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三十六章:雙面殺機

白蓮山人 | 2023-09-18 20:24:40 | 巴幣 0 | 人氣 31

完結兵甲記
資料夾簡介
廢天地、滅生靈、神裂歇、寧清 兵甲武經現,神州烽煙起,四魌封武冠,莫問誰為敵?

雲渡山遺址,妖爐橫行、魔氣震天,天欲馴服萬妖爐,地者:「天者」天者:「不可靠近」萬妖爐:「吼」開天闢地、強悍邪威,擋者必毀,此時唯有一人可擋,冥王·啻非天,天者再轉冥王之態,冥王:「萬妖爐,無禮」手一舉,氣勁震退萬妖爐,萬妖爐:「吼」越天之能,瞬間壓迫妖爐周身,冥王:「赤血神印·十二天罰」赤紅背翼張開,見狀,萬妖爐:「吼」便衝向啻非天,冥王:「滅」一掌擊落、妖爐撞地,萬妖爐:「哇」驚世巨爆,冥王神威、妖爐稱臣,冥王:「對吾屈膝,是最適合你的姿態」萬妖爐:「赫」冥王:「從今以後,十方境界、唯吾獨尊,哈哈哈」地者:「冥王神威,千秋萬世」亦跪下,冥王:「死國未來、盡在吾手,哈哈哈」便收起閻帝。

九天之頂之下,大雨傾盆而落,嘯日猋見到眼前玉便上前一把,卻不料被一刀穿身,嘯日猋:「呃」突如其來的一刀,,在胸口、更在心口,玉傾歡:「我要為義兄報仇」嘯日猋:「義兄、只是義兄」便緊抱玉,玉傾歡:「啊,你」嘯日猋:「就這樣、也好,夠了、夠了」嘴角滲下鮮血,嘯日猋:「哈哈哈」淒涼的笑聲盡訴一生的悲哀,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為何、為何會變成如今這樣,為何、又為何,明明手刃仇人卻毫無一絲快慰,內心的失落究竟是為什麼,玉傾便流下眼淚,玉傾歎:「哭了,為什麼我會哭」卻見嘯日猋雙手放開、倒落塵埃,釋放了心中的兇獸、傾洩了壓抑的愤怒,長久的折磨終於在這一刻,解脫,玉傾歡:「啊,我是怎樣了,,啊」便衝離,此時,兩名蒙面人來到,蒙面人一:「嘯日猋」蒙面人二:「濫殺無辜的罪,今天終於伏誅,奉天君之名,將他的人頭砍下帶回」蒙面人一:「嗯,將他的人頭切下」就在兩人欲動手之際,一陣聲音傳來,醜之聲:「人死為大,何苦糟蹋屍體呢」蒙面人一:「什麼人」只見醜慢步而來,:「廢一足、知世路難行,藐一目、看清濁昏明,殘一臂、曉手下留情,毀半面、喜雨過天清」蒙面人一:「哪來的殘廢者,我們體裇你老殘在身,此人罪大惡極、死有餘辜,該當受刑,勸你莫管閒事,趕快退開才是啊」醜:「人之惡非因一身而起,環境造就了悲劇,也造就了惡人,他不過是一個可憐人,留他一個全屍,不傷天理」蒙面人一:「夠了,我們不想聽你的歪理,閃一邊去」蒙面人二:「囉唆什麼,動手便是啊,喝」欲動手,:「唉」神秘老者手杖一點、水花飛濺,刀鋒竟爾折斷,蒙面人二:「這、這是發生什麼事情,好端端,我的刀怎會斷去」蒙面人一:「醜老頭,是不是你在搞鬼搞怪」醜:「我站在這裡並無動作,怎說是我所為呢,看來是天意不想讓你傷害他的屍身,所以才有此神蹟」蒙面人一:「荒唐,喝」亦欲動手,:「呼」口一吐,刀身卻彎曲變形,蒙面人一:「啊,我、我的刀,我的刀怎會變成這樣」醜:「神蹟,果然是神蹟啊」蒙面人一:「難道真是天君指示,不准我們傷害屍體」蒙面人二:「天君既有指示,我們不可違背,趕緊離開吧」蒙面人一:「嗯,人已伏誅,離開吧」兩人便離開,:「可憐的孩子,你的一生如此坎坷,醜劍客一一看在眼裡,為你悲泣、更為你傷心,讓我替你找一個最後的歸宿吧」便抱起嘯日猋走離,:「廢一足、知世路難行,藐一目、看清濁昏明,殘一臂、曉手下留情,毀半面、喜雨過天清」

