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二章:君臨天下

白蓮山人 | 2023-09-19 18:42:28 | 巴幣 0 | 人氣 43

完結論戰記
資料夾簡介
慈光之塔展驚嘆,殺戮碎島開救贖, 詩意天城立神威,火宅佛獄現異數。救天魔影,苦境再渡殺劫。白蓮再臨,中原開啟生機。梟皇論戰,共掌天地八荒。
最新進度 第十七章:終焉

琉璃仙境,燁世兵權邀約琉璃仙境,六方之雄、極端會面,燁世兵權:「與會者,一方之皇、不世之梟,此會、可稱梟皇論戰」擎海潮:「是論、戰,或者、論戰,當中關竅、天差地遠」燁世兵權:「是論、是戰,端看今天結果」擎海潮:「是先論後戰、先戰後論,或者結果仍是相同」聞言,燁世兵權手按輝煌,特南克斯:「軍督今日邀約究竟想談什麼,何不直述來意,會前的爭端,徒增頰輜」燁世兵權:「今日與會之人都對當今武林有決定性的影響力,吾、只要一個和平的方針,解決未來可能的爭端」魔王子:「你是燁世兵權,集境的軍督」燁世兵權:「嗯」魔王子:「吾的興趣很短,為了縮短會議的時間,吾建議每個人只准講一句謊言,才不會浪費時間」燁世兵權:「呵,要說實話嗎,佛獄、死國、集境、苦境,四分天下,從此和平共處,這是吾之建議,也是結論」特南克斯:「且慢,苦境在四處之中,幅員最廣、佔地最大,這等於是三方分食苦境,而非和平之道」燁世兵權:「所以,你想引起戰爭,是否通過就看其他個人的決議」劍子心想:「如果死國、佛獄、集境代表同意,就算擎海潮與耶穌不同意,那也是三對三形成另類的對抗,燁世兵權,他想在這場會議當中確立戰略版圖」特南克斯:「天下之大、生靈萬千,怎能由六個人來決定天下大勢,劉某絕不贊同」燁世兵權:「你已表態,該聽其他人的意見」特南克斯:「這」耶穌・魔:「特南克斯,讓其他人有發言的機會」特南克斯:「前輩」擎海潮:「呵,這場論戰原與擎海潮無關,吾與會,不過是想瞭解你們又在玩什麼把戲,想分食苦境,吾無意見,但沾染到銀盛雪的人事物,無論是哪一境、哪一界,擎海潮必滅之」燁世兵權:「那就是說,你不反對」擎海潮:「那也未必,端看你們的作為」燁世兵權:「死國的意見」天者:「四強劃境,死國將憑空得到千里之地,對死國的延續助益甚大,但是死國並無心染指這片大地」燁世兵權:「嗯」魔王子:「天者,你今天的額度用完了」天者:「魔王子的意見呢」魔王子:「吾之意見,隨便你們吧,你們的決策不能影響吾,吾之決策也不能影響你們,所謂的會議,不過是一群彼此不能被說服的人在努力呻吟而已,你們可以繼續呻吟,吾喜歡看,看一群人為了自己利益,努力保持風度的醜態」特南克斯:「看來反對者甚眾,軍督,你的提議失敗,四方分地的可能性被否決了」耶穌・魔:「吾贊成」聞言,眾人皆感錯愕,耶穌・魔:「吾不但贊成,吾更要確立一點,四方分地、一人所領」特南克斯:「前輩的意思是」耶穌・魔:「四方分地之後,由吾一人所治,吾、要建立一個真正的和平盛世」

拂櫻齋遺址,蕩天之會、雙邪衝擊,萬妖爐壓境而下,貪邪扶木全力反撲、欲阻死國之行,貪邪扶木:「赫」萬妖爐:「吼」萬妖爐堅不可破,扶木攻勢如浪似海、兇猛魔牙張狂,全數針對立地四足,貪邪扶木:「赫,嘿嘿嘿」拂櫻齋之外,死國雙尊正在觀察,九妖翼姬:「妖被制服了,該如何是好」銀月貪狼:「不用擔心,萬妖爐的力量尙未爆發」拂櫻齋之內,同屬至陰魔能,但貪邪扶木油盡燈枯,妖爐卻是邪力旺盛,瞬間風雲齊嘯、燃放地獄焰火,貪邪扶木:「啊、哇、啊」被焚燒殆盡了,萬妖爐:「吼、吼、吼」萬妖爐罕世狂,吸納千鬼百邪、展現魔威之極,隨後雙尊化光來到,銀月貪狼:「很好,想不到凱旋侯的居所竟然栽植了扶木殘根,可惜,徒勞無功」九妖翼姬:「可以開始進行計畫了」萬妖爐:「吼」銀月貪狼:「萬妖爐,馬上吸收拂櫻齋地脈之氣」萬妖爐:「吼」便開始吸收地脈之氣,銀月貪狼:「如此一來,此地也成為死國所有了」九妖翼姬:「嗯」。

