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四十章:背叛的戰友

白蓮山人 | 2023-09-18 20:30:36 | 巴幣 2 | 人氣 34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暗夜路上,狂心無憑如暴雨瞬至,耶穌神態疾變、全身邪氣凜然,耶穌·:「喝」卻見咒世主魔影浮現,耶穌·:「吾體內為何血氣奔騰,喝」身受魔咒,耶穌不知不覺中腳步竟移往薄情館,耶穌狂態高張,隨之全身熱氣充盈、有如火焚,此乃解藥生效之象,正當魔咒與藥力並起之刻,一道刀氣襲入,救天以披風擋下,耶穌・魔:「嗯」只見拔刀洗慧與輝煌世現身,耶穌・魔:「哼,你們兩人對吾竟有所圖謀」就在此時,刀狂劍痴亦步出,耶穌・魔:「桐人,連你也要與吾為敵」

碎雲天河、洞內,劍之初帶回玉傾歡,劍之初:「忘憂姑娘,就在此處」玉傾歡:「我不懂醫術,你要我怎麼做」劍之初:「請姑娘唱一首歌」便將樂譜交給玉傾歡,:「姑娘,拜託妳了」玉傾歡:「嗯,為什麼要找我」劍之初:「因為姑娘與他有密不可分的關係」玉傾歡:「我與他有什麼關係」劍之初:「事情過後,我會告知姑娘,如果事情有變,那、不知情對姑娘也許更好」玉傾歡:「我拒絕」醜:「姑娘」玉傾歡:「我為什麼要救我的仇人,他殺了義兄,我不能原諒他」劍之初:「無論他做錯什麼,眼前都是一個生命,你可以決定他的生死,我不勉強你,但我希望妳了解,贖罪、不一定要用性命做代價」玉傾歡:「他就算用性命,也不能贖他之罪」劍之初:「所以才更不能讓他死」醜便跪下,:「姑娘,一切都是我的錯誤,拜託妳、拜託妳」玉傾歡:「老丈,你這是做什麼,快起來」劍之初:「如果他仍無改變,我會將他交給擎海潮,但是,唱完這曲,或者你會有不同的想法」玉傾歡:「嗯,,我答應你」便一觀樂譜,玉傾歡:「好特殊的樂譜,為何,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劍之初:「姑娘,請開始吧」悠揚清美的低吟聲,在玉傾歡口中輕輕哼唱,原本不願的心思,似也被這樂譜感染、逐漸平靜,熟悉的樂聲平靜了心海,也勾起吟唱者腦海中的回憶,玉傾歡想起與嘯日猋之過往,回憶一發洶湧不可收拾,如驚濤襲岸、洶湧而來,隨著記憶的甦醒,過往逐漸清晰,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自己竟會忘卻生命中最重要的寶物,玉傾歡便流下眼淚,同時,嘯日猋:「啊」玉傾歡便衝到床邊,玉傾歡:「嘯日猋、嘯日猋」嘯日猋:「歡歡」玉傾歡:「啊,,啊」便靠著嘯日猋痛哭,見狀,:「啊」亦痛苦流淚,此時,劍之初丟給嘯日猋生之卷,劍之初:「現在開始,你們有很多事情要做」

