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聯動文】【哈梅爾的吹笛人X虛空戰記】 #1【葬龍姬】

東堂隼人 | 2022-05-29 01:56:09 | 巴幣 2192 | 人氣 260

連載中【虛空戰記 短篇集】
資料夾簡介
主要是補完【虛空戰記】設定背景的支線故事,搞笑成份居多,請大家不吝指教!

  【聯動文】【哈梅爾的吹笛人X虛空戰記】 #1【葬龍姬】

  【太初時期】
  【極東】

  「幽幽忘川水、飲盡往世殤。」
  「一舟千里搖、青燈問何方。」
  「銀雰薄山景,碧蓮綻凝香。」
  「十暑見渡頭,舊時葬龍江。」

  古老的詩詞像是招魂引魄的輓歌,迴盪在這一片死寂的邊境平面。

  四道銀灰色的瀑布從天際傾洩而下,填滿了地平線上的一切,某位女神無視生死兩隔的藩籬,打開連接彼世的通道,將塵世的一方荒土化為深淵之川的死亡流域,眼界所及之處已被化為不見邊際的巨大湖泊。

  百來米高的黑色巨人拖杳著沉重的步伐,在銀灰色的湖水中步履蹣跚。

  兩根佈滿荊棘的長矛惡狠狠地扎進衪的後背,黑色的膿液不斷地從傷口中泌出,發出令任何生物都難以忍受的惡臭。

  但更要命的東西來自於淹過衪膝蓋的銀色湖水,衪每跨出一步,就離所謂的死亡又更接近一步。

  那波光粼粼的美麗湖水像致命的強酸,不斷地侵蝕著衪的軀體與意志,毫無溫度的銀漿比凜冬的午夜還要冰冷,完全切斷了衪與下半身的連繫,黑色的人形肉塊不斷地從巨木般的小腿剝落,消解在銀漿之中。

  這是他方才從信仰者身上掠奪來的身體,沒想到這些用神權能力組合而成的血肉裝甲面對彼世之川的侵蝕居然毫無招架之力,如今的衪跟本就是一尊泥糊的雕像,隨時可能被吞沒在這要命的湖泊中。

  「那隻天殺的鳳凰……。」黑色的巨人忿忿地朝向天空懟怨了幾句,隨後再度挪開腳步。

  衪方才送上了所有神眷和信仰者的性命來幫自己換取撤退的機會,但是由柴薪構成的防火牆頂多只能擋住一時半刻,不消多久,日光眷族的燎原怒火一定會將眼前的障礙化為一片灰燼,衪沒有太多的時間了。

  巨神心裡明白,登上陸地將是衪活命的唯一機會,不然這趟追尋永夜的長征,必然在這個邊陲之地劃下句點。

  放眼望去,地平線的任何一方完全被銀灰色所佔滿,黑色的巨人可以嘗試扭曲虛與實的界限,將夢境中的島嶼重現在跟前,成為衪救命的浮木,但是衪現在已經無法確定、自己是否還有架構夢境的能力。

  因為他連開啟【神權領域】的能力都被剝奪了。

  §

  突然間,一道刺眼的強光在巨人的視角亮起,猝不及防的神靈,這時才注意到一道青色的光矢已經削過他的右大腿!在身前炸出帶著轟然巨響的浪花!

  失去了右腿的支撐,黑色巨人如同被攔腰斬斷的巨木,狼狽地倒進銀灰色的湖泊,揚起近百米的巨浪。

  巨大的身軀在湖水之中不斷的萎縮著,正當神靈試著用雙手將自己撐離湖心,翠綠色的水生根莖突然從四面八方突破水線,像極了要命的鎖鍊,再度將他的身體拉回湖水之中!