薄情館、廳上,慕容情四人會談,慕容情:「貴客皆至,三位,請上座」聞言,白蓮三人便落座,特南克斯:「今日一會,劉某三分榮幸、三分感嘆,更有三分遲疑,榮幸者、能與咒世主和平會晤,感嘆者、兩造立場極端,遲疑者、此會可是魔鬼的禮物」咒世主:「嘴上的試探,不如實質的利益來的誠意,吾的條件簡單,漠沙林以東全歸佛獄所有」特南克斯:「一開口就要苦境割地,戰勢還未到明顯的地步呢」咒世主:「當戰勢明顯,不是佛獄退兵、就是你屈服稱臣,談、也沒必要了」特南克斯:「苦境與佛獄不同,現在並無一個固定的領導者,劉某無法隨意允諾」咒世主:「那便是沒結果了」劍之初:「獄主」咒世主:「嗯」劍之初:「這場會談需要雙方的誠意」咒世主:「嗯,那你能給吾怎樣的條件」特南克斯:「漠沙林歸佛獄所有、作為基地,不得傷害往來的苦境居民」咒世主:「漠沙林以東與漠沙林,是誰的誠意不足」特南克斯:「對侵略者讓步,那只會造成更大的侵略」咒世主:「哈哈哈,吾要漠沙林周圍百里之地,苦境擅入者,殺」特南克斯:「這」咒世主:「漠沙林周圍百里已無人跡,這個條件讓步足夠」特南克斯:「就算有,也早就被佛獄所殺了是嗎」咒世主:「你要討回公道,還是談判」特南克斯:「漠沙林周圍百里可以,條件是,不可傷害無意進入的苦境人民」咒世主:「吾可以節制佛獄子民,但是,如果有人傷害了佛獄子民,那吾的報復就可觀了」特南克斯:「獄主答應了」咒世主:「希望貴境能可遵守約束」特南克斯:「這句話該是劉某來說才是,劍之初先生」劍之初:「吾為公證、此約已成,若有背的,我不希望任何一方背約」特南克斯:「那就擊掌為誓」咒世主:「約定的重點在雙方的誠意,這一掌毫無實質意義,再會了,劍之初,再會了,特南克斯」便起身離開,特南克斯:「劍之初,多謝你的斡旋」劍之初:「是我欠你的人情,無須說謝」慕容情:「這個盟約背後,只怕不是如此簡單」特南克斯:「劉某心中有數,多謝,請」亦離開,劍之初:「如果一切就如此平靜,那更好了」慕容情:「你明知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劍之初:「唉」

暗夜荒野,連番變故,失路英雄不敢置信眼前所見,曾經是知心好友,如今卻成奪命之人,失路英雄:「啊」赤子心:「放棄吧,你終究要死在我的手上,失路英雄:「為什麼」赤子心:「這一切皆是天者偉大的支配,死來吧,喝」就在千鈞一髮之際,只聞鏗然一響,雀刃擋下赤子心之劍,赤子心:「嗯」孔雀:「他是我的,輪不到你動手」赤子心:「找死」孔雀:「喝」擋開赤子心同時,虛晃一招便化光帶走失路英雄,赤子心:「可惡,礙事的人究竟是誰,嗯」便看向四周,而在大石後,小鬼頭雙手摀住嘴巴顫抖,赤子心見四周無人便離開現場。

