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遊戲王Anime外傳 第十二章 不打不相識

丹雀 | 2021-11-09 20:39:51 | 巴幣 2020 | 人氣 135





  「社長──」

  所有人一致性的看向走在蓓雅後頭,那名瞇著眼睛的少年。

  不過「天使團」不是只收女學生?

  眼前的這名少年還是她們的社長?

  正當顏英瑄打算快步走到自家社長身邊時,忽然見到那名少年身旁還跟著一位黑髮少女,頓時停下了腳步。

  「是妳……

  此時不管是顏英瑄還是她後頭的社員,臉上的神情宛如遇見殺父仇人,恨不得將對方碎屍萬段。

  「好了,都先安靜下來,會長有話要說。」魏堇見狀況一觸即發,趕緊開口表示,好讓場面能暫時穩定下來。

  聽到這話的顏英瑄,當然不敢惹事,雖然默默地坐回位子上,卻還是死盯著那名少女。

  「雖然早有預感會發生這種事,不過因為情況緊急,所以還是把她們給請了過來。」陳怡蓉看著所有人說:「這一次狩獵者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想將實力最高的前兩名學院作為自己的戰力,好擴展並征服全國的學院與組織。」

  只是運氣不好,剛好遇到了兩名特別的決鬥者,最後以失敗作為收場。

  「原來如此,不過會請我們過來的主要原因,並不這樣吧?」那名瞇著眼睛的少年笑著說:「如果是想要兩學院一同擬定對抗狩獵者的方法,那麼就不應該找我們E班的學生,而是同為學生會的伍聖。」

  對此陳怡蓉並沒有做出回應,反而微笑以對。

  「容我在這裡插上幾句。」見場面如此尷尬,我便舉起手問道:「這名少年真的是天使團的社長嗎?」

  只是當我說出這話後,所有人除了將視線轉向我之外,每個人的臉上似乎都強忍著笑意,而天使團的顏英瑄和秋曇華則是一臉敵意的瞪著我。

  我是說了什麼不該說的?

  「這位新來的學生會成員,與其我用口頭說明,不如來一場比試,這樣以也比較能信服吧?」那名少年對著我說道,這時他後頭的黑髮少女卻拉了拉他的衣角,想要規勸他如此魯莽的行為。

  不過這種單刀直入的做法,我很喜歡。

  「沒問題,我們就來比試一場!」
  我們來到之前被蓓雅欺騙,而與學生會長一戰的卡片對戰室,裡頭不僅有3D全息投影的決鬥設備,周圍兩側還設有觀眾席。

  我們各自就定位後,少年環顧了四周,喃喃的說:「真是令人懷念的地方,而且設備果然比起西部要來的高級許多。」

  「來者是客,就由你先開始吧!」

  「哦?那就恭敬不如從命囉!」少年笑笑地說:「發動魔法卡『融合』,將手中的通常怪獸『鑰匙錫杖』和『異次元訓練師』作為素材進行融合召喚『始祖龍古龍 (ATK/2700)』,蓋放一張卡,結束這回合。」

  「厲害,第一回合就召喚出只會被通常怪獸戰鬥破壞且不受其他效果怪獸的效果影響的融合怪獸。」我讚嘆的說道,然後從牌堆抽取了一張牌。

  「我召喚『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4 (ATK/1600)』,接著發動魔法卡『火龍的咆嘯』,場上存在『納茲』之名的成員才能發動,破壞對方場上一名成員。」

  「連鎖發動反制陷阱卡『魔宮的賄賂』,對方發動的魔法或陷阱卡無效並破壞,之後對方可以抽一張牌。」

  「無法用戰鬥或怪獸效果破壞的辦法就是使用魔法或陷阱卡,看來你早就準備好應對的方法了。」我從牌堆抽取一張牌後,繼續說道:「但是我可是還有別的方法,發動速攻魔法卡『次元魔法』,將自己場上一體魔法使族解放,從手中特殊召喚『滅龍魔導士納茲 LV6 (ATK/2300)』,之後破壞對方場上的『始祖龍古龍』。」

  「原來如此,剛才的魔法卡只是要引誘我發動反制陷阱卡,這張牌才是你真正的目的。」

  「沒錯,進入戰鬥階段,我用『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6 (ATK/23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不過……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

  「什麼!」

  我望向那名原本還瞇著眼的少年,如今他的雙眼已經睜開,透露出湛藍色的光澤。

  但是他的場上沒有任何的怪獸和蓋放的卡片,手中也僅有一張牌,這樣的情況下,他還能進行反擊?

