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第十七章:終焉

白蓮山人 | 2023-09-20 17:34:41 | 巴幣 0 | 人氣 52

完結論戰記
資料夾簡介
慈光之塔展驚嘆,殺戮碎島開救贖, 詩意天城立神威,火宅佛獄現異數。救天魔影,苦境再渡殺劫。白蓮再臨,中原開啟生機。梟皇論戰,共掌天地八荒。
最新進度 第十七章:終焉

暗夜荒野,北冽鯨濤威勢獨挑軍督,破軍府眾人瞬間陷危,燁世兵權:「北冽鯨濤,終於咱們又對上了」擎海潮:「不用驚異,你該欣喜,今日將見證你之敗亡,呀」浩元初提,燁世兵權便感三分壓迫,此戰再起勢必凌越早前,燁世兵權:「哼」心知對手雪仇而來,儘管內力已虧,冷冽虓眼不見一絲遜色,擎海潮:「呀」燁世兵權:「喝」兩人近身交掌,擎海潮:「你的功體已非早前,如何與吾對敵」燁世兵權:「軍人的天職,就是戰鬥、不停的戰鬥」此時被擎海潮擊中胸口、嘴滲鮮血,交手數刻,燁世兵權率先出招、力搏反制,燁世兵權:「喝,長馳萬軍破山河」單腳攻上被擎海潮單拳所擋、洩去氣勁,擎海潮:「不同的勁敵回敬不同的絕式,雪掩孤城浪驚篇,呀」高聲一昂,鯨濤新招再現,卻見浩氣照仙袖、霜華逐羽飛,燁世兵權:「喝」交手一擊,軍督只感內元一挫,隨之撲面又是沉雄來勢,擎海潮心想:「你善以化敵內勁,但狂瀾之勢你如何力挽」燁世兵權:「喝」連連化去擎海潮掌力,燁世兵權心想:「擎海潮內力源源而出,吾卸之不盡」燁世兵權:「呃」嘴角再度滲血。擎海潮:「為吾好友償命來,喝」恨火怒與濤,擎海潮力提真元,劈滄海以驚神、集渾元以浪擊,軍督見狀輝煌出鞘、猛力一次,極端交鋒,虓眼軍督·,燁世兵權:「呃、噗」便嘔出傷血,震天一響,眾人聞聲便停戰,千葉傳奇:「軍督」心念急轉,燁世兵權當機立斷,燁世兵權:「退」聲退、集境宣告途窮,刀一揚、開啟關血之路,只見破軍府四周發出光芒,軍督化光欲逃,擎海潮:「殺吾好友、又毀吾雪崖,吾能縱你歸山嗎」便追上。這一方,千葉傳奇:「情勢已頹、拖戰不利,長空」萬古長空:「冰鋒十雨」千葉傳奇:「喝,千聚百合」心領神會,天藐、創世騰空匯招,十方冰雨如百菊千腚,僵持的危勢突現一線生機,眾末世信徒:「啊、哇、啊」另一方,擎海潮擋下軍督眾人並擊出一掌,燁世兵權:「喝」揮刀一擋、再嘔鮮血,便趁機帶眾人往另一路逃離,路上,千葉傳奇:「後方窮追不捨,再這樣下去,喝」便迴身發出一劍、斷去追兵,:「臨機應變,該是策師嶄露急智之刻」千葉傳奇:「嗯,軍督,三刻鐘之後,吾與長空再前往集境會合」燁世兵權:「嗯」與影衝離,千葉傳奇:「喝」萬古長空:「呀」兩人再發劍氣、一阻追兵,隨後從另一路逃離,背後,薦道師與鴉魂率信眾急追,這方面,擎海潮再度追上軍督兩人,擎海潮:「軍督」影:「喝」便挺身攻上,燁世兵權趁機逃離,擎海潮:「不足為患」一掌逼退影,:「喝」便化光逃離,擎海潮:「哼」再追上,這一方,逼命剿殺,戰勢危上加危,為保後續兵力,千葉、長空雙劍橫阻後軍,長空創世一挥殺死一名末世信徒,末世信徒一:「啊」千葉傳奇:「窮追不捨,末世聖傳,你們真是使千葉愤怒,貫陽一劍,喝」劍氣一出,薦道師眾人急退避過,長空再發一劍被鴉魂擋下,雙方人馬且戰且退,終於,集境邊界近在眼前,軍督與影已趕回集境邊界等待,:「是策師與長空」燁世兵權:「嗯」遠方,千葉與長空趕至集境邊界之外,千葉傳奇:「終於到了」忽然一掌襲來被長空揮劍擋下,卻見末世崇首現身,蘭懷印:「明新見聖,前方無罪者之路」這方面、集境邊界,燁世兵權:「嗯,時限已到」突然,破軍府耀芒沖雲,護境奇陣瞬間啟動,此時擎海潮追至,擎海潮:「休走」衝上之時卻被護界陣法逼退數步,擎海潮:「嗯」這一方,千葉傳奇:「可惡,喝」發出一劍被擋下,卻已不見千葉兩人身影,擎海潮:「讓他逃回老巢了,哼」

