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達人專欄

戰爭.資本.男性性所構築的世界:觀《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5集

迫水未來 | 2023-05-17 23:45:54 | 巴幣 522 | 人氣 1136

※本文有《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5集「父與子」的劇情透露!



「我總算逐漸明白了。臭老爸設計新娘遊戲的理由。他肯定是認為把我嫁給擁有力量的人是最安全的吧。也是在掩護寂靜零號哪。」
「總裁他即使要利用自己親手所毀滅的鋼彈,也要完成和諾德雷特女士的誓言。但是,米奧琳涅大小姐,您就是您,您不是您的父親。請您依循自己的內心而行動。」

--米奧琳涅.連布蘭與拉詹・扎希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5集「父與子」




雖然拖了很久,但我總算在星期一(5月15日)晚上看完《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5集「父與子」了。真是進度嚴重落後。我本來打算在這個星期內把《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進度補到最新的第17集,但目前看來似乎不太容易。畢竟光是星期一當天,我在花約25分鐘完成初次鑑賞後又花了1.5小時把看完的想法在推特上寫下來。所以光是第15集的初回鑑賞其實就花了我至少2小時,這還不提隔天繼續的思考書寫。而且正是因為實在太過喜歡《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我的每集初次鑑賞都得在精神良好而且不受外在干擾的情況(通常是深夜)下進行,因此實際能夠鑑賞的時間並不多。再加上知道自己每看一集都會想要大書特書,而且看一集就少集,因此在無比想看的同時又一直想往後延,真不是好習慣。畢竟每延一天,就代表能夠在僅有一次的《水星的魔女》播出中的這三個月中和我自己所屬的《水星的魔女》粉絲圈的互動又少了一天--因為4月開始各種事情擠在一起導致我的進度嚴重落後,我已經大概一個半月沒有好好關注我自己的《水星的魔女》推特時間軸以及和大家一起討論了,真是太可惜了。

總之,雖然我原本計畫在星期二完成這篇第15集的考察&感想文,結果又拖稿了。這樣看來我實在很有可能沒辦法完成原本的「本周內完成15集&16集的鑑賞和考察+至少完成17集的鑑賞」的計畫。真是!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打算每一集寫一篇考察&感想文,而不是像之前第13集&第14集那樣兩集一口氣看完後一起寫一篇,畢竟總覺得包含第13集&第14集在內,《水星的魔女》每集都很重要,還是盡可能看完一集寫完一篇再看下一集這種模式寫好了。

前言到此為止,還是趕快進入正題吧。因為我現階段覺得我看完當下和隔天寫下的考察已經夠完整了,所以這篇文章基本上就是沿用原本的推文內容,再加上一些補強和調整成更適合文章模式。另外,我現在進度只看到第15集而已,所以本篇的內容也就只會有到第15集的劇透,當然文章的內容也是以到第15集為止的內容為前提的,這點還請多注意。

首先,就從拜見《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真主角」的尊容開始吧。




是,沒錯,我貼的就是米奧琳涅.連布蘭。如果「《水星的魔女》的主角是誰?」這個問題的答案限定為只能回答一個人的話,我會回答「米奧琳涅.連布蘭」。如果不特別限定人數的話,我則會回答「米奧琳涅.連布蘭與蘇萊塔.墨丘利」。不論如何,當然都不會有「古爾.杰特克」這個答案。

即使是在將視角從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及阿斯提卡西亞高等專門學園的第15集,米奧琳涅也有登場。而且,不僅僅只是登場而已,本集最後的C-PART,也就是米奧琳涅與戴林格心腹拉詹・扎希的對話完美地總結了本集的內容,並且對於本集所描繪的事物做出評價,而且揭示了不同於男人們所走的道路的米奧琳涅之道的優越性。這不是主角,誰才是主角呢?不管怎樣,都不會是古爾.杰特克。

