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七十一章 找到妳了

丹雀 | 2021-12-26 20:33:43 | 巴幣 1018 | 人氣 94





  一名瞇著雙眼看似是少年,其實是少女的E班學生就站在不遠處的落羽松下。

  我緩緩地走到她的面前,對方則是笑著對我說道:「好久不見了。有沒有很意外我會出現在這裡呢?」

  自從得知她其實是北部戰鬥學院,天使團的社長時,不知道為什麼完全無法和之前的米俐相連在一起。

  「難道……其實妳也有動漫牌?」我試探性的一問,只見對方笑笑地對我說:「來打一場就知道了!」
  原本瞇著眼的米莉,說完決鬥兩字後,那雙精湛的青藍色雙眼立刻出現在我的面前。

  「由我先攻,我從手中發動魔法卡『融合』,將手中的通常怪獸『心鑰妖精』與『異次元的馴獸師』作為素材融合召喚『始祖龍 古龍 (ATK/2700)』。」

  一開場米莉就將王牌之一的融合怪獸召喚到場上,接著她在場上蓋放2張牌後,就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我望著手中那看似陌生卻能感受到牌的主人所賦予的情感。

  「我發動永續魔法卡『超和平秘密基地』,一回一次,支付500分生命值,從牌堆特殊召喚4星的『超和平Busters─仁太 (ATK/1800)』,此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再從手中特殊召喚2星的『超和平Busters─鶴子 (DEF/800)』,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再從牌堆將一張『未聞花名』之名的魔法卡,加入手中。」

  「果然厲害,雖然是剛接觸的牌卻能馬上就上手。」米莉佩服的稱讚道,然而她也知道我不會就這樣結束。

  「場上的『超和平Busters─仁太』視同『未聞花名─宿海仁太』,所以我從手中特殊召喚『未聞花名─本間芽衣子 (DEF/0)』。接著將場上兩名『超和平Busters』成員解放,上級召喚『未聞花名─安城鳴子 (ATK/2700)』。」

  「始祖龍 古龍」不會被通常怪獸以外的怪獸戰鬥破壞,也不受這張卡以外的怪獸效果影響。

  所以就算攻擊力相當,會被戰鬥破壞的也只有我方的「未聞花名─安城鳴子」。

  但是……

  「我從手中發動魔法卡『給安鳴的信』,這張卡只能在場上存在『未聞花名─本間芽衣子』與『未聞花名─安城鳴子』才能發動,然後將場上的『始祖龍古龍』送入墓地。」

  沒有錯,就算「始祖龍 古龍」有怪獸的抗性,但是它卻無法抵擋魔法或陷阱卡的卡片效果。

  「戰鬥階段,我用『未聞花名─安城鳴子 (ATK/27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這真是厲害呢!」米莉再次誇獎道。

  「我蓋放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米莉 生命值5300分 手牌0蓋牌2‖丹楓 生命值7500分 手牌1/1
  「那麼……輪到我了!」這瞬間米莉的氣勢突然大增,一股強大的壓力席捲而來。

  這樣的感覺以前曾經有過一次,而且那次正是誤以為米莉也成為被狩獵者控制的時候。

  「我發動覆蓋的永續陷阱卡『天使聖生』,將墓地的『心鑰妖精 (ATK/400)』特殊召喚到場上,接著再發動陷阱卡『同姓同名同盟』,將等級2以下的通常怪獸『心鑰妖精』盡可能從牌堆特殊召喚到場上。」

