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二三一:聖炎

黑霧 | 2022-05-22 09:47:38 | 巴幣 14 | 人氣 44


  幻焰已然換上一身如烈火般鮮紅的甲冑,從圖案與顏色看來都散發著侵略性與熱情,可是此刻的她既不像在「第一城」執行防守職務時那般銳不可當,也不像在「雷光作戰」中怯懦得寸步難行,她就像一塊在海浪中的石頭,雖然細小卻不怕浪打,內斂沉穩地注視著有所行動的「粉碎者」。

  「我、真焰之少女,在此號令淨化世間一切的炎之聖靈,現身吧!以聖潔之炎焚毀所有邪惡!」

  隨著清靈的嗓音吐出,在幻焰背後的「黑盒」隨即瘋狂地吐出黏稠的漆黑液體,轉眼間稀釋化成霧氣席捲周遭,時而稠密如黑塊,時而淡薄如水霧,變化之大,既有翻雲覆雨之澎湃,也有不動如山之沉寂,是以萬象。

  坐在越野車廂裡的美妮透過耳機聽到那既像祈禱又像吟唱的「咒語」,再加上幻焰周遭在一息間的變化,不得不佩服領悟出這種做法的人。

  「在戰鬥中可是緊湊得半句話都嫌多,卻因為『自在』需要強烈的形象化,因此以誇張的話語來觸發深刻的印象,也順便能夠集中思緒,就像某種儀式一樣……這到底是低效率還是高效率的做法?」美妮在心中感慨,隨即搖了搖頭把這些想法攆出腦袋,當下最重要的仔細觀察幻焰,說不定自己能夠從中得到些幫助。

  敵人,也就是「粉碎者」並沒有因為這番奇異的景象而出現特別的反應,牠在發現幻焰之後,維持著以本來的速度而言相當緩慢的步伐前進,似乎是打算縮短至必殺的距離內才一口氣加速。

  而這恰好如了幻焰的意,儘管在踏入戰場的一刻就得準備好戰鬥隨時開始,但既然對方給她時間準備,她當然會好好利用,鞏固腦海中描繪出來的影像。

  幻焰的動作比起「粉碎者」來得更慢,只見她緩緩地伸出腳踏出半步,然後身體稍微靠前,擺出一個近似於站立式起跑的動作,緊接著在認為腦海中的影像足夠鮮明之後,才張開嘴唇吐出觸發的「語音式指示」:「聖炎三式,虎咬。」

  低沉聲音落下的瞬間,本來像是不受控制地變化萬千的焰氣在頃刻間沉寂,彷彿時間停止了一般,而當秒針再次轉動之時,焰氣就像訓練有素的軍隊得到明確的指令,從散佈在周遭的狀態有序地聚攏到幻焰身前。

  稀薄的黑色氣體互相交纏而變得厚實,凝聚成一個近乎看不透的球體,緊接著這個球體的表面開始撕裂,時而有碎塊崩落造成凹陷,又或者整塊遭到無形刀刃削除,就像對原石加工的美術雕刻,漸漸出現一個近似於生物的頭顱,變化並沒有就此停止,而是繼續變得更為精細,直至五官的輪廓都顯現時才結束。

  那就像強行把水墨畫所繪出的虎首化成立體一般,神似的程度真的有種被猛獸瞪著的窒息感,甚至連臉上那幾條鬍鬚也在飄動宣示著自己是活的,不過整個異物只有虎首,在腦袋背後的是一條如手臂般粗的尾巴,歪歪斜斜地連接著幻焰的右臂。

  幻焰對於成品相當滿意,身為操控者只看到虎首的背面自然不是透過看而是從感覺得知,而她也不敢大意,只是繼續專注讓焰氣維持在這個形態。

  敵人?幻焰眼中並不存在那樣的東西。

  對於面前異常的景象,「粉碎者」依然沒有特別反應,單就這一點或許可以斷定牠並非生物,既不懷疑也不恐懼,沒有半點稱得上是生物的本能,就只是像執行某個指令的機器,以既定的方式行動。

  本來的一千公尺距離在不知不覺間減少了一半,不過還遠遠不到「粉碎者」發動全力衝刺的最佳距離,按照預估,對方應該會在剩下大約三百公尺時開始加速,然後在一百公尺左右的位置確認能命中目標後才會發動那必殺的一擊。

  幻焰目中無「敵」,全副精神都在操控焰氣上,必須時刻在腦袋中維持鮮明的印象才能發揮那個異象,但這不代表她完全不知道戰場的狀況,相反她無比清楚敵人的位置,感覺敏銳得甚至可以說是與整個空間融為一體,既然是在自己的領域之內,自然掌握一切。

  沒有人在倒數,也不會有人發號戰鬥開始的司令,時間只是流逝,那一刻終將會來臨。

  「粉碎者」不會發出恫嚇敵人的嗥叫,牠唯一會發出的聲音,就只有以噸計的體重踐踏在碎石路上時所產生的細微聲響。

  從遠至近,確實變得大聲了,步伐的聲音就像節拍機,起初接近時打著慢板,隨著進入戰鬥的戒備範圍則提升到中板,然後在踏入一般的戰鬥距離時加速至快板,而當節拍機敲起急板時——

  佔據大半條隧道的龐然巨物以知名跑車也望塵莫及的加速度發起衝刺,那毫無疑問是「粉碎者」獨有的全力衝刺。

  短短一百公尺,「粉碎者」不需數秒就能撞擊目標,面對像是山洪爆發撲倒過來的敵人,幻焰不慌不忙,以連接著虎首的右手打出了一記正拳,準確來說手並沒有握拳而是張開成爪。

  飄浮在半空中的虎首隨即動起來,但其速度別說和全力衝刺的敵人相比,甚至連揮拳的速度都比不上,真的是在用飄的方式迎向敵人。

  眨眼間,雙方對上。

  「粉碎者」眼中只有「甲冑少女」,全力衝刺只是為了撞到牠眼中的敵人,因此完全不理會那個僅有小孩子大小的虎首。

  虎首飄浮的速度雖慢,然而在兩者轉瞬即交接的狀況底下,卻有一種後發而先至的感覺,更甚是隨著幻焰虛握的爪一個收合,居然能夠先行咬住了「粉碎者」頭上那根鈍角。

  一直聚精會神觀察著這場戰鬥的美妮並沒有錯過這一瞬間,即使看清楚了,她也無法理解幻焰這麼做的原因以及作用。

  「把對方最強的武器先行破壞嗎?不,這樣解決不了加速帶來的動能,依然得承受致命的衝擊力啊……」雙方交手之快甚至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當美妮意識到發生了什麼時,一切都結束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