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14、裂口與蟲

湛君 | 2021-11-22 21:00:01 | 巴幣 2 | 人氣 101

連載中沙海之血
資料夾簡介
受到叔叔的委託,凡希亞跟著商隊前往被譽為沙海明珠的亞沙羅,只是這趟路程似乎有點不好走……

  啊,剛剛應該趁機問有關槍術的事才對……

  「凡希亞!」

  走到帳篷前,正在為剛剛過於客氣感到後悔的凡希亞轉身,看著維爾莉帶著有些擔憂的神情跑過來。

  「怎麼了?如果只是要安慰我剛才的事,那只是我開玩笑的,我沒有要剪頭髮。」凡希亞還以為大家都看得出來他只是在說笑,想不到維爾莉當真了。

  「我是來跟你道歉的。」維爾莉低下頭:「對不起。」

  「怎麼突然跟我道歉?」凡希亞不明所以。

  維爾莉略顯窘迫地抓了抓臉:「下午的時候我不是捉弄你嗎……」

  「妳是說妳拿石頭丟我?」凡希亞問。

  「不是,那時候我本來就要道歉的,只是……」維爾莉腦袋變得更低了,停了一下繼續道:「我是說湖邊那時候。」

  「哦,我都忘了有這回事,畢竟妳常常搞這些有的沒的。」凡希亞虛著眼看她,說起來多虧維爾莉提起,不然他都忘了自己在帳篷裡動了手腳,差點就要害到自己。

  只是凡希亞覺得維爾莉怪怪的,不知道是發生什麼事,今晚大夥兒聊天時她沒怎麼參與話題,這時候也反常地跑過來找他道歉,難道是吃到香椰肉了?

  不知道等等騙她走進帳篷會怎樣……

  凡希亞摸了摸下巴,突然覺得這時候的維爾莉似乎有點利用價值。

  剛剛錯失了羅夏的機會,這次維爾莉的機會可不能再錯過了。

  「維爾莉。」

  「嗯?」維爾莉抬頭看他。

  凡希亞閉著眼深吸一口氣,轉身往帳篷裡走:「跟我來。」

  小鴉上前拉開帳篷,維爾莉遲疑一下,邁步跟上去。

  「妳們小心地上。」

  凡希亞的聲音傳來,維爾莉仔細一看,一條繩子懸空著,正好是能絆到人的高度。

  順著繩子看去可以看見繩子一直通往左側一堆雜物裡。

  維爾莉看不懂為什麼要這樣做,只以為是絆腳繩,但小鴉一眼就認出雜物最上方那桶子正是自己裝水的桶子。

  陷阱嗎……小鴉小心跨過繩子。

  「本來想報仇的,但妳都道歉了,這件事情就算了,不過妳要答應我一件事。」凡希亞示意小鴉把帳篷關上,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

  下一秒,凡希亞收斂表情,認真道:「接下來的日子,一直到回領地前,妳都必須乖乖聽我的話。」

  維爾莉下意識皺起眉來,接著又聽凡希亞道:「我知道沙爪王的事跟妳關係不大,但為了妳那雕像,有兩個人差點就死了。」

  封閉著的帳篷內,光線的來源只有一盞燈火,沉悶的環境與話語使維爾莉再度低下頭。

  「幸運的是我們遇到了羅夏他們,但我們不可能永遠都能遇見像羅夏他們的人。」凡希亞說到這都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妳是分得出輕重緩急的人,但妳做事總不經思考,安分不下來,我不希望妳又闖了什麼禍去影響到正事,即使叔叔說我們是來玩的,明白嗎?」

  維爾莉沉默良久,最後低聲回應道:「明白。」

  「很好。」凡希亞吐一口氣,再度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第一個任務,親我一下。」

  維爾莉一愣,接著回頭看了默默站在一旁的小鴉,紅著臉朝凡希亞低聲道:「這裡有其他人在……」

  凡希亞聞言跟著一愣,維爾莉居然還真的要做?這得吃幾顆香椰才能變成這樣?

  「慢著,我只是測試而已,雖然我說妳得聽我的,但不合理的要求妳是有權拒絕的。」凡希亞這下是真的沒有捉弄維爾莉的心思了,轉而擔心的問:「妳今晚有點不對勁啊,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面對關心,維爾莉不知道怎麼回答,因為她其實是想問凡希亞那句耗盡畢生幸運是什麼意思的,是不是跟她想的一樣,但她卻沒想好該怎麼問,就一時衝動過來了。

  「沒,沒事啦,我要走了。」支吾半天,維爾莉扔下這一句話,轉身逃跑。

  「鮭!」

  帳篷外傳來瑰瑰的叫聲,下一秒瑰瑰直接闖進帳篷,把維爾莉撞得後退一步,直接踩在了繩子上。

  嘩!