在正式看第15集之前,我當然多少也聽聞了某些人盛傳的「看吧!古爾果然才是《水星的魔女》的真.主角」云云之言。結果呢?我原本還以為本集會是滿滿的古爾的古爾回,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這樣嘛!「古爾真主角」論在我所處的粉絲圈裡也引起了不少反感,我個人在看第15集之前就對「古爾真主角」論很不以為然,實際看完後更是對於「古爾真主角」論更加反感了。我個人對於古爾這個角色的負面觀感超過一半以上的原因都是來自於那些喜歡嚷嚷「古爾真主角!」的古爾鐵粉--更準確地說,是那些在古爾身上尋求有毒男子氣概共鳴的「直男」鐵粉,我在支持古爾和勞達的腐女粉絲的帳號上可是看到不少很有水準的討論。看來真的如同KM桑說的,在看古爾時必須連同古爾鐵粉一起看才行。而且如同KM桑所言,所謂「傳統鋼彈粉絲圈」的風氣真的會讓只喜歡《水星的魔女》的粉絲們不想去看《水星的魔女》以外的鋼彈作品。我自己個人也因為不喜歡「傳統鋼彈粉絲圈」的風氣,所以在《水星的魔女》之前已經很久不太和鋼彈粉絲圈來往了。我現在所在的圈子也是比起「鋼彈粉絲圈」不如說是「《水星的魔女》粉絲圈」,不過我也比較喜歡這樣就是了。明明初代鋼彈最初的粉絲圈是以女性粉絲為主體建立的,如今鋼彈圈子卻變成這種樣貌,真是令人感到遺憾。




不過,第15集確實是(至少乍看之下)大幅偏離《水星的魔女》的故事核心,也就是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一集。「該如何定位第15集在《水星的魔女》中的位置?」,是面對第15集時首先必須面對,同時也是解讀第15集最重要的問題。

那麼,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呢?雖然我前文才剛寫了「第15集(乍看之下)大幅偏離《水星的魔女》的故事核心=米奧琳涅&蘇萊塔」。但是我認為第15集其實並沒有偏離主線。首先,我們必須先問「《水星的魔女》的主體到底是什麼?」,關於這個問題,《水星的魔女》的STAFF其實自己回答過了,《水星的魔女》就是「兩位少女的故事」(2人の少女の物語)。我覺得更精確地說,「《水星的魔女》是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兩位少女革命的故事」,至少這是我是以這個理解為前提在解讀《水星的魔女》這部作品。

確實,第15集大部分的時間都沒有花在米奧琳涅和蘇萊塔身上--蘇萊塔甚至完全沒有登場,這點讓我實在頗意外,不過即使如此米奧琳涅也有登場,可見對於《水星的魔女》來說米奧琳涅的地位絲毫不會低於蘇萊塔--但我不認為這集和《水星的魔女》的主軸「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革命」是矛盾的,反而是相契的。我認為,第15集最重要的意義在於進一步描寫《水星的魔女》的世界觀,也就是進一步描寫米奧琳涅與蘇萊塔要對抗的、所要革命的「世界・系統」到底為何物。

當然,這並不表示到第14集為止都沒有在描寫米奧琳涅與蘇萊塔所要對抗的「世界・系統」是什麼。從第1集到第14集也有好好描寫米奧琳涅與蘇萊塔所面對、所對抗的「世界・系統」,只是到第14集為止對於「世界・系統」的描寫基本上都集中在米奧琳涅與蘇萊塔所身處的阿斯提卡西亞高等專門學園以及從學園擴張出去的宇宙住民社會。但是,如同我以前所言,《水星的魔女》的世界,也就是星元(Ad Stella)世界,是以宇宙資本對於地球以及地球住民的壓榨為前提而成立的。要深入描寫米奧琳涅與蘇萊塔所面對的「世界・系統」,果然就必須好好描寫地球的現狀才行。事實上,從第一季後期開始就已經多少有在碰觸「地球的現狀」了,而在進入第二季後,首兩集的故事某種意義上也是在逐步深入「地球的現狀」。在這個意義上,或許可以說將重心描寫於被壓榨的地球的第15集可以說是在這條延長線上必然的結果。也就是說,《水星的魔女》對於「世界・系統」的描寫方式,首先是從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直接身在的阿斯提卡西亞高等專門學園開始,然後逐步擴張出去,先是到從阿斯提卡西亞輻射出去會到達的宇宙住民社會,然後進一步擴張,抵達地球。我們可以把這種描寫方式想像成一個同心圓,最裡面是物理上最封閉的阿斯提卡西亞,第二層則是阿斯提卡西亞所身處的宇宙住民社會,最外面的第三層則是以宇宙資本為頂點的「戰爭利益練」體系下被壓榨的地球。這三個同心圓(或許不只這三個)加起來,才是完整的「世界・系統」。




