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11、五人小隊

湛君 | 2021-10-22 21:00:11 | 巴幣 4 | 人氣 103

連載中沙海之血
資料夾簡介
受到叔叔的委託,凡希亞跟著商隊前往被譽為沙海明珠的亞沙羅,只是這趟路程似乎有點不好走……

  一般來說,再弱小的異獸都不是普通人能過輕易勝過的,其原因就在於多變的能力上,湖邊的眾人已經離湖面上那些巨大的觸手很遠了,但一些稍微靠近泥濘地的人仍舊是遭受到了躲藏在地底的異獸襲擊。

  數量眾多的觸手一擁而上,騎士也無法抵禦,眨眼間就被控制住。

  「是沙爪!牠們會使用具有腐蝕性的液體進行攻擊,湖上那隻是王,以救人為主,不要接近!」特里很快就辨認出異獸,指揮著其他騎士迎戰。

  異獸的實力落差很大,但一個族群的王實力最低也是破命級,即二次覺醒者的程度。

  商隊並沒有破命級天命者,換句話說就是他們必須集結全體之力才有可能打贏湖面上那正抓著凡希亞雕像的巨型觸手的本體,只是敵人不單只有沙爪王,更有無數潛藏泥地中的沙爪。

  最重要的一點,異獸們占著地利優勢,沙爪王的實力可能還要更高。

  芮菈也加入了戰鬥,她的身手不差,同時還是天命者,實力在商隊中數一數二,在騎士們的幫助下救下了最早被抓到的女僕。

  另一邊,這次隨商隊出行的一名副騎士長救下了那出聲為眾人示警的騎士。

  也幾乎是同一時間,湖面傳出一聲爆響,竟是一道觸手憑空斷裂,砸在了湖面上。

  空中出現一個人,那人手上拿著劍,直接向所有人表明了他就是那個斬斷觸手的人。

  觸手斷裂的痛楚直接激怒了沙爪王,頓時湖裡衝出更多觸手,直接朝著那正在下落的人攻去。

  下一剎狂風驟起,一道水龍捲迅速成形,緊接著第二道,第三道,聲勢浩大,將觸手紛紛絞斷。

  而那名劍士則借助風力轉換身形,順勢斬斷一隻觸手後,雙手將劍高高舉起,一直到靠近水面時,猛力揮下。

  「轟!」

  水面炸開分成兩半,露出了沙爪王藏於水中的巨大身軀,大小足有數輛馬車大,意味著其實力已經越過了破命級,來到了摧城級的程度。

  然而此時沙爪王的墨綠的身軀上裂著一道極長的傷痕,劍士的那一劍對沙爪王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怪異的嘶嘶聲響起,明顯陷入憤怒的沙爪王再次探出觸手,只不過這次並不直接攻擊,而是從末端射出液體。

  劍士知道沙爪的攻擊方式,幾乎是在沙爪王攻擊前就凝聚出一道岩壁在兩者間。

  液體濺射在岩壁上,冒出陣陣白煙,頃刻間就將岩壁腐蝕殆盡,但劍士早已一腳踏在岩壁上,跳離攻擊範圍。

  能當上王的異獸向來都不是蠢貨,沙爪王見腐蝕液未能奏效,竟是起了撤退的心思,龐大的身軀開始往水底潛入,並以受到損傷的觸手來攻擊牽制。

  同一時間被斬開的水面也開始回流,劍士深知自己的攻擊會被水給抵消部分威力,在沙爪王執意離開的情況下是無法造成有效攻擊的,便也不再發動攻擊,畢竟沙爪王抓著人的觸手早在一開始就被他斬斷了。

