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16、劫後 下

【紳士熊熊】湛君 | 2021-12-12 22:16:40 | 巴幣 4 | 人氣 108

連載中沙海之血
資料夾簡介
受到叔叔的委託,凡希亞跟著商隊前往被譽為沙海明珠的亞沙羅,只是這趟路程似乎有點不好走……

  彷彿變魔術般,一位青年從岩壁中出現。

  凡希亞一眼就認出了對方是自家的見習騎士,曾在訓練時交手過,也只比他大兩歲,正要開口就聽對方驚喜地問:「少爺!您是來救我們的嗎?」

  「……很遺憾不是,我們也遇難了。」凡希亞面露苦笑,往見習騎士身後的岩壁看了一眼,問道:「還有其他人?」

  見習騎士聞言登時站直,一絲不苟地行禮道:「我救下了一位女僕。」

  見習騎士的表情沉重下來:「有兩位同袍與我同時掉了下來,我沒能找到他們,我也不知道是否有更多人掉下來……」

  凡希亞看了一眼地底湖,口中有些乾澀,只道:「他們不會有事的,也許他們正在過來找我們的路上。」

  「是的。」見習騎士微微一笑,沉默了幾秒後道:「少爺跟我來,我找到了一個很安全的地方。」

  見習騎士找到的地方入口是一個開口開在側面,正面看不出來的小洞口,大小勉強能讓一個人進出,但裡面的空間意外的很大,足足有三坪大小,中央燃著一堆火。

  一行人跟著見習騎士進入洞窟,一個穿著樸素的女人瑟瑟發抖地抱著腿坐在一旁,看見凡希亞幾人時雙眼一亮,緊接著往後看,發現沒有其他人,意識到自家少爺也遇難後眼神便又黯淡下來。

  凡希亞沒有注意到女僕的心理活動,而是看著一具嵌在最深處岩壁上的獸骨。

  總算明白為什麼見習騎士會說是安全的地方了,這具不知死去多久的獸骨上居然還在散發著一股威壓,只是靠得稍微近點,精神上就有一種被壓迫的感受。

  這種地方異獸都不想靠近,就別說是一般的野獸了。

  身為龍裔的瑰瑰也排斥這種感受,然而盯著獸骨一會就後走到獸骨旁,不斷嗅著獸骨,看上去頗為興奮,但獸骨的氣味大概不怎麼好,片刻後瑰瑰就又變得興致缺缺,在獸骨旁盤臥下來。