  黑色的巨人用盡最後的力氣、死命掙扎,現在的衪,就像是一個即將被強行溺斃的囚犯,而行兇的劊子手正在等待衪氣力放盡的那一刻。

  熾熱的日光燒灼著衪的瞳孔、冷冽的湖水侵蝕著衪的血肉,習慣為世上所有生靈帶來死亡與恐懼的衪,如今也要親身參與這令衪痛苦作噁的過程。

  奄奄一息的神靈開始大笑,笑的癲狂,臉部沒有五官的黑色巨神,發出的狂笑聲如同來自無底的空洞深淵,令人毛骨悚然。

  §

  在逐漸模糊的意識中,衪感知到了一個青色的纖細身影緩緩地降落到正前方的湖面上。

  是【日光鳳凰之主】的眷族。

  她穿著一襲有著鳳凰刺繡的青色禮服,如染墨般的柔順長髮在風中飄逸,細細的楊柳眉下是一對比黑珍珠還溫潤的美麗瞳孔。

  白皙透亮的頸間上戴著鑲嵌著祖母綠的項鍊,日光在代表著大地之核的寶石上反射出七彩眩目的虹光。
 
  包著青色蕾絲手套的纖細手指在小腹前交叉,淡金粧點的帔帛在濃纖合度的小臂上劃著雍容的線條,帔帛末端的尾翎在日光之下閃耀著不屬於塵世的異色光芒。

  絲絹般的髮梢上結著兩朵青色的龍血蘭,飄散著代表著葬送的餘韻與殘香。

  一隻翠綠色的蜂鳥搭在她白脂般的香肩,不時轉過頭去看著自家神主的表情,小不隆咚的神眷抖著尾巴,內心期昐著這磨人的工作能早點結束。

  §

  「呵呵……日光的眷族……妳是來送我上路的嗎……?」

  半個身體已沒入湖中的巨神,伸出巨大的手掌,試圖抓住立在眼前的嬌軀,但黑色的巨掌在下一個瞬間土崩瓦解,化為大小不一的黑色碎塊,嘩啦嘩啦地散落到湖面,僅剩下樹幹粗的殘缺臂骨。

  不屬於塵世的青色麗人,緩緩地舉起雙手,在胸前結起一個不知名的法印。

  四週的空間再度開始迴響著古老的詩詞,無數奇異的文字以女神為中心,在空中不斷地翻滾轉動,組合成無人知曉真意的法陣。

  半刻之後,女神的櫻唇開始頌唸著代表終結的咒文。

  「【神權法陣】……。」

  「【泣敘往世蓮】……。」

  一枚泛起綠光的種子霍地從青色麗人的法印中迸裂而出,像枚箭矢一般扎進了巨神已失去逐漸失去脈動的心口,接著,成千上萬的微光絲線,以巨神的身體為中心,在空間中開始組合成一個巨大的綠色花苞,緊緊地包著那充滿著惡意與瘴氣的巨大軀體。

  已經毫無抵抗能力的黑色巨神,死命地挪動僅餘半截的臂骨,憤恨地比著自己的送行者。

  「青色的鳳凰……記住我的話……。」

  「永夜……終將來臨……。」

  巨神那沒有五官的漆黑臉龐逐漸被埋入由神權能量交織成的法陣圖騰,強大的法陣化為穿心裂骨的根莖,貫穿了巨神的神權核心,奪走了夢魘之主的最後一次脈動。

  閃耀著綠光的法陣輻射著帶著脈衝的異芒,如花萼紋理般的法陣圖騰完全包覆了巨神僅存的遺體殘軀,在眼前的空間出架構為一枚待放的青色花苞。

  不久之後,一朵清新雅緻的【往世蓮】綻開在不屬於彼世的空間,濃郁的花香順著風勢四處飛散,洗滌著這世上所有的回憶與思念。

  青色的麗人緩緩地抬起頭,看著那代表著終結的彼世之花,心有所感的囁嚅了一句。

  「……永夜……只會在夢中……。」

  §

  虛空曆一三四二年 十月 十五日
  【宣教特區】
  【東國】
  【沉月墟】【玉藏京】
  【武裝修女教導團】【瑰石師】艦隊基地
  【艾蓮娜級 輕型虛空航母】【破曉者號】前方浮動碼頭