那麼,第15集的主角到底是誰呢?雖然某些古爾鐵粉在看完第15集後就歡天喜地地認為「看吧!古爾才是《水星的魔女》真主角!」,但古爾非但不是《水星的魔女》的真主角,連第15集的真主角都不是。沒錯,第15集對於古爾這個角色而言是關鍵的一集,第15集也特別描繪了古爾心境的變化,但是,在第15集整體的敘事中古爾的故事明顯並不是最重要的。古爾在第15集的登場時間應該比蘇萊塔和古爾第二次對決的第3集還少吧?而且故事的主軸也明顯不在古爾身上。

第15集的主角到底是誰?我認為本集的主角很明顯是「地球住民」,或是更精確地說是,是「弗德之黎明」的成員們。藉由描寫弗德之黎明成員們的故事,進一步擴張《水星的魔女》主視角所擴及的世界的範圍,讓我們看到地球是如何被宇宙資本所欺壓,以及弗德之黎明這些「恐怖份子」們的「正義」。從宇宙住民的眼中來看弗德之黎明就是殘暴的恐怖分子,但是在本集中卻描寫了弗德之黎明的另一面。他們不只是反宇宙住民的戰鬥集團,同時也照顧地球上難民們的生活,或許弗德之黎明其實很接近現實中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巴解也不是單純的戰鬥組織。此外,第15集更藉由本集中貝納里特部隊和弗德之黎明的交戰,帶出《水星的魔女》的世界的「戰爭利益鏈」(戦争シェアリング)。

何謂戰爭利益鏈?也就是讓在遠離世界核心(在《水星的魔女》的世界中,就是指宇宙住民的社會)的邊陲地帶(地球)發生戰爭,藉由這些可控制的有限戰爭避免將全世界吞入的大規模戰爭的爆發,同時透過這些永無止盡的有限戰爭讓資本可以大賺特賺的構造。《水星的魔女》中的戰爭利益鏈極為接近我們所身處的後冷戰時代世界的樣貌,或是該說,包含戰爭利益鏈在內的《水星的魔女》的世界構造本來就是我們現在所身處的新自由主義世界的反照。冷戰結束後,雖然中心(北美洲、歐洲、日本等等北方國家)的人沒什麼感覺,認為自己身處於和平的時代,但其實地球上的遠離這些中心國家的地帶(南蘇丹、葉門etc.)卻是戰爭不斷,而且這些戰爭時常可見來自中心的國家力量與資本的影子。透過這些被隔離在遠處的戰爭(所以我們是透過電視機而不是自己的雙眼親自經歷這些戰爭,甚至這些戰爭連電視機上都很少出現),中心的資本獲得了龐大的利益,但戰爭發生地的人們卻陷入了永無止盡的苦難。

固然《水星的魔女》並不是第一部以戰爭利益鏈的方式描繪、解讀戰爭的作品(如《機動戰士鋼彈UC》也有類似戰爭利益鏈的概念),但是《水星的魔女》中所描繪的戰爭利益鏈可以說是非常寫實的,具有濃厚的現實味,簡直就是我們所身處世界的異地版本。宇野常寬在《リトル・ピープルの時代》一書中曾說過,他認為和容易擬人化的「國家」不同,新自由主義體制的系統本身難以以類似的方式掌握,因此難以在作品中描繪我們現在所身處的世界系統構造。宇野常寬將之稱為對於大事物的想像力的不足。不過,我認為《水星的魔女》不斷勇於挑戰描繪這個難以描繪的「世界.系統」,並且也取得了相當的成功。在這個層面上,《水星的魔女》確實是非常了不起而且也很重要的「當代」作品。

