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四章:一念之殺

白蓮山人 | 2023-09-18 20:22:03 | 巴幣 0 | 人氣 32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貝琳宮之外,地者強勢壓境,貝琳宮塔矢名人三人情況傾危,樓斬月:「喝」房虹:「呀」兩人同時攻上,卻被地者護身氣罩擋下,地者:「喝,斬天地」揚掌一擊,樓斬月:「啊」房虹:「呃」一眨眼,房虹兩人已受重傷,塔矢行洋見狀挺身入戰局,塔矢行洋:「還我徒兒來,一目天元,喝」隨即攻上,地者:「喝」雙掌對接,兩人皆被震退,地者:「憑你也想阻止我」塔矢行洋:「二目叫吃」再贊一掌,地者:「弒吞魔邪」第二招,貝琳宮山崩地裂,塔矢行洋:「實力不錯」地者:「勇者,再一掌終結你們的性命」突然一道氣勁如銀河倒瀉、呼嘯而來,地者:「喝」地雙掌一翻、雷騰雲奔,正邪衝擊、震天駭地,隨後一口利劍直取地命門,卻見地單掌接住樓斬月之萍劍,塔矢行洋與房虹趁機化光帶離擎海潮,地者:「找死,喝」手一舉將樓斬月提離地面,一掌碎劍並重創其身,樓斬月:「哇」巾幗不讓鬚眉、豪氣何會問天,無悔之劍,如浮萍、更似流水,永遠漂泊,只見地者之黑羽包住樓斬屍身吸取魂魄,地者:「擎海潮,想不到你還有餘力,喝」便化光離去。

高峰之上,咒世主、天者有心而發,四人掌力逐漸向劍之初方向移動,劍之初:「喝」四大高手何等巨力,瞬間,山峰上氣流爆走、山巒崩塌,而劍之初神色不變、劍指加力,雖緩住來勢,但仍受壓逼,咒世主心想:「此力一落,劍之初,你仍有生命嗎」天心想:「高明的劍者,此關你能闖過嗎」周圍,慕容情、千葉傳奇與一丈佛各自觀看戰局,場上,然而慈光之塔的驚嘆,卻將目光移往了另處的山峰,燁世兵權心想:「嗯,臨危不亂,他料吾不會坐視,喝」燁世兵權掌力一推,氣團突受巨力,三方合力竟逼向劍之初,然而,合招之力竟落在劍之初後方,當世四大高手極端落招,山河皆推、四方崩落,乾坤失色、蒼穹蒙塵,劍之初:「多謝」目的已成,劍之初飄然而去,周圍的慕容情見狀亦離去,天者:「嗯,燁世兵權」咒世主:「你壞吾大事」燁世兵權:「從頭到尾,這就是二對二的戰鬥,不是嗎,哈」便化光離去,千葉與一丈佛亦化光跟上,天者:「哈」也化光消失,咒世主:「戰局,尚未結束」