殺戮碎島、殿上,戢武王:「眾位愛卿,無衣師尹欺我碎島太甚,於是朕宣布即刻盡攻慈光之塔」碎倒大臣:「是啊,士可殺不可辱」眾大臣:「是啊,是啊」戢武王:「很好,大家要拋頭顱、灑熱血,隨朕出征」士氣昂揚的碎導與慈光之塔,最終誰會勝利?


這時,通往集境裂縫逐漸縮小消失,這也宣布著集境不再兵進苦境。

荒野之上,慕容情聽秦假仙之言,收集七顆龍珠,欲讓劍之初恢復。慕容情:「神龍,行行好,然後請幫我實現願望吧」這時雷霆霹靂,龍珠發出光芒,神龍現身。神龍:「請問你有什麼願望嗎」慕容情:「請讓劍之初傷勢復原」神龍:「沒問題」便施法。

銀盎盛雪,草亭,塔矢名人一家準備好行李。擎海潮:「老棋,希望下次能再見到你」塔矢行洋:「我也同樣」明子:「大哥請保重」塔矢亮:「伯父再見」這時擎海潮將雪簫遞給塔矢亮,擎海潮:「小亮,這是伯父給你的禮物」塔矢亮:「哇,真是謝謝伯父」塔矢行洋:「緒方,你好了嗎」緒方:「好了」便將繩子套在腰上,準備拖蘆原之棺木。塔矢行洋:「那再見了,老北」擎海潮:「嗯」塔矢名人一行人便離開中原回大和了。

炎流村,遍地屍體,紅狐立身其中,此時劍之初與慕容情來到,忽然,天際一片陰暗,魔王子乘著赤睛龍形降落,魔王子:「吾、魔王子,吾從不代表什麼」魔王子:「你讓吾久等了,劍之初,還有仇恨的代言人,你、哪個村的村長」赤睛:「萬年春」魔王子:「萬年村長,太不民主了」慕容情:「你能逞口舌之快的時間,也只剩下現在了」魔王子:「記恨的人啊,那遥久以前的往事,你就是念念不忘,那、劍之初,珍惜你最後發言的內容」劍之初:「對你,無話可說」魔王子:「那、來吧,吾賜給你挑戰的機會」劍之初:「請」

