庫的某個角落裡。

扎威爾以不大也不小的音量喊了一聲,希望有可能的倖存者能夠知道他們的到來。

就在瑞奇覺得他們會一無所獲時,一個穿著採礦制服的員工突然從貨箱之中走了出來。那是一個接近中年的男人。他的制服上全是乾涸的暗色血跡,黑色的頭髮凌亂地捲曲,看起來十分狼狽。他踉踉蹌蹌地走向他們,他似乎在黑暗中待了很長時間,在被他們的照明燈照到時明顯退縮了。

「感謝上帝,我差點就要以為你們全部都罹難了。」亞伯蘭感激地放下了槍,向前迎接他。

瑞奇皺著眉頭,仔細的看著走近他們的男人。不知為何,他總覺得有點奇怪。可不管怎麼看,這個人就是一個普通人,他在懷疑什麼呢?

「你知道除了你之外,還有誰還活著嗎?」扎威爾問道,也放下了槍。

「有幾個人在一個秘密空間裡躲起來了,我可以帶你們過去。」

秘密空間?星群號有什麼秘密空間嗎?為什麼太空協會的人沒有告訴他們這件事?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覺得這個男人說話的音調有些奇怪,太過單調了,就像他不知道正確的發音是什麼一樣。瑞奇疑惑地盯著他,當男人走近時,瑞奇就看見了他蒼白的皮膚上佈滿了汗水。這個人可能只是很會流汗或者太緊張之類的,但瑞奇還是悄悄地往後退了一步。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胸口感覺很悶,一種奇怪的不安讓他下意識地不想要靠近這個男人。

「既然有秘密空間可以躲,為什麼你沒有跟他們一起?」拉琳困惑地問。

「嗯……我們遇到了怪物,被迫只能分開。」男人緩慢地說。瑞奇這次確定了,那不是他的錯覺。他聽起來真的很奇怪。

「你叫什麼名字?」

「達西。」在他回答時,瑞奇就發現他在有意無意地避開他們的照明燈,嘗試退到黑暗裡。正是這個時候,瑞奇看見他的眼睛在陰暗處從普通的黑色瞬間變成了黃色,眼白和瞳孔幾乎消失不見。

沒有正常人類的眼睛會變成那樣。

瑞奇剛開口想要確認是否只有他一個人看到那詭異的現象,但扎威爾做出的反應讓他知道,他不是唯一一個。幾乎是立刻,扎威爾舉起手槍,直接對著男人的頭部射擊,拉琳和亞伯蘭也迅速地將槍口指向男人。

所有的一切都發生的很快。穿著制服的假員工在中槍後,並沒有如他們所想的那樣倒地。他發出了尖銳的嘶鳴,身體從頭開始向兩側分裂開來,露出了瑞奇這輩子從未見過的恐怖樣貌。

現在他知道了,他——它皮膚上的並不是汗,而是它的黏液。它的整個外表看起來是灰白色的,透明黏液讓它的軀體看起來很亮。它有四隻發亮的黃色眼睛,有一張佈滿銳利尖牙的大嘴,背部長著一排山脊般的尖刺,它的四肢修長,長有尖銳的爪子,尾端則伸出一條長滿倒鉤的尾巴。怪物用兩條肢體穩穩地站在地板上時,看上去絕對至少有兩公尺高,甚至可能更高。

當船上的怪物在他們現身後,情況瞬間變得一片混亂。他們開始不斷朝它射擊,奇怪的是,子彈對它似乎作用不大,它在他們的攻擊下幾乎毫髮無傷。

「我們需要撤退!」瑞奇意識到情況不對,一邊大喊一邊往後退的更遠。但離怪物更近的亞伯蘭沒能來的及逃走。

怪物甩動它的尾巴,刺穿了亞伯蘭的胸口。他發出痛苦的尖叫,用手槍胡亂地向怪物的身體掃射。怪物所做的回應就是將他甩出去,讓他撞到牆上,然後伸手試圖去抓拉琳。瑞奇想要在怪物抓到拉琳之前把她拉過來,但扎威爾的速度更快,他立刻就扯住他的手臂,不顧他的意願強硬地拉著他向後退。

「你在做什麼!拉琳她——」

「她和亞伯蘭都沒救了!」扎威爾大喊,拉著他往倉庫門口的方向跑去。

瑞奇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拉琳被怪物抓住,而她已經拿出了數顆炸彈。一意識到她想要做什麼,瑞奇便驚恐地想要阻止。「等等,不——」

爆炸的衝擊波用力地將他和扎威爾掀翻出去。有那麼一刻瑞奇幾乎感覺不到自己,他的耳朵能聽到的只有巨大的蜂鳴聲,視野變得模糊。他嘗試移動身體,但他的身體沉重到彷彿有一塊巨大的石頭壓在他身上一樣,讓他一動也動不了。他閉起眼睛,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在一片混沌中飄忽不定,就這樣飄向了黑暗。

喚醒他的是扎威爾的聲音。他的意識越接近清醒,他就越能感受到身上各處傳來的頓痛感。他發出了一聲呻吟,刺眼的燈光讓他瞇起了眼睛,腦袋也跟著隱隱刺痛起來。他勉強用顫抖的雙手支撐起自己的身體,一隻有力的手抓住了他,幫助他慢慢地坐起來。他眨了眨眼睛,當眼睛適應了光之後,他抬頭看向他眼前的扎威爾,他頭盔上的照明燈是這裡唯一的光源。