  米莉的場上瞬間聚集了三體怪獸,然而她還沒有進行過通常召喚,莫非……

  我屏氣凝神的直盯著她手中唯一的卡片,正當米莉要將那張牌放到決鬥盤上,並說出卡名時,遠方卻聽到江玟霖的呼喊。

  此時米俐忽然恢復成瞇瞇眼的樣子,一臉無奈地說:「不好意思啦!其實這場決鬥並不是正規的,我只是很久沒和妳打牌,所以才會偷偷埋伏在這裡等妳出現。」

  「咦?」

  在我感到困惑的期間,米俐便將我帶往江玟霖所在的地點,然後頭也不回地直說先去準備等一下的餐點,就這樣一溜煙的逃走了。

  「米俐也真是的,雖然我知道大家都很久沒和丹楓打牌,但是『學院爭霸戰』是有時間限制的,還是不要耽誤你們太多的時間才好。」江玟霖自言自語的抱怨著,手中的決鬥盤卻已經準備就緒,看來連她自己也等不及了。

  「好了,讓我們正式開始吧!」
  從認識江玟霖到現在,我只知道她是使用「占卜」相關的卡片,不管是「占卜魔女」還是「命運女郎」,就算突然召喚出「大秘儀」系列的牌也不奇怪。

  但是如果是動漫牌的話,我就真的沒有任何頭緒了。

  「好了,別想了。」彷彿看穿了我的心思,江玟霖笑笑地將一張牌放到了決鬥盤上說道:「我召喚『烏菈菈的見習生─千矢 (ATK/1000)』,這張牌不會成為獸族、獸戰士族和鳥獸族成員的攻擊對象;場上存在其他「烏菈菈的見習生」時,每有一張攻擊力與守備力就提高500分。」

  「烏菈菈?」

  「是的。」江玟霖笑著點頭回應,然後在場上覆蓋2張牌後,就這樣結束了回合。

  「那輪到我了,抽牌。」雖然江玟霖場上的成員不會受到三種種族的成員攻擊,但是我手中的牌都是戰士族,莫非她蓋放的牌是可以改變種族的「DNA改造手術」?

  不管如何,現在就是要全力以赴的去面對。

  「我召喚『超和平Busters─雪集 (ATK/1500)』,接著進入戰鬥階段,攻擊『烏菈菈的見習生─千矢 (ATK/1000)』。」

  「發動速攻魔法卡『露肚子道歉』,將場上攻擊表示的『烏菈菈的見習生─千矢』變更成守備表示,無效此次的攻擊並且戰鬥階段結束。」

  「果然有防禦的牌嗎?」雖然只是試探性的攻擊,但是接下來可就要真本事了。

  「從手中發動場地魔法卡『回憶與現實』,只要場上存在『未聞花名』成員,此卡不受其他卡片效果影響;另外,雙方不能從墓地特殊召喚成員到場上。」我在場上蓋放一張牌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江玟霖 生命值8000分 手牌2蓋牌1‖丹楓 生命值8000分 手牌3/1
  「抽牌,我召喚『烏菈菈的見習生─紺 (ATK/1000)』並發動效果,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時可以從牌堆或墓地將一張『狐狗狸降臨術』加入手中;接著場上有其他的『烏菈菈的見習生』所以攻擊力提高500分。」

  「這種感覺好像是裝備魔法卡『團結之力』?」

  「是呀!因為她們有著共同的羈絆。」江玟霖開心的說道:「從手中發動魔法卡『狐狗狸降臨術』,這張牌只能在場上存在『烏菈菈的見習生─紺』才能發動,投擲一枚硬幣,若為表面可從牌堆上方選五張牌依照喜愛的順序排列,然後抽取一張牌;裏面的話,此效果無效化。」

  隨著硬幣的翻轉,江玟霖絲毫沒有任何的猶豫,臉上的表情也是十分篤定卡片效果會發動,至於結果如同她所預感的是「表面」。

  江玟霖迅速的排序完5張牌後,從牌堆抽取一張牌說道:「發動『占卜魔女小水 (DEF/0)』的怪獸效果,當玩家從牌堆抽到這張牌時,給對手觀看後可以特殊召喚到場上;當『占卜魔女小水』因此方法特召成功時,將場上一體表側表示的怪獸,直到下次我方準備階段除外。」

