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六章:劫火

白蓮山人 | 2023-09-19 18:51:48 | 巴幣 0 | 人氣 79

完結論戰記
資料夾簡介
慈光之塔展驚嘆,殺戮碎島開救贖, 詩意天城立神威,火宅佛獄現異數。救天魔影,苦境再渡殺劫。白蓮再臨,中原開啟生機。梟皇論戰,共掌天地八荒。
最新進度 第十七章:終焉

婆羅塹,戰意升、烽火燃,佛獄大軍進犯殺戮碎島,雙方桿勢對壘,殺戮城下殺生、帥主強威鬥分明,什島廣誅:「廣誅在前、無一生靈,喝」強悍一掌擊出,眾獄兵:「啊、哇、啊」神威初現,什島廣誅執刀剎那、萬地震搖,破空乍起旋風,一時墜星如火、阿鼻入眼,什島廣誅:「喝」太息公:「呵呵呵,見識了,呀」一聲喝,太息公首開攻勢,起掌運化間挾雷霆怒鳴、旋煞四方,什島廣誅:「哼」只見廣誅揮起長刀、橫空一劃,剎時萬千流火旋繞刀身,猛然之悍對太息公,太息公:「呀」什島廣誅:「喝」兩境強帥初交鋒,一時雷火交併、氣勢震天,守護者欲入戰局,卻遇長槍阻擋,什島夷參:「什島夷參,領教,呀」迦陵:「喝」戰戟對長槍,守護者一對什島夷參,兩人勢來招往、絲毫不讓,另一方面,令島赫赫:「筆上戎、書上過,興兵三千佛火」令島赫赫身形詭異、穿梭在混戰中,眾獄兵相繼無聲而亡,驀然,一聲大喝,令島赫赫:「退」聞令,碎島玄兵便退開,隨即,令島赫赫手筆一劃書卷,戰圈陷地、塵沙掩天,佛獄士兵大半掩沒其中,眾獄兵:「啊、哇、啊」見狀,太息公:「嗯」佛獄取勝不力,太息公決起裂之卷第二式,剎時電光交閃,無匹之勢,撼動天地,太息公:「呀,裂宇之濤」什島廣誅:「哼,十方廣誅,喝」極招即起,廣誅一旋身,長刀如淵中龍、走勢游疾,眨動、便是萬丈沖燄,鋪天蓋地而來,太息公:「呀」什島廣誅:「喝」兩人對撼引爆天外異力失衡,空間一時傾斜,萬丈雲濤、排空激起,伴著無盡屍首、降下雨霧,太息公:「啊、噗」負傷嘴滲鮮血,迦陵:「危險,退」便化光救走太息公,殘餘之獄兵亦逃離,什島廣誅:「哼」

殺戮碎島、王府廳上,讓命女與寒煙翠談論著,讓命女:「嗯,不知為何,自王兄開關之後,宮殿內不見其他人影」寒煙翠:「為了預防佛獄來襲,伐命太丞率軍在邊界留守」讓命女:「殺戮碎島女權低落,翠姐姐,你雖貴為王妃,宮殿內卻沒幾個服侍你的人,這段日子讓姐姐受苦了」寒煙翠:「哈,在佛獄雖然我的身份是王女,但是在父王的教育之下,也鮮少舒適安穩的日子」禳命女:「但最少,佛獄中人對妳還有幾分敬重,不像在碎島一般」寒煙翠:「只要能與你一起、像現在這樣,那就足夠了」忽然,寒煙翠似有感應、内心膽寒,寒煙翠:「啊,怎會、他怎會知道此地,啊」滴落冷汗,禳命女:「翠姐姐,妳是怎麼了」寒煙翠:「怎會,湘靈,你快走,快、快離開此地」禳命女:「怎麼了」寒煙翠:「他,他來了,來了」此時,只見魔王子步入,魔王子:「吾來了,前來迎接你,我最愛的小妹」禳命女:「你、你就是魔王子,來人啊,保護王后,保護」語未落,卻被魔王子無形之爪掐住咽喉,禳命女:「呃」寒煙翠:「我跟你走,請你別傷害她」禳命女:「呃」魔王子:「吾用了這麼曲折的方法來到此地,就是為了不想傷害到別人,她不該這樣破壞吾的善良」寒煙翠:「你這種人,知道什麼叫善良嗎」魔王子:「吾當然知道,善良是一種美德,因為懦弱的不敢傷害別人、自卑的恐懼被人傷害,所以將施捨稱為同情、將暴露弱點叫作信任」寒煙翠:「先放開她」魔王子:「無知又善良的小妹,你被背叛了,卻還這麼維護她」寒煙翠:「什麼意思」魔王子:「吾不是找到這裡來了」寒煙翠:「你以為我會相信你」魔王子:「妳懷疑你的兄長」寒煙翠:「我、我相信你」魔王子:「嗯」便收手,讓命女:「啊」魔王子欲走近命女,寒煙翠便上前阻擋,寒煙翠:「你想做什麼」魔王子便推開寒煙翠,上前撫摸禳命女臉頰,讓命女:「啊,你、你」魔王子:「多謝你照顧小妹,吾送你一件禮物」便將禳命女口中的讀思蟲吸出,讓命女:「啊」魔王子:「女人,就是愛玩這種小心眼的把戲」寒煙翠:「是請思蟲」魔王子便將讀思蟲吞下,同時取得讓命女之記憶,禳命女:「啊」魔王子:「原來妳們在這裡發生了這麼多故事,小妹,讓兄長帶妳離開這個無情的地方吧」便拉著寒煙翠之手化光離開,讓命女:「啊,翠姐姐、翠姐姐啊」

