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参 2-3 暗流

黑天 | 2022-05-27 20:19:32 | 巴幣 110 | 人氣 30



禮拜二 19:12 A.M
經歷了一番波折,我和史卡雷特終於來到了南陸。
修女小姐除了事先付訂金當我們旅費之外,還好心的訂了兩人的船票。
由於時間緊迫,我們隔天就馬上搭船,花了一整個上午穿過地中海。
下午在便宜的旅館恢復疲勞後,我們兩人為了請過去的熟人幫忙,來到了名為『貓與月夜』的餐館。
「歡迎光臨。」
一進門就有紅髮的女服務生上前接待。
在她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位於深處的包廂。
在路途上,我好奇的四處察看。
該怎麼說呢……真不愧是知名連鎖公會開設的餐館。
不管是服務員的熱心服務,或是裡頭高雅的氣氛;都一再證明了老闆十分注重客人的感受。
一想到友人還有如此細心的一面,讓我嘴角開始上揚。
不過史卡雷特似乎對以上的東西都不感興趣。
只見她的眼睛,一直盯著別人餐桌上的餐點,似乎對每到菜都有興趣……
神啊,為了我們的明天,希望她能手下留情。
「請進。」在我祈禱著明天不會睡在街頭的時候。
女服務生早已帶著笑容,在門口等待著我們。
在簡單的向她道謝後,我們走進了包廂。
「瓦倫哥!紅姐!好久不見。」
門一關上,黑貓族的米茲納開心的上前迎接我們。
米茲納・斯蓋──
他是我們離開故鄉後遇到的第一位僱主,同時也是我第一個年紀相仿的朋友。
平常我們都以書信來交談。
這次見面也是他主動提起的;剛好我們來到這裡的時候,遇到了一些困難,想請他幫忙。
「好久不見,最近還好吧?」
「好久不見,米茲納。」
看到他開心的搖著尾巴過來,熱情的用滿桌菜餚招待我們,讓我也不自覺得跟著搖著尾巴。
「其實也沒有幹嘛,就只是一直在學習家族事業而已……」
「這樣啊,那還真辛苦了。不過,米茲納,這樣會不會太多了?」
能聽到朋友跟以前一樣,自然讓我安心了不少。
但看到桌上的菜餚,讓我不禁冒出冷汗,驚心吊膽的暗示他。
他似乎察覺到我的意思,有些緊張的在餐桌和我之間來回看。
「不夠嗎?」
「不,並不是……」
很可惜,他並沒理解我的擔憂。
嚼嚼嚼──
丟下我們兩人獨自開動的史卡雷特,在這時開了口。
「別擔心,米茲納…嚼…這傢伙只是一邊覺得讓你這樣招待實在不好意思;所以想買下了。但因為手上的錢不夠,所以開始猶豫而已……」
說完 史卡雷特又開始獨自一人喝湯。
唉……
雖然多虧了有她幫忙補充,才讓話題能繼續下去。
但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她能別這麼我行我素。
「哦~關於這一點就請放心吧!我跟家父討論過了。這桌菜是當作你們救我一命的謝禮。請不用在意,好好享用吧!」
不過米茲納似乎已習慣史卡雷特這樣子。
只見他一直催促我趕快開動。
「……」
面對他熱情的招待;我只好跟著默默吃著。
可惜我並不能像文學家那樣,完整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只能說真好吃。
真不愧是以家庭和冒險者為取向的餐館,不管是味道或是外觀都無可挑剔。
「對了。瓦倫哥,你們怎麼會與羅莎林德大人為敵啊?」
