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一章:梟皇論戰

白蓮山人 | 2023-09-19 18:41:10 | 巴幣 0 | 人氣 45

完結論戰記
資料夾簡介
慈光之塔展驚嘆,殺戮碎島開救贖, 詩意天城立神威,火宅佛獄現異數。救天魔影,苦境再渡殺劫。白蓮再臨,中原開啟生機。梟皇論戰,共掌天地八荒。
最新進度 第十七章:終焉

暗夜荒野,怒騰騰、急匆匆,咒世主往寒光一舍,欲殺白蓮救麾下,未料,擎海潮攔路,咒世主:「北冽鯨濤」擎海潮:「咒世主,恭候多時,佛獄之主」咒世主:「連你也被說動,特南克斯、真本事」擎海潮:「禍星該敗,這是命數、也是劫數,喝」氣海翻騰、廣垠浩瀚,首度肢接便是橫動乾坤、直破陰陽,咒世主:「哼」定神一觸,隨即,快不及瞬,擎海潮:「喝」咒世主:「呀、喝、呀」句芒雙劍連揮,擎海潮:「哼」兩人各自震開,咒世主:「擎海潮,這等本事就要攔在王之前路嗎」擎海潮:「急何,先向你的佛訣別吧,喝」豪語落定,條見電掣風雲起、雷響天地陰,號雨鯨脈蟠龍而現,咒世主:「哦,號雨鯨脈,來啊」話語交鋒、神器齊動,佛獄之主皆眼厲喝,直摧眼前天峰,咒世主:「赫」擎海潮:「喝」雙鋒掄動,風雷中更聞錚銷,擎海潮以柔克剛、鯨脈巧靈變化,盡使殺勢無功,乍然,咒世主:「裂宇之濤,赫」掌勢忽轉,裂字卷式再出、飆舉電至,漫捲北冽高人,擎海潮:「哈,兵甲武經嗎,,浪逐千秋峰」鯨濤再起,怒壓裂宇之招,咒世主前受軍督耗損、後遇海潮狂襲,腑體再受創,咒世主:「啊」一劍將擎海潮震退,咒世主:「哼哼哼,沉淪吧,裂宇之玄、死之舞,赫」冷然輕蔑,咒世主心思一橫,所用卻是拳劍並招,兵甲武經並合咒世秘式,極招剋敵、劈海斷浪,擎海潮:「你是第一個讓吾動用此招之人,浩沿東流、赴海為期·海樓雪指浪成嶽,喝」只見擎海潮衣氅輕翻、十指撥動之間,方圓凍成銀晶世界,碎然一爆、冰元澤成,擋下咒世主之招,擎海潮:「去」劍氣連發,再度重創咒世主,咒世主:「呢,擎海潮,你縱有通天之能,也無能殺吾,赫」原以極招被破、卻聞咒世連聲,陡然扶木拔地而出,枝枒盤旋織成黑邪樹繭、護住佛獄之主,擎海潮:「嗯」此時,高處之上,怵見凜然銳光,一羽賜命揚起盜驪弓一羽賜命:「哼,赦天一羽·破咒動命,喝」強桿一箭射出,場上,不意之箭、破風而來,摧山裂石、貫穿扶木,咒世主:「啊」血濺當場,擎海潮:「咒世主,這一箭讓你應天而亡」咒世主:「吾不能死在此地,赫」便化光逃離,擎海潮:「嗯」便化光追上,而在高處,一羽賜命:「咒世主,你死關難逃」便離開。