碎雲天河,白蓮找上劍之初,特南克斯:「先生」劍之初:「你又來了,何事」特南克斯:「劉某想請先生援手,吾知先生退隱之心甚殷,早已不問世事,但此事除非先生援手,不能周全,如今四方征伐,佛獄、集境大軍虎視耽耽,死國大變在即,先生,望你以蒼生為念,出手相助」劍之初:「吾若要避,你也尋不得吾」特南克斯:「先生」劍之初:「慕容情說的沒錯,武林就如碎雲天河這道瀑布,站的近了就避不過一身濕,心雖如此,吾仍站的太近,只是想不到連累了其他的人」特南克斯:「先生有心事」劍之初:「沒有,你有什麼事情,直說吧」特南克斯:「劉某想請先生」便說明原由,特南克斯:「事情便是如此」劍之初:「我明白了,你回去吧」特南克斯:「幾次勞頓先生,劉某實在過意不去」劍之初:「霓羽族被滅,我希望運用你的人脈,替我查出所有與霓羽族相關之事,無論是任何方面」特南克斯:「劉某必會留心」劍之初:「嗯」特南克斯:「請」便離去,隨後醜走出,:「恩公」劍之初:「嗯」醜:「為何恩公會答應幫助特南克斯」劍之初:「以後,我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他的幫忙」醜:「是為了慕容公子之事嗎」劍之初:「終究,吾不能袖手」醜:「以恩公之能,何不直接殺進佛獄,天下間還有誰能抵擋恩嗎」劍之初:「你小看了魔王子了,吾沒十足的把握打敗他」醜:「天下間還有這種能人」劍之初:「天下之大,又有誰敢自稱能人呢」醜:「恩公是決心踏入武林了」劍之初:「吾要插手,就不會一沾即退,在那之前,我必須先去找一個人」。

不歸路之上,慕容情沉靜等待,慕容情:「魔王子,今日你我、不死不休」此時,只見迷霧中走來一道人影,慕容情:「嗯,怎會是你」劍之初:「那個人,根本不會來」慕容情:「你怎知吾之行蹤」劍之初:「是富長貴」慕容精:「哼,多嘴」劍之初:「你身邊的人都很關心你,有時候接受別人的關心,並無壞處」慕容情:「太多的關心,反成負累」劍之初:「我說過、我會幫你,你以前會對我說過,遇到任何困難千萬不可自己去面對,魔王子非是易與之輩,加上他背後的勢力,任憑你一人終究孤掌難鳴」慕容情:「你為什麼說他不會來」劍之初:「你還不足以成為他注目的焦點」慕容情:「什麼意思」劍之初:「他是一個善變狡詐之人,所謂善變是指他的想法與心態,前一秒在意的事情,下一秒可以完全捨棄,轉向另一個目標」慕容情:「刁鑽的人,既然他不肯來,那我就站在他的面前,逼他不得不注視我」劍之初:「一切皆需從長計議」慕容情:「哼,吾等不了」欲離去,劍之初:「且慢」此時,忽來一封信,劍之初便接下一觀,劍之初:「嗯,是婆與飛朧的下落」聞言,慕容情停下腳步,慕容情:「她們在哪裡」劍之初:「你自己看吧」便將信交給慕容情一觀。