  脫下溼答答的外衣烤火的凡希亞只看了一眼就沒有關注,能承受住威壓就能逐漸習慣,只是過不到兩秒他又轉回去,疑惑地看著獸骨問道:「這骨架……是不是龍骨?」

  「這……確實有點像……」見習騎士來回看著獸骨與瑰瑰,整具骨架只有一部分露在岩壁外,不能說跟瑰瑰很像,但有如此威壓,不是龍族也是強大異獸了。

  見習騎士還頗有見識,仔細看了一會岩層,道:「這至少埋一千三百年了。」

  「千年龍骨?」凡希亞眉毛一挑,頓時有了挖骨頭的念頭,這種東西應該算是寶物吧?還散發著龍威呢。

  「少爺,要不要試著挖一點下來?」

  在思考著該從哪顆牙挖起的凡希亞扭頭看向小鴉,朝她豎起大拇指:「挖!」

  主僕倆不知道在心裡達成了什麼共識,一旁見習騎士倒是一拍手道:「原來如此!少爺您是想利用龍威來驅逐異獸!」

  「咳……沒錯。」凡希亞點了點頭。

  「多挖的可以放到我的空間裡。」小鴉也說。

  主僕倆又對視一眼,準備動手開挖。

  「是說會不會有導致這裡崩塌的危險?我看這裡有裂痕,可能是不久前地裂的影響」見習騎士問。

  「……」

  凡希亞坐了下來:「我們今晚先休息,明日離開時再討論怎麼處理。」

  小鴉取出一隻烤雞:「大家要吃點東西嗎?」

  烤雞的香味竄出,一群人紛紛圍了上來,在沉默中分食著。

  「嗯……什麼味道?」

  「維爾莉妳醒了?」

  「我還有點想睡……」維爾莉按著太陽穴撐起身,模糊中看見數個人影,再加上傳入鼻腔的香氣,精神一振:「我們逃出來……了?」

  維爾莉看著圍在一起的四人一龍:「你們在幹嗎?」

  凡希亞沒有解釋,把事先留下的雞腿戳到維爾莉面前。

  ……

  「這主意不錯。」維爾莉抹去嘴邊的油,蹙起漂亮的眉毛:「只是岩石跟泥土還是有些區別,與其靠我的天命,徒手挖可能還比較快。」

  「我們也是這麼想的,只是萬一挖塌了這裡,來不及跑啊,所以只能靠妳遠端操作。」凡希亞聳肩。

  「那就明天再看怎麼處理吧……到我守夜時叫我。」維爾莉移動到凡希亞身邊,把頭枕在凡希亞腿上。

  凡希亞無奈一笑,朝守在門口的見習騎士道:「就先辛苦你了。」

  「請少爺放心!」見習騎士神色恭敬,拿著風匕認真點頭。

  凡希亞閉上眼,累積的疲勞瞬間爆發,等到意識恢復時,已經是早上了。

  其實凡希亞不確定是不是早上,但其他人都已經醒來了,小鴉甚至在準備食物了。

  凡希亞一愣,看向見習騎士道:「你怎麼沒叫我?」

  見習騎士聞言,表情頓時變得緊張,一旁小鴉則道:「少爺你睡太熟叫不醒,我就代替你守夜了。」

  「但妳不是也——」

  「我們都睡飽了,沒看到我們都醒著嗎?」

  維爾莉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凡希亞轉頭看去,她手持著風匕,瑰瑰跟在身後,口中咬著一隻肥碩的沙鼠。

  把風匕遞給女僕,維爾莉坐下道:「撐不住就別硬撐,我們人多,不差你一個守夜。」

  凡希亞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女僕拿著風匕替沙鼠開膛剖肚,心裡有些痛。

  那可是天命遺物啊……

  維爾莉還在說著話:「外面有異獸出現了,我們如果不打算繼續待在這的話,必須趕緊走了。」

  異獸危險,不過在獸群中整體的比例就跟普通人中的天命者差不多,不到隨處可見,但每個區域總會有幾個。

  見習騎士點頭:「這地方雖然安全,但一直待在這總不是長久之計……我們拿到龍骨後或許可以往回走?有了龍骨我們就不怕沙爪了。」

  「但我不認為沙爪王獸也會害怕這些骨頭上的龍威,只要沙爪王獸在,原路返回就不會是一個選項。」維爾莉搖著頭否決。

  凡希亞道:「說到底龍骨只不過是個保障,怕龍威的我們人多不用怕,不怕龍威的我們多半打不過,我們不能指望全靠這玩意兒逃出去。」

  小鴉幽幽地開口:「而且能不能拿到還是個問題呢。」

  幾人討論著接下來的方向,不約而同地沒有提起救援的事,一個晚上過去仍不見來人,不論幾人有什麼猜測,心裡都有個底了。

  說是討論,其實也只不過是凡希亞昨天的想法再稍微細化罷了,整體沒有多大改動。

  吃飽過後,四人一龍在洞窟外等著,維爾莉手貼在岩壁上,時不時探頭往洞窟裡看。

  突然間,維爾莉拔腿就跑,其他人見狀跟著她一起跑,背後的岩壁開始坍方。

  跑到了安全的地方,幾人停下腳步回頭看,凡希亞有些心疼:「結果還是失敗了。」

  維爾莉亮出一枚足有她的小臂長的龍牙,得意道:「我怎麼可能失敗。」

  眾人瞪大眼,剛剛明明沒看見維爾莉拿到東西,怎麼這就有了?

