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二三五

黑霧 | 2022-06-05 09:21:16 | 巴幣 14 | 人氣 38


  在全員登上列車,經過清點確定沒有發生把人遺留下來的蠢事後,列車以全速返回貨運基地。

  看起來是拚上萬一敵人孵化就衝過去的氣勢,事實上考慮到過往在「第一城」後期的襲擊中所出現的遲延型,從能夠偵測至到完成最後孵化階段,前後也至少得花十分鐘,這完全有足夠時間讓駕駛列車的人判斷是能夠衝過去的距離還是非得停下來排除敵人,因此全速行駛以免被敵人從後追上是既正確又安全的做法。

  總的來說,花了大半天推進的路程,結果以兩個多小時就返回貨運基地了,從列車的最高速度與行駛距離就知道,這趟回家之旅並沒有任何「人」來送行。

  不過作戰其實在更早一點的時候就實質結束了,當列車越過界線,也就是「第一城」四百公里線後,列車中的歡呼聲甚至蓋過行駛時產生的噪音。

  這次參與「稻草作戰」的人當中就算沒參與上次「雷光作戰」,也一定聽過當時的狀況有多慘烈,沒有人能夠想像這次從地下進出「第一城」居然就像遠足,除了最初守在外圍的敵人外,便再也沒有任何戰鬥。

  沒有任何傷亡,順利達成作戰目的救出同伴,會激動地歡呼實在在所難免,就連一直在無形中支配戰場的作戰指揮中心,在確認列車脫離淪陷區之後,也洋溢著快樂的氣氛,相互擊掌慶祝。

  巴頓為了配合,也難得地放鬆了臉頰露出勉強能說是微笑的臉容,要不是這樣默許,部下大概會拘謹得連小小的慶祝都不敢吧。

  雖說是配合,但也不能說巴頓心中沒有喜悅,重要的士兵確實救回來了,明天才要舉辦的「雷光作戰」戰果新聞發佈會,能確切地強調作戰中沒有人員失蹤或死亡,是人類的「完美勝利」,畢竟事前並沒有預先公開作戰目的,說白了就是先射箭後畫靶,主導權完全掌握在「敵策局」手裡。

  只是即使有著這些利好,巴頓此刻心中佔據大多的始終是沉重。

  是的,是沉重而不是困惑,因為比起對於敵人毫無反應的理由,巴頓更著重的是這個事實。

  巴頓當然不會讓心情影響自己,在確認列車脫離淪陷區可謂絕對安全之後,只留下必要的人員繼續情報管制以保萬無一失,便攜帶著剩餘的人員親身前往地下月台迎接一眾將士。

  列車終於抵達月台,掛著愉快表情的人員紛紛下車時,全都沒想到貴為作戰總指揮官的巴頓居然會來到這裡。

  「各位同袍辛苦了,『稻草作戰』至此結束,感謝各位的驍勇善戰,作戰順利取得完美成果,身陷囹圄的戰友已全數獲救,身體狀況良好……這些大家在回程時都知道了吧。」巴頓說到一半改了話鋒,不再以那般公文式的口吻宣告,「今夜就好好放鬆,犒勞一下自己,派對已經準備好了。」

  才剛停頓的列車彷彿又動了起來,歡呼聲之大連列車都在搖晃。

  巴頓還不至於不識趣到跑去當臨時慶祝派對的嘉賓發表開幕詞,在吩咐完部下必要的事項之後,便打算找個司機幫忙駕車返回鳴石基地,始終明天還有極為重要的新聞發佈會。

  就只是沒想到,車上多了一名乘客。

  「我記得妳挺會做人處事,很會配合的吧?就算沒有實際與『未知』連接迎戰,妳的身分一樣是英雄啊。」巴頓沒有望向對方,「回去之後,『檢查全餐』可不會讓妳逃掉。」

  「就算作戰這麼順利,看來長官的壓力還是很大啊,居然執著這麼微小的事情,假若我難受會讓長官覺得好過點,也只好這樣吧。」美妮知道這只是巴頓在調侃她拿不舒服而想回基地休息的藉口,從另一面看來就是默許她這樣做了,「不過認真的,這不完全是藉口。」

  本以為自己看穿少女心思的巴頓被意外將了一軍,「真的有哪裡不舒服嗎?」他的目光從窗外景色回到少女身上,略顯凝重地問。

  「不是身體上的就是了。」

  「距離上次作戰隔了這麼久的精神層面後遺症?」

  「長官誤會了,不是『未知』那方面的。」美妮輕吁了口氣,叫巴頓擔心非她的本意,因此趕緊解釋:「腦海裡有些想法,實在沒有餘力在派對上表現得自然,就像長官懂得迴避,我也不想把氣氛弄差啊。」

  巴頓不是不知道美妮其實內裡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哪怕表面總是一副淡然與不在意,但時常在某些事情上相當執著的她,顯然反映出她的行為其實都是經過思前想後所得出的結論,就只是價值觀或者標準實在過與奇異罷了。

  「說出來吧,反正車上無事可做。」

  「誒?不爭取時間小眠一下嗎?」

  「我可沒軟弱到要妳擔心的地步。」巴頓重新別過頭望向窗外,「所以呢?是看到幻焰的『自在』,還是敵人的異常?」

  「真是逃不過法眼啊……」美妮僅是在心裡感慨,既然巴頓願意幫忙,而她這樣「蹭巴頓的車」其實也是看準試探對方想法的機會,便不跟對方客氣了,「雖然以結論來說兩者都是,但按順序來說應該是後者先吧。」

  「喔?」巴頓被這複雜的形容方式惹起了興趣,又或者應該說,他本身也挺好奇美妮對於今天的作戰會有什麼見解。

  「先說好,不要拿這番話把我當成反人類主義者。」美妮給巴頓打了一劑沒有效用的預防針,真要說的話比較像表示自己不願諱言,「敵人的本意是奪取地底的未知資源,真的對消滅人類沒有興趣吧?一直以來比起侵略,更像是為了適應環境進化,人類在牠們眼中大概就像是害蟲,純粹把妨礙到開採作業的生物趕走。」

  「還真一針見血。」巴頓有點想這樣直說,但礙於還有開車的部下在,因此只能不置可否地應了一聲,「這又如何與前者連繫起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