天蒼靈泉之内,萬妖爐鼎立其上,天全神凝氣,準備打造死國最終的霸業,此時,九妖捎回訊息,九妖翼姬:「日前虓眼軍督等已退回集境領土,特南克斯與耶穌兩人目前動向不明」天者:「嗯,他們並未回到琉璃仙境與雪渡山」九妖翼姬:「看來現在中原群也是一盤散沙」天者:「不可被表面的假象所蒙蔽,看輕對手是失敗的開端」九妖翼姬:「那天者認為,特南克斯眾人在盤算什麼」天者:「他們不可能坐視萬妖爐壯大,最終之戰,特南克斯必會領群俠挺身而出」九妖翼姬:「天有何對策」天者:「三魊組合既然不存,便無人可抗衡吾冥王之力,即使耶穌眾人聯手,也是枉然」九妖翼姬:「加上萬妖爐壓陣,任何高手也難逃死亡結界」天者:「如果特南克斯眾人前來萬妖爐祭典,便直接成為再造死國生命的祭品,對我們而言,有利無害」九妖翼姬:「原來如此」此時,貪狼亦返回,天者:「貪狼,需要犧牲的苦境人類,備齊了嗎」銀月贪狼:「天者,請看」只見數名村民被據來,銀月貪狼:「要作妖爐祭品的人數,已經齊備了」天者:「很好,待六大靈脈齊動,萬妖爐將具有最强的力量,屆時加上吾冥王之力,便可開啟地獄之門」九妖翼姬:「天即將創造新的世界」天者:「然也,屆時融合人類智慧的死國生命,將全數在苦境復活,再造最強的死國」銀月貪狼:「死國尊者、魖族、貔族、蚘族,即將全部蜕變再出」天者:「屆時再無人會違逆吾,死國將擁有一批改造過後,最忠心、最優越的戰士」九妖翼姬:「吾等期待天者大功告成」銀月贪狼:「屆時寰宇十方,唯天獨尊」九妖翼姬:「夜神與天狼星兩名叛,一定也會來攪局」天者:「如果他們來,我會將他們打入萬妖爐,讓他們徹底成為吾最驕傲的作品」九妖翼姬:「原來這才是天者的計畫」天者:「哈哈哈」
集境、破軍府,弒道侯返回,燁世兵權:「如何」弒道侯:「尚未發現特南克斯的蹤跡」燁世兵權:「好沉啊」弒道侯:「他被策師靈字卷所傷,非此三項藥物不能醫治,守株待兔,必有所獲,另外,在苦境大地,嘯龍居、琉璃仙境等六處發生異象,軍督,天者的計畫將近成功了」燁世兵權:「也可以說,我們的計畫也將近成功了」弒道侯:「策師,該是你出策籌畫的時候了」千葉傳奇:「嗯,特南克斯至今未出,是料吾必然守株待兔,他能等、吾也能等,且不急」弒道侯:「只怕他負傷反噬,反而來」千葉傳奇:「集境落下苦境,覆蓋千里大地、拔高千丈,居高臨下、一覽無遺,軍督在集境四周佈下一百零八座烽火臺,敵軍一進、即刻發現,要反攻集境,吾想短短數日之內,就算是特南克斯也難下手」弒道侯:「沒錯,集境挾勢而來、地形險峻,攻出時趁勢而落、退回時便成天險,特南克斯要攻,正面衝突、難以成事,輕兵暗襲難以躲過耳目,那眼下最重要的事情」燁世兵權:「死國」千葉傳奇:「破軍府讓極道先生順利取藥,又讓出琉璃仙境給天者,正是為了這個目的,而最終的結果也即將宣示了」弒道侯:「再來就是最後決戰的地點,天蒼靈泉」燁世兵權:「嗯,此役、特南克斯一派必會插手,也就是掌握特南克斯行蹤的關鍵一擊」弒道侯:「但若壞了特南克斯援助阿修羅眾人,讓天者得逞更加得不償失」千葉傳奇:「所以,必須早一步做下安排」弒道侯:「嗯」千葉傳奇:「在天蒼靈泉周邊十里處有一座高峰,院主,由你居中策應掌握天蒼靈泉的戰況,如果阿修羅方面狀況有變,你馬上發出信號,軍督即刻會改變立場、先針對天者,最重要的是,讓天與阿修羅蘭艾同焚」弒道侯:「如果事情順利,就以剷除特南克斯的黨羽為首要」千葉傳奇:「軍督認為呢」燁世兵權:「完美的戰術,卻是太過天真了」千葉傳奇:「嗯」嬅世兵權:「特南克斯不可能料不到此點,在正面的衝突上,特南克斯必然也會排下足夠的實力應敵」千葉傳奇:「那也無妨,就算一擊不成,特南克斯的底牌也將因此盡現,包括軍督最在意的人,劍之初的立場」