  對方所選的當然是「超和平Busters─雪集」,這樣一來我的場上就沒有其他的成員或怪獸了。

  「戰鬥階段,我用『烏菈菈的見習生─千矢 (ATK/15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發動覆蓋的速攻魔法卡『不可以吵架』,雙方玩家場上所有表側攻擊表示的成員全部變更成表側守備表示,且在回合結束前,不能改變表示形式。」

  「果然沒有這麼容易呢!」

  「當然!」我從牌堆抽取一張牌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發動魔法卡『意外的那一天』,將牌堆的『超和平Busters─芽芽』送入墓地。」

  「從手中召喚『超和平Busters─仁太 (ATK/1800)』,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成功時,再從手牌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安鳴 (ATK/1000)』;『超和平Busters─安鳴』在召喚、特殊召喚時,從牌堆一張裝備魔法卡『黑色框眼鏡』裝備。」

  「進入戰鬥階段,我用『超和平Busters─仁太 (ATK/1800)』攻擊『烏菈菈的見習生─千矢 (DEF/1500)』,再用『超和平Busters─安鳴 (ATK/1000)』攻擊『占卜魔女小水 (DEF/0)』。結束這回合。」
  江玟霖 生命值8000分 手牌2蓋牌1‖丹楓 生命值8000分 手牌1/0
  「輪到我了,抽牌!」

  這時因為「占卜魔女小水」所除外的「超和平Busters─雪集 (DEF/1500)」回到了場上。

  「真是奇怪,明明場上有『回憶與現實』這張場地卡,卻不打算使用效果?」感覺對方在盤算什麼的江玟霖,反而開心的說:「就算想破頭也想不到的,畢竟丹楓可是狂熱者。」

  這、這算是讚美嗎?

  「我召喚『烏菈菈的見習生─小梅 (ATK/1000)』並發動效果,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時可以從牌堆或墓地將一張『塔羅占卜』或『擺墜占卜』加入手中;接著場上有其他的『烏菈菈的見習生』所以攻擊力提高500分。」

  第三位見習生閃亮的登場了,不過因為上一回合「烏菈菈的見習生─千矢」已經被戰破送入墓地,所以場上的「烏菈菈的見習生」攻擊力與守備力都是1500分的數值。

  「從手中發動魔法卡『塔羅占卜』,這張牌只能在場上存在『烏菈菈的見習生─小梅』才能發動,投擲一枚硬幣,若為表面可從手牌特殊召喚一名『大秘儀之力』的成員,此時該成員不執行硬幣投擲,直接選擇一個適用;裏面的話,此效果無效化。」

  這一次我不再注意硬幣的結果,因為我知道它一定會呈現「表面」。

  「我從手中特殊召喚『大秘儀之力XVIII-THE MOON (ATK/2800)』並且選擇『表』的結果。戰鬥階段,我用『大秘儀之力XVIII-THE MOON (ATK/2800)』攻擊『超和平Busters─仁太 (ATK/1800)』。」

  「我從手中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波波 (ATK/0)』,由於墓地存在『超和平Busters─芽芽』,所以此卡以外的『超和平Busters』成員不會被戰鬥破壞。」

  「就算如此,傷害還是會有的。我分別用『烏菈菈的見習生─紺 (ATK/1500)』與『烏菈菈的見習生─小梅 (ATK/1500)』攻擊『超和平Busters─安鳴 (ATK/1000)』與『超和平Busters─波波 (ATK/0)』。」

  江玟霖望著我方場上的「超和平Busters─雪集」與「超和平Busters─仁太」一會兒後,才結束自己的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這一次我終於發動場地卡的效果,將場上的「超和平Busters─雪集」與「超和平Busters─仁太」返回牌堆,並從牌堆特殊召喚「未聞花名─松雪集 (ATK/2000)」與「未聞花名─宿海仁太 (ATK/1800)」。