值得注意的是《水星的魔女》中的戰爭利益鏈和宇宙開發是綁在一起的。不論是冷戰時代和現代,雖然宇宙開發往往帶上「和平」、「夢想」、「浪漫」等等色彩,但現實中的宇宙開發往往都與軍事密不可分。原本火箭技術和飛彈技術就是有高度重疊的,國家力量主導的火箭開發往往也都是從軍事用途開始。冷戰時代美蘇兩國之所以投入巨資於載人太空飛行和登月計畫最重要的原因也是為了「宣揚國威」,而不是什麼「超越國界的人類全體的進步」。日本的宇宙開發原本和其他國家不同明確限定在「非軍事用途」,但隨著宇宙基本法的制定和之後進一步的安保政策的轉變,日本宇宙開發也逐步染上軍事化的色彩。雖然馬斯克和他的SpaceX很擅長宣傳描繪出「充滿夢想的宇宙時代」,但馬斯克所做的事情(包括建立火星殖民地)其實也只是讓資本主義的疆界擴張到地球以外的空間,讓資本制有更多養分可以搾取而已。原本根據國際太空法的精神,地球以外的天體與宇宙空間應該是全人類的財產,但包含馬斯克在內,近年「太空私有化」日益抬頭。宇宙開發雖然常常被披上「夢想」的外皮,但其實和戰爭、和大資本是密不可分的。《水星的魔女》不像許多作品般只是專注於描繪「充滿夢想與浪漫的宇宙開發」,反而直接明說「戰爭利益鏈潛伏在宇宙開發之下,讓宇宙開發也變成戰爭利益鏈的一環」。在這個太空私有化勃發的時代更是別具意義。




而弗德之黎明雖然在反抗在戰爭利益鏈中處於核心地位的貝納里特集團,但其實弗德之黎明自己本身也是戰爭利益鏈的一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不論是弗德黎明還是貝納里特執行部隊,本集中實際參加戰鬥廝殺的都是男性。(弗德之黎明的女性戰鬥員只有擔任保護運輸機的警衛,沒有進行戰鬥)。我不確定這純粹是偶然還是有意為之,但「實際進行戰爭殺人與被殺的男人們」(=成為戰爭利益鏈的一部分)確實和不斷與「殺人」對抗的米奧琳涅與蘇萊塔形成對比。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曾說過《水星的魔女》中存在「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與「沙迪克的革命=男性的革命」的對比。但其實這個「女性性」與「男性性」的對比不只存在於「米奧琳涅vs.沙迪克」這個對照之中而已。比如說以本集為例,本集的現行體制=戰爭利益鏈以及想要摧毀現行體制的沙迪克與戴林格的作法這些「男性性」的事物很明顯也與米奧琳涅&蘇萊塔=女性性的作法形成強烈的對比。

在第15集中揭露了沙迪克其實是宇宙住民與地球住民的混血(雖然這裡中文用「混血」這個詞有點奇怪,日文的「ハーフ」雖然常翻成混血兒,但字面上就是「一半一半」的意思),這點我倒是完全沒想到。不過,如此一來又強化了「沙迪克是米奧琳涅的對照」這個命題。米奧琳涅也是宇宙住民與地球住民的結合,米奧琳涅的母親諾特雷德就是地球住民。一樣都是地球住民與宇宙住民的結合,但兩人所走的路卻完全不同。沙迪克意圖取代現有的支配者,藉由控制貝納里特集團讓地球得以武裝起來和宇宙住民全面開戰。雖然以暴力與鮮血為驅動資本無限自我增值的材料的戰爭利益鏈是極為男性性的產物,但沙迪克的革命本身也是極為男性性的事物。這裡又再次呈現了「沙迪克的革命=男人的革命」和「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的對照。關於「米奧琳涅的革命=女性的革命」和「沙迪克的革命=男人的革命」的對立,請參照拙稿「追憶昨日,還是展翅前進?:在《水星的魔女》之後再觀《閃光的哈薩威》」「「革命」:米奧琳涅的革命與哈薩威的革命」一節之後的內容。

雖然目標與方法和沙迪克不同,但戴林格也是打算否定戰爭利益鏈的男人。戴林格發現,即使採用了戰爭利益鏈的系統,戰爭終究是無法完全控制的事物,最終還是極有可能會失控成為將全世界都捲入的全面戰爭,讓人失去人性成為兵器的附庸,就宛如我們現在所面對的現實一般。戴林格想要否定戰爭利益鏈,但戴林格的方式仍然不脫「男性性暴力」的思考方式。如同本集中米奧琳涅所說的「我總算逐漸明白了。臭老爸設計新娘遊戲的理由。他肯定是認為把我嫁給擁有力量的人是最安全的吧」(和我之前預想的一樣,決鬥衛冕者=婚約者制度是建立在戴林格對於壓倒性暴力的崇尚之上,這是非常「男性性暴力」式的思考),戴林格所思考的「和平的實踐方式」應該就是「以壓倒性的暴力鎮壓住整個世界」。




