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沐沐繪】【虛空戰記 設定圖】【蒼紫麗人】背景故事【聯誼視同作戰!】

東堂隼人 | 2022-06-12 23:20:24 | 巴幣 3396 | 人氣 404

連載中設定集
資料夾簡介
【虛空戰記】故事背景的完整設定。

  【沐沐繪】【虛空戰記 設定圖】【蒼紫麗人】背景故事
  【聯誼視同作戰!】
 
  【庫伯哈市】
  【下城區】
  【傭兵公會】【堅毅廳】
 
  和向來暄鬧不斷的公會主廳相比,【堅毅廳】永遠多了一股肅靜與沉默。
 
  環繞四周的厚實書櫃、緻密的圖騰掛畫與軍旗吸放了絕大部分的聲音,兩個男人各自立在辦公桌的一角,開始了久違的單獨對話。
 
  「聯誼?」
 
  「嗯……聯誼!」
 
  傭兵公會的會長,【鐵臂】萊特沃夫,將一紙公文推到卡雷斯的眼前,剛毅的臉龐上堆滿了笑容。
 
  在公文的最上方,是【傭兵公會】的圖騰【軍武十字】以及【魔導士協會】的圖騰【暮曦女神】,兩個圖騰之間還多了一個“X”的符號,而下方的斗大標題上寫著:
 
  “【戰神】與【麗人】的聯誼大作戰!”
 
  「事情是這樣的,卡雷斯……。」萊特沃夫先是站了起來,接著從冰箱中拿了兩罐啤酒,將其中一罐拋到卡雷斯的掌心中。
 
  「因為你加入的時間沒有很久,所以應該還沒有人跟你提過這件事。」萊特沃夫用手指彈開瓶蓋之後,舉瓶敬向卡雷斯,接著開始潤起自己乾枯的喉嚨。
 
  「願聞其詳。」
 
  【末世之鷹】也將手上的啤酒一口乾完,不熟悉的啤酒花味在舌尖間擴散開來,因為克羅克的關係,這帶著苦味的琥珀色液體一直都不會是他杯中的選項,對銅矮人來說,點不著火的液體跟本就算不上是酒。
 
  「長年來,【傭兵公會】和【魔導士協會】都是相扶互助、協同並進。當然啦,對擁有千年歷史的【魔導士協會】來說,用相扶互助的字眼算是冒犯了。」
 
  「再加上,當年我們能在【庫伯哈】落地生根,現任【魔導士協會】首席院長哈維爾女士絕對是功不可沒,她一句話就把來自市政廳的刁難給抹除了。」
 
  「而這個活動便是來自哈維爾女士的請託……。」
 
  「請託?」
 
  「對,你知道的,神人不能生育,除了同宗的族人,以及與自己共結連理的伴侶之外,沒有人可以和你共同走過這幾乎沒有盡頭的孤寂」
 
  「在牡丹盛開的時代,神人們的婚配主要來自於克羅諾斯的賜婚,或是宗族長老之間的媒合,沒有戀愛的自由,但至少不至於孤家寡人。」
 
  「然而在龍圖殞落之後,原本以宗族為統治基礎的秩序被打破了,【光明之徑】將戰後餘生的【創世教派】神人分批遣送到各個邊境平面,其中一個落腳處,就是我們這裡……,【庫伯哈】……。」
 
  「嗯……這段歷史,皇女殿下有跟我稍微提過。」
 
  「那段時間,真的是委屈她了……。」【傭兵公會】的領導者又啜了一口酒,若有所思。
 
  「當時哈維爾女士竭盡所能,接納了許多被發配邊境的【創世教派】舊屬,有魔法資質的,就留在協會,其他只懂打打殺殺的傢伙,就來我們這了,哈哈!」
 
  「原來如此,怪不得每次協會的成員看到我們,一點陌生感都沒有。」
 
  「所以呢,大概在兩三年前開始,兩邊會固定每半年辦一次聯誼,敘敘舊,也試試能不能撮合幾對佳偶!」
 
  「簡單來說,就是由我和哈維爾女士扮演往著【創世教派】宗族長老的角色,說親作媒。」
 
  「可是我和【創世教派】並沒有任何的淵源,應該不用參與這個活動吧?」卡雷斯回了一個淡然的表情,搖頭婉拒。
 
  畢竟【創世教派】覆滅的遠因是克羅諾斯的死,每當身旁的龍眷們提起過去那段風雨飄搖的日子,卡雷斯心中的罪惡感也不禁會油然而生。也因此,他總是會儘量避開這些任務之外的社交活動。
 