琉璃仙境,六雄論戰之會持續,耶穌・魔:「吾之言,四方分地、一人所領,這才是維持和平的最好方式」燁世兵權:「你要以一人之力,統領四界」耶穌·:「然也,這正是吾此次與會原因,天下大亂、各為其政,統治者不安於室、極思擴張,因此兵禍連結、難以休止,多年來,吾耶穌極力周旋,仍不能平,原因者,各懷鬼胎之陰謀者層出不窮,本以為人心慾望難盡、太平終究無期,直到吾巧遇霓羽族,方知人間尙有樂土,要讓天下以為榜樣,唯有吾親自治理」魔王子:「難得,你認真的毫無一句謊言」耶穌・魔:「嗯,四方分地、是為公平,燁世兵權、天、魔王子,你們能繼續保持你們的霸業,各自為安、互不侵犯,而治理四地的最高宗旨,則由吾耶穌擬定,違背者、共擊之,再扶新主,燁世兵權若是無能、千葉可取而代之,千葉若是無能、弒道侯代之,直到天下太平為止」燁世兵權:「你真有自信自己不是三方眾矢之的」耶穌・魔:「吾亦無妨任何一方的挑戰,不從之人,吾會力滅之」天者:「吾、贊同」燁世兵權:「嗯」天者:「由耶穌統領四界,足可公平信任」魔王子:「天者,你超出額度了」天者:「呵」擎海潮:「吾仍是那句話,銀盛雪的人事物,不能動」特南克斯:「這」劍子仙跡:「此事體大,中原暫時保持觀望的立場」魔王子:「有人想在這裡當場格殺燁世兵權嗎」燁世兵權:「嗯」魔王子:「沒有嗎,明明是眾人想除之後快的對象,卻又想留下敵人的敵人,為了更大的慾望所以掩蓋現在的慾望,這場梟皇論戰並無新意,赤睛」赤睛:「你的興趣消失了」魔王子:「離開吧,替西瓜化妝,都比參加這場會議來的更有意義」赤睛:「你的比喻不倫不類」魔王子:「仔細體會,你會瞭解吾的話是如此貼切真理」兩人便化光離去,燁世兵權:「此場會議,毫無共識」亦化光離去,擎海潮:「那吾也告辭了」也化光離開,天者:「耶穌,你若有需要,死國將是你的盟友」便化光離開,耶穌・魔:「哼」亦化光離去,特南克斯:「前輩,唉」劍子仙跡:「我們是不是讓燁世兵權很沒面子」特南克斯:「他不過想借此次會談瞭解各方的立場,協議失敗早在他預料之中了」劍子仙跡:「還有那名魔王子,,他的態度使人擔憂」特南克斯:「吾終於明白,為何咒世主會封印火宅佛獄的異數,他不但是比咒世主更可怕的強敵,較之我們已經熟悉的天與燁世兵權,此人實在難以捉摸」劍子仙跡:「還有,他的比喻實在太傳神了」特南克斯:「哈」劍子仙跡:「燁世兵權已經展露野心,之後的局勢,只怕困難了」特南克斯:「嗯」。

婆羅塹,佛獄、碎島交界處的婆羅塹,自苦境退回的大軍並未退縮,仍停留在邊境之處,忽然,令島赫赫:「這是」令人窒息的陰影籠罩而來,散發一身黑色氣息,令島赫赫:「這個人是」卻見魔王子與赤睛步來,令島赫赫:「停步,此地是殺戮碎島地界,佛獄中人禁止擅入」魔王子:「禮儀,是上逼使下者更加屈服的心靈枷鎖,因為違背禮儀將招致禍害,所以讓下者對上更加敬畏」令島赫赫:「你在說什麼」魔王子:「你們效忠戢武王,對他的禮儀齊備嗎」什島夷參:「當然」魔王子:「信奉禮儀的人失了體,那就不算冤死了」言畢,腳一震,婆羅塹瞬間氣流爆旋,眾人紛紛向後倒退,什島夷參:「呃」令島赫赫:「啊」眾玄兵:「啊、哇、啊」突然,另一方傳來一股雄力,兩強相交激盪雲海翻騰,巨船開啟,內中一人、俊秀臉容,不掩凜凜王者之威,正是殺戮碎島的希望。戢武王,只見戢武王自舸上化光落地,戢武王:「咒世主竟將你放出,看來火宅佛獄也被逼到極限了」魔王子:「吾該感謝你的背叛,讓吾那不成材的父親,不得不屈求於吾」戢武王:「你是專程為道謝而來嗎」魔王子:「信用,是將自己利益無條件的交給他人掌控,弱者遵守信用,因為他們必須依靠一套名叫道德的規則存活,敢背信的人,是擁有對方不敢報復的自信」戢武王:「雖是謬論,但此時也不能說你講錯,殺戮碎島確實無懼火宅佛獄的報復」魔王子:「吾不需要報復,吾很寬容,不會為了一個亡父斤斤計較,吾現在,只是一個因為找不到小妹而啜泣的兄長,日日夜夜淚沾衣襟,思念著唯一的親人」戢武王:「你的語氣、你的神情,絲毫與你開口說出的話,無法連結」魔王子:「吾只是陳述情感,言語能夠表達的不需要語氣與肢體的輔助,反正也是騙人的」戢武王:「你的小妹正在吾國,身爲王后,你無須擔憂」魔王子:「在一個對女人最不平等的國度,叫吾怎樣不能擔憂呢」戢武王:「那你的意思如何」魔王子:「重聚天倫,人間美事」戢武王:「領兵來取吧」魔王子:「既然這樣,好好照顧吾之小妹啊」兩人便離去,戢武王:「嗯」

