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作為歐亞貿易中心的拜占庭帝國

帝國人 | 2023-12-10 07:19:12 | 巴幣 19384 | 人氣 1707


(最近其實主要在看阿拜跟神羅的東西,差不多也該做年底回顧了,但我這一年幾乎沒更什麼文,現在覺得有點🤡)

一、拜占庭的經濟環境

這裡說的中世紀拜占庭經濟,在看地圖時要清楚這時的東羅馬帝國已經只剩下巴爾幹以及小亞細亞的領土,帝國在巴西爾二世 (Basil II) 統治時期的鼎盛時期面積僅約 120 萬平方公里,相比東羅馬 4 世紀時期的領土少了整整 2/3,帝國到了 12 世紀中葉只剩下可憐的 75 萬平方公里 (差不多就是智利國土的面積總和),不過這片富裕的領土始終以地中海和黑海為中心,拜占庭帝國的領土大多屬於地中海氣候,夏季有著平均 28 度的乾燥炎熱氣候,平均 8 度的冬季,帝國領土內降雨量不規則且變化無常,拜占庭在失去埃及與黎凡特的領土後,大多數都是多山的,特別是巴爾幹半島以及小亞細亞,歐洲領土越靠北大多屬於大陸氣候,氣候寒冷,歐洲部份的拜占庭領土連續的山脈往往西北到東南走向或東西向,這些高聳崎嶇的山脈佔據了拜占庭歐洲部分三分之二的領土,同時隔絕了南方海風帶來的溼氣,導致北方冬天相當寒冷,而適合耕種的平原僅出現在較大的島嶼上,比如在諾曼人入侵前的西西里島、被阿拉伯海盜攻克前的克里特島 (後來在尼基弗魯斯二世 Nikephoros II 統治下拿了回來)、十字軍入侵前的塞浦路斯等,拜占庭本身的歐洲部分並不如東方省那麼富有,東方安那托利亞的農業條件更好,還有大面積中央高原用以耕種,東羅馬農夫通常在沖積平原上耕作,比如現在土耳其東北方 (現在的柯賈埃利省 Kocaeli Province) 在當時有著大面積的沖積平原專門用於穀物種植,即使如此,山多平原少使農業面積仍有限

帝國在1025年的版圖,仍保有義大利南部 (但也快丟了)

小亞細亞地形複雜,該地區還存在大量板塊運動,常常導致經常性的地震或火山爆發,導致山體滑坡使山腳下的建築物被摧毀,地震事件在這裡反而成為了一種測試該地區社會和政治結構的反應能力,救災成為了當地某種程度上行政效率更快的催化劑,但單就地震的影響,並未影響整個半島經濟,小亞細亞的地理環境對整個帝國經濟產生了不同程度的影響影響,在帝國的農業土地使用上,多樣化和複雜的氣候條件允許帝國農民運用差異化和互補性的農作物生產,一個經典的例子是在溫暖的沿海地區生產葡萄酒、椰棗與甘蔗,較高冷的山谷中可以種植水果、與開鑿梯田,帝國山區中等海拔地區盛產橄欖、不同的水果比如桑葚,木材開採以及在降水量較多的山上的森林中養豬,小亞細亞的高原上的穀物可以在降水僅 200~300 毫米的環境下生長,而肉類與奶類的放牧可以遍及帝國不適合集約農業的任何地方,在巴爾幹以北帝國的畜牧業發展就更明顯,這種根據地區專業化的農業並不是通則,只要有利可圖,拜占庭農民就會多種植葡萄與果園,來賺取更高額的收入,土地開發是在村莊周圍的同心地帶進行的,菜園和果園就在農民的家園核心附近,而耕種穀物、葡萄園或大麻等作物的旱地則在更遠的地方,拜占庭人與西歐人不同,最主要以牛做為耕獸。