火宅佛獄、堕落天堂,魔王子帶回寒煙翠,寒煙翠:「放手」魔王子:「久别的兄妹重逢,現在應該是幸福與快樂的時刻」便將寒煙翠擁入懷中,寒煙翠:「你快放開我」魔王子:「禮貌,你忘了禮貌了嗎,要記得說,請」寒煙翠:「請、請放開我」魔王子便放手,寒煙翠:「你帶我回來,到底想做什麼」魔王子:「可憐的小妹,你可知你嫁給一個害死父親的仇人,為了阻止這場悲劇,讓你離開仇人身邊,大哥不得已才將你帶回」寒煙翠:「父親早在一開始就以我作籌碼,質押在戢武王身邊,他興起兵戈,戰場身亡、又能怪誰」魔王子:「妳责怪父親的嚴厲,小妹啊,父親對你的寄望便是期望妳能成為佛獄的中流砥柱,就算是嚴厲也將奶教養成這般獨立自主,他對妳的疼愛,難道你一點也沒感受到」寒煙翠:「這,父王,啊」魔王子:「吾一定、要為父親報仇」赤睛:「這一次,神情跟語氣的表現非常好」魔王子:「吾已經表現足夠的誠意了」寒煙翠:「難道父王身亡,你一點也不傷心,父王對你的期待,你一點都不掛心嗎」魔王子:「吾悲傷過」赤睛:「一秒鐘」魔王子:「差不多」寒煙翠:「你」魔王子:「嫌短嗎,要多久才能表達哀傷,三個月、三年、三十年,每一個人每天都在懷念死去的先人,道路上就會充斥著滿滿的哭聲,太吵了,所以我們需要是誠心的哀悼,只要誠心,一秒鐘足夠了」寒煙翠:「只怕你根本連一點誠心也沒有」魔王子:「剛才是誰說,興起兵戈,戰場身亡、又能怪誰」寒煙翠:「父王不是你随意取笑的對象」魔王子:「人總是喜歡謊言,吾只是配合謊言演出,為父報仇,多高貴的情操,包裝的完美連你也會動搖接受,但吾非常誠懇,誠懇的只想以真面目示人,父王死了,死就死了,人、總是會死」寒煙翠:「你的歪理我聽多了,讓我走」魔王子:「吾留妳了嗎」寒煙翠:「你、你想做什麼」魔王子:「讓妳自由」寒煙翠:「你、你不會遷怒其他人嗎」魔王子:「吾講的話,你相信嗎,吾之承諾、你當真嗎,你要相信的是吾這個人,而非吾講的話」寒煙翠:「好,我留下來」魔王子:「吾沒勉強你,吾很溫柔,從不勉强任何人」寒煙翠:「我是自願的」魔王子:「嗯,長途跋涉,小妹你受苦了,好好、休息吧」便撫摸寒煙翠臉龐,寒煙翠便入內,隨後太息公與守護者返回,太息公:「吾等歸來矣」魔王子:「將那名女人帶來,吾有興趣」便入內,太息公:「王、你,可惡,為什麼王打開封印之後,連正眼也不看一眼赤睛:「太息公,你早該明白他的性格,當他失去興趣時,一個眼光他也不願施捨給妳」太息公:「那個女人,哼」便氣到直跺腳。

天蒼靈泉,六脈之源、天蒼靈泉,妖爐肆虐、生靈哭泣,神州大陸、靈脈全失,地獄將開,天者:「喝,天之神羽、閣之罪翼」天聚合天地之力,欲破寰宇天罡之極,隨即傳來,眾死國戰魂之聲:「吼、嗚、赫」九妖翼姬:「這是,好熟悉的感覺啊」銀月貪狼:「這都是死國創世以來,已死的戰士魂魄」天者:「為了霸業犧牲的偉大子民,吾乃天,你們自地獄而生、為死國而甦醒,喝」萬妖爐:「吼」眾死國戰魂之聲:「赫赫赫、哈哈哈」百鬼哭泣、死魂哀歌,代表著死國的歷史痕跡,一旁,被據來的眾村民害怕不已,村民一:「好、好、好恐怖」村民二:「他們到底想做什麼」女村民:「難道要將我們丟入那個爐裡面」村民一:「我還不想死,救人啊」九妖翼姬:「只要時辰一到」銀月贪狼:「就可以將祭品全部丟下」萬妖爐:「吼」