  只見他微笑的將手中唯一的牌亮了出來,開口說道:「從手中將『輝煌之逆轉女神』送入墓地,對方場上所有的卡片全部破壞,之後我從牌堆特殊召喚7星的『雅典娜 (ATK/2600)』到場上。」

  「戰鬥繼續,我用『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6 (ATK/2300)』再度攻擊對方場上的『雅典娜 (ATK/2600)』。」

  「什麼!」這回輪到少年感到訝異,沒想到本該被破壞的成員,竟然還留在場上。

  「終於讓你感到吃驚了。」我滿意的說道:「當場上的『妖精尾巴』成員被戰鬥或效果破壞時,從手中將『哈比』送入墓地,可以抵擋一次破壞。」

  「就算如此,你會用攻擊力較低的成員繼續攻擊,應該還有其他的打算吧?」

  「沒錯,我從手中發動速攻魔法卡『火龍的鉤爪』,將場上一名『納茲』的攻擊力在回合結束前上升1000分。」

  將對方的「雅典娜」戰鬥破壞送入墓地後,在我的結束階段,場上的「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6」也隨之成長為「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8 (ATK/3000)」。
  天使團社長 生命值7300分/手牌0蓋牌0‖龍華 生命值8000分/手牌1蓋牌0
  「那麼輪到我了,抽牌,發動魔法卡『魔之試衣間』,支付800分生命值,翻開牌堆上方4張牌,其中有3星以下的通常怪獸的場合,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

  少年依序翻開牌堆上的牌,第一張剛好就是1星的「放輕鬆天使─悠悠 (DEF/100)」,第二張則是魔法卡「粗人預料」、第三張「馬骨的對價」,最後則是第二張「鑰匙錫杖 (DEF/300)」。

  「我將場上兩體1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森羅的姬芽宮 (ATK/1800)』,然後發動怪獸效果,一回一次移除一個疊加素材,翻開牌組最上方的一張牌,若是魔法或陷阱卡的場合,可以將它加入手中,怪獸卡的話則是送入墓地。」

  對方迅速的從牌堆抽取了一張牌,然後說道:「發動魔法卡『投幣式販賣機(自創卡)』,支付6000分生命值,從牌組抽取3張牌。」

  「就算削減生命值也要補充手牌,看來你也燃起來了!」

  「燃起來?我將場上的『森羅的姬芽宮』暫時從遊戲中除外,然後特殊召喚協調怪獸『異次元的精靈 (DEF/0)』,接著直接召喚6星的『光神機─櫻火(ATK/2400)』,這張卡直接召喚的場合結束時破壞。」

  「融合召喚、超量召喚,之後是同步召喚嗎?」

  「沒錯,我將場上1星的協調怪獸與6星的『光神機─櫻火』進行協調同步召喚『大日西格馬 (ATK/1800)』。進入戰鬥階段,當『大日西格馬』進行攻擊宣言時,我方場上沒有其他的怪獸,可以從牌堆將一張裝備卡給該怪獸裝備。

  「我場上的『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8』的攻擊力是3000分,所以至少要提高1200分的攻擊力才有可能兩敗俱傷,不過我可不記得有超過1000分以上的裝備卡。」

  「這可不一定,我要裝備的卡片是『巨大化』!」

  「巨大化」的效果是依照雙方生命值的高低而賦予裝備怪獸截然不同的能力,當玩家的生命值低於對手,則該怪獸的攻擊力翻倍,反之則減半。

  「原來如此,剛才所發動的魔法卡,不僅是要補充手牌,還順便增加了雙方生命值的差距。」

  「戰鬥繼續,『大日西格馬 (ATK/3600)』攻擊『滅龍魔導士納茲 LV8 (ATK/3000)』。」

  「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8」的效果是在自己的成員進行攻擊宣言時,才能從牌堆將一張「滅龍魔法」加入手中,而現在只能受到對方強烈的一擊而送入墓地。