拜占庭農民的耕作作物眾多,在食用上其實就是所謂的地中海飲食,相較西歐更加健康

農業自然與人口有著緊密的關聯,拜占庭的人口常常隨著時代以及歷史、自然事件而波動,在 6 世紀,數字在 學者像羅素(J. Russell) 與史丹 (E. Stein) 指出東羅馬的人口高達了驚人的 2,000~3,000 萬,而一些學者如拉尤 (A. Laiou) 根據對 14 世紀初在拜占庭歐洲領土馬其頓的農戶分析,她估計,巴西爾二世統治下的帝國在其中世紀最大版圖上將有約 1,900 萬人,就像我們剛剛講的,巴西爾二世的版圖其實就是我們中世紀看到的最大極限,即使是科穆寧王朝也無法完全達到這個門檻,這樣的人口算多嗎? 要記得整個歐洲的人口的平均值並不算太高,歐洲中世紀人口最龐大的兩個區域,法國與義大利,大致分別有 1300 萬與 1000 萬人口,其他地區比如英格蘭,14世紀不過 200 萬人口,丹麥的100萬相比,拜占庭驚人的人口是當時無與倫比的,人口多但耕地少的情況下,拜占庭人傾向於用圍湖造田、建立梯田等土地利用型式來大比率增加糧食生產,但在早期的鄂圖曼紀錄中,很多拜占庭的領土的自然環境已經被過度的農業開發給破壞殆盡,導致不可逆轉的土地貧化,不過拜占庭所在位置的海洋資源給了帝國另外一條出路,漁獲與海上貿易是拜占庭人的命脈,也是由此而來,漁業對於城市的飲食、出口或自我消費來說是取之不盡的資源,帝國漁民經常以魚干、魚子醬、魚的腳料等形式出售漁獲,靠近海洋使食鹽的生產與食用變得十分方便。

神聖羅馬皇帝奧托一世的使者琉特普蘭德 (Liutprand of Cremona) 曾經在 10 世紀記錄了大量拜占庭宮廷、飲食與民俗的資料,但他對於拜占庭食物留下了「噁心」的評價 (看來是個只喜歡吃奶油的朋友)

多元發展的發達經濟活動還要歸功於一個原因,有效的法律系統也就是羅馬法,羅馬法在羅馬後繼的東帝國拜占庭從未停止執行,並在幾個世紀以來不斷傳播和適應不同的時空背景,羅馬法相對於西歐的不成文習慣法,它能夠規範契約、買賣交易、商業協會的成立與規範、如何貸款和利率訂製,以及嫁妝和繼承該怎麼走流程,拜占庭強大的中央政府也維持了一個持續不斷且靈活的貨幣體系,該體系能夠滿足財政和商業需求,但是這種大國家力量的干預並不是一定有利於經濟 (詳情可以看在中世紀君士坦丁堡當海關) 。 這些條件使得拜占庭人享有足夠的程度的富裕與口福 (真的),跟密集的東方耕作相比,拜占庭人在飲食上可以說是非常豐富,現存的修道院文件中指出,帝國軍隊的軍糧常見的飲食包括,各類穀物、豆類、橄欖油或較冷的歐洲內陸地區的奶油、葡萄酒、各類乳製品像是起司、魚、牛豬肉、新鮮蔬菜、水果以及中世紀最愛的CP甜品蜂蜜,南方某些地區的蔗糖 (有興趣的可以去看中世紀的糖,在小屋裡),若不考慮由於戰爭造成的糧食短缺和飢荒或惡劣的天氣和其他災難,普通農戶的生產足以維持他的生活,連飲食上也比西歐人的飲食更好更均衡 (其實就是奶油炸馬鈴薯跟牛排 VS 地中海飲食的程度)。

二、帝國作為貿易中心

君士坦丁堡的前身,也就是希臘古城邦 "拜占庭",在西元前色芬諾 (Xenophon) 的鉅著遠征記 (Anabasis) 中有著這些記載,拜占庭人 (這裡的拜占庭指的是城邦拜占庭、不是拜占庭帝國) 長期以來一直是民主的城邦國家,他們的城市是一個海港,大多數的人們都在市場和港口度過時光,習慣在小酒館聚會喝酒,卡爾克赫多尼亞人 (Kalkhedonians) 過去並不屬於這種城邦民主國家,他們辛勤工作且生活樸素,然而當他們嚐到了拜占庭制度與商品的滋味,他們就被這種奢侈給毀了,他們以前在日常生活中非常理智與節制,現在卻變成了酒鬼和揮霍者,這段話表明了幾個現象,第一拜占庭這個城邦在以前就是個貿易中心,驚人的富裕以至於人們過得相當奢侈與放蕩,第二是在君士坦丁堡建成以前,這裡就已經是大型的轉運站了,(還有一件事是 Kalkhedonians 是不列顛的一個凱爾特民族、至於為何在此有可能只是羅馬人挪用了希臘人對於周遭民族的稱呼去套在英倫群島的凱爾特人身上,不過還須查明),同樣的敘述也出現在第二次十字軍中,對於君士坦丁堡的描述,其記錄稱「君士坦丁堡是一座極端的城市,她在財富方面超越了世界上其他的城市,在罪惡方面也超越了他們」