天蒼靈泉附近,千葉率領萬古長空、巫盤首、猿行峰眾人來到,卻遇上一賜命與刀洗攔阻,千葉傳奇:「又是你們,這條路你終歸是去不得,特南克斯人呢,還不肯現身嗎」一羽賜命:「這條路,不由阻擋」此時,軍督亦來到,世兵權:「戰局已開、多言無益,你、終究還是表態了」語一落,只見劍之初步而來,劍之初:「吾本不欲染江湖,奈何」燁世兵權:「劍之初」劍之初:「燁世兵權,一人決勝,如何」燁世兵權:「一人決勝,嗯」劍之初:「你勝,劍之初退下,特南克斯之事再不插手,敗、兵回集境,從此不能再犯」燁世兵權:「你想以一人之力,扭轉乾坤」劍之初:「如果江湖真要將吾捲入,那吾、只能一手撫平這風浪」燁世兵權:「允你」便手按輝煌,劍之初:「請賜招」左手負背、右凝劍指,而在遠方山峰,魔王子冷眼觀視這場戰役,魔王子:「劍之初、燁世兵權,你們要戰的燦爛,才能讓吾動心啊」這方面、高崖上,弒道侯亦觀看戰事,弒道侯:「是劍之初,嗯」此時,背後忽來殺氣,卻見嘯日猋來到,嘯日猋:「離開這個地方」弒道侯:「嘯日猋」嘯日猋:「離開這個地方」弒道侯:「哈,那就看你的本事了」另一方面,天蒼靈泉外圍高嶺之上,突現祥和清聖之氣,在一片寧靜之中、增添一絲躁動,忽然,兩道身影驟然而降,娑婆悟者:「九重天,般若多聞世間道」極樂檀祖:「八正道,法輪常轉無量天」為阻耶穌極端之行,娑婆悟者、極樂檀租受命進入武林,是否能順利達成任務,未來局勢又將因鼓雷峰的介入,產生怎樣的變化,這一方、高峰之上,白蓮也觀看著,特南克斯:「一切就緒,就看最後一著了」

天蒼靈泉,萬妖祭典,天者貫通神魔之力,今朝靈脈終不存、無間地獄從此開,天者:「榮耀的時刻已經來臨,贖罪吧,無知又可悲的人類,投身再造之火,化為地獄戰士」眾村民:「饒命、饒命啊」突然,無數刀光閃入,雙尊急忙閃避,同時眾村民被解開趁隙脫逃,夜神與天狼星現身,九妖翼姬:「你們膽敢來此送死」此時遠方天際,只見阿修羅魔神亦從空而降,阿修羅:「天者,放下殺戮,停止兩境戰火」見狀,天降落地面,天者:「阿修羅,你竟然沒死」雙亦欲上前,卻被趕到的尙風悦所擋,阿修羅:「為了死國真正的和平,無論墜落地獄幾次,我都會回來阻止你」天者:「這次,吾將毫不留情」便化出閣帝與血斷刀,阿修羅:「戰火無情,你承受不了」亦化出戰火,而在暗處,笨帝三人伺機而動,月聲準備彈奏舒神琴,這方面,救天與擎海潮降現萬妖爐之前,耶穌·:「六道同墜,魔劫萬千,引渡如來」擎海潮:「一舉鯨濤快哉風,世浪翻袖中,古今誰人堪伯仲,千秋雪,半夕蝶夢」如是我斬與羽衣刃同時出鞘,耶穌・魔:「萬妖爐」擎海潮:「今日毀滅」萬妖爐:「吼」

最後的決戰是苦境與死國和平的希望,阿修羅再度率眾,要如何抵抗冥王神威?特南克斯巧妙局,耶穌、擎海潮兩大強者首度聯手,真正能毀滅天下無敵的萬妖爐嗎?月聲手握舒神琴,她真能喚醒神之子嗎?弒道侯遠方援軍,他們能及時援助天嗎?劍之初、一羽賜命聯手一擋虓眼軍督與千葉傳奇,四強之間又是如何的極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