「我總算逐漸明白了。臭老爸設計新娘遊戲的理由。他肯定是認為把我嫁給擁有力量的人是最安全的吧。也是在掩護寂靜零號哪。」
「總裁他即使要利用自己親手所毀滅的鋼彈,也要完成和諾德雷特女士的誓言。但是,米奧琳涅大小姐,您就是您,您不是您的父親。請您依循自己的內心而行動。」

--米奧琳涅.連布蘭與拉詹・扎希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5集「父與子」


在整個第15集的前22分鐘,我們看到了身處於戰爭利益鏈的泥濘中的男人們為了彼此的「正義」互相廝殺但最後只是被戰爭利益鏈所回收的構造,我們也看到了打算否定戰爭利益鏈的沙迪克和沙迪克最終仍然是不脫「男性的暴力」的思考方式,只會以「男性性暴力」來打倒另一個基於「男性性暴力」的體制,最後只會形成「男性的暴力」的連鎖輪迴。

然而,如同最後扎希所言,但是米奧琳涅不需要走和戴林格一樣的路。要打倒這個體制、要實現「沒有悲傷也沒有戰爭的世界」,也就是要打倒「新自由主義+男性性暴力」的戰爭產業鏈這個「世界・系統」,並不是只有想要用壓倒性暴力壓制一切的戴林格或是讓地球住民武裝起來和宇宙住民全面戰爭的沙迪克這種「用男性性暴力制男性性暴力」的方法。而米奧琳涅一直以來其實都在走不同於這些男性的路。

我非常喜歡本集的C-PART。本集的C-PART藉由米奧琳涅.連布蘭與拉詹・扎希的對話非常漂亮地總結了本集的內容,也就是本集的前20分鐘所描繪的「男人們所建立起的新自由主義世界」,而且不僅止於總結現狀,而且還明確地表示不應該繼續複製現有的結構、不應該繼續複製支撐起「世界.系統」的「男性性暴力」的原理,而是要否定它,而答案就是米奧琳涅.連布蘭。

不只在劇本上的敘事很漂亮,C-PART的畫面也是。C-PART中總總關於米奧琳涅和扎希的細微描寫都很細膩(當然聲優的精湛也是原因),尤其在米奧琳涅的描寫上,透過不直接描寫米奧琳涅的表情的方式描寫米奧琳涅的細微變化的分鏡實在好讚!非常喜歡!尤其是跺腳的那個鏡頭以及最後的米奧琳涅的茶杯鏡頭。最後從上而下聚焦於茶杯的分鏡放在那個脈絡下實在超棒,稍微讓我想到第9集最後不直接直視米奧琳涅但米奧琳涅存在感強烈的鏡頭。實在好有意境,最後米奧琳涅喝茶那些鏡頭特別有餘韻,真的好喜歡。

是說拉詹・扎希的身分就算是跟米奧琳涅說「你要體諒你爸的苦心」也不奇怪,但扎希卻沒有說出這種合理化父權主義的台詞,反而是肯定反對戴林格的米奧琳涅的自己的路。第15集最後直接肯定米奧琳涅否定父親的意義而不是引父權主義那邊的觀點造成可能存在的誤會這點實在是要特別提出來給予大好評!




「都是因為你的緣故蘇菲才死了。這次又讓納吉等人身陷危險。就為了你那無聊的理想,讓許許多多的大人與小孩身陷險境!」
「這實在太奇怪了。只因為憎恨宇宙住民,就單方面大鬧、殺人。只是散播不幸,是沒有人會聽地球住民的話的。這種作法,是錯誤的!」
「就為了你那該死的自我滿足,將會有數十數百的同胞在治安活動的大名下被殺死。你說,散播不幸的到底是哪一邊?!」