拂櫻齋外,三處地、三道戰局,集境、佛獄,兩境大軍決戰開啟,凱旋大軍對上千葉傳奇隊,琉璃仙境外圍,太息公大軍對上弒道侯之軍,而在薄情館外圍,殺戮碎島大軍圍駐,這方面、薄情館大門之外,咒世主:「來」燁世兵權:「戰吧」咒世主:「喝」燁世兵權:「呀」這方面、拂櫻齋外,沙塵滾滾、殺聲震天,兵戈千里、烽火連綿,千葉傳奇再戰凱旋侯,各自不敢輕心,凱旋侯:「喝」擊出一掌被千葉雙掌同出擋下,千葉傳奇:「嗯」另一方,雙者對上集境雙將,滅亡者:「喝」消滅者:「呀」披霜寒舟:「喝」鐵雪銀鉤:「呀」這一方,白塵子對上長空,萬古長空:「喝」劍疾、身疾,但白塵子心中有所盤算、逐漸抽離戰圈,黑君:「呀」萬古長空見狀便追上,這方面、琉璃仙境外圍,太息公:「呀」弒道侯:「喝」另一端的戰局,同樣是二度對戰,太息公驚覺原來眼前人的實力還超估計,太息公:「呀」弒道侯:「喝」這一方,守護者長戟掃動、聲威赫赫,豈能輕撄其鋒,猿行峰、巫盤首,七分守勢、三分遊鬥,只為拖延,迦陵:「喝」猿行峰:「呀」巫盤首:「喝」另一方,定三疆與非五陵對上勾魂者與奪魂者,這方面,太息公:「看來你還有幾分的本事」弒道侯:「讓妳訝異了嗎」太息公:「但是你們仍無勝算,貪邪扶木·噬」扶木出現,戰局瞬間扭轉,集境大軍漸入頹勢,眾集兵:「啊、哇、啊」這方面、拂櫻齋外,千葉傳奇:「是扶木,退」集境兩路兵馬逐漸向寒光一舍方面撤退,而在薄情館,咒世主:「喝」燁世兵權:「呀」雙雄之戰,一擊盡碎百丈方圓,咒世主:「嗯」一招過後,咒世主驚覺內息一瀉,隨即,燁世兵權:「喝」一刀劈落被咒世主側身閃過,咒世主心想:「他竟能耗吾内元」咒世主:「喝」察覺對方武功有異,咒世主避重就輕,雙鋒不再交接,咒世主:「死之舞」燁世兵權:「喝」快招連綿不斷、雲眼已過百招,雙方竟是只攻不守,形成一場招式的較量,燁世兵權:「呀」咒世主:「喝」招式一時難分勝敗,兩人各自抽身,雙劍併、軍刀揚,咒世主:「兵甲武經·裂宇之玄」燁世兵權:「吾就等這個機會,獨日武典·九曲黃河萬里沙,喝」咒世主:「赫」強招對決、乾坤震動,山河皆崩力達十里之外,碎島大軍亦受到波及,令島赫赫與什島夷參眾人皆被震退數步,眾玄兵:「呃」這方面、薄情館外,而結果,咒世主:「呃」倒退數步、嘴角滲血,咒世主:「怎會」燁世兵權:「你忘了嗎,拂櫻會給吾裂之卷第一招,吾研究多時,便為今日」咒世主:「吾大意了」燁世兵權:「兵權首要,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咒世主,你無尤」咒世主:「你還不曾見過真正的地獄,喝」

湘雲居、湖畔,生死決戰在即,湘雲居的湖畔,兩人最後的相依,代表著夜神的覺悟,月聲:「夜神,這個時刻終於來臨了」夜神:「這是我們與天最後的決戰」月聲:「如果可以,如果」夜神:「嗯」聲:「如果可以,我真不希望你去」便靠在夜神懷裡,夜神:「聲」月聲:「真抱歉,這只是我自己的奢望,我明明知道不可以,但為什麼還是這麼想,有時候,我只希望過著平凡的生活,就算是一無所有,只要有你也足夠了」夜神:「我們一定會勝利,換來真正的和平,救出妳的母親」月聲:「嗯,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為你們祈,可是,這次能不能不要再讓我等這麼久,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你,好不容易才等到」便流淚,夜神:「我答應妳,我們一起離開這充滿鬥爭的世界,前往真正屬於我們的天地」聲便取下胸前項鍊為夜神戴上,月聲:「這條項鍊代表你我的約定,永遠不能忘卻」夜神:「我絕對會活著回來」月聲:「嗯」這方面、居内,尙風棁與阿修羅一起飲酒,極道先生:「死國最終的聖戰終於來臨,你一定要活下去」阿修羅:「戰場之上、生死難料,但往返死國與人界一遭,有幸結識你這名人界的朋友,阿修羅已無悔」極道先生:「唉唷,這是我的台詞,怎麼是你來說呢」阿修羅:「哈,乾」極道先生:「乾」兩人再飲酒,此時天狼星三人返回,阿修羅:「眾人都準備好了」夜神:「嗯」此時,盧卡與笨帝亦返回,盧卡:「萬妖爐目前出現在嘯龍居,這次是我們最後的機會,血闇沉淵已經消失,死國大軍一定會從萬妖爐出入」阿修羅:「最後的戰役,眾人一體同心,若有不測,咱們生死與共、一同進退」天狼星:「嗯,走吧」五人便離開,月聲:「一定要回來」夜神:「嗯」便跟上。
暗夜荒野,耶穌神態瘋狂,桐人半路攔阻,升起慈光之塔秘陣,現場夜風凜凜、一觸即發,耶穌・魔:「誰若阻擋,耶穌只有、殺」狂怒殺、引動陣式,一時間刀、天火交並而出,耶穌・魔:「喝」拔刀洗慧:「呀」刀招如網、勁鋒似波,拔刀洗攻勢凌厲,耶穌卻是足下不動、如天山難移,連環戰陣毫無喘息之機,輝煌墮世:「喝」輝煌墮世雙掌排山倒海、力如萬鈞,耶穌還以顏色,掌氣似怒雷奔騰,耶穌·:「一氣動山河,喝」見狀,刀狂劍痴天劍即出以擋,耶穌·:「桐人」桐人:「呀」一掌一劍、激烈交戰,桐人不求勝、只求纏,耶穌沉穩應戰、狂態暫息,桐人:「呀」耶穌・魔:「喝」拔刀洗慧:「命約在羽」輝煌墮世:「墮世天火,喝」拔刀洗慧:「呀」雙招合併、配合陣勢,頓「時風雲騰動、吴光漫天,耶穌·:「喝」運出梵字佛擋下攻勢,耶穌·:「哼」