寒光一舍之外,千軍萬馬齊備,佛獄三公之二、王之肱股守護者,凝神戒備,對手、只有兩人·劍之初與塔矢行洋,兩人氣度恢弘、神態沉穩,雖是悠然一站,靜若深淵、氣似華嶽,盡展宗師風範,太息公:「殺」一聲令下,千軍蟻聚而上,眾獄兵:「殺啊」劍之初:「嗯」履行的腳步不徐不急,招不輕發、發必有中,中招全身軟攤,雖無傷亡、功體已廢,眾獄兵:「啊、哇、啊」劍之初:「風沙揚萬里·擊」塔矢行洋:「棋海狂濤,去」兩人身發風勁、掃蕩四周,眾獄兵:「啊、哇、啊」全軍覆滅,見狀,太息公:「呀」凱旋侯:「喝」迦陵:「呀」佛獄三強連袂出擊,掌動撼天地、戟掃震風雷,劍之初:「呀」然而劍之初如柳葉隨風,無力可借、無跡可循,劍指過處,拂櫻首先受創,凱旋侯:「呃」另一邊,太息公對上塔矢名人,太息公:「呀」塔矢行洋:「一目天元,喝」一掌對擊,太息公瞬間功體喪失七分,太息公:「啊」塔矢行洋:「再來就是廢去你之功體」抓起太息公將其功體廢除,太息公:「啊~」這時守護者一搶攻上被劍之初單手一接,劍之初:「撤」劍指一劃震開守護者之槍,迦陵:「喝」再接檢一擊,亦被劍之初所擋,劍之初:「勇悍」便發勁將守護者震飛,迦陵:「啊」此時,背後風雷響動,劍之初轉身一對,凱旋侯:「裂宇之玄,喝」裂字卷出,招未發已是拔山裂石、百丈震動,凱旋侯:「喝」攻上劍之初,劍之初:「喝」卻見劍之初飄然而起,劍指虛化、身形急轉,兩道雄渾氣竟反撲而回,劍之初:「呀」便隨氣而上,凱旋侯:「喝」拂櫻齋主避開掌力,劍之初已至身後,急迴身、身形已入掌握,中路被破、氣海重創,功體散去七分,凱旋侯:「呢」迦陵:「凱旋侯」凱旋侯:「啊」

殺戮碎島、棄雲峰,倏然,遠天一道紅光进散、空間急速降壓,萬道火星半空落下,碎島玄舸穿空越境、浩勢歸來,衡島元別:「玄舸已然回歸,不知王此次苦境之行,收獲如何」棘島玄覺:「那日吾測下之結果,你還未打開觀視嗎」衡島元別:「莫非苦境戰果,真如太宮那日寫在紙上之言」棘島覺:「是,吾自苦境一般見識了王之手段,王知忍一時之氣方是復仇高段,此份深沉出乎吾之預料」衡島元別:「太宮言有深意,恕下官愚昧」棘島覺:「咒世主敢兵洗苦境,依恃者,無非是殺戮碎島允兵之諾,王將舸行至苦境上空、取信於咒世主,卻在咒世主敗亡之刻、臨陣抽兵,讓咒世主獨木難支,經此一役,佛獄已然折損、元氣難復,雅狄王之仇,王不费兵卒、討得漂亮」衡島元別:「原來如此」棘島覺:「佛獄之後便是慈光之塔,王既已化去雙面圍殺之勢,接下來便是全力針對慈光之塔,無衣師尹如臨大敵矣」

慈光之塔、流光晚榭,師尹吟著詩,無衣師尹:「白金換得青松樹、君既先救不救,幸有西風易憑仗、夜深偷送好聲來」便取羽筆畫,無衣師尹:「松為百木之長,四魌界中、誰能稱雄,咒世之後、異端再啓,而流落異鄉的王血亦將再掀起波濤,,擅松者,雙管齊下」左手再取毛筆、雙手一同落畫。