  「維爾莉妳是神吧!給我看看!」凡希亞伸手。

  「不要!」維爾莉把龍牙交給女僕:「妳先拿著,回去了再還我。」

  女僕受寵若驚,不斷感謝維爾莉,在場就她最弱小,有龍牙後就能放心許多。

  凡希亞默默走到女僕身旁清了清嗓子,後者屈服淫威,可憐巴巴地把龍牙交出去。

  看見維爾莉想打人的目光,凡希亞又把龍牙還回去,蹲下身把瑰瑰的嘴扳開:「我這裡也有,誰稀罕。」

  「神經病。」維爾莉翻了個白眼。

  看著凡希亞蹲在那邊搓瑰瑰的腦袋,維爾莉不由得感到有些好笑。

  凡希亞搶龍牙的舉動看上去有些不合時宜,但被他這麼一搗亂,在場所有人的表情都放鬆了不少。

  「接下來我們往這走吧。」搓完了瑰瑰,凡希亞站起身指向一個方向,那裡有一條明顯往上的路。

  沒人反對,畢竟他們也不曉得往哪走才能出去,只能往最有可能的那條路走,那怕走到後頭可能會變成一路向下。

  離開了地底湖,一行人繼續前進,這次就沒有一開始那麼幸運了,一連走了數個死路,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能繼續走下去的路比他們所在處高上不少,儘管爬上去很是麻煩,但總歸是往上的。

  接下來的路程還算安穩,本以為異獸肆虐的地底其實相當平靜,有著弱小的野獸存在,食源充裕,大多數的異獸見到他們都會主動退去,反而不像沙漠上頭的異獸成天餓著,見到商隊都要在屁股跟著看能不能偷偷咬上一口。

  就這麼上上下下左右左右的走,累了就找個合適的地方休息吃飯,從休息的次數判斷,他們這一走就走了十天,足足是他們在沙漠上行走的時間的兩倍。

  十天過去,小鴉空間裡的糧食已經所剩無幾,原先就帶著的食物早在前三天就清空,剩下的都是在地底獵來,想辦法省下來的,一行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掛彩,沒完全吃飽,精神接近極限。

  「今天就在這休息吧。」見習騎士觀察著周圍環境,儘管凡希亞身手比他好,維爾莉能打還是天命者,但在野外生存這方面他才是幾人中最厲害的。

  確定了休息的地方,小鴉取出油燈點起了火堆後就把油燈收回空間,油燈剩下的油不多,早已不拿來照明,而是用來點火。

  溫暖的火焰燃起,一行人紛紛吐一口氣,女僕開始忙碌準備煮食,接著眼淚就掉下來了。

  正在取出獸肉的小鴉見狀問道:「怎麼了?」

  女僕搖頭,抹掉眼淚後問:「我們是不是出不去了?」

  「出得去的,不要擔心。」凡希亞聽見對話轉過頭來,「這地方有異獸就表示有能讓異獸出入的地方,耐心找就會找到的。」

  「實在不行的話我再挖洞帶你們出去。」臉蛋都消瘦了的維爾莉開著玩笑,如果真能靠挖洞挖出去那他們早就這麼做了,問題是上方是沙漠,他們真挖開了也只會被大量的沙掩埋。

  而且她的天命實在是挖不太動岩石,龍牙能挖出來也是因為有一部份暴露在外,加上那邊的岩壁本身就較為脆弱。

  維爾莉話說完,幾人再度安靜下來忙著,一直到有急忙的腳步聲接近。

  「少爺!少爺!」

  與瑰瑰一同離開狩獵的見習騎士急匆匆跑了回來。

  凡希亞趕緊站起身來:「怎麼了?有異獸嗎?」

  見習騎士瘋狂搖頭,眼中滿是欣喜。

  「少爺!這地方有其他人!」





 天 氣 變 冷 , 總 覺 得 腦 袋 思 考 變 慢 了 , 作 息 也 是 逐 漸 老 人 ,一 心 只 想 早 點 躺 上 床 。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