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外傳 第二十五章 盡情發揮的熊熊

丹雀 | 2022-02-10 20:47:35 | 巴幣 1124 | 人氣 85





  被黑暗所侵蝕的狩獵者消失後,兩名披著深紫色斗篷的男女毫不畏懼的向前踏出了一步。

  剛結束完一場激烈決鬥的魏堇,根本沒有精力再去面對另外兩場決鬥,只好苦笑的說:「之前聽顏英瑄說過,她們在與花壇社的雙人決鬥後,一群自稱是『假面軍勢』的反轉決鬥者們輪番上陣與學院的師生進行雙人決鬥,但是為什麼我們這邊反而是『狩獵者』親自輪番上陣?」

  「這道理很簡單吧?」

  「因為我們是最強的學院呀!」

  此時,抱著熊寶寶與抱著古典書籍的雙胞胎蘿莉緩緩地從一旁的警衛室走了出來。

  「雖然這不是身為騎士精神指標的我該說的話,不過現在的我還是想破例說一聲,既然妳們一直都在這裡,為什麼都不出聲?」

  「因為我在和熊寶寶玩 (因為我在看書)!」兩位蘿莉異口同聲地說道。

  雖然理由很牽強,至少她們在新的狩獵者出現後,並沒有繼續保持沉默,魏堇只好退而求其次地說:「兩位接下來能麻煩妳們應付一下嗎?」

  「不行!」兩位蘿莉再度開口說道:「除非騎士團的成員陪我們熊熊團玩一整天,我們才會答應!」

  「這……」

  魏堇看了看眼前的狩獵者,又望了望一旁的雙胞胎蘿莉,最後嘆了口氣,答應了對方的要求。

  「決鬥!」

  彷彿知道眼前的雙胞胎女孩擅長的決鬥模式,兩名狩獵者同時舉起了手中的決鬥盤,看似要進行久違的雙人對戰。

  此時先攻權在狩獵者的少女身上,她迅速地從手牌將一張卡放到決鬥盤上說道:「我召喚『忒莉恩的蟲惑魔 (1600)』並發動效果,從牌堆將陷阱卡『煉獄的落穴』加入手中。」

  「蟲蟲牌組?」望著場上那擬人化的昆蟲少女,抱著熊娃娃的雙敏不禁皺起眉頭。

  對方不以為意地繼續說道:「我將場上的『蟲惑魔』進行連結召喚Link1『賽拉的蟲惑魔 (ATK/800)』,蓋放3張牌……」

  「在妳回合結束前,我要發動手中的怪獸效果!」見對方已經準備完成,雙敏突然將手中的一張牌亮了出來說道:「『銳利魔 鐮刀』可以在對方的主要階段發動效果,將包含這張牌在內,把場上與手中決定的『魔玩具』素材送入墓地進行融合召喚10星『危險魔玩具 夢魘瑪莉 (ATK/2000)』。」

  由於「危險魔玩具 夢魘瑪莉」使用的素材為一體「銳利魔」怪獸和兩體「絨毛獸」的怪獸,而作為素材的「絨毛獸企鵝」送入墓地時,可以從牌堆抽取兩張牌,之後再選擇一張牌送入墓地。

  雙敏把「銳利魔 剪刀」送入墓地後,對方在無法發動卡片效果的情況下,很快就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那輪到我了,抽牌。」雙敏抽取一張牌後,場上的融合怪獸「危險魔玩具 夢魘瑪莉」的效果也跟著發動,依照自己墓地存在的天使族和惡魔族的怪獸數量,每有一體就提高300分的攻擊力。

  「戰鬥階段,我用『危險魔玩具 夢魘瑪莉 (ATK/2900)』攻擊『賽拉的蟲惑魔 (ATK/800)』。」

  雖然對方場上蓋放了三張牌,但幾乎是針對怪獸的召喚、特殊召喚為主,而雙敏直接在對方的回合特殊召喚怪獸,根本無法發動剛蓋放的陷阱卡。

  「主階二,我蓋放2張牌,結束這回合。」
雙敏/雙樺 生命值8000分 手牌1/5蓋牌2/0‖狩獵者 (女) /狩獵者 (男) 生命值5900分 手牌2/5蓋牌3/0
  「呵呵,看來一開始應該讓我先攻才對。」男子抽取一張牌後,笑著說:「發動永續魔法卡『王家的神殿』,只要這張卡在場上,一回一次可以將該回合蓋放的陷阱卡發動。」

  「唔!沒想到另一位也是陷阱卡使用者。」抱著古典書籍的雙樺一臉無奈的說著。

  「我蓋放一張牌,接著發動『王家的神殿』的效果發動陷阱卡『古生物 高足杯蟲』,以對方場上的融合怪獸為對象,捨棄手中一張牌,該對象除外。」

  「沒用的,我連鎖發動『危險魔玩具 夢魘瑪莉』的怪獸效果,將額外牌堆中的『魔玩具 瘋狂奇美拉』除外,以此卡為對象的卡片效果無效化。」

  「我蓋放1張牌,結束這回合。」

  「那輪到我了……」雙樺望著對方場上除了永續魔法卡外,其餘都是蓋放的卡片,而沒有任何的怪獸。

  在知道對方是針對召喚和特殊召喚所發動的陷阱卡的情況下,自己又不像一旁抱著熊娃娃的雙敏那樣,可以在對方尚未準備齊全時,就進行特殊召喚來壓制對手。

  所以她只好默默地將一張魔法卡,放到了決鬥盤的插槽處,說道:「發動魔法卡『神鷹羽毛掃』,破壞對方場上的所有魔法和陷阱卡。」

  「發動反制的陷阱卡『魔宮的賄賂』,對方發動的魔法或陷阱卡無效並破壞,之後對方可以抽取一張牌。」

  這時在一旁玩著娃娃的雙敏突然笑著說:「原來那一張覆蓋的卡片不是『古生物』的陷阱卡,不過很可惜,我這邊蓋放的是想要阻擋『落穴』之名的陷阱卡的反制陷阱卡『魔宮的賄賂』。」