  二千名完成作戰準備的【武裝修女】在浮動碼頭上列隊完成,神情凝重。

  向來以藍袍銀甲為標誌的薔薇佳人們,換上了平時不常見的重型伺服裝甲,每一位都將長髮紮起,以便戴上俱備抗炸能力的複合頭盔。

  列隊在後方的修女們,則是人手一把〈聖鑄步槍〉,這是伺服槍械的高階版,沐浴過【鋼鐵聖經】祝福的強大武器,承平時期鮮少成為【武裝修女】們擇武時的選項。

  而做為主戰武器的〈銀漿劍〉與〈薔薇盾〉,此時似乎被默默地收進領域空間中,代表著她們接下來要面對的敵人,可能不是用粗暴簡單的近身作戰就可以輕易撂倒的。

  在修女們前方來回踱步的指揮官,歐洛佳,一張臉則是蹦得像即將斷裂的琴弦,原本容貌秀麗的她,在接獲上級的作戰命令後,柳眉上的抬頭紋開始以無法控制的速度疊加著。
 
  【瑰石師】所屬的一台驅逐艦下落不明、四百名【武裝修女】生死未卜,在完全沒有任何清晰的線索與情報下,師長瑪麗洛薇娜要求她下轄的突擊旅全員出動,再加上一個特遣艦隊來進行搜救任務,這幾乎是【神主戰爭】時期的動員規模了。

  更令人頭大的是,這件事已經傳到夏韻閣下的耳中了,一句【傾盡全力、務保薔薇周全】的諭令就已經她們師長坐立難安了,要是這些鋼鐵姐妹真有個三長兩短,歐洛佳根本無法想像接下來【第六鋼鐵聖女】臉上會是怎麼樣的表情。

  滿面愁容的佳人用指尖揉揉自己的眉心,部隊已經集結得差不多了,她得打起精神、趕緊啟航,任何一時半刻的耽誤都可能降低救援成功的機會,她必須立即出發。

  「所有鋼鐵的姐妹!列隊!」重新打起精神的歐洛佳走上了臨時搭好的司令台,她展現出上級司祭應有的威嚴與儀態,緩緩地走到司令台正中央,轉身面對集結成四個縱列的【武裝修女】。