死國、殿上,貪狼與九妖返回,天者:「進行的如何」九妖翼姬:「吾早前已將消息傳予案還真眾人,而火宅佛獄進攻的人馬也馬上遭遇苦集兩境的埋伏」天者:「妳做的很好」銀月貪狼:「天者現在打算如何」天者:「火宅佛獄既然採取主攻,這便是死國最好的機會」九妖翼姬:「天者的意思是」天者:「馬上率軍前往苦境、守株待兔,等候咒世主與特南克斯的戰果,趁虛而入」銀月貪狼:「是否要先針對阿修羅」天者:「只要死國大軍進入苦境,相信他們會主動來找我們」銀月貪狼:「原來如此」天者:「此回交鋒,就是死國千年戰爭的答案,九妖翼姬:「天者必是最後的贏家」天者:「讓歷史來見證一切,眾人前往荒地」九妖翼姬:「是」這方面、荒地之上,魖族大軍等待著,眾族:「赫、吼」此時,貪狼與九天來到,銀月貪狼:「眾人準備好了嗎」魆兵一:「只等天者的命令」此時,天從天而降,天者:「從今以後,死國再無天地的存在,時候已到,萬妖爐」只見天手按閻帝,隨後詭譎邪能擴散,此時位在嘯龍居之内的萬妖爐也有所感應,萬妖爐:「吼」同時天者身影現出,天之影:「萬妖爐聽令,馬上開啟空間隙縫,讓死國大軍進入苦境」萬妖爐:「吼」萬妖爐再度凝聚能,隨後壓迫空間界限,準備打通死國與苦境的通道,這方面、嘯龍居之外,阿修羅三人先行化光來到,天狼星:「萬妖爐又在吸收生靈了」夜神:「哼,十方決殺」欲動手,阿修羅:「住手」夜神:「嗯」阿修羅:「萬妖爐正在聚集空間之能,天眾人尚未進入其中,現在出手反而妨礙他們進入苦境夜神:「嗯」天狼星:「再過片刻,他們就會全部前來」阿修羅:「一旦天者現身,我們三人依照戰略而行」