火宅佛獄、貪邪扶木,太息公來到卻見黑君已在,太息公:「黑君,你為何來到此地,又為何攻擊扶木呢」黑君:「身為三公副體,來到扶木深處,算不上大罪吧」太息公:「你當然可以進入,但為何要攻擊扶木」黑君:「這」太息公:「扶木一向由吾掌控,單是你攻擊扶木的舉動,吾便可當場將你格殺,吾希望你會有一個很好很好的解釋」黑君:「事到如今,吾也不能再隱瞞了,吾要取扶木根源的樹液,作為練功之用」太息公:「練功,看不出黑君還是好勝進取之人,是什麼絕代武學需要此物,又需要你這般鬼鬼祟祟」黑君:「呵,是信任別人好、還是信任自己實在,如果妳有一個企圖超越的目標,而這個目標擁有隨時消滅妳的能耐,你能不低調嗎」太息公:「你的目標是凱旋侯」黑君:「從來,火宅佛獄的副體便是正體的附屬品,最大的作用便是監視正體的行動,但吾講過了,副體未必永遠甘為副體,三公的席次也可以交替,如果吾能以副體之姿坐上三位置,將開佛獄前所未有之奇」太息公:「以副體之姿登上三公,確實是一奇,王雖是本副一體,但掌握主導的人終究是本體,不過,攻擊扶木,你已做的太過了」黑君:「扶木如果是吾掌氣能傷,那王也不用為九韶遺譜如此費神,要坐上三公的位置,吾現在還不夠實力,所以,吾斗膽開口,公」太息公:「你想要吾幫助你」黑君:「只有公能操控扶木、取得樹液」太息公:「呵,凱旋侯確實是吾眼中的一粒沙,雖然無害、總是刺眼,但吾又怎知你未來不是一根刺,在吾心口舞弄」黑君:「如果公真想放出魔王子,那三角決議是最好的方法,不是嗎」太息公:「嗯」黑枒君:「只要願意助吾、只要剷除凱旋侯之後,吾即刻在三角會議上助妳決議,放出魔王子」太公:「好遙遠的承諾、好毫無根據的說詞,玷芳姬已死,如果被吾一心扶植的人推落懸崖,那簡直死的愚蠢了」便輕挑黑君之下顎,黑枒君:「哈,就算不幫助吾,公的位置也搖搖欲墜了」太息公:「你說什麼」黑枒君:「天刀眾人闖入佛獄、守護者重創漠刀、凱旋侯擊殺太君治,守在最後關口的妳卻放走了負傷的天刀,王若論罪,你認為你能安穩嗎」太息公:「嗯,凱旋侯還沒能力取代吾」黑君:「取代你的人未必是凯旋侯,王最親信的人是誰呢」太息公:「你的意思是,守護者」黑枒君:「守護者的未來無可限量、又是王器重的人,難保王不會為了助他升遷,改變了誰的位置」太息公:「嗯」黑枒君:「就算你保住了你的位置,也順利將凱旋踢出三公之外,繼任的人也將是守護者,到時,你想放出魔王子的希望更加渺茫,所以幫助吾,絕對是你達成目標最快的捷徑」太息公:「呵呵呵,將禁忌的名字說的這麼輕易,走一趟苦境,讓你忘卻了當年吃過的苦頭了嗎」黑君:「嗯」太息公:「解開魔王子的枷鎖,不但佛獄,整個四魌界都會因此震盪,什麼三公、什麼三角會議,都會在瞬間崩毀,到時你三公的位置毫無利益與意義,黑君啊,何時你變得如此無知大膽了」黑君:「如果敢賭注,那黑枒君同樣敢」太息公:「呵」便交給黑君一只瓶子,太息公:「這是扶木的樹液,吾倒要看你如何驅逐凱旋侯,坐上新任侯的位置,到時,莫忘了你現在的承諾」便離開,特南克斯心想:「差點露出破綻,觀察太息公之言行,看來對魔王子此人,吾必須嚴密注意、深入瞭解」黑君:「嗯」
集境、破軍府,軍督眾人返回,千葉傳奇:「劍之初,不會聽聞的名字,他就是劍子商請軍督時所提出的,特南克斯安排的伏兵」燁世兵權:「也是來自四魌界,不得不讓人側目的存在」千葉傳奇:「能讓軍督說出這句評語,不容易」弒道侯:「吾倒是疑問這場海天決,耶穌將被佛獄控制,擎海潮性格高傲不群,無論哪一個人身亡,對集境影響都不大,甚至有益無害,集境何需這場渾水,為特南克斯作嫁衣」千葉傳奇:「雖無好處,但與特南克斯之間的盟約仍需要穩固,這是戰略上的考量,至於目前的局勢還在計畫當中」弒道侯:「這兩名都擁有改變局勢的實力,讓苦境留下這兩人,宛如芒刺在背」千葉傳奇:「換一個角度想,這兩人也是彼此牽制,不是嗎,不過,關於劍之初的出現,倒是要讓吾另行評估局勢了,畢竟集境對此人的瞭解還太少了」弒道侯:「關於劍之初的情報,吾相信很快就會有回應了」此時,志滿天返回,志滿天:「志滿天參見軍督、策師與院主」弒道侯:「嗯,你回來了,這段日子你表現的很出色」志滿天:「一切都是依軍督指示,志滿天不敢居功」便拿出情報交給弒道侯,志滿天:「這段日子,我在薄情館收集到資訊情報」弒道侯:「有關於劍之初的事情嗎」志滿天:「有,但資料並不充分,此人與薄情館主慕容情,以及四魌界中的慈光之塔,都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千葉傳奇:「破軍府收集情報的能為確實不同凡響,簡單便能掌握整個苦境的情報」弒道侯:「情報是勝利的關鍵,志滿天,繼續留在薄情館,一有任何情報,即刻傳回」志滿天:「是」便離開,千葉傳奇:「軍督的想法」燁世兵權:「劍之初,絕對是未來的焦點之一,也是戰局的關鍵,戢武王、劍之初,特南克斯的底牌只有這樣嗎,這張困龍之網、擒龍之局,你要如何擺佈,特南克斯,吾期待你的表現」