--諾雷雅與妮卡.七浦
《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5集「父與子」


諾雷雅和妮卡的部分也讓我印象很深刻。妮卡真的錯了嗎?但以結果論而言確實會讓很多地球住民陷入危險(雖然其實不是妮卡通報的)。但是,諾雷雅又是對的嗎?可是諾雷雅和蘇菲其實也只是被屬於壓榨他們的體制中的上位者和弗德黎明的首腦作為可拋棄的道具而已。如同妮卡所言,弗德之黎明確實也只是讓地球住民和宇宙住民之間的對立更加嚴重而已。或許有人會對妮卡說「被害者就不該反抗嗎?」,但弗德之黎明本身不是「被害者」而已,即使不提他們對於宇宙住民的無差別攻擊,弗德之黎明可是把地球住民自己都當成戰爭道具的組織(雖然某方面來說是照顧孤兒,但弗德之黎明可是毫不猶豫把這些孤兒當成可拋棄的童兵在使用!)。妮卡所要否定的,就如同米奧琳涅(以及蘇萊塔)的革命所要否定的一樣,都是想要否定「男性的暴力」。不論是戴林格、沙迪克、古爾還是弗德之黎明,他們都是男性的暴力的化身。而且,即使弗德之黎明的「反宇宙住民的聖戰」,其實不也是剛好被戰爭利益鏈給利用回收,成為進一步強固戰爭利益鏈的養分嗎?

當然,這裡可能又會回到我在「在娛樂化的戰爭中反戰是否可能?:觀《機動戰士鋼彈水星的魔女》第13&14集」一文中談到的第14集所丟出的問題「把MS與戰爭描寫得很酷的反戰是否可能?」。至少我得承認看完本集後想買HG重裝型佐渥特的慾望大增(雖然本來就打算買),而且也對本來沒特別喜歡的風暴型海因德里興趣大增。果然鋼彈就是得面對「必須畫出酷酷酷MS」和「可是戰爭是不行的,必須表達反對」的兩難嗎?相較之下某些軍武派鋼彈和某些好萊塢軍事電影還真是輕鬆哪。

不過,即使描繪出MS戰鬥之間「酷」的一面,我是覺得第15集其實有在壓抑盡量不要太把弗德之黎明的戰鬥員們做英雄式的描寫,必如說一些戰死場景就讓人覺得有點故意營造出「犬死」感。藉由弗德之黎明被貝納里特駐留部隊壓者打、和莫名就被殺死的描寫方式,試圖降低可能會出現的「英雄感」。裡面最有「英雄感」前聖堂駕駛員奧爾柯特最後沒有神風自殺成功,而且在劇情上也塑造出其無情的一面(判斷理應是一起生活的小女孩西西雅沒救了後就直接無情地直接放棄),我想多少都有降低其「英雄感」的效果。但是,果然,在部分觀眾眼中他們看不到弗德之黎明也是戰爭利益鏈與複製暴力連鎖的的一部分,反而只會把他們視為英雄嗎?

在那群喜歡嚷嚷「古爾才是真主角!」的古爾直男鐵粉眼中,弗德之黎明的駕駛員是否是「悲壯的戰士、男人的典範」呢?他們對於過往的某些鋼彈作品中所描寫的「在戰爭中貫徹『武人之心』的軍人大叔們」是否也是做一樣的解讀與思考呢?原本鋼彈的目標之一是要描繪戰爭的殘酷,但這些在殘酷的戰爭中被摧殘的士兵們,在他們眼中反而是「真正的男人該有的樣子」。




恐怕在古爾直男鐵粉的思考中「男性」這個生理與社會性別是關鍵因素。畢竟,如果要說「少年兵才該是鋼彈主角!」的話古爾很明顯是沒什麼資格成為主角的人。首先,古爾在第15集中根本就不是作為少年兵而被捲入戰爭。他是作為弗德之黎明的俘虜而不是士兵被捲入戰爭之中,而且之後古爾所採取的積極行動其實也和戰鬥行為沒什麼關係。如果「少年兵才是鋼彈真主角」的話,那毫無疑問是「被迫(在環境之下沒有選擇的「自願」)參加戰爭的少年兵」的諾雷雅和蘇菲不是才該是真主角嗎?蘇萊塔被普洛斯佩拉當作道具而被操控去殺人,相較起古爾,蘇萊塔也更接近「少年兵」的概念。那為什麼他們如此堅信古爾才是真主角?果然因為古爾是男的?而且不只性別是男的,古爾還是(有毒)男子氣概的聚合體?