中世紀的東帝國雖然失去了埃及與近東土地,但憑藉著歐亞十字路口的地位、強大的官僚使帝國成為當時最富裕的國家

在十字軍劉姥姥逛大觀園的時候,都提到了一個現象,就是君士坦丁堡香香的,聽起來很搞笑但這裡的複雜香氣實際上是來自於各式各樣的香料,法國國王路易七世 (Louis VII) 在參加十字軍經過君士坦丁堡時提到了紫羅蘭被撒在了國王經過的路上,北方諾夫哥羅德的前往君堡的東正教朝聖者提到了與其他歐洲都市相較之下,君士坦丁堡是芳香四溢的,拜占庭的商業貿易自然是很蓬勃發展的,地處歐亞交通要道上所帶來的收益,商人在帝國被稱為 "emporoi" 或 "naukleroi" 或 "pragmateutai" 等不同稱呼,但這種角色並非只指一個職業叫商人,商人在帝國經常由東正教大主教、貴族成員、帝國官員擔任,拜占庭與西歐不同的地方在於,國家是最大的地主,需求鏈最大的客戶永遠是帝國政府,工匠或農民可以直接出售其商店或農田的產品,但這等同於向政府銷售,帝國官方與商業活動的結合被學者如依科諾米狄斯 (N. Oikonomides) 提出了一個爭議的學說,認定這些帝國官員被皇帝授權進行合法的壟斷權貿易,一個證據顯示海關官員 kommerkion (海關那篇文章,記得嗎同學們) 被稱為 "絲布之主",這意味著他們擁有絲綢貿易的壟斷權,除了絲綢,肉荳蔻,檀香,肉荳蔻,沉香,乳香都在君士坦丁堡的市場內轉運並出售,當然同時也受到兼任商人的國家官員的抽稅。

漁業貿易是君士坦丁堡的主要收入之一,拜占庭漁民會被正式命令每天早上將每日捕獲的漁獲帶到城牆內的碼頭和海灘,城市內的魚販 (民眾不能直接買) 會直接從停泊的船上購買它們,然後在城市的幾條市場街道之一向公眾出售。 當地的魚只能新鮮出售,鹽醃出口是明確禁止的,批發和零售價格根據每日捕撈量進行每日監管,市場檢查員會代表他自己 (肥) 以及國家拿走了應收取的稅收份額,拜占庭禁止從漁船上直接向公眾出售,公會需要定時向負責官員報告漁獲,著名的阿拉伯旅行家與作者伊本·巴圖塔 (Ibn Battuta) 敘述了當時君士坦丁堡集市的風貌 (即使當時帝國已經衰落),提到帝國的集市是開放的空間,包括香料、絲綢、來自東方的不同商品的攤販,君士坦丁堡的市集和街道都很寬敞,鋪著石板,每個手藝的成員都有一個單獨的攤位,每個市集都有大門,晚上會關閉,裡面的工匠和銷售人員大多都是女性 (與西歐類似),在伊本來訪的一百年後,西班牙使者佩羅‧塔富爾 (Pero Tafur) 觀察到,聖索菲亞大教堂外有著大市場,有商店,人們習慣在那裡出售葡萄酒、麵包和魚,而且其中出售貝類的比例比其他任何東西都多,因為希臘人喜歡吃這種食物,大量的海鮮在君士坦丁堡被頻繁的交易著

有關於魚的拜占庭馬賽克,魚肉與其他海鮮在拜占庭的食用量非常巨大,同時期的西歐魚類要到中世紀晚期才開始成為主要食物之一

在地方上從 10 世紀末開始,拜占庭的地方經濟就開始復興,每個城市的集市數量不斷增加,在這邊可以定義一下地方性,城市與城市、農村與農村或城市跟農村的交易是指陸路在 50 公里以內可以抵達的距離,通常旅程時間不會超過1~2天,而在 10 世紀的商業復甦開始,拜占庭內部的交易距離可以從 50 公里到約 300 公里,一些古老的羅馬道路已被廢棄,取而代之的是更短、路徑更近的道路,傳統的馬車被騾子與馬匹取代,而帝國政府出於軍事考慮,會煞費苦心地維護橋樑並確保通訊,這也有利於經濟,間接幫助了貿易的順暢,以帝國第二大城,塞薩洛尼基 (Thessaloníki) 來說,該城經常從從保加利亞和其他斯拉夫地區、以及希臘的色薩利交易獲得商品和主食,包括小麥、羊毛紡織品、金屬製品、玻璃,斯巴達 (Sparta) 和底比斯 (Thebes),這兩座古老的希臘城市在 9 世因養蠶業而復興 (我腦子裡只有奎爺養蠶的畫面),這種貿易的過程中,大多數時候都是海運,這多虧了拜占庭本身的海洋性質,以及與商船的運載量大、快速有關。

中世紀晚期的貿易路線,君士坦丁堡就是eu4玩家稱的 "黑洞節點" (至少在新世界被發現以及葡萄牙人去印度搗亂之前)