藏月湖,泣血而奔,飛月謹守主人遺命,急馳藏月湖,無奈黃泉竟如月湖近,哀鳴一響、死而無尤,飛月驄:「嘶」便吐血倒地,塔矢行洋躍身接住落下的擎海潮,房虹:「飛月驄,嗚」塔矢行洋:「唉,盡忠職守,真是一匹義馬」房虹:「月妹為咱們斷後,但面對是死國地者,恐怕」塔矢行洋:「也許就是知曉主人不測,飛月才會拼死完成故主遺願,,主僕同命、人間悲劇」房虹:「飛馳,吾會將你與主人遺體一同厚葬」塔矢行洋:「嗯,這是咱們應該回報她們的」房虹:「吾不明白,為何見琳宮世人罕知,卻會被死國大軍知曉,這究竟是何缘故」塔矢行洋:「咱們前腳才到,死國地便馬上追上,這未免太巧合,更奇怪是,明明是佛獄大軍的追殺,怎會變成是死國,這我愈想愈想不通」房虹:「難道略城之中有細作,走漏了風聲」千鍾少:「那會是誰通風報信」房虹:「此事務必查明清楚,否則難慰月妹與貝琳宮請多亡魂」塔矢行洋:「沒錯,但當務之急,還是先醫治擎海潮吧」房虹:「他之前已服下仙螢草,吾再灌入真氣,喝」便替擎海潮運功療傷,擎海潮:「啊」塔矢行洋:「老北,你醒了」擎海潮:「老棋,啊」房虹:「看來仙螢草並無法回復原來的功體,只能祛除你體內部份沉瘀,你的傷勢太嚴重了」擎海潮:「無妨,擎海潮還是感謝宮主恩情,那飛馳」塔矢行洋:「唉」擎海潮:「這樁恩情,擎海潮永銘在心,誓死為她們雪根」塔矢行洋:「我看治傷之事,還是要惜夫人設法才好」房虹:「小心走漏行蹤」塔矢行洋:「我知道,北海鯨,你在這裡休養,我跑一趟略城,走」便衝離。

碎雲天河,狂龍怒吼、天傾瀉,壯觀奇景之下,是一處隱密避世的方外之境,此時,慕容情與劍之初來到,慕容情:「我就知道你會來此地,飛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銀河落九天,碎雲天河的景色,百看不厭」劍之初:「站在此地,更能感受自身的渺小」慕容情:「渺小,哈哈哈,一掌鎮雙雄、技驚四座,不僅令軍督驚嘆,天與咒世主也須敬畏三分,堂堂劍之初,哪裡渺小」劍之初:「這是違心之論」慕容情:「哪裡,我只是代替特南克斯發言」劍之初:「看得出,你仍然介意」慕容情:「攔不住你,是吾無能,但慕容情的氣度,也非你所想這麼狹隘」劍之初:「我保證,只有這一次」慕容情:「保證這兩字一旦說出口,往往最沒保證」劍之初:「你不信我」慕容情:「我信你,但我更信這個世上的真理與現實」劍之初:「你還是沒變,總是這麼悲觀」慕容情:「好,那我問你,慈光之塔派人找你麻烦,如何處理呢」劍之初:「沒必要的爭端,能避、就避吧」慕容情:「一味吞忍,於事無補,不如迎面直擊,依你本事足以令他們絕望」劍之初:「你極端了」慕容精:「既無交易的空間,又何須握手言談」劍之初:「既無衝突的必要,又何須挑起紛爭」慕容情:「你,劍之初,到現在你還不打算讓吾知道,特南克斯到底跟你說了什麼」劍之初:「這」慕容情:「難以啟齒,罷了」劍之初:「特南克斯」語未出被慕容情所阻,慕容情:「片刻的遲疑,代表你我之間的信任已現裂痕」劍之初:「你明知我不是這個意思」慕容情:「你來此必有要事,不用為了我在這種小事上面多費唇舌、浪費時間,請便,吾不打擾你」劍之初:「唉」便取出一個布包,慕容情心想:「嗯,那不是他母親的遺物嗎,怎有兩個」劍之初望著布包裡的一對手鐲,便想起先前與白蓮在房內之景,特南克斯:「這個手鐲是他留給你的遺物,還有這本生之卷,雖是有贈予素某,但我認為應該將它還你」便將生之卷交給劍之初,特南克斯:「還有一句話」結束回憶,劍之初:「水遠山高、此情不老,他對你說的話,你聽見了嗎」便將手鐲包起,劍之初:「從今以後,沒有人能再使你們分開,喝」只見劍之初運氣指、隨手揮灑,碎雲天河頓時一分為二,隨即,劍之初快速進出,將手鐲送入瀑布之內,慕容情:「這是什麼意思」劍之初:「讓先人安息,回去吧,我請你喝一杯」慕容精:「一杯酒,賠罪還嫌不夠」劍之初:「就陪你喝到高興」慕容情:「記得繳酒錢」劍之初:「哈」