拂櫻齋遺址,拂櫻齋之內,萬妖爐吸納地脈靈氣已經超過三對時,萬妖爐:「赫」此時,天者化光來到,銀月貪狼:「參見天者」天者:「免禮」九妖翼姬:「此地尙存邪扶木的餘根,已被妖爐全數吞滅」天者:「你們做的很好,再過片刻,拂櫻齋將成死地」銀月貪狼:「不知天者此行有何收穫」天者:「梟皇論戰、群雄並起,虓眼軍督、耶穌、特南克斯、魔王子,四強皆堅持自我立場」九妖翼姬:「耶穌與特南克斯,這段時間兩人早已漸行漸遠,今日論戰想必精彩非常」天者:「沒錯,吾冷眼旁觀整個過程,方是此回樂趣」銀月貪狼:「但是天者,過往經驗歷歷在目,梵天與特南克斯難道不是假意演戲、故弄玄虛」天者:「非也,在吾眼裡,兩人立場不同已是真實,觀其形象氣色,梵天入魔已深、難以挽回」九妖翼姬:「當初耶穌離開火宅佛獄再出江湖,佛業雙身之戰過後就變成這樣,咒世主的咒術真有如此強大」天者:「強者總有他生存的本領,咒世主遺留在梵天身上的怨念,發揮了莫大的作用」銀月貪狼:「嗯,那此回論戰,可有明確方向」天者:「虓眼軍督之意圖眾人皆知,他要對苦境採取全面侵略,魔王子立場未明,耶穌提倡天下一統、由他領導,特南克斯卻反對死國與佛獄共存人界」銀月貪狼:「那天者如何回應」天者:「死國贊同梵天的主張,更願意歸納他之管轄」九妖翼姬:「天者此棋,著實精妙」天者:「我們的目標只在六大靈脈,一旦妖爐貫通六點、地獄禁錮將開,屆時便無人可阻」銀貪狼:「另有一事稟報,赤子心已死」天者:「吾早已明白」九妖翼姬:「想不到错夫人竟然能對自己的愛子痛下殺手」天者:「這便代表此女胸懷大義、明辨是非」銀月貪狼:「天者未來將如何進行」天者:「赤子心已死,本來佔領的略城已經失去,只好由吾親自前往奪回」九妖翼姬:「那其他的人馬呢」天者:「隨吾而行,日後安頓在略城」銀月貪狼:「遵命」

火宅佛獄、噬魂囚,噬魂囚内、鬼哭迴盪,一條蜷曲的身影臥倒其中,會是佛高枝、今為死牢廢奴,凱旋侯一生縱橫捭闔、機關算盡,但始料未及的結局,竟是反誤性命,凱旋侯:「呵「呵,啊、啊、啊」卻見壁上寫著,楓岫生前留下之語:「好友拂櫻,吾不恨你、吾原諒你」壁上留字,是最殘忍的悲憫、也是最可笑的寬恕,不能言語、怨恨難訴,再多不甘已是力不從心,戰無不勝,終成虛話,凱旋侯:「啊、啊、啊」便勉力搥打著石壁,同時口滲鮮血,凱旋侯:「哈哈哈」嘔出一口鮮血便無力倒地。