  凡希亞一巴掌拍在臉上,這瑰瑰永遠都只會在不恰當的時機出現。

  趕緊上前扶起被水淋成落湯雞的維爾莉,正要開口關心時,地面開始震動。

  緊接著而來就是劇烈的晃動,凡希亞心中頓感不妙,而在身體做出反應之前,腳底一空,一股失重感傳來。

  從空中將視野投向沙漠,以湖內某處為起點,廣闊的大地出現一道狹長的裂口,裂口一直延伸至沙漠深處,包含凡希亞的帳篷在內,足足三座帳篷消失於裂口之中。

  相較起來營地其餘地方無疑幸運得多,但仍是在眨眼間就被強大的地震摧毀,不復原貌。

  羅夏等人在地震稍微平息後趕來,一眾騎士與僕從在指揮下救人收拾貨物,而蒂妮莎坐在地面上,一臉慘白地望著眼前的巨大裂口。

  「妳們沒有事吧?」伊芙跑上前問道。

  「我們沒事,但……」站在蒂妮莎旁的芮菈開口。

  他們跟著芮菈的視線望向裂口。

  「少爺的帳篷本來在這的……」

  注意到維爾莉不在,伊芙想問又隨即閉上了嘴。

  不需要答案了,蒂妮莎的表情已經說明結果了。

  「我去救人。」羅夏說著就要跳下裂口。

  伊芙趕緊抓住他:「你想幹什麼!下面是什麼情況我們都不知道!」

  「所以才要下去啊!」

  「那也得先從長計議才行!」

  ……

  提奧倫王國與迦比王國的交界。

  一位穿著鎧甲,比身旁其他人都還要高大的金髮騎士一刀砍翻撲上前的毛殼蟲,把刀上的沾染的蟲血抹在樹上,忍著噁心問道:「沒了吧?」

  「沒了。」一頭紅髮的騎士轉頭看到同伴一臉嫌棄的模樣,無奈道:「不就只是蟲子而已,到底有什麼好怕的?」

  「我不是怕,我只是覺得噁心,討厭。」基諾皺著眉說:「王子也討厭蟲子,而且不止王子,凡希亞那傢伙天不怕地不怕的不也討厭蟲子。」

  「怕蟲子就別那麼多理由了。」馬修將劍收回劍鞘,指揮著士兵收拾異獸的屍體,笑道:「說來也奇怪,你們幾個能打的都特別怕蟲子,這是某種制約嗎?」

  「對一些人來說可能是制約,但對我來說可不算。」基諾捏著拳頭笑道:「如果有哪個王八蛋敢拿蟲子嚇我,我保證會讓那傢伙下半輩子都跟蟲子一樣。」

  「你這倒是讓我想起一件事,還記得帕多卡嗎?」馬修問。

  基諾想了一會:「以前跟我們玩在一起的?後來不知怎地就沒跟我們玩一塊了。」

  「因為帕多卡拿毛蟲去搞凡希亞,結果直接被凡希亞綁住手腳扔進蟲坑裡,說他就該跟蟲一樣,後來凡希亞跟我們玩一起了,他就不再出現了。」馬修語氣說不上是感慨還是懷念。

  「哦對,我想起來了,好像過沒多久凡希亞小魔王的稱號就出現了。」基諾想起這件事時都忍不住顫了一下:「那時候他好像才十歲來著。」

  「嘿,那時候就他最瘋,但底線一直都在那,真犯了事也敢擔,人還他媽的長得好看。」馬修笑道。

  「可惜……」基諾搖了搖頭。

  「只能說每個人的命不同,好了,時間差不多了。」馬修擺了擺手,調轉馬身大聲喊道:「收隊!」

  回程路上,基諾騎馬走在馬修身邊,盯著樹梢間的天空道:「說起來時間過得真快,不知不覺就快一年了。」

  馬修頗為奇怪地看了基諾一眼:「你應該不是這麼多愁善感的人啊?」

  「什麼多愁善感?黛安最喜歡的就是這樣的我,她說我這樣有詩人的感覺。」基諾手掌拂過自己長度堪堪齊眉的頭髮,瀟灑地一甩頭。

  「所以你就開始留頭髮了是吧?」馬修看著基諾,是說基諾這體型,頭髮長到能拖地都很難像詩人吧?

  「哎我不是要說這個,我是想說我們都來邊境這麼久了,除了第一個月,也沒什麼戰事發生,成天就是在森林裡打這些噁心的蟲子……王子到底在想什麼?」

  「王子想做什麼不是我們管得著的,我們做好自己的事就行,再說了,你以為派來邊境對王子來說是懲罰?王子早就想找個機會過來了。」

  馬修在軍中待的時間比較長,與范格斯親近,了解的事情不少。

  基諾能被范格斯看中自然不是因為塊頭大能打,身為貴族子弟的他腦筋同樣相當靈活,聽馬修一講,隨即想通了不少事,驚訝道:「王子這是想……」

  「我不知道,你也別瞎說一通。」

  馬修打斷基諾的話語,抬眼看向進入眼簾的高聳城牆。

  「王子只想保護他的子民而已。」




 謝謝各位的支持,本書就到這邊結束。

 開玩笑的。

 雖然更新很慢,但我一直都有在寫……這話說很多次了,換個說法好了。

 丟錢給我我就能加快速度了哦(並不會
 其實最能增加創作者創作慾望的是討論,認同感,所以還是老話,GP隨意,能的話還是留個言吧。
 天氣變冷了注意保暖~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