火宅佛獄、殿上,咒世主與凱旋侯、迦陵返回,太息公:「參見王」黑君:「參見王」回到佛獄的咒世主靜坐大殿之上、一語不發,現場氣氛沉重,咒世主:「劍之初」語一出,四周震動,咒世主:「此役是吾的失策,沒預料到劍之初會插手此事,,為何你應付不了重傷的海潮,,為何妳無法殺了碧眼銀戎」聞言,兩人皆低頭不語,咒世主:「吾的失敗同樣貴無旁貸,這段日子屢屢的意外,讓佛獄的攻勢不斷受挫,三公是佛獄的最高領導者,代表爲火宅佛獄的最高利益,而永遠戰無不勝,諸位,你們自己對得起這樣的稱號嗎」凱旋侯:「凱旋侯失職,請王降罪」太息公:「請王息怒」咒世主:「怒,吾不怒、怒無益,佛獄是貧瘠的地方,四魌樹的能量在詩意天城而降,流經慈光之塔、再經過殺戮碎島,火宅佛獄永遠只有殘餘的微末,在險惡的環境下生存,為了資源,四魌界發生了多次的大戰,婆羅塹的邊界上傷亡了千萬冤魂,直至雅狄王的强力介入、平靜了將近百年,原本以為除去了雅狄王,佛便能取下殺戮碎島,但是殺戮碎島降臨的希望讓邊境戰敗,吾、不得不維持這恐怖而微妙的和平,苦境是侯你與兩位副體孤軍深入才打開了通道,這是我們最好的機會,奪得太陽、奪得資源,反攻四魌界最好的機會」凱旋侯:「王為佛獄用心良苦」咒世主:「過去的失敗,吾一概不再追究,現在,在最後的關頭,吾要迎取勝利,請位,你們做的到嗎」凱旋侯:「凱旋侯當全力以赴」太息公:「太息絕不怠慢」咒世主:「自入苦境以來,佛獄擬定了五大方針,一、連結外援二、驅使扶木,三、兵甲武經,四、魔化救天,五、轉移基地,一直以來我們都向這個方向前進,雖然經過修正,兵甲武經這個方針幾無進展,但其他四項都已經到達相應的結果,尤其是第五項,今後,我們無須借道血閣沉淵,也能抵達苦境」凱旋侯:「死國非是善盟、早晚必將背叛,不過救天魔化在即,佛獄得此勇將,就能操控局勢」太息公:「但是劍之初的出現,將影響對苦境的用兵情況」咒世主:「吾會親自走一趟薄情館」太息公:「王要會見劍之初」咒世主:「能親手封印火宅佛獄的異數,就同樣能對付慈光之塔的驚嘆,與殺戮碎島的希望,你們可以退下了」眾人便退下,卻見黑君若有所思,特南克斯心想:「嗯」

寒光一舍,特南克斯眾人討論著,拔刀洗慧:「耶穌不知情況如何」此時,盧卡匆匆來到,盧卡:「特南克斯啊」特南克斯:「嗯,是你」盧卡:「特南克斯啊,事情關於耶穌跟霓羽族,如此「如此,這般這般」便說明原由,特南克斯:「我馬上前往霓羽族」拔刀洗慧:「我們與你同行」「特南克斯:「嗯」三人便化光離去,布馬:「盧卡,你要喝茶嗎」盧卡:「我要喝汽水啦,聽說現在便利超商裡面都有打折優惠」布馬:「這個年代哪有這種飲料」盧卡:「那我要去跟我的同伴會合了,掰掰」亦化光離去,布馬:「啊,又是剩我一個」

樹林之內,遭遇失敗的嘯日猋再度梧辣、突破自我,雙手併用兵甲武經,嘯日猋:「喝」雙目發出紅光、氣勁震動四周,突然,嘯日猋停下動作,遙遠天際銀河,嘯日猋:「是這樣嗎,紫芒星痕死了,碧眼銀戎,你回到故鄉了嗎,哈哈哈」嘯日猋·:「他們都離開了,御天五龍最後只放你一人在苦境」嘯日猋:「無妨,我不在乎,不在乎,呵呵呵,我不在乎、我不在乎,哈哈哈、哈哈哈」笑聲中卻流下淚水。