  「不!你這次一定要參加!」【鐵臂】沃夫霍地敲了一下卡雷斯的肩膀,再立即補上一個帶著溫暖的笑容,
 
  「嗯!?為什麼?」
 
  「我們統計過了,這次協會方的麗人們共有三十位,但我們公會合適的男性成員只有二十九位,總不行讓一位姑娘落單吧!?」
 
  「再加上,“聯誼視同作戰”,我以【庫伯哈傭兵公會】會長的身份,徵召你參與此次作戰行動,明早10:00在【七霧區】的【詠風頌香庭】集合!以上!」
 
  「等一下……。」一臉訝然的【末世之鷹】,正準備再次開口婉拒時,萊特沃夫已經對卡雷斯行完一個齊眉禮,接著一溜煙地消失在廳門的另一側。
 
  「聯誼視同作戰……會長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藥呀……?」一臉無奈的黑衣戰神,默默拿起桌上的公文,凝神注視,【魔導士協會】的金色封蠟圖騰像是一枚決定運氣的金幣,那代表著厄運的【薄暮女神】似乎正對著末世的戰神低聲竊笑著。
 
  §
 
  隔天早晨
  【七霧區】【詠風頌香庭】
 
  「少校!卡雷斯少校!這裡這裡!」身兼活動策畫人的大熊,一見在卡雷斯現身,便舉起手上印著【軍武十字】的三角旗,那模樣活像領隊帶路的導遊。
 
  卡雷斯一眼往人群掃去,雖然他已經提早抵達了,但似乎其他人又比他更早一步。
 
  「兄弟早呀,歡迎參加我們這個溫馨的聯誼活動!」向來跟卡雷斯稱哥道弟的槍哥,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捧著一個紅色的籤桶走向他。
 
  「槍哥,早安……還有……這個是!?」看著這突兀的正方體,【末世之鷹】不禁多瞧了幾眼。
 
  「喔……我忘了你是第一次參加!是這樣的,為了由【虛空之母】來決定我們神人相遇的姻緣,所以呢……我們都是以抽籤的方式來確定今天的聯誼對象……協會的麗人們會待在房間,不不不……口誤,是包廂,在這個籤桶中總共有三十個號碼,每一個號碼就代表相對的包廂,你抽到那個號碼、那位坐在包廂內的麗人就是你今天的聯誼對象,這樣你清楚了嗎?」
 
