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奇幻小說】致一個無名的傳說|大國篇09 油斷大意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3-27 16:49:56 | 巴幣 4 | 人氣 80

連載中小說◆致一個無名的傳說(有就更新)
資料夾簡介
我扮演著早死去的偶像提里,來到一個偏遠的城鎮,哪知在這裡竟然有人壓過提里的光采! 當我打算去教訓這個可惡的人時,總覺得這個人相當可疑...他到底是何許人也!



◆◇◆

「其實當初找你是因為我缺人手去完成一個大委託,委託內容是讓詛咒魔法消失。」
瑟栗奇突然講了這樣一句話,讓原先不悅的吾提愣了一下,但瑟栗奇似乎沒有察覺吾提表情變化的繼續把話講完。

「也就是說,我得想辦法消滅製造的源頭才行,而根據任務發布者提供的線索則是提到,詛咒魔法是來自於一個叫做「安捷羅特」的詛咒魔法家族,但這任務只憑我自己很難。」

「既然要完成任務很勉強,為何當初還接?放棄不就好了?」
詢問這句話的吾提倒是沒有要責備瑟栗奇為此威脅自己的意思,只是單純對這不合理提出疑問。

瑟栗奇聽到吾提的疑惑,無奈的微笑搖頭:「歷屆所有能當上領袖萬相的人,也都曾經有在他們只是幻影的身分下,想辦法去完成像是這樣難度的傳奇任務,若前三十幾屆都能做到了,我肯定也可以。」
瑟栗奇表情轉而堅定:「而且我也有不能放棄的理由,我非得當下萬相不可,這樣我才能調動人力去找我在大國的父親。」

吾提訝異的看著瑟栗奇:「你父親……在這國家失蹤?」

「你不知道嗎?」瑟栗奇回想了一下先前的事情,發現自己真的甚麼也沒講,就這樣抓著對方把柄拉著對方來執行任務……
『所以現在不是要跟他解釋清楚了嘛……!』瑟栗奇賭氣的回應自己的良知。

「嗯,幾年前他在接了大國的任務前往大國後,我就沒有再見過他了……雖然有人說父親可能死了,但這絕對不可能!因為我父親他在幻影裡可是數一數二的高手!所以,也就有人有別種說法,說他是任務失敗逃跑……」

講到這,瑟栗奇稍稍停頓了一下,彷彿想起誰有些不悅以及不甘,但很快,他整理好情緒後,以微笑的面容抬起頭看向吾提:
「逃跑的事情就更不可能了,父親不是這種人,他肯定是因為某些原因,才會到現在都失聯,因此我來這找他了,然後我也希望能在這段時間達成當上萬相的條件,當上萬相,找他,以及幫忙他。」

「我只有聽到你說你父親的事,那你母親呢?你一個人跑來這,還要去執行那麼危險的任務,你母親不擔心嗎?」

「我沒見過她。」
聽到瑟栗奇竟然不加思索的這樣回應,吾提稍稍沉默了。

所以這個人是單親,可是成長過程,唯一的父親又搞失蹤嗎……
吾提稍稍嘆了口氣,雖然他同情瑟栗奇,但整個聽下來有些說不通的地方:「你們成為萬相的這條件有點強人所難,不過聽起來,你應該有其他跟你差不多目標的同伴可以找,為什麼不找他們?」


瑟栗奇苦笑著:「這個嘛……就因為出現父親因為任務而逃跑的說法,又無從求證,所以我就被看作是失敗者的小孩而被所有人瞧不起……所以我在家鄉,人緣可差了,沒有人願意跟我一起執行任務。」

『瑟栗奇因為被孤立而不懂得與人相處,所以他才會經常有容易得罪人的行為嗎?』吾提想起這幾天相處的好幾次狀況,又沉思的看著瑟栗奇。

「而且如果同樣是身為幻影的人,一起執行任務的話,任務星數會因此被均分,所以基本上想當萬相的人都是自己想辦法處理的,而我能想到的辦法就是找人幫忙,而目前找到的那個人則是你。」