  「我燃起來了!」許久未感到興奮的我,這還是第一次,在非網路世界的平台遇到如此激烈的對戰。

  「抽牌,發動魔法卡『等級調整』,對方從牌堆抽取2張牌,自己墓地一體『LV』怪獸無視召喚條件特殊召喚到場上,但是此回合不能發動攻擊也不能發動效果。」

  「不能攻擊也不能發動效果,你應該不會平白讓對方補充手牌吧?」

  「當然不會,我發動手中的魔法卡『火龍的翼擊』,場上存在『納茲』之名的成員才能發動,將對方場上一名成員返回手中。

  場上的同步怪獸無法回到持有者的手中,所以送回了額外牌組,裝備卡「巨大化」在失去裝備對象後,則是送入了墓地。

  「我結束這回合。」
  天使團社長 生命值1300分/手牌3蓋牌0‖龍華 生命值7400分/手牌0蓋牌0
  「輪到我了,這時因為『異次元的精靈』的效果而除外的『森羅的姬芽宮 (ATK/1800)』再度回到場上,不過它的疊加素材在除外時已全部回到墓地。」

  少年從牌堆抽取一張牌後,繼續說道:「我召喚『天輪的葬送士 (ATK/0)』並發動效果,這張卡召喚成功時從墓地特殊召喚1星光屬性的『放輕鬆天使─悠悠 (DEF/100)』,接著將場上兩體光屬性怪獸『森羅的姬芽宮』與『天輪的葬送士』進行連結召喚Link2『高能星星 (ATK/1400)』。」

  「真是沒想到,你竟然精通4種召喚方式!」我感到意外的看著對方接下來的戰術。

  「我再將場上的天使族怪獸Link2『高能星星 (ATK/1400)』與『放輕鬆天使─悠悠』進行連結召喚Link3『天空神騎士領主珀修斯 (ATK/2400)』。」

  雖然知道眼前的連結怪獸無法擊倒我方場上的「滅龍魔導士 納茲 LV8」,但是我卻有一股無形的壓迫感。

  「我方墓地的光屬性怪獸是5種類以上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光芒鳳騎機亞弗里德 (ATK/2800)』,接著將墓地的光屬性『鑰匙錫杖』和闇屬性『異次元訓練師』除外,特殊召喚『混沌術士(ATK/2300)』並發動效果將場上一體表側表示的怪獸除外,但此卡這回合不能進行攻擊宣言。」

  「總共5200分的傷害嗎?」

  「當然不是,我再將墓地的光屬性『輝煌之逆轉女神』和闇屬性『始祖龍古龍』除外,特殊召喚『混沌士兵─開闢之使者 (ATK/3000)』。戰鬥階段,場上的『天空神騎士領主珀修斯』、『光芒鳳騎機亞弗里德』與『混沌士兵─開闢之使者』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天使團社長 生命值1300分/手牌0蓋牌0‖龍華 生命值0分/手牌0蓋牌0
  雖然我輸了決鬥,但卻是一場非常精采的決鬥。

  打從一開始對方就準備好了所有的可能性,而我卻完全沒辦法看透。

  決鬥結束後,在二樓觀眾席的所有人都走了下來,這時黑髮的少女一臉緊張地對著那名少年說:「米俐,剛剛的決鬥你好像完全不留情面,這樣可以嗎?」

  「沒關係、沒關係,畢竟我第一次和丹楓決鬥時,她不是也叫我不要放水,決鬥就是要盡興才有趣。」

  「咦?」

  不知道為什麼「決鬥就是要盡興才有趣」這句話,我貌似在哪裡聽過,而且非常的眼熟。

  「好了,既然清楚這位『天使團社長』的實力了,那麼各位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吧?」騎士團的社長魏堇對著在場的所有人問道,打算進行收尾時,卻有人舉起了手。

  「我有問題!」

  這一次舉起手的人並不是我,而是從西部學院的學生來到此地後,就一直保持著敵意態度的顏英瑄。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1-11-11 10:41:06
丹雀
好的,感謝您的支持!
2021-11-11 19:58:0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