火宅佛獄、蛹眠之間,戰勢已頹,心知中計的咒世主拖命至蛹眠之間,咒世主:「呃,吾中計了,佛獄不能滅在吾手,長久的禁錮是讓你更加桀傲不遜,還是讓你明白延續佛獄歷史的光榮,吾、只能賭了」只見咒世主緩緩伸掌,就在接觸石蛹瞬間,邪光流竄、異象乍生,整個佛獄大地開始鬧動不安,咒世主:「除三公禁咒、解四將律令,奉吾之令,掙脫十二鍊縛,喝」禁語落、解封印,在石蛹周邊緩緩升起了四座木像,形容各異、詭異非常,同時石蛹也開始軟化了,咒世主之手被吸入其中,咒世主:「呃」為了逆轉敗類的戰局,咒世主捨命解封,魔王子,禁忌的名字、火宅佛獄的異數,即將脫開束縛,咒世主:「啊」忽然,魔王子抓住咒世主之手,咒世主:「你」微開的雙眼滿是不屑與鄙夷,好似嘲諷著這個世間,就在足尖落地的瞬間,一股沉重的力量壓逼而下,突破封印之力,鬼神皆驚,震動整個佛獄大地,咒世主:「呃」魔王子便抱住咒世主,同時輕拍其背上,魔王子:「吾最親愛的父親啊,孩兒做錯了,你也不能這樣處罰吾,吾之肩上還有殘餘的疼痛,那是被父親背叛的錐心之苦呢」咒世主:「佛獄有難,快去」魔王子:「因為你是吾的父親,吾賜給你一個願望,你有兩個選擇,讓你活、或救你的子民」咒世主:「拯救佛子民」魔王子:「嗯,吾需要武器才能保衛子民,將句芒給我,好嗎」便捏碎拉斷咒世主之手骨,並取得句芒雙劍,咒世主:「啊」魔王子:「永別了,我的父親」便親吻咒世主額頭,再將其推開,魔王子:「赤睛,出征了」赤睛龍形:「吼」一聲龍吟,驚動天地寰宇,一尾翼巨龍龐然降下,魔王子:「喝」便坐上赤睛龍形飛離,咒世主:「吾兒,火宅佛獄的異數,為何你、失去了心」便走離,隨後返回殿上,咒世主:「吾雖兵敗,生為王梟、也要死為鬼雄,在天之靈佑佛獄千秋基業、萬里開疆」便坐上王座,咒世主:「吾、咒世主,吾代表火宅佛獄,耶穌,你擺脫不了吾」便閉眼斷氣,卻見其魔魂從體內飛離。

