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東謹】nine of spades

文筆糟透了×墨荼玄楓 | 2022-05-15 23:59:23 | 巴幣 0 | 人氣 42


BGM-不知醉
接:黑桃8
Daiquiri 黛綺莉
Moscow Mule 莫斯科驢子
別名:白昼夢ロンド(白日夢圓舞曲)



你一定是天上掉下來的瓊漿玉露吧。 為什麼,我一看到你就忍不住想品上一口
剛解決完案件,想要喝一杯,在同事推薦下,東璧來到『Suga』酒吧。
本以為跟一般酒吧相差無幾,可推開門後完全改觀了酒吧的刻板印象。
沒有吵雜電子音和一群人在舞池不停賣弄著身體,有的只是爵士樂跟幾個落座冷清客人彼此交談。
「真的想像中不太一樣。」低喃自語,東璧邁著步伐來到吧檯前,剛坐上位子準備要點酒來品品,聽到一旁對著說著:「來杯Moscow Mule。」
微微訝異,東璧聞聲撇頭過去,看到戴著金框眼鏡一頭水藍色頭髮綁成高馬尾,穿著西裝套,對著調酒師說著剛剛酒名。
雖說只是側面,但完全勾起東璧『性』趣。
下意識的也想跟著點同樣來喝看看,然後就看到調酒師笑笑的開始熟練調起酒來,將酒倒入杯中後放在桌上推給點酒人。

看著與點來的酒不符合,雲謹又推回去:「調錯了。」
一杯白底顏色酒,杯上嵌著檸檬切片,分明就不是所點的Moscow Mule
東璧暗忖著,還能這樣?
只見調酒師笑笑說:「萬一你醉了,誰帶你回去?這杯比較適合你。」
雲謹不滿對著調酒師說:「誰說的,不是還有計程車代駕嗎。給我換。」鼓起一邊臉頰瞪著調酒師。
東璧看著雲謹覺得這人很可愛,同時也是他喜歡的類型,聽到他跟調酒師對話後,原本想著調解幾句,又聽他們之間對話無比熟捻,想要解圍的話默默消失肚內。

雲謹瞪著調酒師,咬牙切齒說:「那你特別調的這杯叫什麼?」
調酒師笑咪咪說:「Daiquiri。」然後一個轉向,對著東璧問著:「請問先生要點什麼?」
東璧很順的回:「Moscow Mule。」
調酒師點點回:「請稍點。」
沒多久,東璧點的酒就來,惹得一旁雲謹眼饞,小聲說:「真好。」
聽著雲謹那小聲的音量,東璧看著剛點的酒,眼尾瞧了瞧雲謹,眼瞼垂下,把眼前的那杯酒往旁邊推去,連同將身子轉過去對著雲謹說:「這位先生,你願意跟我換杯酒嗎?剛發現我點錯了。」
雲謹狐疑看著東璧,又想到這裡可是他們合夥同伴開的店,應該沒什麼問題,便點頭答應。
兩人迅速互換酒,快的讓吧檯前的調酒師來不及阻止,雲謹揮揮手說:「萬一我醉了,麻煩你幫我叫代駕。」

原本打算想要來個一夜情,才會想要灌醉,萬一調酒師真的替對方叫,那可真不妙呢。
常跟緝黃組員打交道,知道一些低俗氾濫門道,常在夜店發生過。
原本對這種作犯違法痛惡的東璧,些許在酒精引誘之下,產生不入流想法。
看著一旁調酒師還是加減勸阻雲謹別喝太多,拿出手機搜尋『Moscow Mule』,卻發現是一款酒精濃度不高但是後座力強勁一款雞尾酒。
還在想著要不要學不入流方法拐人,結果這下機會只接送到眼前。
裝作若無其事,東璧跟雲謹開始淺淺交談。

雲謹看著鄰座的人,不自覺皺了眉頭,本能告訴要迴避,帶著保留交談一些無關緊要聊天,手卻下意識頻頻拿起那杯『Moscow Mule』,很快的將那杯喝到底。
而後勁也開始緩起,將那銅杯放著,雲謹低著頭將眼瞼低垂,遮蓋眸中開始渙散,盡量保持清醒,眼神落在自己喝完那銅杯上。
「抱歉,我有事要先離開。」一手撐著桌子打算起身,突然地被東璧一手壓著自己手背上,一道陰影遮住半邊,耳朵傳來是那東璧聲音,其餘的就什麼聽不到。

「我送你。」
一夜過後。

每當想起那晚,對於東璧來說宛如曇花般的夢。
也不是沒再次光顧那家,只是再也沒看到那晚符合自己胃口的人在。
就像做了白日夢一樣,醒了,什麼都沒。

東璧將書桌的抽屜打開,裡面躺著一條深藍色綁髮繩。
「呵。」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