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七章:驚天之決

白蓮山人 | 2023-09-18 20:25:34 | 巴幣 0 | 人氣 36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荒野之上,黑闇雲罩天、地者率眾逼殺,塔矢名人破空而降。塔矢行洋:「死國,為我愛徒償命來」地者:「嗯」塔矢行洋:「喝」左手一揮、氣勁四放,地者:「哦」塔矢行洋:「退其他的人,你與吾一對一」地者:「很好」塔矢行洋:「你們退出十里之外」夜神:「嗯」眾人便退離,地者:「你們也退下」銀月貪狼:「是」死國雙尊亦化光退離。地者:「殺」阿修羅:「喝」神兵交鋒、氣蕩八荒,一者不敗棋聖、一者死國創世神話,地者、塔矢行洋,雙雄互不相讓,地者:「毀天地・斬」一刀揮出,塔矢行洋:「四目整地,喝」擋下斬招之後便衝上,地者:「地毀變」戰火襲身,地翻手一握、巨拳轟下,塔矢行洋:「喝」戰火轉變,轉為護衛狀態、擋下地者神威,塔矢行洋:「虛實訣」地者:「喝」刀氣一出擋下閻爆之力,地者:「阿修羅,這一招就是你我的勝負,你真以為自己能超越死國創造之神嗎」塔矢行洋:「棋者之狂,今日,唯有弑仇」便化出棋者之狂,地者:「呀,闇之罪翼、八羽齊殺,罪身無道」地再度張開羽翼、融合地罪之身巨能,準備發出最強悍的毀滅之擊,塔矢行洋:「收官斬,喝」地者:「呀」塔矢行洋:「殺」地者與塔矢名人生死一擊,塔矢行洋:「喝」地者:「呀」地毀天滅,是一個仇恨的終止,棋者之狂亦穿透地者身軀,地者:「這、這怎有可能」塔矢行洋便抽出棋者之狂,地者身上黑羽飄散,塔矢行洋:「諒你為死國創世神話,吾不殺你」便離去。地者:「哈哈哈,吾敗了,天者,原諒我,喝」便自蓋天靈,最後的尊嚴不容任何人踐踏,創世的地者終究在棋聖之前,留下了此生最大的遺憾,地者倒落塵埃。

薄情館之外,佛獄大軍圍困慕容情眾人,而在不遠高處,凱旋侯:「慕容情,你完了」同時、館外,佛獄逆襲而來,咒世主親征,薄情館面臨失守危機,譜君刑心想:「佛獄來襲,快通知天者」咒世主:「殺」殺令下,戰火雄起,撒手慈悲:「領教了」迦陵:「喝」撒手慈悲對上守護者,同出四魌一脈,長戟短刀、燦爛交鋒,這一方,太息公:「呀」太息公雙袖一揚,扶木暴衝而來,富長貴、志滿天、譜君刑各自逞能,富長貴:「喝」志滿天:「呀」譜君刑:「喝」慕容情:「誰准你們動武,去」譜君刑:「啊」慕容情一掌送出譜君刑,然而壓力已在眼前,咒世主:「你已無力關照他人」慕容情:「咒世主,讓慕容情愤怒是要付出相當代價」咒世主:「來,喝」便化出句芒雙劍,慕容情:「呀」慕容情初展絕藝,一掌壓出、四座驚豔,咒世主:「不差」以劍擋下便攻上,慕容情:「此言同樣回你,呀」兩人各自震開,咒世主:「死之舞」一劍如冰、一劍如火,宛如一張綿密羅網、難以使人掙脫,慕容情時進時退、避開致命利刃,慕容情:「鳳鳴七彩,呀」這方面,雙方是膠著,一方卻是勝負明顯,在扶木勢之下,富長貴、志滿天漸感支絀,富長貴:「喝」志滿天:「啊」富長貴:「要拼命了,九如一算,喝」志滿天:「星羅滿天,呀」太息公:「葉雨血潮,喝」邪招一出,慕容情見狀瞬間帶開富貴,但志滿天卻被碎體而亡了,志滿天:「啊」慕容情:「你們、欺人太甚,喝」慕容情怒火引爆,雙手一舉一張,乍現七彩霓光直衝雲,宛如鳳凰鳴世、鎮攝群邪,慕容情:「迴天盪地鳳羽千里」咒世主:「來的好,,兵甲武經裂字卷·裂宇之濤」裂字卷第二式,裂宇之蓄勢待發。