嘯龍居遺址,末日之戰、妖爐肆虐,天準備一舉統轄苦境人界,天者:「來吧,喝」閻帝一揮,天狼星:「呀」與夜神急忙閃開,天狼星:「殺」夜神:「喝」不猶豫、不分說,當下便是斬天之刀,同時,阿修羅:「閻之爆」招式一出,天者:「滅」震退夜神兩人、同時化消爆之招,阿修羅:「闇之嵐」嵐火一出,天者:「嗯」亦揮劍擋下,而在這方面,極道先生協同兩名異人,再度戰銀月貪狼與九妖翼姬,極道先生:「喝」銀月貪狼:「赫」九妖翼姬:「呀」這一方,天狼星:「斬」夜神:「十方決殺」兩人再度攻上,天者:「你們太脆弱」天之神羽引爆神之威能,雙魊竟當場受制,天者:「非道滅罪·六神擊」阿修羅:「戰火、無情」撼神之能、越天之威,加持出最極端的戰果,阿修羅三人擋下神擊之招,阿修羅:「魔之狂」天者:「九御神皇·十羽邪天,喝」阿修羅:「呀」兩人近身交接同時,夜神:「六瞬斬」天狼星:「死神泣」雙招同時擊中天者,天者:「你們」阿修羅:「喝」猛然一掌擊飛了天者,閣帝亦離手,天者:「呃」阿修羅:「喝」便再度攻上,阿修羅:「結束了」卻見天者手持刀接住戰火,阿修羅:「血斷刀」天者:「地毀變」手一揚,地罪巨人:「吼」向地一擊震退了阿修羅,只見天者背上現出閣之翼,阿修羅:「你吸收了地之力」天者右手再握閻帝,阿修羅:「現出你最強的狀態」天者:「哈哈哈,喝」冥王神威、再現塵寰,戰神阿修羅如臨大敵,冥王:「阿修羅,你忘了上次的失敗」阿修羅:「吾期待第二度的勝負」冥王:「赤血神印・十二天罰」阿修羅:「喝」阿修羅極招·神之殺,戰火弒神,夜神、十方決殺,天狼星、死神過境,當日敗北之招、今日三越同心,冥王再提神能,阿修羅搏命一擊,開天闢地之威、鬼哭神號之嘆,在場眾人皆被震撼,極道先生:「好強大的力量」最強之招、最強之人,引爆最極端的結果,阿修羅魔神將天罰之招推回、反傷冥王,冥王:「啊,你竟然」阿修羅:「三魆同心・破神一擊」逼命一擊,誰知阿修羅三人極招竟被冥王吸收,阿修羅:「你」冥王:「冥王之能豈是你能測度,,毀滅之翼」刀劍之氣劃出,阿修羅:「快閃」以戰盾一擋,天狼星:「呃」被震飛負傷,夜神則急退避過攻擊,眼見失敗,夜神上兵甲武經最強之招,夜神:「寧之卷・蒼穹俱寧」頓時空間凍結、刀氣同出,冥王:「嗯」發出護身氣罩擋下刀氣,夜神:「阿修羅,最後一擊」卻見阿修羅靜止不動,夜神:「怎會如此」笨帝:「你不能用寧之卷啊,快帶他們走啊,快啊」就在此時,冥王啻非天恢復行動,冥王:「死來」氣勁發出、震飛夜神,夜神:「啊」冥王:「末日之判・生靈滅絕」阿修羅:「危險啊,,殺」便化為魔神衝上,卻見閣帝透體而過,阿修羅:「呃」冥王:「為何你始終與吾背道而馳,阿修羅,你該是吾最疼惜的愛將,為什麼」阿修羅:「天者,你實在太可憐了」便急退脫劍,阿修羅:「呃」倒下同時,極道先生:「阿修羅啊」便衝上將其扶住,冥王:「一切都結束了」此時,笨帝:「空間魔法」盧卡:「微,走喔」兩人便施出魔法帶走眾人,九妖翼姬:「冥王,為何不一網打盡,將夜神與天狼星也除掉」冥王:「唉」便化回天者之態。

寒光一舍之外,見凱旋侯重創,守護者殺上,迦陵:「喝」劍之初:「萬氣同歸,呀」雙掌兩氣震退兩人,劍之初雙手再虛引,竟將太息公內力逐漸吸出,就在佛獄重將即將覆亡之際,一片黑影籠罩大地,高空中,魔王子:「苦境,好美麗的大地,那、摧毀吧,喝」魔王子騰龍而至,手中句芒下擊,一股壓力沉地而來、勢掃八荒,地面上,劍之初:「呀」便震退太息公兩人,強敵壓境,劍之初雙手合一、劍尖向天,劍之初:「喝」雙劍交擊,氣震寰宇、遍地遭殃,功力不支被這股巨力壓的粉身碎骨,眾獄兵:「啊、哇、啊」太息公:「啊」亦被震得跪地而擋,隨即,巨龍落地,魔王子降臨苦境大地,魔王子:「許久不見了,劍之初」凱旋侯:「魔王子」迦陵:「是魔王子,那王」魔王子:「吾應父親的要求來救你們,你們可以走了」凱旋侯:「退、退兵」三人便化光退離,劍之初:「想不到還會再見到你」魔王子:「吾也想不到再度重見天日,就讓吾遇見你」劍之初:「那,請」魔王子:「戰鬥,別壞了吾今天的好情緒」劍之初:「嗯」魔王子:「再會吧,劍之初」便騎龍飛離,劍之初:「魔王子,今後的天下將更加混亂,唉」便轉身離開。