斷弦脈之內,極道先生三人再度遭逢死國三尊,銀月貪狼:「喝,殺」現出狼爪便殺上,九妖翼姬:「呀」黑闇冷爵:「赫」極道先生:「呀」面對強敵,魔界能尊再引奇法,笨帝:「天刑魔法」盧卡:「呀」魔法射中死國三尊,頓時無法動彈,銀月貪狼:「這,妖咒」極道先生:「呀」邪能被制、機不可失,極道先生逼上殺招,周身乍現金色聖印,三尊見狀、殺招齊動,九妖翼姬:「九邪殺」黑闇冷爵:「摧心裂痕」銀月貪狼:「嗜血斬」極道先生:「封魔訣·破邪諦」十字聖痕、焚天之招,妖魔蕩然,九妖翼姬:「哇」黑閶冷爵:「啊」兩人被震飛,銀月貪狼見狀閃身避過,銀月貪狼:「可惡」欲再攻上,笨帝:「隕星魔法」盧卡:「落」將笨帝丟上空中,頓時隕星直降襲向銀月貪狼,銀月貪狼連忙揮爪一擋,極道先生:「封魔第二訣,焚火極」焚火一出、貪狼退避,銀月貪狼:「哈,我記住你們了」三人便化光退離,盧卡:「好啊,我們三人真是配合無間」笨帝:「想不到極道先生這麼厲害,真是黑瓶子裝豆腐,看不出來」極道先生:「裝豆腐怎麼看不出來」笨帝:「那不然裝什麼才看不出來」盧卡:「裝醬油啦,笨蛋」笨帝:「醬油跟豆腐有什麼不一樣」極道先生:「沒什麼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在於我很想將剛才的封魔訣,用在你們的身上」盧卡:「不要,不要啦,老大啊,我們知道不對了,別再打了啦」笨帝:「噗,失傳已久的封魔訣,你究竟是什麼身份啊」極道先生:「這只是隨口亂唸,快找冥月石」笨帝:「我看看」盧卡:「直接用魔法啦」笨帝:「好啦、好啦,共靈魔法,喝」盧卡:「呀」魔法再施,照顧了在地上的冥月石,極道先生:「出現了」便取起冥月石,極道先生:「這就是冥月石」笨帝:「嗯」盧卡:「我們快離開,否則等一下換地者出現,那就完了」極道先生:「說的也是,快跑」便化光離開,盧卡:「哇,他怎麼丟下我們兩個,自己跑掉了」笨帝:「真正是無情無義,跑喔」亦化光消失,盧卡:「等我啦,你也一樣無情無義啊」也化光離開。

死國、殿上,天與地談論著,天者:「馴服妖爐之後,吾已無所畏懼」地者:「世上再無人可阻天者之行,最終之戰、即將來臨」天者:「自創世以來,是何人主動開啟戰爭,此乃生命的本性,生存最終的手段皆在掠奪與與戰爭之上」地者:「天者放眼的死國未來豈止眼前數年,死國資源早已殆盡、寸草不生,阿修羅嚮往和平,最終才是帶來死國生命真正的滅亡」天者:「世上沒有任何國度願意無條件提供資源給無法生產的死國,如果不願掠奪,死國能發揮的價值只是提供他國強悍的戰力,最後,又是他人玩弄之下的犧牲品」地者:「生命皆有驕傲的本性,你本想以六魔女負責開創元素,但當她們發覺自己可以掌控資源,卻以死國領導者自居,局面失衡而採取極端,一個失了管理制度的國度,所剩下的只是更殘酷的殺戮、更多無辜的犧牲」天者:「沒錯,貔族、蚘族、魖族,三族皆如野獸一般的瘋狂,如果不淘汰進化,要如何擁有如同人類一般的智慧,若無智慧,又豈能創造生命的希望地者:「唯有神子力量加持的萬妖爐,可以融合人類的智慧,加上死國生命原有的戰鬥力,創造最優越的種族再造死國,讓過往犧牲的戰士脫胎換骨重生」天者:「吾讓神子沉眠體內,也是為此大業,只可惜,阿修羅不願意犧牲苦境的生命,死國永無再造的機會」此時,三尊負傷返回,黑閻冷爵:「參見天者」天者:「嗯,又失敗」黑闇冷爵:「這,那是因為」天者:「無能的生命」手一舉,黑閻冷爵:「啊」只見天初現怒眉,白色神羽罩身而上,黑閣冷爵臨空散骨,黑閣冷爵:「哇」九妖翼姬:「啊」天者:「吾不能容許下次的失敗,明白嗎」九妖翼姬:「是」天者:「地者,這次由你親自出手,終結阿修羅眾人」地者:「是」天者:「貪狼、九妖,你們兩人隨地者前往」銀月貪狼:「是」三人便化光離開,天者:「阿修羅,你我註定背道而馳」