曠野之上,一羽賜命一戰劍之初,一羽賜命:「喝」盜驥弓揚、戰馬嘶響,一羽向天、震破穹蒼,一羽賜命:「劍之初,接箭,呀」一箭穿雲破天、九龍舞爪盤旋,浩浩之勢、蕩蕩乾坤,隨即,九龍合一、驚天動地,直撲而來,只見劍之初單舉高擋住,撼天一羽卻是轉眼煙消雲散、不留痕跡,劍之初:「盜驪弓後繼有人,幸矣」一羽賜命愕然不動不語,劍之初:「今天暫時到此為止,他日再會」便離開,一羽賜命依然不動、佇立現場。

薄情館之外,薄情館攻防之戰,面臨最後時刻,慕容精一展驚世威能,一對兵甲武經裂字卷,慕容情:「呀」咒世主:「喝」轟然一響,大地盡摧、景物皆毀,一旁眾人見狀急忙閃避,慕容情:「呃」咒世主:「接得下此招,慕容情,吾輕視你了」忽然,天者之聲:「住手」語一落,天來到,而在不遠樹林,凱旋侯:「是天者,他怎會來此,嗯」便快速趕到館外,咒世主:「天」天者:「咒世主,薄情館你已攻佔、目的已成,無須趕盡殺絕」太息公:「呵,這句話出自天者之口,是否太過荒謬了」咒世主:「你想討保慕容情」天者:「慕容情,是否願往死國作客」慕容情:「在這個時候邀請,是要逼吾就範嗎」天者:「你可以斟酌時間,天者並沒要你現在回答」慕容情:「那就讓吾考慮一番」天者:「咒世主,看在吾之面上,今日之事、暫且按下」咒世主:「若吾不允呢」天者:「念在死國、佛獄友好之情,天者請咒世主三思」咒世主:「嗯」便收起句芒雙劍,咒世主:「退」太息公:「王」佛獄便化光退兵,咒世主:「慕容情,吾之提議請你認真斟酌,請」亦化光離去,富長貴:「唉唉,整個薄情館都被扶木包圍,現在要怎麼辦」撒手慈悲:「重開館沒多久,又要開館了」慕容情:「當長貴、撒手慈悲,你們先離開此地」撒手慈悲:「那你呢」慕容情:「吾另有事情處理」便走離。
九變歸元台,渡翛年暗襲得手,擎海潮再受內傷,香獨秀、耶穌三人串連之內力,洶湧翻騰、危急萬分,擎海潮:「呃」而在一旁,千鍾少四人對付眾蒙面殺手,千鍾少:「喝」拔刀洗慧:「呀」輝煌墮世:「喝」婆長老:「呀」眾蒙面殺手:「啊、哇、啊」皆被擊飛現場,而在暗處,蒙面之渡翛年欲再贊掌,渡翛年:「擎海潮,再一掌送你歸陰,喝」一掌擊出卻被另一道掌氣所擋,渡翛年:「是誰壞事」只見清香白蓮化光現身,特南克斯:「是我」見狀,渡偏年倒退數步,渡翛年:「特南克斯,哼」便化光離開,白蓮便躍至一旁觀看情況,特南克斯:不妙,九變歸元台若此時停止,天地靈氣逆衝,他們兩人體內橫衝之氣將爆體而出」千鍾少:「特南克斯,現在該怎麼辦」特南克斯:「必須先緩和劇烈激盪的天地靈氣,但是香樓主現在為他們兩人持撐內力,無暇運使羽衣刃」飛鷺:「讓我來吧,只剩我能用羽衣刃」便取回空中之羽衣刃,留婆長老:「飛鷺,妳內力淺薄尙無法調和天地靈氣,不可勉強」飛鷺:「沒時間躊躇了,窮本知變、其元自始,順氣成象、逆氣還象」婆長老:「不可啊」飛鷺揮動羽衣刃調和天地靈氣,助耶穌三人調息吐納、穩定真氣,渡過最後關頭,婆長老心想:「飛鷺,妳為驅動天地靈氣竟犧牲生命靈元,你可知後果」台上,耶穌・魔:「喝」擎海潮:「呀」幾經波折終是大功告成,難治之傷、已然痊癒,飛鷺:「啊」羽衣刃離手便昏倒,婆長老:「飛鷺」欲上前扶住,耶穌・魔:「喝」見狀便飛身接住飛鸞,耶穌·:「飛鷺」飛鷲:你沒事了」雙眼流出鮮血便昏迷,耶穌·:「嗯,妳」婆長老便撿起羽衣刃,婆長老:「啊,飛鷺」耶穌・魔:「離開吧」兩人便化光帶走飛鷺,隨後,香獨秀與擎海潮便跳下台,擎海潮:「各位,護持之精,擎海潮記下,老酒蟲,我們走吧」兩人便離開,特南克斯:「經過此事,耶穌與擎海潮之間的過節,也許能化消」香獨秀:「患難與共、方見真情,吾以前在集境受到器重,就是因為幫助許多同渡過了不少難關」特南克斯:「希望一切真如樓主所言,飛鷺情況有異,吾等也隨後關心吧」三人便跟上,香獨秀:「嗯,工作做完,也該回薄情館休息了」也離開。