集境、破軍府,弒道侯向軍督說明事情,燁世兵權:「特南克斯還留了這步」弒道侯:「擎海潮加上劍之初奧援,劍子還活著、特南克斯也無恙」千葉傳奇:「真是老謀深算,吾留一手,他也留了一手」弒道侯:「不能讓苦境受到重創,此戰集境收穫便不算太大,而且佛獄之中還引出了另一個人」千葉傳奇:「阻擋劍之初的那個人嗎」弒道侯:「要查探佛獄內部並不容易,現在還沒相關的情報,但他展現出來的實力,只怕不在劍之初之下」千葉傳奇:「軍督,你的戰「略」燁世兵權:「這次的戰略雖無失誤,但效果不如預期,斡旋觀望局勢變化的角度已經失去,便是正面衝突的來臨」千葉傳奇:「直接切入嗎」燁世兵權:「弒道侯,派人發信給特南克斯、耶穌、擎海潮、火宅佛獄與天者,琉璃仙境一會」弒道侯:「這一步未免也太直接了,看來軍督已經做下決策了」燁世兵權:「你們有更好的籌碼嗎」千葉傳奇:「戰略來說,緩計已無空間,在各方勢力嚴重受損的此刻,發動攻勢,正是時機」弒道侯:「細節部份,就看策師你如何擘算了」千葉傳奇:「嗯」此時,孔雀返回,孔雀:「軍督」燁世兵權:「妳來遲了,陣前失機,什麼理由」孔雀不語,燁世兵權:「什麼理由」孔雀:「沒理由」燁世兵權:「吾「給你怎樣的期望,任務失敗、陣前失機,入列之後到獨省房報到」孔雀:「是」便隨軍督入內,千葉傳奇:「在軍督的調教之下還敢戰前失機,看來孔雀此行恐怕有不少際遇啊」弒道侯:「你真是善於測度人心」千葉傳奇:「嗯」

暗夜荒野,為阻擋救天腳步,桐人、拔刀洗慧、輝煌墮世三人以戰陣包圍,耶穌・魔:「你們,全部該死」如是我在手,耶穌殺氣衝天、狂怒暴嘯,再度引動陣式,耶穌・魔:「喝」耶穌怒喝一聲,如是我斬劍光衝雲、盡破陣式,隨即與桐人對擊,兩大神兵交接、互生燦爛火星,桐人再出奇招,乃是佛門降魔秘式·般若懺,桐人:「呀」佛門聖功、解藥之效,雙方瞬間交引,使得耶穌神識一震,耶穌・魔:「喝」發出一刻便趁機化光離開,桐人見狀化光追上,輝煌墮世:「追」兩人亦化光追上,這方面、湖畔,救天化光來到,耶穌・魔:「啊」頓時腦中浮現咒世主坐於佛殿上之景、一羽賜命箭射咒世主之景、以及無衣師尹之景,耶穌・魔:「為何全身高熱不退,喝」便想起飛鷲所予之藥,耶穌・魔:「莫非是藥力開始生效,喝」雷霆一掌濺起漫天水雨,滅去耶穌心頭之火,忽然,飛書一封,耶穌・魔:「論戰,哼」將信丟掉毀掉便化光飛離。