寒光一舍外圍,集境大軍且戰且退,逐漸退往寒光一舍方向,兩軍逐漸會合了,太息公:「千葉傳奇、弒道侯,你們無路可退了」凱旋侯:「困獸猶鬥、又能奈何,殺」就在此時,特南克斯之聲:「未必啊,呀」一聲未必,特南克斯乍現戰場、手起一刻,正是,特南克斯:「天下無雙」劍氣即發,眾獄兵:「啊、哇、啊」縱橫劍氣殺傷無數,太息公急喚扶木抵擋,太息公:「扶木,護」卻見扶木形成高牆擋住劍氣,凱旋侯:「特南克斯,你終於出現了」特南克斯:「還帶了伴手禮,你們仔細聽」話語一落,周圍乍聞仙樂飄飄,扶木開始異變,太息公:「這是,九韶遺譜」凱旋侯:「還有阿多霓的歌聲」只見慕容情、黑君與萬古長空三人現身高崖之上,慕手持九韶遺譜吟唱著,場上,天敵乍現,貪邪扶木在樂聲與歌聲催化之下,雖啟動自我防衛機制、仍遭破壞爆裂,歌聲連綿、傷害不止,動搖至扶木根部,佛獄扶木頓受重創,太息公:「為什麼會這樣,九韶遺譜該在黑君的身上,黑枒君,黑君人呢」凱旋侯:「就算如此,你們也未必有勝算」千葉傳奇:「錯了,現在狀況對上集境,你們必敗無疑,但是,眾軍、退兵」一聲令下,集境大撤退,特南克斯:「千葉,你」千葉傳奇:「現在開始,是苦境與佛獄之間的爭鬥,拂櫻齋主、太息公,有緣再見,特南克斯,有命再見」便與弒道侯化光離去,特南克斯:「這」凱旋侯:「特南克斯」太息公:「殺」

薄情館之外,咒世主亦有所感應,咒世主:「九韶遺譜與阿多霓,怎會如此」燁世兵權:「墮入網中的惡龍,終究是任人宰割」咒世主:「殺戮碎島的領兵者,速往薄情館支援」而在高空玄上,玄兵:「啟稟王,佛獄扶木被破壞殆盡,戰況頹危」戢武王:「傳吾號令,全軍撤回殺戮碎島,兵陳婆塹」只見舸上發出信號,同時在薄情館外圍,什島夷參:「是王的號令」令島赫赫:「全軍退軍」戢武王一聲令下,竟是全軍回撤,這方面、薄情館外,見到空中碎島大軍撤離,咒世主:「你們」燁世兵權:「你被盟友背叛了,便收起輝煌,咒世主:「你」燁世兵權:「你最後的機會,趕往寒光一舍,殺特南克斯、救回你的手下,便化光離開,咒世主:「吾中計了,速往寒光一舍」急忙化光離去。

寒光一舍外圍,盟友背叛,特南克斯對太息公、拂櫻齋主,以守為攻,力保不失,特南克斯:「呀」太息公:「葉雨血潮,去」凱旋侯:「九櫻邪天落,喝」特南克斯:「玄影雙流,呀」兩招對一式,白蓮被震退受傷,特南克斯:「呢」凱旋侯心想:「怎會一路使用劍子仙跡的武學,難道」凱旋侯:「嗯,魔蚩碎元,喝」内心起疑,凱旋侯再贊強掌,太息公同時掩招,太息公:「九陰邪,呀」特南克斯:「道威震天,喝」掌式一出,白蓮再度受創,特南克斯:「呃」連環兩掌,特南克斯接招不支,終於,現出劍子真面目,劍子仙跡:「還是被發現了」凱旋侯:「你是劍子仙跡,那特南克斯人呢」劍子仙跡:「吾猜正在趕來的途中,現在你們退兵還來得及喔」太息公:「死到臨頭,你還有心情說笑,今日,要你命此地,呀」怒火熾盛、根火燎原,太息公運出兵甲武經,拂櫻同聲連氣,凱旋侯:「喝」劍子仙跡:「古座,斬無私」口雖說笑,心知勝算渺茫,劍子仙跡飛身上空,全力一招,只求取下一敵性命,劍子仙跡:「呀」

暗夜路上,佛獄之主化光急馳,欲往寒光一舍,突然,另道光影交进,咒世主光影:「嗯,北冽鯨濤」滿目煙塵,乍見兩條不世身影同時降下,擎海潮:「一舉鯨濤快哉風,世浪翻袖中,古今誰人堪伯仲,千秋雪,半夕蝶夢」意外詩號、乍然現身,北冽鯨濤強勢對上佛獄梟雄咒世主,真能拯救特南克斯脫出虎口嗎?