  「部隊注意!」

  「六個小時前,本師所屬的驅逐艦【榭莉亞】號發出緊急求救訊號!最後的失聯位置在【沉月墟】東方三個標準航程的大靜止帶旁,目前四百名鋼鐵姐妹音訊全無!」

  「奉師長瑪麗洛薇娜命令,突擊旅所有人員投入搜救任務!」

  「以上─────!?」

  突然間,一陣急促的鼓掌聲打斷地了歐洛佳的高亢發言,穿著緊身特戰裝的197,一邊鼓掌,一邊走上司令台。

  「各位姐妹們可以回營休息啦~~~,從現在開始,【引路者部隊】會接管【榭莉亞】號的搜救任務,特遣艦隊的指揮權將暫時轉移到我這裡,所以呢~~~解散~~~。」

  掛著微笑的俏麗佳人對著下方滿臉問號的【武裝修女】們揮了揮手,示意她們就地解散。

  「妳是……?」一臉詫異的歐洛佳看著這不請自來、喧賓奪主的唐突人物,反射性的將手搭在銀漿劍上,露出提高警戒的表情,出聲質問。

  「看到這個不就知道了?」197絲毫不以為意,拿出一張有著鋼鐵薔薇壓邊封紋的諭令書,掛著六顆鉑字齒輪的神權印記霎時掃過歐洛佳睜大的瞳孔。

  「第…第…【第七鋼鐵聖女】的諭令!?」歐洛佳張大了原本緊閉的上下唇,不可置信看著那與天威同尊的神權印記。」

  「所以呢,妳可以叫姐妹們解散了,對吧!?」197伸起嫩白的手指,輕輕地點了一下歐洛佳的額頭,再指向台下一臉懵懂的【武裝修女】們。

  「可…可是、卑職還沒有收到來自師本部的命令……。」

  「那我建議妳撥個電話問一下妳們師長,看是她比較大還是【第七鋼鐵聖女】比較大?」

  「這……當然是六輪之主……。」

  「那就對啦……【引路者部隊】!登艦!」197倏地將拇指向後一比,身著紅黑色教服的另一隻部隊從未知的空間中走出,魚貫穿過連接橋。

  她們全部面無表情,手中提著散發晦暗幽光的油燈,如鬼魅般飄過了駐守連接橋的衛兵們。

  列在前方的【武裝修女】們,瞠目結舌地看著這支長年隱藏在陰影之中的神祕部隊,現場一片騷動。

  「請……請大人等一下……。」

  這時,臉上一直掛著笑容的197收歛起神色,雙手捧起歐洛佳的鵝蛋臉,再將自己的俏臉挨了過去。

  「瞧瞧妳這漂亮的小臉蛋,還沒接受【鋼鐵聖經】祝福之前,一定也是眾人追捧的高嶺之花呢~~~。」

  「唔……。」被197這麼一捉弄,歐洛佳的臉瞬間漲紅。

  「鋼鐵的姐妹,仔細聽我的勸告。」197開始輕輕揉著歐洛佳的臉頰。

  「這件事不是【流亡神族】、也不是下三濫的虛空掠奪者幹的。」

  「應該是某個……誰都不知道來歷的未明神袛……。」

  「而跟“神”有關的事……。」

  「塵世之人還是不要干涉的好……明白嗎?」

  此時的歐洛佳,臉上只餘下不可置信的表情,呆滯地看著轉身離去的197。

  §

  【艾蓮娜級 輕型虛空航母】【破曉者號】傳送艙

  兩排【引路者部隊】各列左右,恭敬地在傳送艙的兩側,197與198兩個姐妹則各自站在排頭的位置,調皮的小蘿莉204,則是不安份地站在197的身邊,把玩著他的戰鬥刀。

  下一秒,所有人不約而同地做出指間交錯的教禮。

  「提燈……。」

  「鎖鍊……。」

  「恭迎閣下登艦……。」兩列部隊躬身擺手,向前方空無一人的位置低頭致禮。

  一陣銀白色的霧氣突然瀰漫在偌大的傳送艙裡,鋼鐵薔微的香氣瞬間充盈著這原本充滿硝煙及潤滑油膏味的鐵壁隔間。

  一個身穿黑色禮服的窈窕佳人,從銀霧出信步走出,霧氣滑過她柔美絲潤的長髮,擺動的紊流在空氣中交織成美麗的線條。

  勻稱的長腿搭著三吋半的高跟鞋,在甲板上敲擊著誘人的音符,甜美的臉蛋上掛著充滿神祕感的微笑。

  【光明之徑】【第七鋼鐵聖女】莉妲.喬安.考斯基,這位由神祕與未知所塑造出來的傾城美人,接下了聖母的緊急喻令,準備動身解除這個未知的危機。

  §

  「197,方才那個上級司祭只是恪盡職守,妳有點嚴厲過頭了。」莉妲偏過頭去,對著自己的貼身侍衛提點了幾句。

  「閣下,不論是戰場或情場,女人家呀……只要一股腦熱,下場就不外乎香消玉殞……這麼可愛的姐妹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聖母會難過的~~~是吧?」197將雙手插在腰際,俏皮地回了自家主子的話。

  「哼……也是呢。」禮服美人嘴角揚起一個甜笑,隨後將列在行伍中的作戰官招來。

  「戰前簡報完成了嗎?」

  「回稟閣下,已經完成,請隨我來。」作戰官恭敬地點了一個頭,隨後側身到莉妲身旁領路。

  過沒多久,一行人走到了【破曉者號】的戰情室,神情嚴肅的衛兵向莉妲行了一個軍禮後,立即推開了厚重的隔音門,負責解說的戰情人員早已在戰情室內準備就緒。

  所有人一見到莉妲入內,立即起身致禮,而禮服美人只是轉了轉纖細的手指,示意其他人全數入座。

  「日安,閣下,卑職是情報官米婭,向此向閣下彙報【榭莉亞】號失聯的相關情報。

  「十個小時前,【榭莉亞】號向【瑰石師】本部回報,在大靜止帶發現疑似救難艇的物體,艦長費西娜決定進行救援行動。」

  「但是……將救難艇打撈上【榭莉亞】號後的兩個小時,該艦突然發出緊急求救訊號,接下來就完全失去音訊,最後的定位座標在【沉月墟】東方三個標準航程的位置。」

  「在失聯之前,【榭莉亞】號傳送了數張救難艇的外觀照片,請看。」

  一陣亮光在長方形的螢幕上閃起,一個青綠色的船形構造物投影在螢幕的正中央,船身上鐫刻著意義不明的複雜紋路。

  「這是……“船棺”?」莉妲突然將坐姿挪正,聚精會神地看著眼前的投影幕。

  「閣下……?」注意到這個變化的戰情官,將指尖離開了按鈕,靜待著莉妲的下一個指示。

  「下一張……。」

  「是!」螢幕瞬間切換到另一個畫面,拍攝者將鏡頭移至救難艇的正上方,在楔形甲板的正中央,是一個有成人大小的龍類頭骨圖騰,以類似鳥類形狀的奇特花紋從頭骨的眼眶冒出,帶著莖葉與花萼,似乎是某種不存在塵世的花卉。

