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第十七章Answers④

| 2021-12-08 08:00:05 | 巴幣 1204 | 人氣 122

連載中【連載】生存界限
資料夾簡介
在毀滅後重建的世界,人們活在「拉比尼斯」這一怪物的威脅中。儘管有三名擁有特殊能力的青少年挺身阻擋,人們卻是依賴、厭惡、懼怕、覬覦他們的能力⋯⋯

  「天夜,你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什麼?」

  「你想回——」

  才剛開口,狩刀便停了下來。因為他發現他差點說出「回去」這個命令句。

  他馬上改口:

  「你要選擇研究所留在研究所嗎?」

  「⋯⋯那裡是我家啊。不然我還能去哪裡?」

  聽到天夜這一道茫然的聲音,狩刀忽然愣住。

  他想起之前映良說過,解決這件事情還包括善後——也就是安置裡面的人。

  狩刀一直以為只要把他們全丟給慈善機構,事情就能了結——直到他看見天夜眼裡的徬徨,他才知道自己根本沒顧慮到人心。

  先不說研究所裡的其他人,至少對天夜來說,他是失去容身之處,而他這個搗毀容身之處的人,還要無情地把他丟進設施。

  這未免也太殘酷了。

  「這樣啊⋯⋯」

  狩刀落寞、卻諒解似地笑道。

  那麼為今之計——

  「那我晚一點就送你⋯⋯過去。你再休息一下吧。我先去聯絡你的父親。」

  也只能把人送回去了。

  月影畢竟是正派組織,不能藏匿著一個明知身分的孩子。說到底,昨晚從研究所把人帶出來,就能算是綁架了。即使狩刀和映良看見費利爾對自己的親兒子做了什麼,那也只是「看見」,並非真憑實據。

  就算因此介入調查,沒有天夜的指控,費利爾想怎麼扭曲事實都行。若是現在跟他攤牌,他難保不會反過來指控月影,說天夜的血液報告會如此,是因為月影對天夜注射奇怪的藥物。

  狩刀心裡想著這些,失落地從椅子上站起,準備離開醫療中心。

  他開始不懂自己的理想究竟值不值得堅持了。

  嘴上說著要保護這孩子,卻又只能把他送回火坑。

  說什麼不想以傷人的方式救人,到頭來卻無法給予救贖。

  這讓狩刀懷疑,他會不會其實根本沒考慮到他人,只是不想讓自己走回骯髒的路而已?

  他會不會根本不是想保護別人,而是想保護自己?

  狩刀低著頭思考,轉身準備離去,卻被天夜叫住。

  「你這樣⋯⋯好嗎?」

  因為天夜這道充滿顧慮的聲音,狩刀再度回頭。

  「你才是,你問我這個問題好嗎?這不是你希望的事嗎?這種時候顧慮我,對你可沒『好處』喔。」

  狩刀的這句話,讓天夜想起剛才狩刀說要拷問時的表情,全身不禁發出一陣顫慄。

  但那也只是一瞬間的事。

  一想到狩刀剛才說過,他可以自己創造世界,他的胸口便傳出一股悸動。

  他察覺了自己心中的渴望。他希望自己能和那個男孩成為朋友,希望父親能疼愛自己,希望自己能像狩刀所說,選擇一條溫柔的道路,活在溫柔的世界當中。

  他的心渴望擁有跟這些活在「溫柔世界」當中的人一樣的笑容。

  想到此處,天夜不禁升起一道疑問。

  「那你也⋯⋯回答我的問題。」

  「可以啊,你說吧。」

  狩刀轉過身子,再度坐在椅子上,以貼近天夜的視線高度,正面面對他。

  狩刀這個彷彿理所當然的舉動,令天夜回想起從前他在研究所的會客室裡,也是這樣筆直看著自己,同時會注意和自己處在同樣的高度。

  天夜不知道這代表什麼,但他不討厭如此。因為那讓他覺得,自己可以平等和這個人對話。而不是像在研究所中,都要抬頭看著別人。

  「我的『好處』是什麼?」

  「⋯⋯這必須由你自己定義。」

  「為什麼不能由你來定義?」

  「因為我終究不是你,只是局外人。無論我腦中描繪的藍圖在他人眼中看起來有多麼美好,如果不是你希望的樣子,那對你就沒有意義。」

  可是——狩刀話鋒一轉,繼續往下說:

  「在那個設施當中,只要有一個人不希望待在那裡,那我就會幫他。所以我不會放棄我的藍圖。」

  「⋯⋯⋯⋯」

  兩人說到此,天夜低頭稍微思考了半晌,他開始覺得狩刀說的話充滿矛盾。

  因為照狩刀剛才這句話來看,為了拯救那個想離開研究所的人,他就必須破壞天夜希望的世界,那他終究還是傷害了天夜。只要選邊站,狩刀就一定會傷害到人。

  他剛才說的理想論,說穿了,其實只是不去看、不去追究自己不希望的結果。

  但天夜也明白,狩刀此刻之所以還在這裡裹足不前,是因為想思考出一個兩全其美的做法,想找到一條讓所有人幸福的道路。

  因為——他不想放棄天夜。

  想到此處,天夜的心中升起一股暖意,同時也發現了問題的癥結點。

  「⋯⋯你覺得⋯⋯爸爸做的事情是壞事嗎⋯⋯?」

  「⋯⋯嗯。」

  狩刀充滿顧慮地道出回答。

  「你的同伴也都這麼想嗎?」

  「嗯。」

  「爸爸說過,他的研究是為了拯救全人類。這樣也算壞事嗎?」

  「我認為他這個想法沒有錯,但是做法不恰當。」

  「是因為⋯⋯剛才說到的『不擇手段』?」

  天夜有些不解地問道。狩刀於是將手肘靠在大腿上,以更貼近天夜的視線和距離這麼說:

  「那我這樣問你好了。」他在天夜面前各豎起一根手指。「假如今天你遇到危險,而有個方法是讓你的朋友代替你。如果你真的被救出來,你會高興嗎?」

  天夜思索了一會兒,最後回答:

  「⋯⋯不會。這沒有道理。而且他的爸爸、媽媽一定會很難過。我知道,他們一定會很難過⋯⋯」

  天夜說著說著低下頭,彷彿在腦海模擬了那對父母傷心難過的模樣,讓他的心頭一緊。

  狩刀見狀,也欣慰地瞇起眼睛。

  「這就是我的回答。在我看來,現在的情形就像我們犧牲了裡頭的人在拯救世界。就像你說的,這沒有道理。」

  「這樣⋯⋯」

  狩刀其實心裡清楚,他這是詭辯。

  世界和人根本不是對等的比喻,兩者無論性質或關聯性都大相徑庭。

  但是他希望天夜能明白,在他的心中,這樣的天秤完全成立。

  「那麼只要改變做法就行了嗎?」

  「嗯?」

  「只要做法對了,爸爸是不是就不用改變他想走的路?」

  「這⋯⋯話是這樣說沒錯⋯⋯」

  話是這樣說——但實際上恐怕無法如此。



【待續】


後記:
大家好久不見,我是阿悠。
抱歉,我上個月底趕工作,加上發生了一些不開心的事,我稍微潛在水底,不想呼吸了一陣子XD
現在算是初步調適好心情,工作也沒那麼緊了,所以稍微有點時間可以創作。
不過之後因為這件私事,我預計一月還會小忙一陣子。順利的話,二月應該就會恢復正常。(嗯,順利的話⋯⋯)
所以小說的更新接下來依舊會斷斷續續,先跟各位說聲抱歉。
總之我會加油,無法加油的時候,就先擺爛再面對(喂
請大家不用太擔心,反正時間過去後,阿悠又會是一尾活龍XD

創作回應

葉悠慕
悠悠加油//遇到不開心的事情我也會想要擺爛在面對,大概就像這樣,尤其是工作的事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12/a492c281a75b104911ad121ad774889a.JPG
2021-12-08 11:23:25
感謝悠慕~
目前就是慢慢調適心情中,希望下一秒又是全新的阿悠!XD
2021-12-08 12:11:51
字不夠
你需要每天的糧食,日復一日,就像一顆氣球飄在高空中,俯瞰著那些高樓釋放的煙火。

空氣越發稀薄,溫度越漸模糊,你離太空只有一個冰凍的距離。
2021-12-08 16:12:09
這太深奧了XDD
2021-12-08 16:53:2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