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甲冑少女終將在戰場上逝去》二二九

黑霧 | 2022-05-15 09:46:56 | 巴幣 14 | 人氣 56


  「稻草」順利成長,一直到前往裝設第十四次感應器的途中,也就是距離「第一城」還剩下約三十公里時,終於出現了狀況。

  「雷達探測到二十公里外有大型目標,推測為『粉碎者』,請求指示。」負責監視列車雷達的人員以最快的速度報告。

  「其他觀測情報呢?有沒有異動?」坐鎮指揮中心的巴頓自是早就料想到這一刻,從容不迫地向下屬確認。

  在接連得到「沒有」的報告之後,巴頓沒有半點猶豫發出後續的指示,「按照預定執行C方案。」

  這道指示隨即傳達列車上的作戰人員,列車減慢了車速,最終仍是在預定的工程建設地點停下來。

  工程人員與機械化士兵雖然做好了行動的準備,但依然留在車廂上,這次有動靜的是「甲冑少女」那一邊。

  「C方案,也就是由我來吧?」蝕蜂當然清楚記得作戰內容,但大概是受之前的閒聊影響,反正有隊友在就確認一下好了。

  幻焰是這次作戰的主力,自然也肩負隊長的職務,當下立即回應:「嗯,拜託妳做連接測試,看看敵人有沒有反應。」

  「了解,蝕蜂已準備妥當,隨時可以連接。」

  「指揮中心確認,連接倒數三十秒。」指揮中心的人員隨時都在聽少女們的對話,立刻作出回應。

  和蒼藍潛入時不同,如今「敵策局」沿著鐵路開拓,自然搭建好網路,不需要「甲冑少女」自行操作連接。

  「不過這個距離,敵人應該沒有反應吧?蒼藍之前匯報在夜視儀的極限距離發現敵人時,對方也沒反應,就算因為變成『甲冑少女』的優先度提高,應該不至於在相差六倍距離以上的情況下觸發。」美妮並沒有把這些想法說出來,畢竟另外二人看起來沒什麼憂心,只是她自己在揣摩這個作戰的用意而已,「不過要是真有反應,意味著牠們的探測能力超過二十公里,那也太可怕了。」

  隨著耳機傳來倒數結束的聲音,蝕蜂背後盒子的機關啟動,她眉頭輕輕一皺忍受著如浪潮般湧來的痛楚,並沒有接觸「黑盒」生產武器或者甲冑,僅是默默咬牙等待著。

  「已確認連接成功,敵人未有反應,倒數三十秒中斷連接。」指揮中心匯報最新狀況。

  「列車上方地面附近的敵人沒有反應,狀況良好。」

  「敵人大本營未觀察到任何動靜,狀況良好。」

  半分鐘內擠滿了各方的報告,本來就短的時間眨眼間過去,蝕蜂與「未知」的連接中斷。

  「按照計劃,繼續工程。」巴頓發出明確的下一步指示。

  「抱歉,看來還得要妳忍受幾次。」幻焰一直保持著適度的緊張感,因為要是敵人有所反應,她就是應戰守護列車的人。

  「哈哈,別在意,這本來就是我的任務,我是來浪費時限的,黑刀是應付萬一的嘛。」蝕蜂看似完全不受剛才的痛楚影響,「況且結果很好啊,敵人沒有動靜,我們就能繼續推進,一定要順利救回那些大哥才行。」

  「況且在邊界三十公里才有敵人駐守,算起來已經省很多次了。」美妮雖然是順著話題回應,但她的心思顯然不在這裡。

  或許是完全進入作戰狀態,幻焰敏銳地察覺到美妮的心不在焉,雖然說有什麼重要事情對方應該會直接提出來,但她認為此刻多麼微小的端倪都應該共享,便主動詢問:「黑刀妳想到了什麼嗎?」

  美妮感到錯愕而呆了一呆,「不,沒什麼特別……好吧,就只是在想威脅性與索敵距離的關係而已。」

  「嗯?妳說的是對敵人而言,依照『甲冑少女』及普通人武裝程度的威脅順序?」蝕蜂歪著頭好奇地問,「現在不就是在防範這個嗎?所以才要在每一段距離都由我來連接試試看吧?」

  「嗯,沒錯,而且說不定不同類型的敵人會在距離上有不同的反應,至少『警戒者』應該會特別遠,只能說當初在『第一城』因為敵人有著攻擊中心第一區的目標而沒辦法做準確的測試。」

  「妳在想的是待救人員的問題?」幻焰沒有受到表面上在討論的內容影響,看穿了美妮萌生這些想法的源頭,「事前判斷是敵人刻意把他們留在那裡——也就是人質,目的是引誘『甲冑少女』前往救援,但說不定狀況更單純,只是不知道人在那裡?」

  「我也只是隨意想想。」美妮聳了聳肩,既然沒否定就等同肯定了幻焰的推想,「反正收集再多的情報,敵人還是會因應需要即時進化,這在上次作戰中應該深有感受了吧。」

  「這麼說來也是……」幻焰先是一同感慨,然後感覺有點不對勁,「喂,妳該不會只是想矇混過去吧?」

  「看來我過往的記錄真的有夠不良耶?」

  「不不不,不是在指責妳啦,只是想說妳一直都很有想法,或者該說見解獨到?長官不是都很相信妳嗎?就像……嗯,剛剛提到『稻草作戰』的事,也是先給妳看過。」

  看著幻焰有點慌張地解釋的模樣,美妮覺得自己那個只是嫌解釋有點麻煩的回應似乎太壞心眼了,她知道幻焰不過是因為擔任作戰隊長的關係不想放過一些細微的線索,預先做好準備。

  「唉……以前的先不說,這次真的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美妮認真地回答,「抱歉,總是愛胡思亂想的習慣讓妳誤會了。」

  既然美妮都這樣說了,幻焰當然不可能追問下去,況且正如美妮的猜想,她一時過於著急作戰才會如此。

  「雖然可以說連黑刀都沒有想法是好事,但似乎也隱約有著一種連黑刀都想不到有什麼暗湧所以很可怕的感覺嗎?」蝕蜂一直默默聽著二人的對話,直至告一段落的現在才跳出來像是總結一般開口。

  「妳就不要來添亂了……」美妮禁不住掩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