拜占庭的商船尺寸較小,整個船身約 14 至 20 公尺,建造也更經濟,以往的希臘商船會以傳統的大量木板結構轉向以輕巧的船隻骨架模型,這讓船身更加輕巧,且建造費用不貴,當時的資料給出它們的一艘船的價值約為 6 磅黃金,這些船隻不以堅固聞名,速度平均在 2 到 4 節之間變化 (補充 : 船的速度一般常以「節」來表示,一節等於每小時行走一海浬的速度,而一海浬等於 1852 公尺,也就是說「1 節」約等於每秒0.5144公尺的速度),而這個速度並不穩定,要取決於風力的大小跟方向,同時這些商船雖然能比陸地運輸的更多,但跟前輩船隻相比還是小了,在這些限制下,船舶在大多數情況下會進行幾天的沿海航行和島際航行,不會貿然進入深水區,結束後進入海灘和港口補給並過夜,與陸上貿易一樣,帝國也為了防衛海上貿易與國防下了死力氣,從 7 世紀開始,為了免受阿拉伯人海盜的侵害,拜占庭的火戰船 (偷用世紀) 是用槳驅動的船隻,有兩根桅杆和一面僅具有輔助功能的帆,是一長約32 公尺的戰船,平均有100 名槳手,並配有希臘火,這種戰船可以達到 3~4 節的速度,以快速反應來保護海上安全

其實不光是拜占庭人,十字軍其實也很擅長海運,第三次與臭名昭彰的第四次十字軍都使用海運運載人力,在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時期,拜占庭對十字軍於小亞細亞跟黎凡特的軍事行動的支援也往往是從海上來的


三、拜占庭人的素質

這裡算是衝頁數的,之後拜占庭市民個人的生活還是可以寫一下,這邊帶個一下下哈哈,除了帝國保護下的貿易以及充沛的自然資源與經濟環境,拜占庭人在中世紀的個人素質也是名聞遐邇,舉個例子,拜占庭帝國的識字率被認為比西方更高,不過古代的識字率通常與地區、階級以及你從事的行業有關,皇帝利奧六世 (Leo VI) 曾抱怨某些鄉村缺乏基礎的教育系統,這裡指的是 "paideia" 一些學者認為是拜占庭有基礎甚至是高等教育的跡象,但是準確的識字與教育程度很難用書面資料計算出來,但是我們可以用一些地下資料來得知一些情況,比如說,大量的拜占庭官僚的文具、印章、遺存文物都指明了拜占庭人的高教育水準,比如刻有銘文的鉛印出土超過 50,000枚、帝國官方檔案文件上的簽名、書寫工具、跟建築物上的民眾塗鴉都證明了這一點識字寫作在拜占庭日常生活中的重要角色

某種程度上,這種實用主義的識字與計算可能也解釋了為什麼拜占庭人出名的研究者相對稀少,且大多是對古籍的重新利用與詮釋

一些學者的研究比如莫蘭 (J. Moreland)、漢森和維克漢姆 (I. L. Hansen and C. Wickham) 的研究,指出拜占庭帝國可能的男性的基本識字和會運用算術比率為 30%,這個數字與 18 世紀的中國相當,並優於 18 世紀的法國,識字率在這裡基本上可以等同於都市有產階級以及上層階級對於後代教育的重視以及本身的富有所致,而農村就像剛剛提到的,可能存在教育機制。而初級算術和幾何是拜占庭人教育的一部分,在整個帝國存在的日子,政府官員對於財務技能幾乎是必備的,因為帝國財政仰賴於收稅員,他們要能夠按時收稅、保存帳目、記錄財務、登記財產以及管理土地,這種偏向實用而非學術的傾向使官員們對哲學和數學在講甚麼一無所知,12世紀的著名拜占庭醫生邁克爾·伊塔利科斯 (Michael Italikos) 對於官員們學術能力不足有怨言,但他也承認財政部門的官員們在計算與測量上的誤差很小,這很可能是羅馬實用數學的遺產

創作回應

小豬
1453 年歐洲應該還沒有馬鈴薯吧? 拿來比喻有點怪怪der
2023-12-11 00:55:35
帝國人
也是齁
2023-12-11 14:45:23
敲可愛
補充:君士坦丁堡的原意叫"新羅馬"
2023-12-11 19:00:23
蓋特
推 奎爺養蠶寶寶~
2023-12-12 17:25:28
朱立
我覺得就是那種像塗鴉的童趣(?)很可愛呀,還是有可愛的古典羅馬的馬賽克可以推薦給我的嗎?|・ω・)
2023-12-12 23:58:23
席路亞‧薩涅瑟
看過徐家玲寫的《拜占庭文明》,裡面提到農民的生計問題,不知道「足以養家餬口」這條件有限於什麼時段嗎?
2024-05-17 23:48:1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