死國、殿上,地者返回,天者:「如何」地者:「雖有赤子心傳來內部消息,但貪狼前往追殺,仍被擎海潮逃走」天者:「嗯」地者:「數條不畏死的生命創造機會,此乃人類獨有的情義」天者:「想不到海天一決,兩人雖重傷瀕死、但各有救援,夜神眾人也走了耶穌,可是無妨,短時間之內,這兩人難以構成威脅」地者:「此回在天地合,天親自一會咒世主、虓眼軍督以及劍之初,有何想法」天者:「三人皆是難得一見的强者」地者:「哈,那天者作何打算」天者:「順勢而為,若有一方真主動開戰,吾亦欣然接受,我已暗中將九韶遺譜交給咒世主」地者:「那就靜等火宅佛獄的下一步」此時,冷爵來報,黑闇冷爵:「天者,惜夫人求見」天者:「帶進」隨後,惜夫人來到,惜夫人:「天者」天者:「夫人因何怒氣沖沖」惜夫人:「你心裡有數」天者:「吾不解其意」惜夫人:「為何嬰兒善良的心姓全變,而且還對自己敬愛的長輩下殺手」天者:「嗯」惜夫人:「嬰兒雖然外貌與記憶相同,但殘暴的手段卻是判若兩人」天者:「怨厲之氣來自於生前未解的怨念」惜夫人:「你是指嘯日猋」天者:「沒錯,赤子心生前必是含恨而死,所以怨氣纏身,即使復活之後,這口氣依舊影響著赤子心的心性」惜夫人:「所以,只要殺了嘯日猋,一切就能結束」天者:「然也」惜夫人:「奉勸你不可欺騙我,否則我會讓你付出加倍的代價,另外,你竟然派地者毀滅見琳宮,殺死我的姐妹樓斬月,你要如何向我交代」天者:「惜夫人,你與吾只是條件交換,死國並非略城同盟」惜夫人:「哼,如果你再針對吾兄擎海潮,吾誓不甘休」便離開,地者:「天者,你為何要包容她」天者:「哈,因為我想讓她經驗人間至痛的悲劇」

薄情館、廳上,薄情館重新開張,撒手慈悲:「掌櫃,薄情館重新開業,生意好像變差了」富長貴:「花魁走了,又是三天一打、五天一戰,不然就是大木頭擋在路中央,或者穿黑衣的黑道、衣服穿沒半件的大姐頭來亂,你說,生意怎會好呢」撒手慈悲:「掌櫃的怨念很大」當長貴:「怎有可能沒怨念,接下來又是誰要來亂,我連想都不敢想」鸝大娘:「狠角色、狠角色,狠角色的來了」突然,一陣不安的沉鬱襲來,壓得眾人心口一緊,不得不望向門外,咒世主:「吾、咒世主,吾代表火宅佛獄」撒手慈悲:「火宅佛獄之主,真正狠角色」咒世主:「呵」富長貴:「客倌要喝酒還是」此時,內中傳來館主聲音,慕容情之聲:「如此貴客、怎好怠慢,讓吾親自招呼吧」館主便走出,富長貴:「啊,主人」慕容情:「退下吧」富長貴:「是」便離開,慕容情:「請」咒世主:「請」

暗夜樹林,失路英雄找上嘯日猋,嘯日猋:「哼哼哼,你是來尋仇嗎」只聞劍鈴響動,嘯日猋:「嗯」失路英雄:「世間正義染上了污點,而我,必須抹去你這個污點,今夜衡劍,將賜你昇華」

雲渡山遺址,雲渡山之上,阿修羅毫無動靜,而在此時,尙風悦眾人化光來到,極道先生:「少獨知音、返歸尙白雪,人皆笑風狂、誰奏神人悦」銀月貪狼:「又是你,真真糾纏不清」狼爪便上手,極道先生:「為了阿修羅,吾絕不放棄」銀月貪狼:「哈,我等你們很久了,此時,香獨秀亦來到,香獨秀:「真累」便擦拭汗水,隨後,地者與雙尊降臨,夜神:「地者」地者:「死國叛逆,今日一併清算」香獨秀:「嗯」地者:「阿修羅,殺」阿修羅:「赫」雙手揚動、殺招欲出,極道先生:「阿修羅,這是吾與你最後的賭注」阿修羅:「哈哈哈」香獨秀心想:「吾只有一次的機會」羽衣刃上手。

極端極端極端,極道先生全力施為,香獨秀手握羽衣刃,夜神、天狼星聯手,眾人一心能可順利解放阿修羅嗎?薄情館之外,咒世主親自前來,慕容情、劍之初兩人要如何應對?失路英雄對決嘯日猋,至根至仇、最極端的戰鬥,生死又是如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