「外找也行?」吾提懷疑的看著瑟栗奇。

瑟栗奇則得意的插著腰:「是啊!辦事員也說沒問題,還說人脈是一種方式。」

「嗯……」吾提沉默了。
『那我的意願呢……』



在結束與瑟栗奇的第二場任務後,吾提照往常一樣來到了酒吧工作,當他在擦拭酒杯時,錫納森也走了過來,因為知道吾提是剛完成與瑟栗奇的任務才來的。
「吾提,你任務下次做完就會收手吧?」
錫納森拿著上一次詢問吾提的話題再度問著他。

本該果斷回應錫納森問題的吾提,此時僅是停下擦拭杯子的手。
因為吾提想起與瑟栗奇剛才的對話,瑟栗奇他來這陌生的國家是因為想找父親,他需要人幫忙,是因為他真的需要,而他找上自己是因為他運氣好,正巧那時就發生黑道械鬥事件,讓本該在平常日根本不使用魔法的自己,正巧被他見到自己在用魔法……

吾提心裡,其實仍是想要平靜過生活的,但現在的他卻也開始同情瑟栗奇而想幫忙,雖然他這種好人性格被錫納森念了很多次,但兩個想法此時仍是同時存在吾提腦袋內……
吾提放下了手邊的杯子。
「錫納森,關於這件事,我想,下一次完成任務再來看看吧。」



xxx


瑟栗奇獨自一人,化身為碧眼亞麻色頭髮的黑衣男子走進了一個煙霧瀰漫的謎之遺跡之中。

為何瑟栗奇會出現在那樣的地方呢?
那是因為在稍早以前,瑟栗奇來到暗堂時,黑在瑟栗奇尚未開口以前,就毫無預警地拿出了一張委託單…

「這個任務只需一個人處理,雖然只有一星,但希望你能幫忙。」
銀髮瑟栗奇聽到後,竟然沒有詢問任何問題,直接立刻點頭回應:「好,我接。」
這讓黑稍稍訝異:「你沒有疑惑嗎?」
「有是有,但你拿給我應該就是希望我幫忙吧?所以我就決定接任務幫忙了,我現在也剛好沒事,就當作是飯後運動。」

『這個把對方當成自己人就毫不猶豫幫對方的性格……不過這小子很機靈,應該不至於會有濫好人的疑慮啦。』
黑懷念的微笑了:「嗯,謝謝你。」接著立刻回歸原本的謹慎樣子,開始說明任務:「這次任務需要取回一個沒有劍刃的刀柄。」
黑攤開手,手上有一個刀柄:「東西就與我手上這個是一樣的。」

瑟栗奇細瞧了那個刀柄,又看了看黑完全沒在開玩笑的嘴臉,疑惑的再度看向刀柄:
『只是要找一個刀柄嗎……真是個奇怪的委託。』



此時的瑟栗奇化身為黑衣碧眼男子,在執行著一星任務,因為巡邏的人在附近,而躲到了某個柱子後…

儘管這個詭異的地區,有許多人在巡邏,但重複了上述的動作幾十次之後,瑟栗奇終於來到了這地區的深處,並且見到任務的目標道具就在眼前,瑟栗奇感到訝異…


任務的深處比起入口處以及走道,還要充滿了雲煙,雖然整體空間空蕩蕩的,除了怪異的柱子外沒有阻礙,但身處位置飄散著許多霧氣,並且盡頭處還有個發光的五芒星魔法陣。

光芒照在周遭雲霧之間,那氣氛可說是詭異極了。

雖說瑟栗奇心裡有些害怕,他仍是快速地走到桌前。
瑟栗奇沒有馬上拿起桌上立起的刀柄,而是謹慎的觀察了四周,甚至還使用探測魔法查看是否有危險埋伏。

但眼前除了牆壁發光的五芒星,以及立起的刀柄的詭異擺放方式以外,似乎也沒甚麼了!
因此瑟栗奇不再猶豫的從桌子上拿起刀柄放到口袋之中,並洋洋得意地自滿著:
『這任務果然是一星的任務,真簡單。』