  「停!」莉妲倏地拍了一下桌面!這突來的舉動讓在場的所有人一陣詫異。

  「閣下,您是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嗎?」197、198、204將目光轉向自家神主,帶著莫名所以的表情。

  禮服佳人並沒有第一時間回應,她將【真知之書】顯現在右掌中的空間,輕聲喚了一句:

  「【龍血蘭】之主……。」

  收錄三世萬千知識的至高神器瞬間翻開到序章,接著無法計數的頁面快速地在莉妲眼前翻動,閃耀著奇特文字的光影不斷地劃過眾人的眼眸。

  幾秒之後,【真知之書】的頁面停在某一個用奇怪符號加註的章節,在章節的左上角,是某個由龍類頭骨和奇形花卉所組成的圖騰。

  「這下棘手了……。」得到這個沉重的答案後,莉妲不禁深嘆了一口氣,將目光朝向所有等待她公佈結果的下屬。

  「那“船棺“上的奇特刻紋……。」

  「是【虛空領主】【凝香之王】……。」

  「【葬龍姬】安達洛的圖騰……。」

----------------------------------------------

  各位文友晚上好,我是花了快三個星期才打完這篇聯動文的姐吉拉,趕稿不是病,但趕起來真的會要人命……請每一位日催千字以上的大神都收下我的膝蓋!

  首先向各位文友交代一下寫這篇聯動文的緣由。

  有來往的文友應該都知道,原創星球第二屆星球寫作爭霸戰已經如火如荼的開打了,而咱家老弟星賊也戴好鋼盔,準備好接受各家大神與評審的調教與洗禮。

  身為一名文筆與人氣皆廢的老姐姐在比賽上實在幫不上任何忙,於是便聽了某老宅的建議,將【哈梅爾的吹笛人】中的某二位角色穿越到【虛空戰記】中,寫出了以下三篇的聯動文,分別是:

  【葬龍姬】
  【厄夜將至】
  【哈梅爾的吹笛人】

  這三個短篇將由【始祖X葬龍姬】、【魘魔X厄夜之王】的雙重角色來敘述本篇以及接下來的章節。

  再一次的,莉妲與【墨血之王】將再度擔綱說書人的角色,透過她們兩人的對話,揭露那隱藏在歷史洪流之下的故事。

  還請各位文友能夠幫忙星賊多多點閱他仍在提筆奮戰的精采故事,新銳的創造者除了燃燒自己的肝指數(?,也需要大家的支持、來為他內心中的熱火加薪添柴,創作這條路並不好走,您的一句鼓勵,一定能化為他持筆不輟的動力。

  原創星球連結請下收,感謝大家。


  另一方面,也萬分感謝味增老師接下【葬龍姬】的設定委託,後續要再麻煩你了。

  東堂隼人/姐吉拉

  【虛空戰記 先行圖】【葬龍姬】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忽然要求解散休息就像是夢一樣ww
但這次的任務果然太危險了,還是要更謹慎執行( ´・ω・`)
姐吉拉趕稿辛苦了(´▽`)
2022-05-29 08:05:52
東堂隼人
謝謝愛莉的慰問,現在真的覺得碼字好累喔![e8]
2022-05-29 19:31:30
虚ろな光
喔喔 有段時間沒看到妳更了

說起來開頭那個太初 我記得妳前面有提到過
2022-05-29 13:21:28
東堂隼人
跟阿光報告一下,太知指的就是太古時期,虛空曆尚未開始計算的年代。[e34]
2022-05-29 19:32:36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黑色巨人毫無還手之力耶
然後197的調戲直接讓歐洛佳不知該如何是好XDDD
2022-06-01 00:23:05
東堂隼人
黑色巨人是很強悍的,只是不小心遇到屬性相剋的對手XD!姐妹們互相調戲本來就是日常戲碼,別擔心~~~。[e38]
2022-06-03 14:53:45
夜梓的臨殃
希望他們能順利才是QQQQ
2022-06-18 02:56:4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