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六十八章 第四站 季節限定的美景

丹雀 | 2021-12-04 21:22:45 | 巴幣 2020 | 人氣 127





  清靜的蓮花生態池與簡易的石頭步道、供人小憩的石椅,以及被大自然所包覆的景色,如此悠閒的氣氛,令人感到心曠神怡。

  這裡是西部地區平面地圖中,唯二擁有多重任務的地點──落羽松。

  在丹楓等人從接駁車下來後,一名穿著粉紅色學院服的學生就站在他們的面前。

  「我們等妳很久了,丹楓。」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方証岳。」

  他們的話一說完,立刻將手中的決鬥盤舉了起來,並且同時說道:「決鬥!」

  明明沒有事先說好,也沒有用任何的方式決定先攻順序,但是他們非常有默契地知道對方心中的想法。

  「我從手中召喚『西蒙 LV3 (ATK/1200)』並發動效果,從牌組將魔法卡『核心鑽』加入手中。接著發動魔法卡『核心鑽』,場上存在『西蒙』的場合,從牌組特殊召喚『顏面─螺巖 (ATK/1500)』。」

  方証岳的場上立刻出現了兩名成員,但是他並沒有停止手邊的動作,繼續開口說:「我再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卡『無許可的再奇動』,以場上的機械族『顏面─螺巖』為對象發動,從牌組將『顏面─紅蓮 (ATK/DEF 1800/1500)』作為裝備卡裝備在該成員身上。」

  「我再將場上的『顏面─螺巖』與『顏面─紅蓮』除外進行接觸融合,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融合怪獸『顏面─螺巖紅蓮 (ATK/2500)』。覆蓋兩張牌,結束這回合。」

  「那麼輪到我了,抽牌!」丹楓看了眼手中的牌,然後說:「召喚『日向夏帆(ATK/1600)』並發動成員效果,從牌組將三張裝備魔法卡給對方隨機挑選其中一張加入我方的手中。」

  方証岳很快地挑選了丹楓最右手邊的那張牌,而那張牌正是可以提供攻擊力1000分的「工作用白色大腿襪」。

  「戰鬥階段,我用『日向夏帆 (ATK/2600)』攻擊『顏面─螺巖紅蓮 (ATK/2500)』。在場上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方証岳 生命值7900分 手牌1蓋牌2‖丹楓 生命值8000分 手牌4/1
  「真不愧是我們班上的王牌,單純用了一張牌就將我的融合成員戰鬥破壞了。

  雖然方証岳這樣說,但是臉上卻保持著笑容,絲毫不在意自己的成員在瞬間就被退場了。

  「抽牌,這時場上的『西蒙 LV3』將蛻變成『西蒙 LV5 (ATK/2400)』,然後我要發動他的效果,場上不存在『顏面─螺巖 (ATK/1500)』的場合,從墓地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發動『顏面─螺巖』的效果,將自身解放破壞場上一名成員。」

  「發動『日向夏帆』的成員效果,將裝備的魔法卡『工作用白色大腿襪』送入墓地,代替此次的破壞。」

  「這樣一來『日向夏帆』的攻擊力就變回原本的數值了。戰鬥階段,我用『西蒙 LV5(ATK/2400)』攻擊『日向夏帆 (ATK/1600)』。然後在我結束這回合時,因為『西蒙 LV5』曾將對方成員戰鬥破壞,所以可以再次提升自我變成『西蒙 LV7 (ATK/2800)』。」

  「輪到我了,抽牌!我從手中召喚『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 (ATK/1800)』並發動成員效果,從手中特殊召喚協調成員『哭哭的日向夏帆 (ATK/1000)』,接著進行調星同步召喚『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2600)』。」

  「當『哭哭的日向夏帆』從場上送入墓地時,可以支付500分生命值發動,將此卡作為『工作中的日向夏帆』的裝備卡使用,接著再將作為裝備卡使用的這張卡送入墓地發動,將墓地的裝備魔法卡『工作用白色大腿襪』給『工作中的日向夏帆』裝備。」

  「戰鬥階段,我用『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3600)』攻擊『西蒙 LV7 (ATK/2800)』,結束這回合。」

  「在妳的回合結束時,我要發動覆蓋的陷阱卡『紅蓮的意志』,場上的『紅蓮團』或『大紅蓮團』成員因戰鬥送入墓地的回合結束階段,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回到場上。」
  方証岳 生命值7100分 手牌2蓋牌1‖丹楓 生命值7500分 手牌3/1
  「雖然我知道用平常的戰術絕對贏不了,但我可不會輕易的讓這場決鬥結束!」方証岳亢奮地喊道:「我發動『西蒙 LV7』的成員效果,一回一次我方場上不存在『顏面─螺巖紅蓮 (ATK/2500)』的場合,捨棄一張手牌,無視召喚條件從墓地特殊召喚到場上。」