但當瑟栗奇不小心再看向牆壁五芒星的位置時,他總覺得五芒星魔法陣跟剛才見到的似乎有一點不太一樣?……
『是我眼花嗎?五芒星好像有變多。』
此時瑟栗奇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個魔法道具“探測水晶”,這個魔法道具雖然不貴,卻也不便宜,
使用時必須將自己魔力注入其中,若道具沒有反應,表示自身並沒有中任何他人附加的魔法,
但假設有中他人附在自己身上的任何魔法,無論是好的或者壞的魔法,探測水晶則會變色,並且該道具就無法在使用下一次了…
  
在瑟栗奇將微量魔力注入到探測水晶之後…
道具並沒有任何反應。

瑟栗奇頓時間鬆了口氣,不僅因為自身安全而安心了,並且也慶幸自己荷包沒有因此而失血!
隨後瑟栗奇立刻轉過身,快速地離開了這詭異的地方。

這地方寒冷的陣陣霧氣,沒有因為刀柄被拿走而有變化,但牆上的發光圖騰卻與剛來時有些許的不同了…
xxx


拿到任務道具,並順利離開的碧眼瑟栗奇,此時抬頭看了一下天空,
此時天空還依舊明亮著,天空晴朗無雨,並且有著幾片白雲,氣溫則是十分舒適的溫度,
或許這是個適合郊遊的一天,也或許是因為一早就解決了一件事情,因此瑟栗奇想做點甚麼犒賞自己:
『現在時間好像還很早,所以黑那邊乾脆…晚點再去回報吧!』

有了決定後,瑟栗奇滿意的伸伸懶腰,並往城鎮熟悉的方向走去。



瑟栗奇以提里的樣貌來到了酒吧,因為酒吧的人只見過他神官提里的模樣。
注意到瑟栗奇的到來,錫納森立刻面帶微笑地招呼著:
「提里大人,幾天不見了,歡迎您來!您有沒有興趣挑戰店裡最近新進的一款酒呢?」

既瑟栗奇帶著眾多小弟來酒吧的第一次登場之後,瑟栗奇也以提里的樣貌來到酒吧不少次,因此錫納森表現不再是像第一次一樣,對瑟栗奇感到訝異,而是像是對待熟客一般,熟練的招呼著。

來酒吧幾次的瑟栗奇有注意到,其實大部分時候招呼客人的服務生,都是錫納森而非吾提,吾提通常是待在吧檯內,做些後勤的工作,因此瑟栗奇也對錫納森不感到陌生,只不過因為錫納森時常會不小心講出幾句,讓人覺得沒有節操的話,因此瑟栗奇其實對錫納森沒太多好感,但也不討厭這個人就是了。


聽到錫納森的介紹,假扮提里的瑟栗奇問到:「喔?這個酒有甚麼特色呢?」
聽到這,錫納森得意的開口開始介紹了,彷彿這個的酒也是他釀的一樣…

「這個酒的名字就叫『一杯倒』,而這一杯倒就如他的名字一樣,無論是酒量多好的人,喝完這杯酒肯定都會倒下,若您不嫌棄可以挑戰看看,而且假設有人喝完這杯酒沒有馬上醉倒,那這杯以及今天吃的餐就算本店的招待!不用付錢。」錫納森解釋著,並且講到最後,眼睛還亮了起來,因為他很好奇眼前這位神官大人是否也有能力打破一杯倒的紀錄呢。

「好啊,那請給我一杯吧!」瑟栗奇隨即回應。

其實瑟栗奇並不對「一杯倒」這個酒感到有興趣,因為他並沒有那麼喜歡喝酒,相較之下,瑟栗奇比較喜歡喝帶有甜味以及香氣的果汁,但是錫納森後續提到了「免費」這個關鍵字,聽到這句話的瞬間,燃起了瑟栗奇非常濃厚的興趣,因此結果演變成他不加思索地要了一杯。