古爾在第一季就是有毒男子氣概的聚合體。我以前在推特曾經說過,古爾其實就是揭露男子氣概的負面性的角色。在第15集中,古爾經歷了「一蹶不振→因為看到他人對於父親的渴望而讓自己振作並且救人→(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成為更加成熟的男人」的「王道」經歷。當然,這裡的「王道」是以男性中心主義的父權社會體制下認為的「王道」為前提的。

雖然第15集中對於古爾的故事並沒有明顯的負面描繪方式,但我們必須注意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古爾很明顯是處於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對立面、是作為米蘇的反面而存在」的角色。古爾在本集的「成長」方式頗「王道」,本來古爾在第一季就是有害男子氣概=向來被社會所讚許的男性該有的陽剛氣質的聚合體。當然我的進度只到第15集所以不知會如何描寫後續,但是這種越「王道」的描寫,說不定是為了之後「被否定」的準備呢。也就是越強調古爾的「身為『真・男人』的一面」(=某些人認為的真主角)其實就是為了日後越強化對於「真・男人」(=王道男性主角的典型樣貌=社會期待的真正的男人該有的樣子)的否定的力道。

而且,本集中關於古爾的描寫還有一點必須特別注意。第15集古爾的「發奮圖強」雖然頗有王道色彩,但並不是因為目睹了貝納里特以及整個「世界・體制」對於地球住民的壓榨或是因為目睹了地球住民的悲慘生活而發覺到整個世界的不公正,而是單純因為「我家要垮了」「我該如何面對我老爸」這種私人因素,然後因為眼前的西西雅促動自己內心中對於父親的複雜情感,所以才救人。甚至可以說,要不是古爾先是聽到「我家要垮了」以及聽到西西雅對於父親的想念,他可能根本不會救西西雅。這和米奧琳涅去救不久前還妨礙自己脫出計畫的蘇萊塔可是完全不同。

一樣是面對「父親」這個課題,米奧琳涅→戴林格帶有公共色彩,米奧琳涅對抗父親是為了自己,而且同時米奧琳涅對於父親的抵抗也救了認識不久的蘇萊塔,而且繼承卡爾朵・納博的理念=GUND-ARM真正的理想的「米奧琳涅的革命」更是在根本性地否定「世界.系統」的原理。在米奧琳涅的場合,「對抗/面對父親」是同時具有私人性與公共性的。但是古爾的「面對父親」(古爾的「對抗」只有到「我想以我自己的男人的浪漫完成父親希望我做到的事」的程度而已,古爾對於父親所給予的目標與價值沒有任何根本性的疑問)面前看來就只有私人性而已。在這點上米奧琳涅與古爾又是對照。可以說古爾「只想到自己(和自己的家)」這點從第1集到第15集都沒有任何改變。

「米奧琳涅→父親」同時具有私人性與公共性,但「古爾→父親」只具有私人性。某方面來說,古爾的故事是很古典的。在古典的敘事中,英雄(當然,在古典的敘事中原則上是男人)要嘛是放棄一切自己私人的慾望與幸福將自己全部獻給公共(如昭和假面騎士),不然就是進行跟公共性毫無關聯可言的私鬥。有也就是要不是「滅私奉公」就是「與公共性完全無緣的私鬥」。當然,這種古典的敘事中往往預設「公共」與「私人」往往是互斥的,如夏亞和哈薩威的私鬥就和他門口中所說的大義毫無關聯,甚至還會妨礙大義的實現。或許可以說這種「公私二選一」是古典男性物語的特色。但米奧琳涅並非如此。米奧琳涅的鬥爭同時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大家,在米奧琳涅的革命之中私人性與公共性是方向一致,而且是互補的。我認為這點非常重要。

雖然古爾在第15集中(好像)「成長」了,但至少在第15集的結尾時點時,古爾仍然是只考慮到自己和自己的家的人。如同我前面說過的,他並不是因為目擊到貝納里特集團對於地球的壓榨而「覺醒」,即使他在地球的日子應該多少可以看到地球住民所面臨的現狀,但他一直到聽到「什麼?我家的公司要垮了?!」才把意識拉回現實世界,而之後的「成長」也沒有覺醒任何對於「世界.系統」的懷疑,而是私人的「我終於比較可以面對父親」了。在古爾身上絲毫看不到任何想要對抗「世界.系統」的意思(沙迪克、伊蘭、戴林格都有),我想他直到現在仍然沒有懷疑這個「世界.系統」。畢竟他最後的「啟程」仍然是要去救杰特克社,而杰特克社正是構成戰爭利益鏈的重要部分。甚至可以說,古爾的「成長」「覺醒」反而只是帶來更加強固「世界.系統」的效果而已。