炎流村,正與邪世上難並,流村下,即將掀起一場罕世的背德之戰,劍之初:「喝」慕容情:「呀」魔王子:「赫」赤睛:「呀」劍與劍、掌對掌,乾坤震爆、寰宇倒懸,慕容情:「喝」赤睛:「呀」這一方,劍之初:「喝」魔王子:「赫」疾變的身影交錯,除了根基與招式、更鬥默契與配合,雄力所及,流村周圍山石崩,大地已成瘡痍,魔王子:「赫」劍之初:「喝」戰場轉換,劍之初揚手併指,正是慈光之塔驚嘆之招,而背後慕容精贊上雷之力,劍之初:「極心輝劍・劍映千江月,喝」一劍如月映千江、直逼魔王子,魔王子句芒一合、劍染血色,赤睛亦背後贊功,魔王子:「魔火燎原,赫」氣、劍氣交錯,四人各自負傷,劍之初:「呃」慕容情:「啊」魔王子:「呃」赤睛:「啊」隨即,四人再度近身體戰,劍之初:「喝」魔王子:「赫」慕容精:「喝」赤睛:「呀」戰勢越趨激烈,交換的傷勢越是嚴重、魔者越是狂笑,魔王子:「哈哈哈,劍之初,你現在在做什麼,復仇嗎,醜陋啊,赫」便高舉拳掌,劍之初:「我殺你不為什麼,只為阻止天下被你所害,喝」魔王子:「為這荒謬的世間,,,焚世魔炎」劍之初:「日月明萬峰」慕容情:「九陰破陽寒鳳指」赤睛:「黑翼掩空,吼」四招衝突,崩天辟地、裂穿石像,魔王子:「終於,興起吾一秒鐘的歡輪」慕容情:「你的死亡,才會帶給你永遠的輪」魔王子:「你們以為能奪走吾什麼,生命,,這世上哪有永恆、哪有不滅的事物呢」劍之初:「我不想奪走你什麼,但我不想再讓你奪走什麼,來吧,最後一招」便劍指向天,魔王子:「如你所願,赤睛」赤睛:「吼」魔王子:「赫」赤睛化身魔龍,魔王子同時翼張淒豔蛾翼,魔王子:「赫」兩體合一,正是佛獄千古以來最強之招·蛾龍天劫,而劍之初與慕容情亦同時全力運功。

炎流村,劍之初與魔王子之戰持續,蛾乍現、天地翻騰,火光燃燒天際、形成焚天之況,帶來震撼人心深處的恐懼,劍之初:「嗯」劍之初絲毫無懼、劍指併合,一身如劍、凜不可犯,慕容情:「鳳凰揚翼天下震,呀」慕容情化為阿多霓、引吭沖天,劍之初:「一為極之始、禪以一為終,極心禪劍,劍羽飛鴻」一化無窮、無窮無盡,进散的劍氣在石像上留下縱橫交錯的無數刻痕,慕容情:「呀」劍之初:「喝」魔王子:「赫」豁盡全力的一擊,雙方再無餘地,此招過後便是正邪生死判定,劇烈的劍氣衝擊席捲整個天地,流村周圍如受天謎、滿目,隨即,劍凰突破僵持、穿透邪龍,魔王子與赤睛亦分體落下,魔王子:「赤睛,我們輪了,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無所謂的笑聲,竟仍是毫不在意,淪喪失心的魔者緩緩沉入火山之中,魔王子與赤睛皆被岩漿淹沒了,隨後,劍之初與慕容情亦重傷落地,劍之初:「呃,噗」慕容情:「啊,噗」兩人皆口嘔傷血,劍之初:「你沒事吧」慕容情:「沒事,他、終於死了」劍之初:「嗯,我們共同渡過了這艱難的一戰」慕容情:「呃」此時,天際日昇,慕容情:「天亮了」劍之初:「嗯」慕容情:「時間有限了」劍之初:「嗯,你講什麼」慕容情:「上回你的失約,讓什剎月孤芳無賞,今日,就陪吾走這趟吧」劍之初:「你傷勢沉重,該先回去療傷」慕容情:「今日正是花期,錯過了,就再無了」便走離,劍之初:「慕容情」亦跟上。

四境紛爭結束,此時的北域在玉梁皇敗亡後,由北辰家族一統,建立北辰王朝。而北辰王朝正面臨外族侵犯。

同在北域的陰川,只見蝴蝶飛舞,而蝴蝶卻又不是平常之蝴蝶。

欲知後續,請看下文分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