米茲納突然拋出這個話題,讓我不小心噎到。
「這話……是誰跟你說的?」
「瓦倫哥你們不知道嗎?情報商人那已經滿天飛了喔。」
不會吧…怎麼說也才過一天而已……
仔細想想,對方是世上最強的魔術師之一;有這種程度的能力好像沒什麼大不了的。
算了……
「謝謝提醒。但…米茲納,我仍舊有件事想拜託你。」
「嗯?」
斯蓋家作為貴族,其事業可說遍及世界。
如果像這種規模的家族,或許能取得跟領主通話的機會。
我將自己的想法說給米茲納聽後。
露出了困擾的表情。
但我提出成功後的價碼後,他便開心的答應。
一旁聽著的史卡雷特,傻眼似的看著我。
「結果最後還不是要拜託人家幫你擦屁股?虧你還在別人面前那麼自信……」
史卡雷特提著剛剛的剩菜,毫不掩飾的調侃了我。
從餐館離開後,我們兩人獨自走在港口旁的石磚路上。
雖然南陸不如北越那樣,對獸人有歧視。
但我還是習慣性的拉上了兜帽。
「抱歉…不管是妳,還是老師。但!即便『神之子』,也是在他人的幫助下,才完成巡禮的。所以我不認為向他人求助就是懦弱哦。」
一直以來,我都在試著向眼前的她傳達相同的訊息。
「……隨便你吧。」
但史卡雷特對此總是冷漠。
夜晚的海風輕輕吹拂。
鼻腔中殘留著鹹味。
不知道是剛剛的話題,讓她覺得無聊;還是感到心煩。
平時就不愛交談的她,沉默的走在我前方。
然後丟下一句「我去吹吹海風」後把袋子交給我,轉身離開。
我剛說錯了什麼嗎?
我一邊思索著問題,一邊回到了房間。
*
「好,我知道了。」
老舊廢棄的倉庫內,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收起通訊用的魔導器,隨後帶著武器起身。
「目標已經分開了;待會就先衝進,把傳教士殺了;再等那個冒險者進來房間。」
男人向其他四人說出了接下來的計畫。
看著其他人都沒意見後,就讓他們開始行動。
而就在這時,數顆閃光魔石從天而降。
男人見狀還來不及出聲警告,魔石就不約而同的一起引爆了。
此時正門也被踹破,史卡雷特揮舞著大鐮衝了進來。
「啊?!」
只見她一揮舞手中的大鐮,攔腰斬斷離門口最近的三位劍士。
「什……妳這婊子!」
視力恢復的獵人,迅速拿起了弓和箭,朝史卡雷特的方向射去。
只可惜,射出的兩箭都被她輕易閃開,自己也被拉近了距離。
只見史卡雷特眼看對方已經進入了攻擊範圍,準備下手時。
擔任隊長的男子,趁著視力才剛回復,趕緊丟出兩枚小刀。
為了躲避小刀,史卡雷特果斷的放棄進攻,趕緊閃避小刀。
「嘖……」
看著弓箭手與自己拉開距離;就讓史卡雷特煩躁的撥開瀏海。
「……」
見到目標拿著詭異的大鐮出現,讓兩人藏不住驚訝的表情。
但史卡雷特不放過機會,為鐮刀注入魔力後,向兩人揮舞。
剎那間,手柄各自分開,像蠍子的尾巴一樣襲擊兩人。
「快躲開!」
男子一邊躲開攻擊,一邊思考眼下的狀況。
連接手柄和刀刃位置,鑲著一顆宛如眼睛般的紅寶石。
刀刃上也渡了一層黃金在上面,看起來十分華麗。
反之,大鐮的手柄卻像仙人掌一樣,佈滿大小不一的尖刺,充滿了危險。
想必那是為了不讓人在鐮刀分開時,被人抓住才刻意這樣設計的吧……
紅色的長髮、黃金鐮刀,以及宛如蛇蠍般的攻擊手段……
男子想起了冒險者流傳的其中一個話題。
只憑三個月,就從D級達到B級,且實力足以與A級對抗的新人。
在親眼見到之後,男子確信眼前這個女孩,就是人們說的那一位。