琉璃仙境,白蓮三人返回,布馬:「你們可是回來了,我等得真的心臟快要停了,特南克斯:「好友,讓你憂心了」布馬:「此次吾見佛獄大軍進攻,原想要一避了之、但又放心不下,所以就偷偷等在一旁,幸好你們都沒事」特南克斯:「算是好友還有良心啊」布馬:「哈,苦境這次贏得驚險,佛獄與殺戮碎島大軍壓境、又逢集境臨陣抽兵,原以為九死無生,幸好有擎海潮與劍之初兩位世外高人的襄助、方能退敵,是說這兩位高人怎肯入世呢」特南克斯:「此次苦境遭難,劍之初與擎海潮不忍戰火波及蒼生,因此答應配合佈陣而出,局勢才得扭轉」劍子仙跡:「這次特南克斯確實佈計漂亮,若不是你與薄情館主巧戲一場,讓咒世主相信反轉九韶遺譜能使阿多霓失聲,讓咱們能在此上反將一軍,佛獄不會敗得這麼快」特南克斯:「幸得薄情館主願意配合,再加上劍之初與擎海潮一助,此局方成矣,另外,一羽賜命神來之箭重創咒世主,亦不可沒功」一羽賜命:「奉命而已、不敢言功」特南克斯:「師尹為吾周延許多,如此大恩,有機會吾定會報答」一羽賜命:「素賢士不用掛懷」布馬:「火宅佛獄經此一戰、元氣大損,應無能再進犯苦境,四魌界對苦境的危機已除」特南克斯:「非也,吾化身白塵子潛入佛獄那段時間中,察覺佛獄囚有一名邪氣湿熾之人,此人不可等閒視之」布馬:「被佛獄囚禁,應該是與佛獄作對的人,就算放出了也只會仇視佛獄,對咱們苦境怎有敗害」特南克斯:「此人名叫魔王子,被咒世主視為禁忌,劣者認為此人必有影響未來大局之能,只能說此時我們對火宅佛獄不能輕心大意」布馬:「嗯,總之苦境有你們撐著,再大的危險也不到我這邊,你們辛苦了」劍子仙跡:「此次勢力中最教吾百思不解的,是戢武王的動作」特南克斯:「殺戮碎島與火宅佛獄並不若咱們所預想的交好,他們兩境之間暗潮洶湧,非外人能插手劍子仙跡:「那你如何有把握,殺戮碎島必然背棄佛獄」特南克斯:「戢武王故意以苦境之紙,再偽出一份內容大異之遺書,讓咒世主當場焚去,此舉背後所代表的就是戢武王已對佛有了背棄之意」布馬:「什麼意思,我怎麼都聽不懂」劍子仙跡:「就是戢武王為掩飾真實目的,刻意再造一份遺書,用以取信咒世主」特南克斯:「所幸遺書一事終究還是起了作用,如此就不枉天刀一行人拼死送信,與楓岫主人之殫心竭慮」劍子仙跡:「有多少人平安到達殺戮碎島呢」特南克斯:「唉,只餘天刀返回詩意天城,另外,吾亦探聽到楓岫主人在佛獄遭害,遺體已送回慈光之塔」劍子仙跡:「啊」特南克斯:「唉」此時,拔刀洗慧返回,特南克斯:「嗯,桐人與輝煌墮世呢,耶穌前辈的情況如何,拔刀洗:「我們排陣拖延耶穌的動作,讓解藥能夠完全發揮效用,但不知為何耶穌手上的魔神像已破,另一手的咒語卻是不散,而且耶穌狂態不減,衝出陣勢之後不知所蹤,桐人他們還在找尋」特南克斯:「佛獄書典所記載的解方,果然只能破去咒世主對耶穌前輩的控制,要完全解除魔氣,尙須他法」劍子仙跡:「這要如何是好呢」特南克斯:「唉,看來耶穌前輩的情況,比預想的更加棘手」此時,撒手慈悲來到,撒手慈悲:「困惑嗎、束手無策嗎,問吾吧,來自天堂的暴力,今日要捎來好消息」特南克斯:「閣下是」一羽賜命:「他名叫撒手慈悲,與吾同出秀士林」撒手慈悲:「哈,師尹要吾前來告知,救治耶穌,尙須鐵蝶鱗」特南克斯:「嗯,師尹遠隔天涯,竟還能解吾燃眉」一羽賜命:「你如何與師尹取得聯繫」撒手慈悲:「吾自有吾之方法」特南克斯:「吾在佛獄典籍中會看得記載,熾蝶鱗爲邪天御武身上之鱗,如今邪天御武已亡,此鱗能否自佛獄內中取得」撒手慈悲:「邪天御武五百年一皮,鱗質一久就會灰化,佛獄應再無可用之鱗,而邪天御武最後一次退皮的時間是在苦境,或許能由他遁入苦境之行蹤,追溯可能落處」特南克斯:「那熾蝶鱗有何特性」撒手慈悲:「熾蝶鱗屬火、卻是奇冷之質,邪天御武皮之處必現冰火異象、邪氣漫天,而此鱗要入藥尙須青鹽引性,可惜師尹說他一直測不準比例,這個難題需要素大賢人自行參透了」特南克斯:「嗯,多謝告知,找尋癥蝶鱗之事,吾會交待桐人,諸位先在此稍作休息吧」一羽賜命:「嗯」白蓮便離開,劍子亦跟上。

