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外傳 第十七章 尹尹與貝貝

丹雀 | 2021-12-23 22:22:55 | 巴幣 2010 | 人氣 98





  「童童是誰?你女朋友嗎?」

  就算我們來到了,手把上掛著一隻可愛小熊裝飾的社團房門前,蓓雅仍繼續追問著,彷彿不聽到答案決不罷休的樣子。

  我不理會她,用手輕敲著寫有「熊熊」兩字的門牌後,一位綁著雙馬尾的蘿莉緩緩地將門打開,一見到是我,突然雀躍地說:「是大哥哥!大哥哥耶!大哥哥來找我們玩了!」

  「……」

  我沉默了一分鐘左右,不管身旁的蓓雅用什麼表情看著我,或是說些「蘿莉控」、「幼女控」或「蘿莉王」,但是這些對我來說都不痛不癢。

  現在比較重要的是「熊熊團」的成員中,受到控制的是哪一位?

  「大哥哥如果是想問哪幾隻小動物突然失控的話,副社長們正要與尹尹和貝貝決鬥,所以請大哥哥放心。」童童說到這,忽然想起什麼事情,於是說:「不過剛才失控的尹尹好像把一名來協助的男同學弄哭了?那名男同學在決鬥結束後,突然衝了出去,大哥哥如果有看到,再麻煩安慰他唷!」

  來協助的男同學?

  聽到這話,我立刻聯想到幫派的麻拓,這樣看來,一切的根源或許是從這裡開始的,只是那名狩獵者又在何處?

  看來只能等她們的決鬥結束後,再從受到控制的學生口中得知了。


  一名穿著小狗布偶裝的女孩率先將特製的決鬥盤舉了起來,從手牌將一張卡片放到決鬥盤上說道。

  「我從手中召喚『電幻機塊 插座山精(ATK/100)』,接著以場上的『電幻機塊 插座山精』為對象,從手中特殊召喚『複寫機塊 複印小矮人 (DEF/0)』,此時該卡視同選擇對象的同卡名怪獸,所以觸發了『電幻機塊 插座山精』的怪獸效果。」

  當「幻機塊 插座山精」已在場上時,有其他「幻機塊 插座山精」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再從牌組特殊召喚一體「幻機塊 插座山精」。

  「將場上兩體『機塊』怪獸進行連結召喚Link2『充電機塊 電源章魚 (ATK/0)』,然後再將場上另一體『機塊』怪獸也進行連結召喚Link1『洗濯機塊 洗衣機龍 (ATK/1500)』。」

  看似弱小的兩體連結怪獸,但其自身效果卻十分的可怕。

  「充電機塊 電源章魚」不會成為對方的攻擊對象及卡片效果對象,且與它進行連結的怪獸進行攻擊時,依照這張卡的連結狀態的怪獸數量,每有一體就提高1000分的攻擊力。

  至於「洗濯機塊 洗衣機龍」雖然給予雙方的戰鬥傷害都是0,但是在連接狀態下,與它進行戰鬥的怪獸,在傷害計算結束後直接除外。

  「我在場上蓋放兩張牌,結束這回合。」穿著小狗布偶裝的尹尹,迅速的佈好場後,便結束了回合。

  「尹尹準備接招囉!」一名穿著變色龍服裝的女孩,從牌堆抽取一張牌後,說道:「我發動魔法卡『儀式的事前準備』,從牌堆將一張儀式魔法卡和上述紀載的儀式怪獸加入手中。」

  「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魔宮的賄賂』,對方發動的魔法或陷阱卡,無效並破壞。之後,對方可以抽取一張牌。」

  「那麼我再次發動魔法卡『極超之龍輝巧』,此回合我方只能將不可通常召喚的怪獸特殊召喚,然後從牌堆將一體『龍輝巧/龍儀巧』之名的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並於結束階段破壞。」

  「連鎖發動覆蓋的反制陷阱卡『神之警告』,支付2000分生命值,將使怪獸特殊召喚的卡片效果無效並破壞。」

  「可以、可以,就算被控制住,依舊發揮出我們熊熊團的實力!」明明連續兩次的展開都被對方給阻擋,但是變色龍服裝的女孩卻開心地笑著。

  「我說熊玉還是別玩了,童童還在觀戰呢!」一旁穿著北極熊裝的女孩一臉擔心的說道。

  「我、我知道啦!」聽到這話的熊玉,只好收起玩樂的心態,然後正視著對方說:「我發動魔法卡『閃電風暴』,我方場上沒有表側表示的卡片時才能發動,將對方場上所有攻擊表示的怪獸全部破壞。」

  一瞬間,對方場上的連結怪獸就這麼被一道黃色閃雷給破壞送入墓地。雖然「充電機塊 電源章魚」不會成為對方的卡片效果對象,但是「閃電風暴」是非指定破壞,所以「充電機塊電源章魚」還是被破壞送入墓地了。