  「原來如此。」
 
  「那麼,根據【傭兵公會】的不成文規定,新來的兄弟永遠有抽首籤的權利!卡雷斯!來吧!好事不多磨!快快快!」槍哥賣力地搖了搖手中的籤桶,接著捧到卡雷斯的跟前。
 
  「我有預感!今天【虛空之母】一定會幫你挑到一個好姑娘的!」
 
  「唉……好吧……。」被迫參加的卡雷斯臉上露出苦笑,他將右手伸進籤桶裡,毫不拖泥帶水地從裡面拿出一片三公分見方的木牌。
 
  「1號……。」卡雷斯將木牌拿到眼前翻了翻,這再單純不過的數字讓他突然聯想起某個熟悉的場景。
 
  「哇!是首籤!恭喜你了!兄弟!在包廂裡等著的一定是位國色天香的大美人!」
 
  「老實說,我真的沒有想找個伴的念頭。」
 
  「快沒這麼說,緣份一到是什麼都擋不住的~~~~。緋兒朵~~~趕快帶我們公會的首席戰神去一號包廂喔!」槍哥將籤桶當成皮鼓,一邊打著、一邊吆喝著某位侍女的名字。
 
  沒一會,一名穿著深藍色女僕裝的【日光精靈】從廊道的另一端走了過來,俏麗的臉蛋上掛著一成不變的職業笑容。
 
  「緋兒朵,記得是一號包廂喔,趕快把人帶過去~~~。」槍哥一邊說,一邊轉著卡雷斯的身體,似乎迫不及待地想將他推給走近的侍女。
 
  「好的,這位大人,請隨我來。」身子嬌小的精靈拉起了裙襬,送上了一個優雅的屈膝禮。
 
  「卡雷斯.馮.恩格里斯,向【太陽聖城】的女兒致禮。」黑衣戰神將雙掌包成一個圓,向眼前的精靈麗人點頭致意。
 
  結著龍穗髮的少女先是露出些許詫異之色,接著又掛回原本的職業笑容,擺手比向廊道的末端。
 
  「思格里斯大人,這邊請。」
 
  「麻煩妳帶路了。」
 
  正當卡雷斯走過大熊的身旁時,方才一直噤聲不語的大塊頭突然冒出一句:「少校,請保重……。」
 
  「保重……?」卡雷斯霎時停下腳步,一臉不解地看著這名突然掛著一張苦瓜臉的好哥們。
 
  「保──────他是說保證是個好姑娘,大美人啦!」站在後方的槍哥瞬間臉色大變,急急忙忙勾住大熊的脖子,再把他拽到身後去。
 
  「兄弟,趕快趕快!我們已經有點遲到了,可不要讓姑娘們都覺得【傭兵公會】儘是一些沒有時間觀念的大老粗~~~。」
 
  「喔喔……好!」看到槍哥這副模樣,卡雷斯也沒有多想,再度挪開腳步,跟著走在前方的精靈姑娘。
 
  §
 
  「你白痴呀!這個天衣無縫的計畫差點就被你搞砸了!」槍哥先是對著大熊補了一記拳頭,接著將手放進籤桶,幾秒過後,一整把的木牌被掏了出來,上面的號碼全部都是“1號”。
 
  「因為我心裡有罪惡感嘛……。」大熊一邊揉著受疼的額頭,一邊將寫著不同號碼的木牌放入籤筒中。
 
  「不然你自己去跟卡雷斯換“籤王”!」
 
  「不要……。」
 
  「聽好了,那綠瞳美人的確是國色天香,美到冒泡~~~,但是她一拳就可以打爆四臂巨人的腦袋!除了卡雷斯!誰扛得住呀!!」
 
  「你是不是忘了上次沃克抽到籤王!聯誼完之後在床上躺了三個月的慘事!」發完連珠炮的槍哥將籤筒往大熊的頭上敲去,示意他趕快抽籤。
 
  「知道了啦……。」自知嘴皮不敵槍哥的大熊乖乖地從籤筒中抽了一片木牌,補了一句:
 
  「對了,公會是不是都有幫大家辦“傷害險”呀?」
 
  「你乾脆去問會長,挖坑給卡雷斯之前,有沒有先去幫他辦個“身故險”好了……。」前【創世教派】百夫長不禁翻了個死魚眼。
 
  §
 
  一高一矮的身影穿梭在竹影扶疏的長廊上,在庭院裡盛開的月季與丁香在清風中搖曳著嬌弱的身子,隨風佈著甜美清麗的醉人香氛,不禁讓走在後方的卡雷斯頻頻佇足欣賞。
 
  (【詠風頌香庭】……這地方真的是恰如其名……。)由於卡雷斯長年身處在【原點平面】的白色荒漠,芳華綠茵的景象總是會讓他讚嘆連連。
 
  這時,數百公尺前的獨立庭院裡出現了一個偌大的石造獨室,中間的杉木門板上掛著一個琥珀色的門牌,上面寫著:
 