河畔,白蓮與劍子來到,寄白燭燃淚,傾一幅哀輓如畫,人間聚散無常定,榮心,多是英雄埋骨地,特南克斯:「念念水中生、吾幾年在,願此東逝水、為吾送清哀」兩人便將白燭燈置於河上飄離,似看見楓岫、南風不競、漠刀、丘伯等義士犧牲之景,劍子仙跡:「唉」河岸佇思,入了鏡花水月,清風一擺,多少塵心皺波心,特南克斯:「走吧,咱們唯有在這路上堅持到底,方能不負眾人犧牲」劍子仙跡:「嗯」兩人便離開。

嘯龍居遺址,天者三人談論著,天者:「咒世主已死,下一步帶萬妖爐前往奪取拂櫻齋」銀月貪狼:「遵命」忽然,天接到一封書信,九妖翼姬:「天者,是何人發信」天者:「虓眼軍督約吾前往一論天下,拂櫻齋就由你們兩人帶領萬妖爐前往」九妖翼姬:「遵命」天便化光離開,銀月貪狼:「萬妖爐,前往拂櫻齋」萬妖爐:「吼」

火宅佛獄、荒野,魔王子騎龍返回,赤睛龍形:「吼」便化回赤睛,赤睛:「你不回句芒紅城」魔王子:「你問了一個好問題,是自由自在、毫無規劃的破壞好,還是在自己策劃的步調之下,一步一步將預定的目標消滅,哪一方能讓吾更有樂趣,赤睛,你說呢」赤睛:「你多問了,我只有一個最高宗旨而已」魔王子:「你真是無趣的存在」赤睛:「趣味,我不需要這種東西」魔王子:「嗯」