碎雲天河、洞內,劍之初看顧著躺在床上之嘯日猋,劍之初:「此人身上的傷已治癒,但他始終昏迷不醒,嗯」此時,慕容情來到,劍之初:「你來了,發生何事,你的臉色有異」慕容情:「佛獄攻佔薄情館,如今吾已是無家可歸」劍之初:「嗯,咒世主背約」慕容情:「你不在,他就肆無忌憚」劍之初:「不久之前,一羽賜命來此討戰,我知道是你的安排」慕容情:「你生氣了嗎」劍之初:「碎雪天河是先人安息之所,不應該被外人打擾」慕容情:「明白,下次我會換別的地方」劍之初:「你生氣了嗎」慕容情:「你還不明白我的意思,一旦沾染紅塵是非只會越陷越深,危機也會接踵而來,就算你想避也未必避得了,吾不是怕麻煩,只是希望你能堅定立場、莫忘初衷,罷了,按下此事,吾久沒離開薄情館,明日什剎月將起花信風,以往你總會撥空前往,此回吾與你同行吧」劍之初:「吾有事,只怕耽擱」慕容情:「過去無論何事耽擱,你總會如期前往,如今連這多年的習慣也改變,劍之初,莫忘初衷,你的初衷」劍之初:「我沒說不去」忽聞,嘯日猋之聲:「啊」慕容情:「嗯,裡面有人」劍之初便掀開床簾,讓慕容情一觀,慕容情:「嘯日猋怎會在此」劍之初:「他是醜帶來的孩子,託我救治」慕容情:「醜,原來嘯日猋也是他要找的目標,,還真是巧,我要殺的人變成你要的人」劍之初:「你現在還想殺他嗎」慕容情:「罷了,嘯日猋對吾已經不重要」劍之初:「多謝你」慕容情:「劍之初,你欠我的越來越多了」劍之初:「我欠你的,我會永遠記住」慕容情:「我不怕你忘記,,咳」劍之初:「你受傷了」慕容情:「畢竟是咒世主,那一掌很有威脅性」劍之初:「讓我替你醫治」欲上前,慕容情便退後,慕容情:「沒事」劍之初:「若真有事,不可隱瞞」慕容情:「為了讓你虧欠更多,我絕不會隱瞞」劍之初:「嗯」慕容情:「吾認識一名大夫,醫術通神,需要吾介紹嗎」劍之初:「他體內的傷勢已經穩定,問題在,他不肯醒來」慕容情:「嗯,不肯醒來」劍之初:「不知他遭遇過什麼事情,能讓他如此絕望」慕容情:「愛恨情仇,莫過如此」劍之初:「嗯」便看向床上的嘯日猋,卻見其頭微動,慕容情:「他好像想說什麼」劍之初:「不是說話,而是某種音律」只見嘯日猋雖在昏迷,但心中念念不忘,曲不成曲、調不成調,正是最刻骨銘心的旋律,隨後嘯日猋流下眼淚,劍之初:「你精通音律,知道他在唱什麼嗎」慕容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一個傷心的人」劍之初:「到底要怎樣才能幫他清醒」慕容情:「劍之初,要記得什月花信風,風不失期,你也莫失期,這個武林也不值得你改變什麼」欲離開,劍之初:「你不留下」慕容情:「我好手好腳,不需要你的保護」便離開,劍之初:「慕容情,嗯」