火宅佛獄、殿上,咒世主返回,咒世主:「和平的條約,漠沙林方圓百里已經是佛獄領地」太息公:「百里,彈丸之地而已」凱旋侯:「這只是緩兵之策,再來才是重點,,戢武王派人傳來消息,大軍待備還需要一點時間」太息公:「看來王女與命女果真發揮了相當的功效,天刀送去的雅狄王遺書效果有限」黑君:「楓岫所犯的大錯,是偏造了文字,卻無偽造紙質」凱旋侯:「說到此處,吾也懷疑,為何楓岫會犯下如此大錯」黑君:「照吾估計,非是他沒想到,而是他沒辦法,當時他人在苦境,四界所產之紙,他只能僞造、卻無法取得材料,百般無計只好行此下策,賭上一睹」太息公:「他這賭上一賭,卻成了最大的破綻」咒世主:「在碎島援兵抵達之前,還有一個人必須除掉,阿多霓」凱旋侯:「進攻薄情館本在估計當中,但是,劍之初」咒世主:「劍之初由吾牽制,凱旋侯、黑君,你們掩後路」凱旋侯:「嗯,吾等會觀察局勢、隨時支援」咒世主:「眾人退下吧」守護者眾人便離開。

火宅佛獄、邪思台,黑君再度來到,黑君:「小狐」小狐:「啊,是黑君,不知找屬下何事」黑君:「你想為佛獄立功嗎」小狐:「立功,這書間內藏書千萬,每一本我都整理得像新的,這種功勞,佛誰人跟吾比呢」黑君:「耶,佛獄之人不喜讀書、長蹲書館,辛苦少人知啊,我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來」便取出一瓶藥,黑君:「這罐藥是我專門來要對付特南克斯,但五天内必定要送到特南克斯的手上,你長居書館諒必見識也多,請為我想個方法,讓我能將此藥合情合理的送到特南克斯之手,若能順利讓特南克斯毒發身亡,我會在王的面前替你美言幾句」小狐心想:「嗯,我若只是出計,到時候讓黑君獨吞功勞,我豈不是做白工,不行哩」小狐:「我在中原的人面廣,憑我與楓岫主人的交情,我想特南克斯必定不懷疑我,此藥讓我親自送去給特南克斯好了」黑君:「但」黑君心想:「嗯,若讓他送去,我這樁功就不能獨吞了,這」小狐心想:「哈,我竟然聽得到黑君的心聲,我就知道黑君想獨吞功勞,不行,我一定要親自送藥」小狐:「黑君,中原你不夠熟容易出差錯,而且你在佛獄事情這麼多怎麼走得開,我天生聰明又伶俐,這罐藥交我準沒錯」便取過藥瓶,黑君:「這」小狐:「好了,這件事交我就對囉」便離開,黑君:「哈,,吾這方面亦要想辦法拖延咒世主出兵的時機」

高峰之上,撒手慈悲找上一羽赐命,一羽賜命:「你找吾何事」撒手慈悲:「我已經為你下了戰帖,今夜碎零天河,劍之初候戰」一羽賜命:「哦,劍之初願意與吾一戰」撒手慈悲:「是啊,你是不能留情,是否能改寫慈光之塔的驚嘆,就看這一次了」