『是甚麼酒?可以這麼神奇?』
在等待錫納森拿酒過來的同時,瑟栗奇也期待的思考著,但他卻稍稍的低下頭,有些恍神的樣子,連有人走近自己,並拿出一杯酒到自己面前也沒察覺。

「你精神看起來有點差。」
因為眼前突然出現的這杯酒,以及突然在自己面前發出的,不是預期中的錫納森聲音,瑟栗奇稍稍嚇了一跳。

這個說話的聲音,不是錫納森的,那是誰呢?
瑟栗奇疑惑的抬頭一看,他看到吾提正擔心的看著自己。
是啊,會講這種話的除了吾提以外,還會有誰呢?

瑟栗奇好笑的笑了一下,
「原來是吾提你,終於換你來服務我了。」

「恩?瑟栗奇你有事找我?」

「不是啦。」瑟栗奇連忙否認:「我只是剛執行完任務,因為時間還早,所以想說來這裡跟你打聲招呼。」
吾提理解的點頭:「難怪你看起來有些疲憊,等等早點回去休息吧。」

假扮提里的瑟栗奇拿起一杯倒:「等等會的!在我喝完這個以後,不過這個這麼小杯,真的會醉嗎?」
本來瑟栗奇以為吾提只會面無表情地回答『會』或者『不會』,來簡單的結束對話,但意外地,吾提十分認真的開口…

「會的,所以我不太建議你喝。」
瑟栗奇感到稍稍訝異。
吾提是這樣的人嗎?
看來這傢伙人其實不錯,瑟栗奇回笑著。


錫納森所知道的吾提,除非不得已,平常時總是避免到前台與客人直接面對面,然而今天的吾提不僅走到接待客人的位置,面對吾提的人還是那位鼎鼎大名的提里大人!
這讓錫納森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疑? 吾提先前不是跟我說,他打算任務結束後就打算跟提里大人劃清界線嗎?
沒想到在今天,低調的他竟然會主動跑去跟那位名人講話,他們之間有發生甚麼事嗎?

但縱然錫納森好奇的靠過去聽他們對話,他也無法理解個所以然。


xxx


月光照進了瑟栗奇暫住的旅館內,在旅店睡覺的瑟栗奇,仍是扮演神官提里的樣子,他滿足的打了哈欠並睜開了眼,見到窗外天色已黑,瑟栗奇訝異的立刻從床上坐起:
「疑?!竟然這麼晚了啊!」

『暗堂應該還沒休息吧……』
瑟栗奇立刻換裝,並緊張的往窗外跳去,內心似乎祈求的想著:『黑……你會在吧……』


正當瑟栗奇抵達暗堂時,當他還能推開大門讓他有些鬆了口氣,此時他見到黑正拿下掛在一側的外套準備穿上。
然而本來瑟栗奇在打開大門大那剎那近乎是撞開還帶著一臉緊張樣,但他卻在下一秒見到黑以後,裝作從戎的姿態,悠悠的走到暗堂內。

雖然黑有注意到瑟栗奇前後的反差,但他沒有興趣理解,並把外套穿好,雙手交疊的轉過頭:「小子,我現在已經下班了,你要給我加班費嗎?」


聽到黑那樣回應,瑟栗奇有些訝異,但想想,手邊這個任務確實也沒規定要何時回報,那麼明天來也沒差,那到底自己剛才在急甚麼啊?瑟栗奇自己也開始不懂了,但目前提里形象的他可不想讓『提里』這麼沒有風采,因此瑟栗奇轉而以毫不在意的態度的回應:「不然我明天再來…

本以為黑會就這樣下班了,但此時的黑卻轉過頭拉開了辦公椅,並坐回了他的辦公桌前:「不用了過來吧,來處理你的事情。」

「嗯!」
瑟栗奇高興地回應,此時的瑟栗奇覺得有一點點獲得勝利的感覺,看來嚴肅的黑應該是看在自己是老爸這個老友的面子上,而留下來吧!