KM桑回覆我的推文的精闢見解中也指出了古爾的「成長」「覺醒」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成長」「覺醒」。KM桑認為,《水星的魔女》安排古爾殺掉自己的父親然後繼承自己的父親其實是剝奪了古爾否定父親的可能性。對於米奧琳涅而言,戴林格就在那裡,必須挑戰他也可以挑戰他,米奧琳涅在否定父親中進步。但古爾不同,古爾是直接「取代」了父親,變成第二個維姆.杰特克,所以古爾沒辦法否定父親,沒辦法進步了。
※因為我現在的進度只到第15集所以我不清楚這裡有無提及第16集和第17集的內容,合先敘明。

所以,「古爾真主角」論其實根本就是在否定《水星的魔女》本身。這種「古爾真主角」論只是在肯定米奧琳涅與蘇萊塔的革命以及《水星的魔女》這部作品想要否定的事物。戰爭利益鏈?將力量視為正義的新自由主義價值觀?否定個人尊嚴的父權主義與新自由主義的結合?有毒的男子氣概?只是重覆舊體制的原理並沒有根本性革命的男人的革命?目前的古爾完全沒有否定上述一切事物的可能性,反而只是作為「世界.系統」的一員繼續強固這個體制而已。


在存在「不會死人」的決鬥的同時,基本上《水星的魔女》每一次在描繪「會死人」的戰爭時都會特別強調戰爭殘暴的一面。我認為這種面對「戰爭」的態度很重要。


其實我並沒有真的很討厭古爾。我並不反對好好描寫與主角處在對立面的角色或是主角的對手,反之,我認為一部好的作品應該這麼做。甚至要做到忍不住讓讀者、觀眾從這個應該要被主角以及作品本身否定的角色身上感到魅力,讓讀者、觀眾和從這個人物身上感到魅力的自己做思想鬥爭。

但問題是並不是每一位讀者、觀眾都願意稍微進一步思考。明明作品想要藉由具現化某些現實中的結構或是價值來塑造該被打倒的對象,但某些讀者、觀眾卻無法讀到作品本身的企圖,反而把理應該被否定的對象當成英雄崇拜。

某位我偶爾會看看(但沒有追蹤)其FB頁面的男性次文化愛好者(我不想太指明是誰)前陣子就把自己的頭像換成了古爾,而這位男性愛好者可不只在自己的部落格說過「佐渥特給地球寮的人開太浪費」而已。前陣子他還引用了某篇對於「直男」言論發牢騷的女性網紅貼文道「如今這個世道不管有男人犯了什麼蠢都要罵所有的直男,那我身為直男就應該要故意讓她不高興」(大意),看到他換上古爾頭像時我當下的感想是「喔,還真不意外」。不過我前幾天也剛好看到用蘇萊塔當頭像的FB用戶發表母〇教言論,也不是說用蘇萊塔當頭像就一定比較有正常人該有的性別意識。總之,蘇萊塔真是有夠可憐。

確實,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我們大可以「作者已死」為前提來解釋作品。但當一部作品是要對於現有社會體制的壓迫結構提出質疑時,某些讀者、觀眾卻將其解釋為強化現有社會體制的壓迫結構,甚至我還看過有人用《水星的魔女》來合理化自已對於同性愛者的敵視和把《水星的魔女》製作成種族歧視的梗圖。看到心愛的大本命作品被這樣扭曲,是可忍孰不可忍?

「古爾才是真主角」派的直男鋼鐵古粉們如果稍微有些sense的話,或許會主張自己是在「積極誤讀」「玩弄文本」,但在現在這個父權制-資本制的系統之下,「誤古爾為主角」的積極誤導和「在異性愛作品中故意做GL或BL的解讀」及「在都是男性角色的作品中強調女性角色的重要性與意義」的積極誤導所帶有的意義完全不同。

好,《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第15集的考察&感想就到這裡結束吧。現在也已經2點了,而且我的進度已經落後又再落後了。再說,接下來的第16集和第17集似乎必須花費更多的心力面對。一想到之前不小心被劇透的發展,我就......唉.真不知道實際看了之後會是如何。


※筆者的《機動戰士鋼彈 水星的魔女》相關創作


※另附推特用戶不見湍桑對於古爾的故事之看法的推文。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