寒光一舍外圍,逼命危戰,太息公、凱旋侯勢殺劍子仙跡,凱旋侯:「喝,兵甲武經·裂宇之玄」太息公:「裂宇之濤,呀」劍子仙跡:「萬引天殊劍歸宗,喝」裂字卷雙招同出,雖是頂峰絕逸之能、難掩佛獄雙尊之威,危急逼命之刻,一道光影捲入,雙掌同出,兩大極招竟爾化為無形,隨即,特南克斯現身戰場,凱旋侯:「特南克斯」劍子仙跡:「特南克斯,你再慢來一步,就可以替吾收屍了」特南克斯:「來的早不如來的巧啊」太息公:「怎有可能,你怎有這種能為」特南克斯:「生之卷面前,兵甲武經全然無用,公、侯、黑君有禮了」凱旋侯:「黑枒君,原來你」太息公:「生之卷,,就算多了你,焉能改變戰局」特南克斯:「吾還有一步,注意來,兵甲武經生之卷最終式,喝」特南克斯上運絕學,一定进碎十丈平地,太息公、拂櫻齋主心頭一驚,凝神間,特南克斯:「奪路逃生」便與子急忙化光逃離,太息公:「可惡,追」兩人欲追上,卻被一道氣勁、一波黑白棋所阻,太息公:「嗯,這是」只見劍之初與塔矢行洋慢步而來,劍之初:「佛獄諸君,請退兵」塔矢行洋:「佛獄殘害中原許久,若不識相退兵,吾會教你們如何下棋」不疾不徐的腳步、平和內斂的語氣,不帶任何恐嚇,來竟是慈光之塔的驚嘆。劍之初、棋聖·塔矢行洋,凱旋侯:「是你們」劍之初:「戰局已定,諸君,回到火宅佛獄是最好的結束」太息公:「哈哈哈,就算你是慈光之塔的驚嘆,你真以為你一人能擋得住千軍萬馬嗎」劍之初:「吾亦明白,此戰不能善了,,請」

暗夜荒野,牽制之陣、糾纏不休,耶穌雙手一揚,眼中再現決殺之意,耶穌・魔:「喝,惡邪業障、往渡輪迴,如是我斬」耶穌再現罕世神器,不世之威、沛然雄勁,桐人三人頓感壓力,耶穌・魔:「喝」藥力再催、魔咒終止,手上異像猛然碎裂,耶穌全身熱能暴起,卻牽引殺性、怒目橫眉,耶穌·:「你們,全部該死」

嘯龍居遺址,正當各方大戰未休,空間缺陷之上,萬妖爐凝聚邪能,龐大妖氛扭轉空間,天地再度失衡,卻見死國大軍降臨,銀月貪狼:「從今以後,人界便是死國領土」九妖翼姬:「哈哈哈」就在大軍入境,擋路者出現了,極道先生眾人來到,夜神:「屬於死國的一切,就該留在死國」銀月貪狼:「哦,夜神、天狼星」就在此時,阿修羅魔神一現,阿修羅之聲:「虛無、帶來創造的意義,戰爭、造就歷史的永恆,死亡、象徵重生的開始,千年一念,唯有・阿修羅」阿修羅便現身,隨後天從天而降,天者:「哈哈哈」阿修羅:「終於輪到我們了」天者便取出閣帝,天者:「阿修羅,我們兩人終究面臨這一天」阿修羅:「天者,這是我們最後的勝負」天者:「你與吾,何者象徵真理」阿修羅:「就讓歷史為我們留下真相」天者:「哈哈哈」阿修羅亦化出戰火,天便化為冥王之態。

千年聖戰,三魊鬥天者,阿修羅、夜神、天狼星,最強的組合真能對抗冥王神威嗎?清香白蓮特南克斯巧妙局,劍之初初現劍藝,他的劍法究竟高到什麼程度?太息公、拂櫻齋主,佛獄雙強聯手,能可擊敗慈光之塔的驚嘆嗎?北冽鯨濤擎海潮挺身擋道,咒世主面臨大敵,這場強者對決最終的勝利者是誰?強者鬥強、智者鬥智、梟雄並出,究竟誰能在亂世之中稱皇?特南克斯又要如何扭轉劣勢?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