  「戰鬥階段,分別用『未聞花名─松雪集 (ATK/2000)』與『未聞花名─宿海仁太 (ATK/1800)』攻擊『烏菈菈的見習生─紺 (ATK/1500)』與『烏菈菈的見習生─小梅 (ATK/1500)』。結束這回合。」
  江玟霖 生命值7200分 手牌1蓋牌1‖丹楓 生命值5000分 手牌1/0
  「輪到我了,抽牌!」

  「這時發動場地卡『回憶與現實』的效果,將場上的『未聞花名─松雪集』返回牌堆,從牌堆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雪集 (DEF/1500)』。」

  由於場上的「未聞花名─宿海仁太」只有4星,所以無法觸發場地卡的效果與小時候的他進行交換。

  「我召喚最後一位『烏菈菈的見習生─乃乃 (ATK/1000)』並發動效果,這張卡召喚、特殊召喚時可以從牌堆或墓地將一張『人偶占卜術』加入手中。」

  因為場上除了她之外,只剩下「大秘儀之力XVIII-THE MOON」而沒有其他的「烏菈菈的見習生」,所以沒辦法提升攻擊力與守備力。

  「雖然不能用自身的方式提升,但是還是有其他的方法!我發動魔法卡『人偶占卜術』這張牌只能在場上存在『烏菈菈的見習生─乃乃』才能發動,投擲一枚硬幣,若為表面從手牌或牌堆將一張『人偶』之名的成員作為裝備卡給此卡裝備,裝備成員的攻擊力上升該裝備怪獸的攻擊力數值;裏面的話,此效果無效化。」

  比起連續三次的表面結果,我反而比較在意連續三次的占卜術竟然都是不同的系列牌。

  「我從牌堆將『人偶國王 (ATK/2800)』作為『烏菈菈的見習生─乃乃』的裝備卡使用並上升其攻擊力的數值。戰鬥階段,我用『大秘儀之力XVIII-THE MOON (ATK/2800)』攻擊『超和平Busters─雪集 (DEF/1500)』。」

  「再用『烏菈菈的見習生─乃乃 (ATK/3800)』攻擊『未聞花名─宿海仁太 (ATK/1800)』,結束這回合。」

  面對攻擊力高於2000分的成員與怪獸,就算是牌組的主人使用也不一定能夠解場。

  只是與丹楓決鬥過的人都知道,就算處於多麼不利的情況下,她都會用盡全力給予反擊。

  「輪到我了,抽牌!」丹楓的手中僅有2張牌,除了場地卡之外就沒有其他的卡片,但是這樣的她仍說道:「發動永續魔法卡『超和平的秘密基地』,一回一次,支付500分生命值,從牌堆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仁太 (ATK/1800)』,此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再從手中特殊召喚2星的『超和平Busters─鶴子 (DEF/800)』,這張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可以再從牌堆將一張『未聞花名』之名的魔法卡,加入手中。」

  「墓地存在『超和平Busters─芽芽』的場合,將場上的『超和平Busters─仁太』解放,將墓地5名『未聞花名』成員返回牌堆抽取2張牌。」
  那一天的捉迷藏,妳藏好了嗎?
  「我從手中發動魔法卡『找到妳了』,從牌堆將一名『超和平Busters─芽芽 (ATK/0)』特殊召喚到額外的怪獸格。」

  「竟然把成員放到那裡?」

  「接著以場上的『超和平Busters─芽芽』為對象,從手中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波波 (ATK/0)』,然後再次發動魔法卡『給大家的信』,此卡發動時雙方不能發動任何的卡片效果,依照場上存的成員而獲得相對應的效果,但是此效果在決鬥中只能使用一次。之後這張牌回到持有者的手中。」
  在最後還是有很多、很多話,想和大家說呢!
  此時,場上的「鶴子」與「波波」分別收到了一封信。

  「從手中發動魔法卡『給波波的信』,墓地每有一張『未聞花名』的卡片可以回復500分的生命值,之後,可以支付2000分生命值,可以從牌堆將2張『未聞花名』的卡片加入手中。」