火宅佛獄、殿上,凱旋三人化光返回,卻見咒世主已斷氣在王座之上,凱旋侯:「王,啊」三人欲上前之時,魔王子與赤睛瞬間來到,魔王子:「那是王的座位,不容褻瀆的寶座」太息公:「魔王子」魔王子:「許久不見,你仍然嬌艷迷人」便抬起太息公下顎,太息公:「呵,吾對你的思念,殷切至今」便拉著魔王子之手撫摸胸部,魔王子:「下流」便打了太息公一巴掌,太息公:「呃,你」魔王子:「女人要懂得安靜」便走上前抱下咒世主身軀,魔王子:吾摯愛的父親,為了佛獄你犧牲許多,現在吾繼承你的遺志,成為佛獄之王,所以,你」雙手一緊,將咒世主粉碎為灰塵,眾人見狀皆愕然,魔王子:「灰飛魂散天地間」便側躺上王座,魔王子:「現在,赤睛,該怎麼做」赤睛:「你會依照規矩來進行嗎」魔王子:「吾會依照吾的心情進行」赤睛:「那舊任王死,就是三公會議、決議新王」魔王子:「所以吾還不是王」赤睛:「不是」魔王子:「召開三公會議」赤睛:「你還不是三公之一、無權與會,替補三公順位的人是」便看向守護者,魔王子:「赤睛,別消磨吾遊戲的耐心」便起身入內,凱旋侯:「真要讓他成為王」太息公:「你該問現在誰能阻止他」赤睛:「在他危害佛獄利益之前,吾永遠是觀察者」亦離開,這方面、幻空之間,魔王子、凱旋侯、太息公三人同桌而談,太息公:「今日的議題,推舉新任的王,若票數相同、以武力決勝」魔王子:「你們有其他的人選嗎」凱旋侯:「吾推舉太息公」聞言,太息公一愕,魔王子:「很好,為了不讓吾作王,你放下私怨推舉了太息公,只要公自己也投下一票,那太息公就是太息王了,那你呢」太息公:「吾,呃」魔王子:「吾也投太息公一票」聞言,凱旋侯一愕,魔王子:「恭喜妳,太息王」太息公:「這,吾」魔王子:「那又如何呢,失了制衡的力量,會議上的決策無效力,所謂的議會共治,不過是自欺欺人的手法,你們、有命令吾的膽量嗎,這世上人多而聰明人少,多數表決其實是讓多數決定蠢事,吾在的地方就是吾作主,因為吾與你們不同,吾比你們聽明,證據就是,吾不信用表決的方式可以尋到真理」凱旋侯:「三公決策是佛獄的傳統、也是規範,為了防止佛獄一人獨大,讓真正有利於佛獄的決議進行,魔王子,前任王不惜犧牲自己、而放出你,就是為了延續佛獄存亡而賭上一切,王對你的苦心,你」卻被魔王子無形之手掐住咽喉,凱旋侯:「呃」魔王子:「時間有限,你的廢話引不起吾的興趣,佛獄的存亡那種小事,,你被劍之初廢了七成的功體」凱旋侯:「吾,會退下侯的位置,讓守護者繼承封號」魔王子:「既然這樣,剩下的三成也不用留囉」手輕拍椅,凱旋侯:「哇」一聲慘嚎,拂櫻齋主體內真氣爆衝、筋脈俱斷,凱旋侯:「啊、啊、啊」魔王子:「有權力的人,只要輕聲細語,每一個人也能聽的詳細,沒權力的人,就算聲嘶力竭、也沒人聽聞,你失去侯的位置、失去了權力,所以吾一併剝奪你的聲音,這是吾之教誨,你要謹記、謹記」此時,守護者來報,魔王子:「什麼事情」迦陵:「集境派人前來,明夜在琉璃仙境,請新任王一會」魔王子:「使還在嗎」迦陵:「在」魔王子:「斬」欲走離,魔王子:「侯武功盡廢,讓他在死牢中好好休養,太息公」太息公:「呃」魔王子:「下次再有三公會議,記得通知吾」便入內。

路上,白蓮獨自而行,忽然,接到飛書一封便拆開一觀,特南克斯:「嗯,虓眼軍督」

暗夜路上,失路英雄攔下赤子心,赤子心:「嗯」失路英雄:「這罈酒,會見證我們的友情,也會用來弔祭你逝去的生命,如今這罈絕命酒,,敢接嗎」赤子心:「哼,有何不敢」伸手欲接,忽然,鏗然一響、酒罈落地,失路英雄:「很可惜,你不配」

拂櫻齋遺址,宛若死地的拂櫻齋,在此時,萬妖爐降臨,銀月貪狼與九妖姬率兵來到,突然間,地裂三分,貪邪扶木竟也反噬而出,貪邪扶木:「赫」九妖翼姬:「貪邪扶木尙存,萬妖爐」萬妖爐:「吼」

琉璃仙境,白蓮與劍子等待著,劍子仙跡:「今日的琉璃仙境,瀰漫著一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特南克斯:「是啊,請帖發到他人居所,是集境人士的習慣嗎」劍子仙跡:「哈」特南克斯:「山雨來了」卻見軍督步入,同時天者、擎海潮與救天亦到位,燁世兵權:「此次會者,無非一界之皇、一方梟雄,此會、便稱梟皇論戰,一決天下之雄」就在此時,空中巨龍降落,魔王子:「吾、魔王子,火宅佛獄代表吾」世兵權:「吾、燁世兵權,也是此會邀請人」

六方勢力齊聚琉璃仙境,燁世兵權有何打算?這場梟皇論戰又會談出什麼變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