  對方咬牙切齒的從牌堆抽取一張牌後,雙樺突然開心的說:「太好了,這樣我就能盡情發揮了!」

  「盡情發揮?」男子看了眼對方場上那10星的融合怪獸,再望向她們場上所蓋放的一張牌後,心想莫非她打算在這回合分出勝負?

  「那麼我先發動場地魔法卡『花樣明星 聚光舞台』,作為這張牌的發動從牌堆將『花樣明星 坎蒂娜 (ATK/DEF 1800/400)』加入手中,然後召喚到場上並發動效果,從牌堆把『花樣明星 鈴蘭 (ATK/DEF 800/2000)』加入手中。」

  此時「花樣明星 鈴蘭」因抽牌階段以外的方式加入手中時,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這時雙樺再度從手中發動了另一體怪獸的效果。

  「將場上的『花樣明星 坎蒂娜』返回手中,然後特殊召喚手上兩體『花樣明星 曼朱詩華 (ATK/1600)』到場上。」

  雙樺利用效果連鎖串的方式,在指定場上的「花樣明星 坎蒂娜」回到手上時,因為再次連鎖手中第二張「花樣明星 曼朱詩華」,所以場上的「花樣明星坎蒂娜」不會立刻回到手中,然後經由效果處理的當下,場上的「花樣明星坎蒂娜」回到了手上,而場上則是同時存在兩名「花樣明星曼朱詩華」。

  「首先將2星的『花樣明星 鈴蘭』進行連結召喚Link1『花樣明星 花朵 (ATK/100)』,這張牌連結召喚成功後,對方可以抽取一張牌。接著對方有抽牌的動作時,場上的『花樣明星曼朱詩華』的效果也跟著發動,依照對方抽取的卡牌數量,每有一張給予對方200分的效果傷害;這時當我方的『花樣明星』給予對方效果傷害時,場地魔法卡『花樣明星 聚光舞台』可以再給對方200分的效果傷害。」

  男子從牌堆抽取一張牌後,立刻受到了800分的傷害,這時雙樺再度開口說道:「當對方受到效果傷害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花樣明星水仙花 (ATK/1000)』,接著將場上的『花樣明星 花朵』與『花樣明星 水仙花』進行連結召喚Link2『花樣明星 血腥瑪麗 (ATK/2000)』。」

  「還沒完,我發動『花樣明星 血腥瑪麗』的怪獸效果,將手中的『花樣明星 曼德拉 (ATK/DEF 0/1000)』從手中送入墓地,雙方從牌堆抽取一張牌,然而我方的生命值比對方多2000分以上時,我方可以改抽2張牌。」

  只是在對方抽牌的時候,場上與墓地的怪獸效果再度發動了。

  「花樣明星 曼德拉」從手中送入墓地時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而對方又從牌堆抽牌而讓兩名「花樣明星 曼朱詩華」的效果再次發動,並且觸發場地魔法卡的效果,再度受到了800分的傷害。

  「最後將場上的Link2『花樣明星 血腥瑪麗』與『花樣明星曼德拉』和一名『花樣明星曼朱詩華』進行連結召喚Link4『花樣明星 顛茄聖母 (ATK/2800)』並發動效果,這張卡的連結區域沒有怪獸時才能發動,依照自己墓地『花樣明星』的種類,每一體給予對方200分的效果傷害。」

  由於「花樣明星 曼德拉」是用自身效果特殊召喚到場上,所以離場時會被除外而不在墓地,但是加上場地魔法卡的效果下,還是給予對方1200分的傷害。

  「那麼差不多可以進入戰鬥階段了。」

  經過一連串效果傷害洗禮的狩獵者,在隊友所蓋放的卡片全被破壞的當下,再加上他們所面對的可是全國學院中實力排行第一的學生會時,他就已經認為沒有任何的勝算了。

  因此在受到對方的猛烈攻勢下,生命值只剩下3100分的他們,很快就輸了這場雙人決鬥。
  在連續兩場壓倒性的勝利下,對一般人來說會先思考下一步的計畫再行動,但是不知道是受到他人的指使,還是純粹被賦予了狂戰士的性格,第四位披著斗篷的狩獵者,毫無畏懼的出現在已經精疲力盡的他們面前。



創作回應

傑克.艾容德
熊熊明星~,熊熊玩具~
2022-02-10 23:48:07
丹雀
熊熊~~
2022-02-12 11:37:21
夜梓的臨殃
不知道魏堇跟雙胞胎打時是不是會有彷彿欺負小孩子的壓力wwwww
不過我覺得狩獵者們的目標是不是想把他們弄到沒體力戰鬥了,然後搶奪獲勝?
2022-02-16 19:19:53
丹雀
確實是要讓他們失去戰鬥能力,這樣就沒有人能夠阻止他們了!
2022-02-16 19:31: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