九變歸元台,人煙罕至、深山秘境,隱藏一處仙異之所·九變歸元台,日月精華匯聚之地,靈氣九變、陰陽歸元,此時救天五人來到,婆長老:「阿多霓所說,應是此處」此時,香獨秀三人亦來到,耶穌・魔:「嗯」擎海潮:「耶穌,你為何在此」香獨秀:「兩位,故人重逢雖是人間美事,但千言萬語還是等傷勢痊癒之後,再說吧」聞言,兩人眼神互視一瞪,香獨秀:「你們兩人互相中了對方之招,欲解此傷,唯有你們彼此傳引真氣,配合此地日月精華,讓耶穌醫治擎海潮、擎海潮醫治耶穌」耶穌·:「如此說來,耶穌豈不是欠他一命」擎海潮:「擎海潮寧願一死,也不願恩仇難分」香獨秀:「恩仇本是身外物,好友之間、何必計較」飛鷺:「耶穌,你們兩人不可為了一時意氣,平白斷送生命」香獨秀:「是啊,你們不可枉費跋山涉水的辛勢,而且你們是互相療傷,誰也不欠誰」聞言,兩人不語,香獨秀:「兩位,吾要在你們之間傳導內力,才是不辭危險,吾尙不憂慮、你們又有何權,請上座吧」擎海潮:「哼」兩人便躍上歸元台,香獨秀:「小姑娘,該借你神器一用」飛鷺:「嗯」便將羽衣刃交給香獨秀,香獨秀:「天地同和、陰陽同序,動之九變、化之歸元」亦躍上台坐於兩人中間,便將羽衣刃拋到空中,香獨秀:「此處靈氣變化無端,需以羽衣刃調和驅動,你們以之吐納調息除了暢通經脈,對運轉行功也有極大助益,你們現在身有重傷難以自行運功,就先由吾代爲傳引內力,喝」便運功導引氣勁,香獨秀:「你們的體力已經開始恢復,能漸漸提升內勁,再依循吾之引導,運功將對方體內橫衝之真氣慢慢化消,自身內勁提升一成,就治療對方一成」一旁,飛鷺:「希望一切順利」。

碎雲天河,一羽賜命找上劍之初欲挑戰,一羽賜命:「亮劍吧」劍之初:「為什麼」一羽賜命:「這是我的挑戰」劍之初:「挑戰,勝敗,那有何意義,勝了,不過是勝得虛榮,敗了、不過是敗給自尊,需要靠勝利才能滿足自己的人,太可悲了」一羽賜命:「吾不為勝敗榮辱而戰,而是為了慈光之塔的尊嚴」劍之初:「慈光之塔的尊嚴,盜驪弓的傳人,你的名字」一羽賜命:「師尹親授,一羽賜命」劍之初:「一羽賜命,回去吧,以後你會明白,所謂慈光之塔的尊嚴,並不是什麼值得你去守護的東西」一羽賜命:「嗯,無論你肯或不肯,這一戰勢在難免,一羽賜命的箭不需要任何允諾才能離弦」劍之初:「以盜驪弓的威力,此地景物必受摧殘」一羽賜命:「又如何,劍之初:「吾不想在此動武」一羽命:「地點任你挑選」劍之初:「隨吾來」便带一羽賜命離開,路上,一羽賜命:「走了這麼久,你到底還要走多遠」劍之初:「行路的過程中可以調息備戰,思考接下來的戰鬥方式,靜心是武者第一要,莫燥浮了心緒」一羽賜命:「我不需要你的指點」此時,劍之初停下步,劍之初:「就選在此地吧」一羽賜命:「周圍毫無掩蔽,你選了一個對你最不利的地點」劍之初:「無妨」一羽賜命:「出刻吧」劍之初:「我已棄劍」一羽賜命:「嗯」劍之初:「你不用在意,請」一羽賜命:「狂妄,喝」一羽賜命旋出盜驪弓,剎時氣流震動、風雲旋湧,盜驥弓揚、戰馬嘶響,一羽向天、震破蒼雲。
薄情館、廳上,富長貴招待著客人,撒手慈悲:「最近薄情館的事情真多嘛」富長貴:「唉,做生意平安就好、平安就好了」突然,貪邪扶木貫穿而入,眾客人:「啊、哇、啊」鸝大娘:「救命嘎,呀」便飛走,志滿天與譜君刑見狀急忙閃避,撒手慈悲:「哈,看到鬼啊」便走富長貴,隨後眾人退至館外,只見薄情館被扶木團團圍住,富長貴:「怎會這樣、怎會這樣」譜君刑:「館主還留在裡面未出」撒手慈悲:「他就不用你擔心了,先擔心自己吧」此時,太息公現身,太息公:「哈哈哈,網中鳥、籠中獸,頑抗無用」志滿天:「太太太、太息公,唉呀,不妙啊」太息公:「貪邪扶木,噬」扶木攻勢乍起,卻見薄情館內轟然一道掌氣,擊碎了數條扶木,太息公:「嗯,慕容情」只見慕容精現身,慕容情:「太息公,誰准你壞了薄情館的規矩」太息公:「火宅佛獄的面前,哪來規矩」慕容情:「哦,小小的扶木,吾倒要看火宅佛獄憑什麼有恃無恐」正當慕容精欲鳴仙樂,周圍卻聞怪鬼哭,一聲尖唳,阿多霓竟爾失聲,慕容情:「啊,九韶遺譜,你們怎會知曉這項秘密」而在不遠高處,卻見凱旋侯手持九韶遺譜,凱旋侯:「你的情報果然有效,,此回慕容情必死無疑」這方面、薄情館外,太息公:「哈哈哈,阿多霓,你以為你對扶木還有影響力嗎」撒手慈悲:「五個打你一個,你是哪來的自信」忽然,周圍氣息一滯、沉鬱氣氛籠罩,眾人内心一驚」志滿天:「這這這、這種壓逼感」只見佛獄之主做然步來,咒世主:「吾咒世主,吾代表火宅佛獄」氣勁一震、火焰四散,同時守護者現身,咒世主:「劍之初不在,那、一個也不留」