  「我將手中的『龍輝巧─天棓三β』送入墓地,從手中特殊召喚『龍輝巧─天櫥一δ(DEF/0)』。之後,將手中的儀式怪獸『龍儀巧─天龍流星=QUA』給予對方觀看,從牌堆抽取一張牌。」

  「接著發動手中的儀式魔法卡『流星輝巧群』,將場上與手中的怪獸攻擊力合計為儀式怪獸的攻擊力以上,並將其解放召喚儀式怪獸『龍儀巧─天龍流星= QUA (ATK/4000)』。」

  原來她打從一開始,手中就有儀式怪獸和儀式魔法卡,所以一開始使用的「儀式的事前準備」完全是故意要誤導對方。

  「戰鬥階段,我用『龍儀巧─天龍流星= QUA (ATK/40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面對如此強大的攻勢,穿著小狗布偶裝的尹尹,不知是因為被控制住的關係,絲毫沒有任何的恐懼,反而從容的將手中唯一的卡片亮了出來。

  「從手中將『速攻稻草人 (ATK/DEF 0/0)』送入墓地並發動怪獸效果,對方怪獸的攻擊無效,並且戰鬥階段結束。」

  「果然是這張牌嗎?」彷彿已經知道結果的熊玉,由於手上也沒有任何卡片,便結束自己的回合。
  尹尹/貝貝 生命值6000分 手牌0/5蓋牌0/0‖熊玉/熊繽 生命值8000分 手牌0/5蓋牌0/0
  由於熊熊團全是以「雙打」為主,所以受到控制的不僅有尹尹一人,連她的夥伴貝貝也一同受到了影響。

  「抽牌,發動魔法卡『落雷』,將對方場上的怪獸全部破壞。」

  才剛輪到自己的回合,就立即清除對方場上的怪獸,看來這名穿著咕咕雞服裝的貝貝也不是省油的燈。

  「儀式召喚的『龍儀巧─天龍流星= QUA』被破壞的場合,從墓地將『龍輝巧─天棓三β(DEF/0)』與『龍輝巧─天櫥一δ(DEF/0)』特殊召喚到場上。」

  「從手中召喚『調皮小子 水滴 (ATK/1000)』接著進行連結召喚Link1『調皮小子 喵喵喵 (ATK/1000)』,此時『調皮小子水滴』因作為連結素材送入墓地,我方回復1000分生命值。之後,從牌堆特殊召喚『調皮小子 燈火 (DEF/0)』。」

  「我再將場上兩體『調皮小子』進行連結召喚Link2『調皮小子 咕咕雞 (ATK/2000)』,此時『調皮小子 燈火』因作為連結素材送入墓地,給予對方500分的傷害。之後,從牌堆特殊召喚『調皮小子脈衝 (DEF/2000)』。」

  此時「調皮小子 咕咕雞」因連結召喚成功,可以從牌堆將一張「調皮小子」之名的魔法或陷阱卡加入手中。

  「發動速攻魔法卡『調皮小子的大暴走』,將手中與場上的『調皮小子 頑石』和『調皮小子 脈衝』作為素材進行融合召喚『調皮小子氣象儀 (ATK/2000)』。」

  這時再次觸發了「調皮小子 頑石」和「調皮小子 脈衝」各自的效果,貝貝把手中的一張牌除外,並從牌堆抽取了一張牌;接著將牌堆的永續陷阱卡「調皮小子的大作戰」送入墓地。

  之後,分別從牌堆將第二張「調皮小子 燈火 (DEF/500)」與「調皮小子 水滴 (DEF/1000)」特殊召喚到場上。

  經過一連串的特殊召喚後,尹尹與貝貝的場上,除了各一體的連結怪獸與融合怪獸外,還有兩體守備表示的怪獸,幾乎是攻守兼備。

  「戰鬥階段,我用『調皮小子 咕咕雞 (ATK/2000)』與『調皮小子 氣象儀 (ATK/2000)』分別攻擊『龍輝巧─天棓三β (DEF/0)』和『龍輝巧─天櫥一δ(DEF/0)』。」

  雖然此次攻擊沒有對熊玉她們造成戰鬥傷害,但是面對場上的怪獸數量,仍是有相當的威脅性。

  穿著咕咕雞服裝的貝貝,在場上覆蓋2張牌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尹尹/貝貝 生命值7000分 手牌0/1蓋牌0/2‖熊玉/熊繽 生命值7500分 手牌0/5蓋牌0/0
  「真是的,熊玉總是忘了我們彼此的實力相當,一見到對方的制服顏色就以為對手很弱。」穿著北極熊裝的熊繽望著對方幾乎滿場的怪獸,很無奈的說道。

  只是一旁的我們卻是聽的一頭霧水。

  「這部分就讓我來說明吧!」站在龍華身旁的童童,俏皮的說道:「因為我們學院的社團,除了規定的人數要在5人以上外,也有要求不同階級的學生至少也要有一名。因此都是隸屬於A班的我們達成了共識,讓部分的成員刻意降級到其他的班別,這樣就可以確保『熊熊團』了!」