「我昏過去多久了?」他咳嗽了一聲,他的喉嚨很乾,聲音聽起來也很糟糕。

「大概幾分鐘而已。」他說,拉著他慢慢地站起來。「那個怪物不見了,可能逃到了其他地方,不過我相信那場爆炸讓它受傷了。」他轉過身,示意瑞奇去看地板。

有一道綠色的痕跡從貨艙裡面一直延伸到外面的某個地方,那似乎就是那個怪物的血。瑞奇趁機看清了倉庫變成了什麼樣。裡面一片焦黑,在爆炸範圍內的貨箱全都被摧毀,在外圍的貨箱則亂成一團。他沒有看到拉琳或者亞伯蘭的屍體,但那是理所當然的,拉琳在爆炸的中心,而亞伯蘭就在那裡,可能早就死了,就算活著也無處可逃。

瑞奇的眼睛被淚水刺痛,他為他們的結局感到悲痛。

「來吧,我們需要盡快離開這裡。」扎威爾按住他的肩膀提醒他。瑞奇將眼淚吞了下去,用力地點了點頭。

「那個怪物怎麼辦?我們不能就這樣把它丟在這裡。」瑞奇從身上掏出了另外一把槍,跟在扎威爾的身後。「很顯然它很聰明,而且會偽裝成人類。誰知道它會不會利用這艘船去什麼地方?」

他們目前還不知道這個怪物是從哪裡來的,又是如何入侵這艘船的,但只要一想到外面還有更多像它一樣的生物,瑞奇就感到一陣毛骨悚然。要是它用了什麼方法召集了它的更多同伴來到這裡,並一舉入侵地球,那就完蛋了。

「我知道,我不會把它丟在這裡。我們要讓它死在這裡。」扎威爾在拐過一個轉角時說,這艘船正在瀕臨崩毀,瑞奇可以聽到周圍的金屬一陣陣的發出擠壓扭曲的嘎吱聲。「我打算讓它和這艘船一起在這太空中消失。」

瑞奇皺起眉,心裡湧起了一股不安。「怎麼做?我印象中星群號沒有設定……」他停頓下來,看著在前方停下腳步,回望著他的扎威爾。他倒抽一口氣,恐慌深深的扎根進他的血液裡。「難道你想要——不,你不是——」

「聽著,我不會要求你去做這件事,所以這件事必須由我來。」扎威爾抓住了他的肩膀,深深的凝視著他的眼睛。「你需要活著離開,去跟其他人述說這裡發生的事情,警告他們外面的某個地方存在我們不知道的威脅。」

瑞奇搖頭。「不,一定還有其他方法——」

「沒有其他方法。如果要徹底炸毀這艘船,我們倆之中就必須犧牲其中一個。」他抓住了瑞奇的後頸,靠上了他頭盔。要是沒有頭盔,他們的額頭便會碰到一起。「這是最後的命令,瑞奇。回到我們的船上離開。你必須要這麼做。你必須為了我們堅強起來。我知道你能做到。」

瑞奇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很不公平,他明明可以替代隊長來做這件事,但是扎威爾這個混蛋,因為他那該死的責任心,就利用他身為隊長的權威讓他連選擇的權利都沒有。這非常的不公平。留下來的人應該是他,必須活下來的應該是隊長。他怎麼能這樣對他?

「瑞奇。」扎威爾在長久的沉默中用低沉而具有威嚴的語氣說。

瑞奇張開雙臂,緊緊地抱住了他。一想到他以後再也聽不到這個聲音,他的心便刺痛起來。「我恨你。」

扎威爾在他耳邊笑了一聲,同樣用力地回抱住他。「我也愛你。」

「我會想念你的。」瑞奇聲音哽咽地說。

扎威爾拍拍他的肩膀。「保重。好好照顧自己。」

然後他們就在這個岔路上分開了。扎威爾轉身往引擎室的方向跑去,瑞奇看著扎威爾遠去並最終消失的背影,他轉過身,用力眨掉了睫毛上的淚水,開始往另外一個目的地奔跑。

一路上他都沒有再次遇到那個怪物,安然無恙地回到了他們停靠在星群號的船。他跳上了駕駛座,在解除停靠的時候猶豫了,仍然對拋下隊長感到十分痛苦。但一想到全人類的未來,他讓自己再次下定了決心。他不會白白浪費掉隊長的犧牲。

瑞奇終於讓飛船脫離了星群號。沒有幾分鐘,他便透過舷窗看見星群號的尾面發生爆炸,接著一路往前方蔓延,一步步的撕裂船體,讓飛船逐漸扭曲變形,變得不再完整。一群零散的金屬碎片和零件在爆炸中飛出,並在太空中漂浮。瑞奇睜大眼睛,隱約在碎片之中看見了一個較為龐大的物體。

那是那個怪物。他緊張地盯著,看著它在真空裡掙扎著。它殘缺的軀體一下子被白霜覆蓋,沒有多久,它便不再動彈。瑞奇又盯了幾分鐘,確認那個怪物是真的死了之後,他鬆了一口氣,重重地向後靠上椅背。

很高興知道,即使是它這種怪物,也無法在這太空之中生存下來。

他吐了口氣,是時候回家了。他不知道協會的高層是否會相信他說的話,但他需要把這些事都說出去。他們所有人都需要知道這個怪物的存在。

他握住操控把手,正準備返回地球,卻瞥見一艘巨大的陌生飛船突然出現在這個區域。那是一艘比他們還要高級的外星飛船。瑞奇的手不自覺地顫抖起來,在意識到那個怪物已經做了什麼之後,他全身的血液都因此而凍住了。

「噢,幹。」

創作回應

霜松茶
https://media.tenor.com/byucHnGIMLgAAAAC/henry-cavill-geralt-of-rivia.gif
2024-02-23 04:12:09
白石
瑞奇內心動態:https://media.tenor.com/zdb1xThrJ24AAAAC/angry-annoyed.gif
2024-02-23 17:32: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