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從《仁王 2》跳槽到《艾爾登法環》的那些雜感

燿空 | 2022-05-28 01:19:54 | 巴幣 12 | 人氣 178

  嗨,這裡燿空。雖然一開始講得好像要把小屋當作日誌在寫,開始翻譯國外新聞後好像就漸漸把這件事情埋在待辦清單最底下了。這樣經營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就是了,應該就會繼續用這種方式寫下去吧,頂多真的讓我很感興趣的題目會再製成影片上傳到 YouTube 上面。

  我一直對於魂系遊戲有著一定的憧憬,但幾年前都因為遊戲庫主要都是 FPS,就沒有特別投注心力在 ACT 上。一直到了《戰地風雲 5》斷更、《Forza Horizon 4》玩到一個段落正式讓我陷入遊戲荒,才認真從《仁王 2》開始打 ACT 這塊。


  說起來有趣,我和《仁王 2》這款遊戲也算是分分合合,第一次是連續打了好一段時間,在第二章中間的時候覺得需要休息一下,後來回到遊戲裡就已經不會打了,連續死亡的挫折感讓我第一次長期脫離這款遊戲。沒想到第二次回歸的時候就一路把累積時數從 10 小時左右直接打到 130 小時,直接打到進奈洛獄。正當我以為這款遊戲會一直被我打到 200 小時以上的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我的電腦會因為《仁王 2》直接熄火,而且沒有重啟的跡象。

  這件事情直接促成了我買下《艾爾登法環》,但我必須詳細說明的是,我玩電腦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遇過這種玩單一款遊戲會熄火的問題,而且是連 BSoD 都沒跳、不只發生一次、只發生在遊玩《仁王 2》期間的問題。為了確認是不是 PSU 果真撐不住自己的配備,我還連續玩了好幾天的《Forza Horizon 5》,看著 HWMonitor 裡 GPU 耗電量動輒 220 W,想著這耗電比《仁王 2》足足高了 40 W 起跳,卻始終等不到熄火的那一刻,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描述這種心情。

  無論如何,我想也該再次跟《仁王 2》分開一段時間了,在經歷過前幾次買遊戲踩雷之後,果斷買下了已經推出而且確定好評如潮的《艾爾登法環》,也就是我人生中第一款由 FS 和玩家又愛又恨的宮崎英高所推出的正統魂系遊戲。


  我對魂系的印象一直都停留在「魂學」、強調滾滾樂的近身戰鬥、壓抑的色調風格以及玩家與環境的極大反差。在玩過《艾爾登法環》之後,這幾個印象基本上沒有受到什麼衝擊,大致上跟我所想像的差不多。由於在《艾爾登法環》之前,我是換了不少次武器的《仁王 2》近戰玩家,雖然印象是沒受到衝擊,不過在操作跟動腦的地方卻受到了不少挑戰。

  從大眾的眼光來看,《仁王 2》的 UI 配置、操作模式跟整體風格帶給人的感覺就是半個魂系,但實際玩起來倒是差得挺多。要以我一個近戰玩家的角度來講的話,《仁王 2》更加鼓勵玩家利用大量的武技主動發起攻勢,直接把敵人打出硬直;《艾爾登法環》則如前面所說,除非敵人廢話太多,不然玩家在進攻之前,滾滾樂是躲不掉的考驗,而且不是滾了就能輸出,玩家還必須記住哪些動作會有破綻,哪些要連著滾。在絕大多數的 Boss 戰中,先手是十分危險的。

  《艾爾登法環》往往帶給我一種不知道是不是刻意製造的反差,敵人要不是成群結黨、體型巨大就是速度快到嚇死人,相比之下,玩家扮演的褪色者卻只是一般的人類。攻擊手段有限、需要同時顧至少兩條量表,要想有更多攻擊手段就必須抓緊破綻放禱告、魔法,或是在每多一把就會增加負重的武器上裝備戰技,說得困窘一點,為了加強防禦而穿重防具的人,可能連盾牌、火把、遠程武器都放不下。

  魂系玩家被套上的枷鎖實在太多。但在《仁王 2》裡,主角具有半妖的身分,理所當然地就有妖怪技和妖怪化這類的強力技能,武技除了鍵位衝突需要擇一以外,也只要解鎖就可以按照指令順序打出來,不會面臨應該攜帶或是放棄的選擇。如果玩家自認是閃招苦手,配裝也可以巧妙地構成攻擊回血(而且很強)的效果。這使得《仁王 2》在一周目中期甚至通關後,會從外界普遍認為的「類魂」變成數字遊戲。容錯率依著防具和武器的升級慢慢堆高,玩家更需要考慮怎麼搭配和進攻以便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刷出一排數字,而不是《艾爾登法環》中與敵人的博弈。

  更明確一點說,《仁王 2》裡潮的是主角,一舉一動之間都有大量「派生」(即衍生、變化),敵人的動作就顯得較為單一、易懂;在《艾爾登法環》裡,情況就反過來了,不僅是敵人一個高跳可以代表三種以上不同的攻擊,玩家甚至可以感覺到遊戲在「讀取」自己的動作,只要喝水對方就會直直衝過來。

  《仁王 2》和《艾爾登法環》兩款遊戲在我眼中並沒有誰高誰低的問題,《仁王 2》的爽更傾向於堆砌數值、快速打擊、即時回饋;《艾爾登法環》這類的魂系則是爽在玩家角色這個平凡無奇的小廢物終於透過硬實力推翻強敵的那一個瞬間,無論推了多久、手段多麼卑鄙,反正推掉就是推掉了。

  為了處理瑪蓮妮亞,我甚至走投無路到開了金色記號希望有人能幫忙,結果卻召到那種上發狂的時候把自己弄死的。後來叫了 +10 黑刀、把小圓盾換成黃銅盾來正面扛水鳥亂舞,最後加總起來還是花了 4.5 個小時才推掉。老實說推掉的那一刻是開心的,這也許就是魂系遊戲讓人又愛又恨,由恨生愛的原因吧。


  如果能確保電腦不再熄火,我還滿願意回去碰一下《仁王 2》的,一方面是為了確保自己的手還堪用,另一方面又是想試試看在玩過了這麼久的《艾爾登法環》之後,我會怎麼應對《仁王 2》裡面的敵人。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