火宅佛獄、殿上,魔王子觀看著書信,魔王子:「霓羽族的所在,以及路觀圖」太息公:「佛獄連番受挫就是阿多所害,霓羽族正是阿多霓的故鄉」

殺戮碎島、王府廳上,戢武王返回,讓命女:「王兄,苦境一戰結果如何了」寒煙翠:「參見王」戢武王:「妳之父王已然戰死」聞言,寒煙翠驚愕倒退、傷心流淚,寒煙翠:「啊,吾父,怎會呢」戢武王:「吾亦不相瞞,在臨要之刻吾抽兵而退,坐視妳之父王自取滅亡,妳之父王與父女情份有多深,吾不願了解,吾只要你知曉你入了殺戮碎島,就須以殺戮碎島利益為先,咒世主對吾碎島造成之傷害,吾不加諸在妳身上已是寬恕,未來就好好做妳的殺戮碎島之王后吧」寒煙翠:「火宅佛獄將由誰接掌王位」戢武王:「火宅佛獄之異端·魔王子」聞言,寒煙翠身體不停顫抖,寒煙翠:「啊」讓命女:「翠姐姐」戢武王:「貴為殺戮碎島之后,吾會護妳」便離去。

摩訶塹,摩訶塹、摩訶塹,殺戮碎島北邊界,今日一條爽身影,伴著香風、步步噙笑而來,無衣師尹:「吾能奧援你們的後代,你們能讓吾見到吾所希望的未來嗎」殺戮碎島、慈光之塔兩境交界,今日籠罩一股壓抑氣氛,驀然,戢武王搭乘舸而來,戢武王:「太初之殺、戢武,混沌之、弭兵」便化光降落邊界,無衣師尹:「戢武王,久違了」戢武王:「雙方列兵已久,今日何妨一戰」無衣師尹「哦」戰戰戰,戢武王破題便是討戰,兵戎否、盡在一言,四魌戰火將如何延燒?

集境、太陰司花園,集境太陰司之內,守備依舊森嚴,今日、一道黑影暗中潛入,極道先生:「這樣應該很保險了,不對,要當小偷,臉也應該要遮起來」便拿出黑布蒙面,極道先生:,這樣就萬無一失了」暗處,望夜已察覺其行蹤,仙殿望夜:「嗯」前方,極道先生:「東西在哪裡呢」只見暗處的仙殿望夜凝氣於掌。
琉璃仙境,白蓮與劍子談論著,特南克斯:「此番論談,燁世兵權羽而歸,集境只怕會改變立場」劍子仙跡:「這也是吾憂心之處」特南克斯:「看來如果要讓集境繼續保持中立,必須再謀對策」忽然,弒道侯來到,弒道侯:「此時此刻、無策可對,寰宇不足論、天下任吾之」特南克斯:「是弒道侯院主」隨後,猿行峰與巫盤首率兵而來,同時,千葉與長空步入,千葉傳奇:「不屬天、不屬地,神人唯吾、千葉傳奇」特南克斯:「千葉」千葉傳奇:「雙蓮反目,世人都在期待這一天的來臨,怎能讓他們失望」特南克斯:「這番陣仗,你們來的好快」千葉傳奇:「若不快,怎能打你們一個措手不及」劍子仙跡:「集境真要與苦境為敵」忽聞,燁世兵權之聲:「這不是為敵,這是侵略」話語落,偉岸身影踏入琉璃仙境,燁世兵權:「吾之軍權,輝煌天下」

銀盎盛雪,草亭,塔矢名人正在排棋譜,此時緒方帶著塔矢明子與塔矢亮來到。緒方:「師尊,我將師母與阿亮從大和帶來了」塔矢行洋:「緒方精次,你還敢出現在我面前,呀」便攻上。棋聖怒上眉間,欲殺緒方,緒方如何辯解?

百韜略城、登龍階,萬妖爐赫然降臨,略兵一:「這是什麼」略兵二:「又是萬妖爐」隨後,天率領雙尊化光來到,天者:「夫人,貴客來臨、何不親迎呢」眾略兵見狀便攻上,萬妖爐:「吼」瞬間吞噬了眾略兵,眾略兵:「啊、哇、啊」就在此時,惜夫人化光而出,惜夫人:「天者,你膽敢侵犯略城」天者:「錯了,吾是來接收屬於死國的領土」萬妖爐:「吼」

狂狂狂,萬妖爐狂勢萬丈、肆虐武林六大靈脈,天者所帶動的死國霸業,將有何人可阻?魔王子發兵霓羽族,耶穌能可及時趕回嗎?虓眼軍督發兵琉璃仙境,特南克斯正式對上千葉傳奇,兩人智鬥智,這場苦集較勁究竟誰勝誰敗?極道先生暗闖太陰司,他能順利取回星塵沙嗎?敢武王一會無衣師尹,兩境首座當面對質,又會引爆怎樣的極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