  「還沒完,我再發動裝備魔法卡『最強之盾』,攻擊表示的『顏面─螺巖紅蓮』其攻擊力提高自身守備力的數值。另外,這張牌一回合可以攻擊2次。」

  攻擊力4500分的融合成員可以攻擊2次,再加上攻擊力2800分的「西蒙 LV7」,其總傷害為8200分。

  「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戰鬥階段,『顏面─螺巖紅蓮 (ATK/4500)』攻擊『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3600)』。」

  「發動覆蓋的陷阱卡『麻東的反擊』,對方成員對我方的『調教咖啡廳』成員進行攻擊宣言時,將對方場上所有表側攻擊表示的成員除外。」

  一名嬌小的茶色短髮少女,從最左側的決鬥場快速的往右側衝去,路途中的合體「顏面」與有責任感的少年就這樣被她帶走了。

  「果然是這張牌,我早就知道了。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卡『磁力再生』,將除外區的機械族融合怪獸『顏面─螺巖紅蓮 (ATK/2500)』特殊召喚到場上。」

  「顏面─螺巖紅蓮」不能從墓地特殊召喚,但是它在除外區就另當別論了。

  「戰鬥繼續,我再次用『顏面─螺巖紅蓮 (ATK/2500)』攻擊『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3600)』,並且發動場上所蓋放的速攻魔法卡『時限解除』,場上的機械族怪獸攻擊力翻倍,回合結束後適用此效果的怪獸破壞。」

  「從手中發動協調成員的效果,將『哭哭的神崎日照』從手中捨棄,我方場上一名『調教咖啡廳』的成員不會被該次戰鬥破壞也不會造成任何戰鬥傷害。」

  「不過『顏面─螺巖紅蓮 (ATK/5000)』在一次戰鬥階段可以進行2次攻擊,所以再次攻擊『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3600)』。」

  此時雙方都很清楚,丹楓的動漫牌都是僅有的一張,所以不可能再發動「麻東的反擊」或「哭哭的神崎日照」去抵擋對方的攻擊。

  受到對方「熱血男兒的風火輪飛腿」的強力攻擊下,「日向夏帆」沒辦法再繼續工作而退場了。

  「我結束這回合,這時因速攻魔法卡『時限解除』影響的『顏面─螺巖紅蓮』,也被破壞送入了墓地。」

  「輪到我了,抽牌!」

  方証岳的場上沒有任何的卡片,現在正是攻擊的好時機。

  「我從手中發動場地魔法卡『調教咖啡廳』,一回一次我方場上沒有成員時,從手中特殊召喚『秋月紅葉』並發動效果,從牌組將『哭哭的櫻之宮莓香 (ATK/DEF 1800/200)』加入手中。」

  「我召喚協調成員『哭哭的櫻之宮莓香』並與4星的『秋月紅葉』進行調星同步召喚『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 (ATK/2300)』,自己的墓地每有一位『調教咖啡廳』的成員,其攻擊力就提高100分。」

  目前丹楓墓地共有7名成員,所以攻擊力提高700分,變成了3000分。

  「戰鬥階段,我用『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 (ATK/30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我方場上沒有卡片,且手中只有『妮亞 (DEF/0)』時可以發動,這張牌特殊召喚到場上,對方的戰鬥階段直接結束,之後從牌組將一張『紅蓮團』卡加入手中。」

  「那張牌是當初夏婉芸將你拯救回來的動漫卡。」丹楓望著對方將另一張曾借給夏婉芸的牌加入了手中。

  「是的,因為『妮亞』這張牌是我的代表牌。」方証岳沉穩的說道。

  「我結束這回合,此時發動場地卡『調教咖啡廳』第二個效果,這回合依照同步召喚出『調教咖啡廳』成員的數量,抽取相對應的牌。」
  方証岳 生命值7100分 手牌1蓋牌0‖丹楓 生命值6100分 手牌2/0
  「抽牌,從手中發動魔法卡『愛之戒指』,場上存在『妮亞』時才能發動,從墓地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西蒙 LV5 (ATK/2400)』,接著再發動成員效果,場上不存在『顏面─螺巖 (ATK/1500)』的場合,從墓地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發動『顏面─螺巖』的效果,將自身解放破壞場上一名成員。」

  「發動墓地的成員效果,將『哭哭的神崎日照』移出遊戲,代替一次效果破壞。」

  「真不愧是打贏杜威的人,在這樣的場面還能進行防禦。不過我要發動魔法卡『融合』,將場上的『妮亞』與『西蒙 LV5』進行融合召喚『西蒙與妮亞 (ATK/2800)』。」

  「西蒙與妮亞」一樣能將墓地的「顏面─螺巖 (DEF/1500)」特殊召喚到場上,但是這回合方証岳已經使用過「顏面─螺巖」的效果,所以無法再次解放自身,破壞丹楓場上的同步成員。

  「雖然我的融合怪獸的攻擊力較低,但是卻能直接攻擊對方玩家。戰鬥階段,我發動『西蒙與妮亞』的第二個效果,將自身的原攻擊力減半,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受到直接攻擊的丹楓,生命值並沒有因此歸0,但是與方証岳的差距愈來愈大。