九變歸元台,擎海潮運升內勁,藉天地靈氣循環,真氣進入耶穌體內,開始化消寒濤之氣,擎海潮:「喝」耶穌心想:「想不到擎海潮竟能傾力相助、毫無保留」耶穌·:「呀」經脈滯礙稍緩,耶穌也提動內向擎海潮輪功,擎海潮心想:「嗯,耶穌雖有入魔之象,卻保有君子胸襟」耶穌、擎海潮交互運功化解對方之傷,逐漸進入最後關頭,不料,眾蒙面殺手來到,千鍾少:「嗯」蒙面殺手一:「喝,該死」見狀,千鍾少四人便上前阻止眾蒙面人,同時、暗處,蒙面之渡年來到,渡年:「擎海潮,你的生命只到今日,喝」一掌擊中擎海潮之背,擎海潮:「呃」便口滲鮮血,忽來變故,擎海潮遭逢暗襲、內勁驟降,三人串連傳引之真氣失衡,耶穌內勁湧至、香獨秀頓感壓力,香獨秀:「呃」亦嘴滲鮮血,香獨秀內息紛亂難以控制羽衣刃,天地靈氣霎時飄散,耶穌、擎海潮體内真氣再度逆衝,耶穌・魔:「呃」一旁飛鷺見狀甚為擔心,飛鷺:「啊」耶穌、擎海潮體內真氣逆衝,香獨秀為制兩股雄巨之力勉力撐持,三人皆是各自承傷,暗處,渡翛年:「哼,再一掌,擎海潮,你無命」

荒野之上,為了避免死國追殺,夜神眾人急急而奔,忽然,黑電閃,地者手持血刀拖地而來,極道先生:「又是地者」同時死國雙尊現身,銀月貪狼:「這次剛好一網打盡」天狼星:「哼」地者:「死國叛孽,你們完了,殺」這時,塔矢名人從天而降。塔矢行洋:「死國,愛徒之仇,今日一並結算」

強強強,地者帶領貪狼與九妖,欲一舉消滅阿修羅眾人,塔矢名人他們將如何反擊?咒世主欲破薄情館,阿多霓天音意外受阻,情況萬分危急?劍之初獨對一羽賜命,慈光之塔的驚嘆究竟有何驚人的實力?耶穌與擎海潮,宿敵之間恩怨又將如何了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