有關係還真是方便啊!
感謝啦老爸!

黑將戴在頭上的帽子拿了下來,瑟栗奇對於黑這個舉動感到疑惑,
因為”回報任務”不是不需要花太多時間處理嗎?
黑有需要把帽子拿下來嗎?

果不其然,黑並非在講回報任務的內容,而是說了別的:「小子,你的氣息似乎多了幾分,你在執行的過程中,有碰到什麼嗎?」

聽到這,瑟栗奇感受到的異樣感覺被證實了,他開始感到害怕,自己是否遇到非常大的狀況,但瑟栗奇卻又裝作從容的回應了黑:「嗯?一切都很順利,怎麼了?」
「把你這趟去的過程,說一遍給我聽看看。」

沒有多餘的話,黑就這樣直接開門見山的講了,看來…
黑沒有在開玩笑…

『事情可能…真的大條了…
瑟栗奇深吸了一口氣,接著開口…盡可能的解釋了過程。


聽到瑟栗奇盡可能的鉅細靡遺講過程,黑若有所思的思考著,
而一旁的瑟栗奇則冒著冷汗但不發一語地看著黑。
「小子,你可知那個牆上的五芒星是甚麼嗎?」
瑟栗奇搖頭:「不就是增加氣氛用的裝飾嗎?」

「那是一個很簡易的術式魔法,你不是說你離開時,上面的五芒星好像多了幾顆嗎?
那是因為"你的氣息被記住了"。
那魔法不是用於追蹤或者攻擊人的,所以就算你用探測水晶檢查,當然也不會有任何結果,
但確實,因為這類魔法不起眼且不具威脅性,所以你才會中招吧?」

黑見瑟栗奇羞恥的低下頭,嘆了口氣,:「你也別太在意,畢竟你經驗還沒那麼多,還有許多磨練的空間。」

黑從手上拿出一張符咒:「這張符給你,上面的魔法刻紋可以暫時混淆掉你原來的氣息,讓對方抓不到你,但這幾個禮拜,你自己也要"換掉臨時住所"並多加小心。」

瑟栗奇點頭,並將符咒取走,「嗯…知道了。」
並繼續裝作從容的起身。
  
當瑟栗奇走到門口時,他記起離開前,應該要與黑打聲招呼才走,因此回頭對黑,努力的微笑開口:「嘿,謝啦,我先走了,下次再請你喝一杯倒。」

說完,下一秒,瑟栗奇轉過頭,踏出了黑的辦公室,拿在手上的符咒,不自覺地拿到胸口並無意間抓緊了,
『唉,怎麼會攤上這麼麻煩的事情…



◆◇◆◇◆


作者的話

目前這幾回的範疇,都一直在有漫畫腳本的情況下改寫,不知是否是這原因,在打的過程非常沒有FU。

雖然朋友有提到過,我每個任務都跟主線事件發生感覺無關,但我所有人物其實沒有共通的主線事件,有的話也是在之後的事情。

瑟栗奇他的部分就是圍繞他父母的事情,而吾提是被牽連而開始改變他人生軌跡,至於其他人或許依舊是留在他們原本生活的位置。

雖然我故事改了非常多次,但似乎拉攏主線這件事情是非常難做到的,因為打從一開始故事的發想,就沒有決定要寫單一一個主線,而是把故事當作旅程處理。

人在旅程中雖然有目標,卻不知道自己過程真正會選擇的路是甚麼,也不會知道自己會見到怎樣的風景。


總之這邊我有空就更新,目前會先挑有FU的事情優先處理,我希望能找到讓自己舒服的生活模式。




◆◇◆


◆◇◆◇◆◇◆◇◆◇◆◇◆◇◆◇◆◇◆◇◆◇◆◇◆◇◆◇◆◇◆◇◆◇◆◇◆◇

✨《致一個無名的傳說》貼圖開賣囉!✨快來蒐集吧!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歡迎來penana打賞我!

如果大家對故事有任何感觸想法或者猜測,
歡迎多多留言,謝謝你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