死國、殿上,雙尊帶回地者屍體,天者:「啊,地者」銀月貪狼:「天者,我們」九妖翼姬:「請天者降罪」天者:「為什麼」便抱過地者屍體,不可置信是最極端的結果,創世以來一路支持自己的依靠,如今竟成冰冷的屍身,天者:「吾從未想過,為什麼會是你離開我,啊」銀月貪狼:「天者,地者自始至終皆沒使用滅之卷」天者:「面對魖族的戰神,身為死國的武魁,勝負可失,但尊嚴無上」便放下地屍體,九妖翼姬:「原來如此,所以他不願使用其他境界的武學」天者:「喝」便吸收地者身軀體,頓時天者背上現出閣翼,九妖翼姬:「天之神羽、閻之罪翼」銀月貪狼:「天者,你吸收了地者殘餘的力量」天者:「從今以後,世上再無人明白吾天者、吾地者、神之子,三者永遠不會再分開了」便撿起血斷刀,天握刀,創世以來未會被認同的感受,卻也比不上今天内心支撑的離去、痛徹心扉,首次,神者也不禁落淚,天者:「唉」便入內,九妖翼姬:「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天如此」銀月貪狼:「嗯」。

湘雲居,手刃死國地者,阿修羅內心悲慟,究竟自己嚮往的和平盛世在哪裡,難道最終仍須以殺戮來終結,此時尙風悦提酒返回,極道先生:「不嫌棄的話,你我可以一飲嗎」阿修羅:「極道先生」極道先生:「想不到你竟然還記得我」阿修羅:「莫汗走廊之内,你我會有數面之緣」極道先生:「是啊,當時我們還是對敵,現在我們已經是朋友了」阿修羅:「感謝這段時間,你為吾付出的一切」極道先生:「你知曉了」阿修羅:「沿路上,夜神已向吾說明過程」極道先生:「魖族出了夜神與天狼星這兩個優秀的後輩,你應該可以安心了」阿修羅:「死國的未來,全部繫在他們的身上」極道先生:「講的自己好像快要死了一樣,真的是,身為死國戰神怎能如此悲觀,我還想跟你請教戰爭的意義呢」阿修羅:「戰爭只有毀滅,永遠不可能帶來和平」極道先生:「嗯,但在人類的歷史中,戰爭卻是必然的手腕,改朝換代從來不會例外」阿修羅:「天與地早已明白此點」極道先生:「他們相信生命淘汰的法則,更質疑其他勢力的存在,才會導致今日的結果」阿修羅:「天者會說就算吾建造莫汗走廊,要取得其他境界的資源援助死國,終究也是免不了戰爭」極道先生:「沒人願意無條件提供資源給一個恐怖的國度,這等於是送肉養虎」阿修羅:「天者的智慧,我從未質疑,但我更尊重生命」極道先生:「你與天者皆是為了解放死國,但卻走上最殘酷的結局,你是三族人民的英雄,天者卻是死國的領導者,但只要有你們這樣的魖族存在,未來就有無限的希望」阿修羅:「三魋同心、一抗天地」極道先生:「在那之前,既然交我這個朋友,就多跟我說說死國的故事吧」便將酒譚交給阿修羅,阿修羅:「嗯」

樹林之內,撒手慈悲找上一羽賜命,撒手慈悲:「說實在的,吾早就料到這場決鬥的結果了,不怪你,誰教你之對手是劍之初呢」一羽賜命:「此次吾敗在輕心,或許說是吾自負也可以,射中阿修羅那完美的一箭,讓吾目無餘子,今日一戰方知人外有人,劍之初確實名不虛傳」撒手慈悲:「認清事實一向是你的優點,但你也未必然全無勝算,吾知師尹有交你七聖箭,何不用聖箭一劍之初呢」一羽賜命:「吾負起聖箭,就代表負起了整個慈光之塔的聖耀,聖箭其責任在於翦除危害慈光之塔的人,打敗劍之初是吾個人求勝之心,焉能拿聖箭兒戲」撒手慈悲:「堅持原則之結果,就是你敗、敗得可笑」一羽賜命:「那又如何,天下間哪有不敗之英雄,輸不可恥,可恥的是輸不起,或為贏而不顧原則與手段,這種虛榮的勝利感只是一時的滿足,無益武德修持」撒手慈悲:「哈,那你從這敗戰中得到了武學上的何種進境」一羽賜命:「自吾持盜驪弓以來未食敗果,此次一敗亦算是人生難得之經驗,吾將視為一個必須跨越的界限,一個珍貴的學習經驗」撒手慈悲:「一羽啊一羽,你真是耿直的讓吾想動手摧毀你的美好」便取出元沙一觀,一羽賜命:「月照千江、總在一掬,為吾陰雲蔽心,不值,吾與特南克斯有約,先離開了,請」便離開,撒手慈悲:「嗯」