  【一羽沐香居】
 
  「【一羽沐香居】?請問這裡就是1號包廂嗎?」卡雷斯走到了精靈姑娘的身邊,出聲詢問。
 
  「是的,前方的【一羽沐香居】就是本會館最“堅固"的建築。」【日光精靈】的女兒停下了腳步,轉頭回答,臉上依舊是一成不變的招牌笑容。
 
  「最“堅固”……!?」
 
  「嗯,最堅固的建築……。」留著淡金髮色的麗人這時默默地從女僕裝的口袋中拿出一張紙,遞到卡雷斯的手上。
 
  是一張填滿數字的價目表。
 
  「這是本會館特別為大人您準備的迎賓禮,是所有物件的賠償價目表,請收下。」
 
  「賠償價目表?」
 
  「是的,請收下。」
 
  「呃……為什麼是送賠償價目表當迎賓禮?」
 
  「因為【聯誼視同作戰】。」
 
  「呃……所以……?」
 
  「請收下。」精靈姑娘以一副不容他人質疑的表情湊近卡雷斯,讓後者只能默默地將賠償價目表收了起來。
 
  再走了幾分鐘之後,緋兒朵在長廊的盡頭停下了腳步,轉身向著卡雷斯行了一個屈膝禮。
 
  「那麼,恩格里斯大人,緋兒朵就帶路到這了,祝您武運昌隆。」
 
  「為什麼要祝我武運昌隆?」
 
  「這個嘛……就請大人您用自己的胸膛去體會吧。」明眸皓齒的精靈麗人將手指抵在卡雷斯的嘴唇上,露出一抹令人發暈的淺淺甜笑,那深邃的清澈銀瞳似乎有著能禁錮任何男人意志的誘人魔力。
 
  就在卡雷斯稍稍失神的那一瞬間,精靈麗人的俏臉在他眼前模糊起來,不到一秒的時間差,他發現自個已經站在【一羽沐香居】的杉木門外,某種獨特的茗香從內室中漸次飄來。
 
  【末世之鷹】向後望去,纖細的身影已經不在原本的地方,和煦的晨光佔據了兩人方才的位置。
 
  「剛剛那位精靈姑娘真的是不簡單,回去跟華勒斯有話題聊了……。」卡雷斯露出了自我解嘲的笑容,隨後擺正身體,正面對著【一羽沐香居】的門口。
 
  一陣熾烈的紫色神權核心光譜瞬間浮現在他的瞳孔中。
 
  「上級神人!?」卡雷斯的臉上泛起了訝異之色,這核心光譜的強度比起身為【六刻皇女】的雪花,可以說是毫不遜色,甚至更加地強烈。
 
  (該不會是【創世教派】往昔的高階成員吧……。)【末日之鷹】在內心中裡打起了好幾個問號,就他所知,除了哈維爾女士之外,並沒有其他高階龍眷在【庫伯哈】落腳。
 
  另一方面,這個神權光譜讓他有點熟悉感,他總覺得曾在那裡看過,但一時間卻想不起來。
 
  突然間,一陣颯爽清亮的女子聲音從內室傳來。
 
  「門外的這位朋友,是來參加聯誼的嗎?」
 
  「呃……我是【傭兵公會】卡雷斯.馮.恩格里斯,幸會。」
 
  「方才你一直在門前遲疑不決,也沒有叫門,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姑娘誤會了,只是我第一次參加這個活動,稍稍失態了,抱歉。」
 
  「那好吧,既然今天的活動是兩邊長官的安排,那我們就行禮如儀地把它完成吧……請進。」
 
  「失禮了。」卡雷斯心想,皆來之則安之,反正此行的目地本來就是為了應付會長的奇怪要求,就照著那位姑娘的想法,行禮如儀,將剩下的時間消磨完吧。
 
  正當卡雷斯拉開杉木門時,某位留著亞麻色長髮的俏麗佳人,早已弓步站在他的正前方。
 
  麗人的俏臉上有著如同綠寶石般的深邃美瞳,潤唇上沾了一抹淺淺的彤紅,穿著紫色金繡禮服的她搖曳著織工精細的裙擺,對著眼前的卡雷斯揚起了甜美的輕笑。
 
  「晚安!」
 
  就在輕柔嗓音結尾的那一瞬間,一記雷霆萬鈞的正拳砸進了卡雷斯的胸口!刺眼的紫色電光吞沒了他黑色的身軀,化成耀眼的電球!【末世之鷹】整個人就如同被擊發的人形炮彈,被狠狠地砸到庭院的另一端。
 
  轟──────────────!
 