  丹楓的墓地共有3張「未聞花名」的魔法卡,所以回復了1500分的生命值。然後她支付了2000分生命值,從牌堆將兩張「未聞花名」的卡片加入了手中。

  「場上存在『超和平Busters─芽芽』時,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超和平Busters─雪集 (ATK/1500)』,接著再次發動『給大家的信』,從牌堆將『給雪集的信』加入手中。」
  人死是不能復生的,但是我還是很想妳、很喜歡著妳。
  「我從手中發動魔法卡『給雪集的信』,場上存在『未聞花名─松雪集』與『未聞花名─本間芽衣子』才能發動,從牌堆和墓地將一名『超和平Busters』或『未聞花名』的成員加入手中。」
  喂喂!下課了,不一起玩嗎?
  「我從手中發動魔法卡『下課的邀約』,場上存在『超和平Busters』成員才能發動,從手牌盡可能特殊召喚場上沒有同名的『超和平Busters』成員。之後再次發動『給大家的信』,從牌堆將『給安鳴的信』和『給仁太的信』加入手中。」
  這樣一來所有人都收到信了呢!
  「這是最後了,我從手中發動『給安鳴的信』,將對方場上的『烏菈菈的見習生─乃乃』送入墓地,然後將場上『光』的『超和平Busters─芽芽』、『炎』的『超和平Busters─仁太』、『風』的『超和平Busters─安鳴』、『水』的『超和平Busters─鶴子』與『闇』的『超和平Busters─雪集』及『地』的『超和平Busters─波波』共6種屬性進行連結召喚Link6『電子界降神@伊格尼斯星 (ATK/?)』。」

  「電子界降神@伊格尼斯星」的原攻擊力為連結素材數量×1000分,所以將所有屬性作為素材的它,攻擊力為6000分。

  「發動『電子界降神@伊格尼斯星』的效果,將對方場上的『大秘儀之力XVIII-THE MOON』破壞,並在此卡連結端上特殊召喚一體『@伊格尼斯星衍生物 (闇/1星/電子界族/DEF/0)』,然後再次進行連結召喚Link1『對講槍兵 (ATK/1200)』。」

  望著眼前幾乎是難得一見的傳說級怪獸,江玟霖無奈地說:「真是的,當初雲霞只是抱持著有趣的想法,從我這裡借走了這張Link6的怪獸,沒想到丹楓還真的召喚出來了。」

  江玟霖的場上沒有任何的成員與怪獸,生命值雖然高達7200分,但是對方怪獸的攻擊力總和剛好就是7200分,這根本就是天意。
  江玟霖 生命值0分 手牌1蓋牌1‖丹楓 生命值2000分 手牌3/0
  「丹楓恭喜妳!」江玟霖笑笑地將手中的牌攤在我的面前,我幾乎是下意識的從那些牌中抽取了一張。

  「咦?」原本以為手中的牌仍是「占卜魔女 小暗」,沒想到卻是「大秘儀之力VI-THE LOVERS」。

  「看來我們的丹楓最近會有一段好的緣分唷!」江玟霖難得眉開眼笑的說道:「我要趕緊和米俐分享一下才行!」

  話一完,她差點忘記自己的動漫牌還沒有轉交給我,就打算衝去找米俐分享。

  只是這不是占卜嗎?我怎麼覺得江玟霖完全篤定結果會成真啊?



創作回應

傑克.艾容德
烏菈菈?
2021-12-26 21:22:19
丹雀
是的!烏菈菈~
2021-12-26 22:47:46
夜梓的臨殃
人死是不能復生的,但是我還是很想妳、很喜歡著妳。
看到這句還是會回想起當初的鼻酸哇QQQQ
期待丹楓的下一場戰鬥///////\
2022-01-27 21:27:36
丹雀
真的很感動,每次寫到這副動漫牌都會寫的很感傷。

這邊算是把「未聞花名」的系列牌都出過一輪了,之後出場的機會也許會變很少。
2022-01-27 23:56:2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