  「我結束這回合。」方証岳已經將戰術發揮到極致,他知道就算丹楓可以將自己場上的成員全部送入墓地,也無法一回殺。

  「輪到我了,抽牌!」丹楓看了眼手中的牌,然後說道:「我召喚『提諾(ATK/1700)』並發動效果,從墓地特殊召喚『哭哭的櫻之宮莓香 (ATK/1800)』,接著將場上兩名4星成員進行疊光超量召喚『惡的櫻之宮莓香 (ATK/2000)』。」

  「來了嗎?」

  「戰鬥階段,我用『惡的櫻之宮莓香 (ATK/2000)』攻擊『西蒙與妮亞 (ATK/2800)』,此時發動成員效果,移除一個疊加素材,將對方成員的攻擊力減半,此卡的攻擊力上升該數值。」

  「接著再用『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 (ATK/2900)』攻擊『顏面─螺巖 (DEF/1500)』。」

  正如方証岳所想的,丹楓用場上的兩名成員將自己場上的成員退場後,已經沒有任何的成員能在對玩家進行直接攻擊。

  「進入主階二,我蓋放一張牌……」

  「什麼?」方証岳被丹楓在場上蓋牌的這舉動嚇了一跳,因為他們都知道她的陷阱卡只有兩張,其中一張在剛才已經使用,另一張是比雙方玩家牌差的防禦牌。

  但是現在方証岳的場上與手牌都是0,而丹楓場上除了兩名成員外,還有場地卡和1張手牌,根本不可能達成發動的條件。

  除非她是認為我能抽出扭轉牌面,瞬間一回殺的牌,不然就是一張完全沒有任何作用的假後台。

  不管如何,下一回合,將會是我的關鍵抽牌。
  方証岳 生命值5100分 手牌0蓋牌0‖丹楓 生命值4700分 手牌1/1
  「輪到我了,抽牌!」方証岳望著剛抽到的牌「噗哧」一聲的笑了起來。

  「真、真是沒想到,會在這時候抽到這張牌……」他笑著說完後,便將那張牌放進了決鬥盤的插槽中,並說道:「我覆蓋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咦?」對於方証岳的舉動,感到怪異的丹楓皺起了眉頭。

  她從牌組抽取一張牌後,並沒有因為對方場上沒有任何的成員,而貿然的進入戰鬥階段,反而將手中的一張牌亮了出來。

  「發動魔法卡『提諾旋風』,將場上一張裏側表示的魔法或陷阱卡破壞。」

  「哈哈,如果是平常的妳一定會選擇直接攻擊,但是經過狩獵者、學生會和反轉的杜威一戰後,妳變的非常謹慎,但這也讓我有了機會。」

  「我所蓋放的卡片是陷阱卡『打草驚蛇』,這張牌被對方破壞或除外時,可以從牌組或額外牌組特殊召喚一體怪獸到場上。」

  此時丹楓忽然完爾一笑,打開了她上回合所蓋放的卡片。

  難道那張牌不是陷阱卡「感受惡意」?

  「我因為與狩獵者、學生會和反轉的杜威,以及E班的你們、其他學院的學生、爭霸賽的工作人員及傳說中的四大名師對戰過,所以深刻體會到自己是如此的弱小。」

  「因此……我必須提升自己的實力,不管是戰術、想法還是卡片。」丹楓說道這便看向遠方,然後再度望著方証岳說道:「發動反制陷阱卡『…好髒』,場上存在『櫻之宮莓香』或『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的場合才能發動,魔法或陷阱卡的發動無效並破壞。」

  「竟然又有新卡了嗎?」方証岳苦笑道。

  「戰鬥階段,我用『惡的櫻之宮莓香 (ATK/3800)』與『工作中的櫻之宮莓香 (ATK/29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方証岳 生命值0分 手牌0蓋牌0‖丹楓 生命值4700分 手牌2/0
  「恭喜妳,從我這裡獲得了一勝。」雖然方証岳輸了,但是兩人都非常盡興並享受著這場決鬥。

  「謝謝!不知道接下來會是誰?」丹楓一臉好奇的問道,而方証岳卻賊笑的說:「老實說,每個人都爭相想要當第一位與妳決鬥的對手。」

  「咦?為什麼?」感覺有什麼陰謀的丹楓,害怕地問道。

  「因為啊……接下來的決鬥,妳必須使用我的動漫牌!」

  「你說什麼!」

創作回應

傑克.艾容德
就是先留言一下~(工作中)
2021-12-04 21:29:19
丹雀
好的~ 還有小說是娛樂,不用急也不要有壓力~
2021-12-04 21:33:38
傑克.艾容德
哇喔~,這不就是類似接龍的玩法嗎~
2021-12-04 21:33:58
丹雀
是的,每一站都有各自的創意xd
2021-12-04 22:10:4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