  如同艦炮發射的巨大聲響夷平了杉木門前方上百公尺的地表,紫電的電弧在高溫燒灼過的草地上貪婪地啃食著餘下的灰燼,原本綠意盎然的造景圍籬被卡雷斯化成的人形炮彈炸出一個大洞,冒著濃烈的白色煙霧及橙色的火花。
 
  臉上依舊保持笑容的傲嬌美人,將仍然冒著電弧的絲質手套甩了甩,接著轉身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傳訊石,輕輕的轉了幾下。不久後,傳訊石中傳來了一陣沉穩的女音。
 
  「怎麼了?孩子?」
 
  「婆婆,我的聯誼對象突然昏倒了,那我就不參加接下來的活動囉~~~。」紫色的麗人一邊捲著髮尾,一邊幫自己再沏一壺上好的茗香。
 
  「這樣呀……可是我看那個一襲黑裝的大男孩,好像毫髮無傷吔……呵呵。」
 
  「什麼!?」露出驚訝之色的綠瞳美人,倏地抬頭望向門口前方的破敗景象,霎時張大了眼睛。
 
  另一名同樣面露驚色的對象已經站在方才吃了一記重拳的老地方。
 
  「妳是……【蒼紫麗人】!?」卡雷斯這時才恍然大悟,那道有著熟悉感的核心光譜,就是先前在【格武論尊】預賽打過幾次照面的米莎卡。
 
  「婆婆呀!你這次可真的是幫我找了一個與眾不同的聯誼對象呢!我先斷訊囉~~~~!」綠瞳美人輕輕咬著下唇,心情大好的她已經迫不及待要展開第二回合了。
 
  「好,玩的開心。」傳訊石的另一端傳來咯咯的笑聲。
 
  §
 
  【詠風頌香庭】最高點
  【九十九蟬問香處】
 
  【千歲女巫】之一、同時也是【庫伯哈魔導師協會】創始者的席爾菈妮.艾斯.哈維爾,倚在一張頗有年歲的檜木搖椅上,靜靜地欣賞著遠方那個爆起無數道眩目電光的紫色身影。
 
  視角中的另一人,連吃了十幾記攻擊後似乎完全沒有居於下風,堅比精鋼的戰氣化成了鐵壁,猛爆的蒼嵐紫電似乎一時之間找不到任何突破點。」
 
  「小沃夫,你們公會這位新進同僚,不簡單吶。」留著一首幾乎觸地的銀白長髮,同樣有著翠綠瞳色的席爾菈妮,一邊撫摸著在懷中打盹的黑貓,一邊聚精會神地看著遠方那雷電交錯的景象。
 
  「是的,在我們新一輩的同僚中,卡雷斯的確是相當出類拔萃,雖然加入公會的時間很短,但晉升的速度可以說是前所未見。」原本在一邊的扶手椅上正襟危坐的萊特沃夫,立即起了身,如同將哈維爾女士當成上級一般,開始了簡短的報告。
 