  原來如此,難怪眼前看似C班階級的兩人,實力如此高強的理由就說得通了。

  至於能夠打贏兩位A班的狩獵者,他可能是我們目前所遇到的敵人中,最為強大的存在也說不定。
  「輪到我了,抽牌。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卡『雙龍捲』,捨棄一張手牌,將場上最多兩張魔法或陷阱卡破壞。」比起熊玉勇往直前的個性,熊繽則偏向謹慎的態度。

  對方將兩張無用武之地的卡片送入墓地後,熊繽便繼續說道:「發動速攻魔法卡『極北天熊滑冰』,從墓地特殊召喚『極北天熊─微斗白熊 (DEF/2000)』。當『極北天熊─微斗白熊』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從牌堆將一體『極北天熊』之名的怪獸加入手中。」

  「接著將手中7星的『極北天熊─微斗黑熊』解放,從手中特殊召喚8星協調怪獸『極北天熊─極巨灰熊 (ATK/2800)』。這時因為場上有其他『極北天熊』怪獸存在而此卡特殊召喚成功後,可以將對方墓地的一張卡片除外。」

  熊繽所選擇的卡片,正是貝貝刻意從牌堆丟入墓地的永續陷阱卡「調皮小子的大作戰」。

  「接下來,我將場上8星協調怪獸『極北天熊─極巨灰熊』與7星的『極北天熊─微斗白熊』進行減法同步召喚等級1『極北天熊─北辰 (DEF/1000)』。當『極北天熊─北辰』特殊召喚成功時,從牌堆將場地魔法卡『極北天熊斗杓巨艦』發動!」

  「減法同步?還能夠在召喚後直接發動場地卡?這可真是大開眼界呢!」龍華嘴角輕微的上揚,看來這系列的召喚方式深受他的關注,只是一旁的童童見到他的反應後,卻嘟起了小嘴。

  「我發動場地魔法卡『極北天熊斗杓巨艦』的效果,將手中需要解放才能特殊召喚的8星協調怪獸『極北天熊─極巨黑熊 (ATK/2400)』,可以將墓地一體7星以上的『極北天熊』除外作為代替。」

  「然後我再次將場上兩體怪獸進行減法同步召喚等級7『極北天熊─兆極七星 (ATK/3000)』,只要這張卡表側表示存在場上,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且未具有等級的怪獸,其效果無效化;另外,一回一次,對方特殊召喚怪獸時,我方可以從牌堆將一張『極北天熊』的卡片加入手中。」

  「真是厲害,這樣就完全封鎖對方連結怪獸的效果了。」龍華再度佩服的說道。

  不過就在此刻,穿著北極熊裝的熊繽突然對咕咕雞服裝的貝貝說道:「不好意思,因為這不是交流賽,所以請接招了!」

  話一完,熊繽便將唯一的手牌放到決鬥盤上說道:「我召喚2星協調怪獸『深海的歌者 (ATK/200)』,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從牌堆特殊召喚3星怪獸『黃紡鮄水珍雙魚組 (ATK/1500)』並發動該卡效果,將自身的等級變成2倍。」

  「接著是正統的協調同步召喚8星『白鬥氣白鯨 (ATK/2800)』,這張卡同步召喚成功時,對方場上表側攻擊表示的怪獸全部破壞。」

  由於連結怪獸本身沒有守備力,只能採取攻擊狀態,所以場上兩體連結怪獸瞬間就被白鯨濺起的浪花捲入了深淵。

  「戰鬥階段,同步怪獸『白鬥氣白鯨』一次戰鬥中可以進行2次攻擊,而且攻擊守備怪獸時,其攻擊力超過守備力的數值,將給予對方傷害。」

  貝貝場上兩體守備的怪獸「調皮小子 燈火 (DEF/500)」與「調皮小子 水滴 (DEF/1000)」,在受到對方強烈的攻擊下,總共受到了4100分的傷害。

  生命值僅剩下2900分的尹尹與貝貝,在受到「北斗七星」強大的一擊之下,她們便輸了這場決鬥。
  尹尹/貝貝 生命值0分 手牌0/1蓋牌0/0‖熊玉/熊繽 生命值7500分 手牌0/0蓋牌0/0
  「嗚嗚……哇哇……」

  恢復正常的兩名女孩,緊緊地抱住對方,心中充滿著恐懼而嚎啕大哭了起來。

  見到這樣的場面,龍華也不好詢問狩獵者的下落,本打算另求其他方法時,突然一句陌生的話語,從社團教室門口不遠處的地方傳了過來。

  除了剛決鬥完的四名蘿莉外,所有人一致性的望了過去,只見一名戴著典型黑色巫師帽的女子,雙手交叉的倚靠在門邊。

  在對方表明身分之前,很少出聲的江玟霖,難得大聲的喊道:「妳、妳不是那位北部的代表──傳說中的占卜師!」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