碎雲天河、洞內,醜返回,:「恩公」劍之初:「你去見過他了」醜:「有眉角,敗而不餒,本性純良的少年」劍之初:「假以時日,他必成大器」醜:「但他仍想繼續挑戰恩公」劍之初:「那無妨,此事與你無關」醜:「只要是與恩公牽扯,就與醜有切身的關係,大湖已靜,不該再興波浪」劍之初:「波浪啊,滿天的風雲,誰能不沾一身濕呢」醜:「恩公」劍之初:「他的傷勢暫時穩定、但還無法痊癒,若是拖延時久仍有喪命危險」醜:「連恩公也救不了他」劍之初:「他所中武經之招深入臟腑,他人無救、唯有自救」醜:「怎樣自救」劍之初:「修練兵甲武經生之卷第一式」醜:「兵甲武經生之卷第一式」劍之初:「只有這樣才能醫治他所受之傷」醜:「如果是這樣,為何不由恩公修練,再加以醫治」劍之初:「這無法治本,他在精神散亂的情況下强行修三本武經,體內真氣暴衝散亂,更惡化了他腦智神識,要真正醫好他的內傷,必須由他自己修練生之卷,撫平燥亂的真氣」醜:「但是他現在還無法清醒,要如何修生之卷」劍之初:「他肉體的傷勢無妨,醒不過來是因為他自己的內心」醜:「嗯」劍之初:「他根本不想醒過來,心靈影響肉體,自然也無法清醒」忽聞,嘯日猋之聲:「哼哼哼」醜:「他發出聲音了,這是」劍之初:「一首樂曲」醜:「樂曲」劍之初:「這也許與他不願醒過來的原因有關,,你為何要救他」醜:「他是一個可憐人,我追尋了許久才終於找到他,用了許多工夫才知道他的一生是如此坎坷,我」劍之初:「我明白了」醜:「恩公,我知道你是不想讓我想起過去的傷心事,但是,是我害他變成這樣,這個孩兒是我的虧欠,無法彌補、永遠的虧欠,啊」

天地合廢墟,擎海潮再度來到,擎海潮:「天地合已經崩壞,號雨鯨豚深埋地漏之下,必須趕緊取出」就在同時,救天亦化光來到,耶穌・魔:「六道同墜、魔劫萬千、引渡如來」擎海潮:「嗯,耶穌」耶穌・魔:「擎海潮」

薄情館外,佛獄士兵來回巡視、戒備森嚴,此時香獨秀來到,而在一旁樹上,卻見鸝大娘飛落,鸝大娘:「浮名本是身外物、不著方寸也風流,嘎嘎」場上,香獨秀:「喂,別搶我的台詞」獄兵一:「什麼人」樹上,鸝大娘:「一樣啦、一樣啦」場上,獄兵一:「擅闖薄情館,該死」香獨秀:「慕容情館主尙未回來嗎」兵二:「原來是慕容情的同黨,殺」樹上,鸝大娘:「開打了、開打了,嘎」

死國、不毛礦坑忌血之路,淒涼冷寂的不毛礦坑,無界尊皇發自內心的哭泣從未止休,而在黑閻空間,無界尊皇:「嗚、鳴」這方面、忌血之路,現場忽聞死氣籠罩、天降臨,天者:「尊皇」便化出血斷邪刀,天者:「喝」一刀劈落,黑闇空間頓時被毀,無界尊皇:「啊」便現身忌血之路,天者:「一切該結束了」無界尊皇:「你」

逼殺、逼殺,天欲殺無界尊皇,這場兄弟鬩牆將如何了結?香獨秀欲探薄情館,他將如何突破火宅佛獄的重兵?耶穌再會擎海潮,又將掀起怎樣的風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