不過即便如此,男子卻毫無畏懼。
她那樣的戰法如果不是在狹小的地形中使用的話;自己只要衝向前,那她勢必就得馬上轉攻回守。
然後再讓距離比較遠弓箭手趕緊離開這裡,向僱主回報就行了。
至於那個擔任刺侯的傢伙…想必早就告訴她這裡的位置後,就被幹掉了吧。
男子判斷完現狀後,不慌不忙向弓箭手做出指示;自己則照計畫衝向史卡雷特。
「哦?」
面對二選一,史卡雷特只是揮動大鐮,將其範圍限制在自己周邊後,再向其注入魔力。
手柄上的尖刺就像小蛇一樣,撲向四周。
「什?!」
男子還沒來得及驚訝,就被刺的千瘡百孔。
史卡雷特轉動握柄,飛射出去的尖刺就回到了原位。
「嗚……」
不幸的弓箭手,雖沒因此喪命,腿卻被其所刺穿。
只能無助的躺在地上射箭。
將大鐮恢復原狀後,史卡雷特心情很好的向弓箭手走去。
過程中,她輕鬆的躲過一支又一支的箭。
眼看自己就要被殺,弓箭手毅然決然的抽出小刀,往自己的心臟刺去。
「喂喂喂……」
看著敵人嘴吐著鮮血死去的模樣,史卡雷特十分傻眼。
看著貴重的情報來源就這麼在眼前失去,讓她十分懊惱了。
『該怎麼辦呢?』
耳傳了熟悉的聲音,大鐮頂端的紅寶石發出微光。
『四處已無人,或許可以從幾具已經腐敗的肉塊中找到線索哦……』
腦袋中的聲音如此提議,但史卡雷特對此毫無興趣。
將鐮刀收起後,她開始在屍體中翻找著線索。
短暫的搜索過後,她只從這些人身上找到冒險者證、少數的寶石、武器和道具……
首先將他們冒險者證裡的錢全部轉移到自己這邊。
然後再把能用的道具丟進袋子裡。
再將事先買好的油倒在地上,然後用簡單的火魔術點燃。
趁煙霧開始瀰漫之際,默默的離開。
接下來只要偷偷的回到旅館拿換洗衣物,將身上的汗水和煙味洗掉,就能將一切掩蓋下來了。
史卡雷特在半空中如此打算。
輕聲回到旅館的屋頂上。
確認過房間的燈是熄,才敢偷偷爬窗戶進去。
看到瓦倫一個人趴在桌上睡著後,她才安心的、偷偷的找自己的行李。
「史卡雷特?」
似乎是自己翻找行李的聲音吵到了他。
瓦倫迷迷糊糊的爬了起來。
「怎、怎麼了嗎?」
見到他突然醒來,讓史卡雷特趕緊放下手邊的動作。
被睡意誘惑的瓦倫,沒有特別在意。
「這麼晚了妳要去洗澡?」
「是啊,因為身體黏黏的讓我很不自在嘛……」
見到瓦倫還沒睡醒,讓史卡雷特覺得還有機會,開始拚命地哄他去睡覺。
這樣啊──看到瓦倫脫下斗篷,準備上床睡覺。
讓史卡雷特輕鬆了不少,不過她又馬上被他給叫住了。
「史卡雷特,妳有沒有聞到一股煙味啊?」
聽到他這麼詢問,讓史卡雷特又再次冒出了冷汗。
「那…一定是從外面飄進來的!我回來的時候,附近好像有發生火災。」
「這樣啊,可以幫我把窗戶關上嗎?謝謝。」
為了不讓瓦倫懷疑自己……
真拿你沒辦法──史卡雷特冒著冷汗,緊張的走過把窗戶關上。
而就在這時,瓦倫竟然抓住了她的手。
「什?!」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瓦倫就發揮自己的種族優勢。
「史卡雷特,妳身上為什麼有血的味道?」
見到瓦倫露出微笑,輕聲細語的詢問自己。
從他的笑容中感受到不容拒絕的強大意志。
史卡雷特才緩緩將事情的經過出來。
不出所料的,瓦倫聽完後非常生氣。
隔天,史卡雷特就被迫跟他一起參與了教會的各種行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