  「沒辦法,那丫頭的擇偶條件第一項,就是要找一個能挨得了她拳頭的男人,那個叫卡雷斯的孩子,有這個器量呢。」哈維爾不停地讚許著這名有潛質的孫女婿侯補,一臉笑意。
 
  「對了,緋兒朵,不小心破壞的東西都有好好記下來吧,我可不想被妳們店長當成只會製造店損的奧客喔。」
 
  「哈維爾女士不用擔心,緋兒朵都有好好地記下來了,持續增加中。」一直待在旁邊的精靈姑娘,快速地揮動手上的墨水筆,小小的筆記本上填滿了密密麻麻的破壞物件。
 
  「好,那麼,小沃夫,雖說是聯誼,但用AA制總會讓外人覺得【傭兵公會】小家子氣了,這次的費用就交給你埋單啦……當然,店損也要麻煩你了。」
  
  「呃……萊特沃夫明白了……。」即使心中千百個不願意,但哈維爾夫人畢竟幫【傭兵公會】在龍眷之地植下了成長茁壯的種子,他也只能含淚接下這筆帳單炸彈。
 
  (卡雷斯,拜託你趕快撂倒那個慓悍的姑娘呀……。)荷包淌血的【鐵臂沃夫】,不由得在內心大喊著。
 
  ────────────────────────────────
 
  各位文友晚上好,我是總算達標每日五百字的姐吉拉!
 
  本篇再度讓老宅女更加了解到自己的短板了,嗯……戰鬥文,我真的不會寫……。
 
  但【虛空戰記】本來就是一篇由無數戰鬥堆砌起來的故事,我也必須要試著克服這一點,不然後面的故事就難以為繼了。
 
  在此萬般感謝沐沐老師為咱家這位美到冒泡、悍到驚天動地的【蒼紫麗人】米莎卡所繪製的設定圖,請一定要收下老宅女的膝蓋。
 
  在【格武龍爵】卡飛龍尚未龍紋披甲之前,他曾經與一群志同道合的【野生神人】們,共同隱居在一個名為【西馬魯】的邊境平面,隱姓埋名。
 
  為了保護居住地的平民免於【虛空掠奪者】的侵擾,卡飛龍建立了一個名為【西馬魯戰團】的民兵組織,以守護南端平面的一偶為職志,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這一切,在【第一皇女】潔洛亞的艦隊在鄰近平面遇襲之後,劃下了句點。
 
  背負著極龍之力與太初詛咒的戰神,為了報答過去的恩情,讓自己再度回到神主克羅諾斯的視線之中。
 
  而【蒼紫麗人】米莎卡,便是【西馬魯戰團】的後裔,她的出現,將會讓卡雷斯與【格武龍爵】卡飛龍的過去開始銜接,寫下另一段歌頌【六龍之力】的詩篇。
 
  還請大家來欣賞沐沐老師為米莎卡繪製的設定立繪,祝今晚好夢!
 
  東堂隼人/姐吉拉
 
  §
 
 
  【虛空戰記 設定圖】【蒼紫麗人】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不簡單的聯誼w 還要講究有高強的武藝XD
2022-06-13 09:18:20
東堂隼人
比武招親的概念,只是準媳婦親自下場PK準夫婿![e38]
2022-06-26 21:35:01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看得我下意識的伸手擋腹部,這一拳下去會出事吧ww
雖然看起來應該沒事,但比較擔心卡雷斯內傷( ´・ω・`)
精靈姑娘有種優雅成熟的美,被形容得好棒~(´▽`)
2022-06-13 11:39:46
東堂隼人
請愛莉不用擔心,卡雷斯可是已知平面硬度最高的男子漢!老宅女也覺得緋兒朵超優雅的![e34]
2022-06-26 21:36:56
虚ろな光
這個頌香亭我好像第一次看到
2022-06-13 14:01:17
東堂隼人
是的,最近我都在看阿光的文章學新的辭彙呢![e12]
2022-06-26 21:42:54
好難過的每一天
1000巴幣奉上
2022-06-13 18:40:40
東堂隼人
謝謝Shan![e34]
2022-06-26 21:43:14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哈維爾女士不用擔心,緋兒朵都有好好地記下來了,持續增加中。」這句話無形中帶給了沃夫不小的壓力XD
2022-06-15 11:13:38
東堂隼人
花錢換個美嬌娘回來,絕對是個划算的買賣![e29]
2022-06-26 21:44:3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