  隨著沙爪王的撤退,藏於地面下的沙爪紛紛離開,劍士矯健落地,朝著凡希亞眾人走來。

  凡希亞在特里與副騎士長的陪同下迎上去:「感謝你們伸出援手。」

  「你們有人受傷嗎?我們隊伍有一位治療系。」劍士是個年輕的男人,一頭俐落的黑髮下是雙平靜穩重的雙眼,在他說著這話的同時,他的隊友也趕到了。

  算上劍士一共五人,想必就是不久前侍從提到的那隊冒險者了。

  「傷者在哪?」在隨後趕到的四人中,一位身穿黑色長裙,以黑布縛住雙眼的白髮羊族獸人出聲詢問。

  「我們家陌原是摧城級治療系,一定能幫上你們的忙。」在羊族獸人身旁,一名模樣與劍士有幾分相似,雙眼更加靈動的少女說。

  對方釋出善意,凡希亞自然也不矯情,朝幾人行禮:「麻煩你們了。」

  而且那名被沙爪抓到的騎士因為身上穿著的盔甲,被沙爪們認為是擁有甲殼的生物,在抓到他的第一時間就注入了腐蝕液,當騎士們救下他時,他的身體多處被侵蝕,已經瀕臨死亡,此時正靠著芮菈的天命強行吊命並讓另一位治療系天命者處理傷口,然而傷勢極重,能不能活下來還是個問題。

  最早被抓到的女僕則因為沒有任何防護,身上多處骨折,卻因為已經沒有治療系天命者了,儘管在服用過藥物後沒有立即的生命危險,也依然在承受著痛苦。

  他們此時的確還需要一名治療系。

  名為陌原的女人跟著僕從離開,剛剛開口說話的黑髮少女又問:「請問一下,離這邊最近的村莊是在哪個方向?」

  「東南偏東,在一處山岩背後,如果幾位是步行的話,建議明早天一亮就出發,才能在午前抵達。」一旁特里見幾人沒坐騎便這麼回答。

  「這倒不是問題,知道方向就可以了,謝謝。」

  黑髮少女又問了幾個問題,特里一一回答,凡希亞插不上話就在一旁觀察這些人。

  劍士與黑髮少女模樣相似,多半是兄弟姊妹,種族與凡希亞他們一樣;而剛剛離開的陌原大概是山羊族的獸人,蒙著雙眼的模樣讓人感覺神秘;但更神秘的則是一位站在冒險者們最後方,一位背著巨大箱子的高壯漢子,這人戴著面甲,鮮紅的長髮披散,動也不動的站著;最後一位少女穿著斗篷站在高壯漢子身旁,帽沿下漆黑的鞏膜顯示著其魔族的身分。

  末了黑髮少女又道:「你們看樣子是商隊,不知道能不能向你們購買點物資?」

  「不用不用,你們是救命恩人,怎麼好意思跟你們收錢。」凡希亞擺手拒絕,讓特里帶著幾人離開。

  凡希亞這輩子算是字面上的吃米不知米價,不適合談生意,該怎麼做才能讓雙方皆大歡喜的事還是交由特里這個人生都在經商上的人來比較好,至於他自己,打算先關心一下傷患。

  另外他挺好奇其他治療系的治療方法是什麼樣子的,像芮菈治療時什麼動靜都沒有,要不是確實有著效果在,否則挺像上輩子那些所謂的氣功大師。

  總之跟凡希亞想像中奇幻世界應該有的治療方式不一樣,不知道陌原又是怎麼樣子。

  結果當凡希亞掀開帳篷走進去時,直接被當下的場面給嚇得心臟一停。

  陌原以祈禱身姿跪坐在騎士身前,正上方從虛空出現了一胖一瘦的老人上半身,這兩人各提著一個袋子,瘦的那位老人瞪眼尖鼻,怪笑著拿刀一節一節的砍下騎士受傷的身軀,再把肉塊扔進自己的袋子中。

  同時,另一位雙眼都瞇成一線的胖老人則從自己的袋子中取出肉塊,一節一節的拼回去。

  不同的地方在於瘦老人砍去的肉塊是殘破的,胖老人取出的肉塊是完整無缺的,而騎士被砍過的地方斷口則是一片漆黑,不是血肉。

  騎士甚至沒有因此醒來,氣息還越來越平穩了。

  在胖老人把騎士頭顱擺回去那一刻,兩老人視線掃過在場的所有人,身軀退回虛空,消失不見。

  這時候陌原才抬起頭,輕聲道:「好了。」

  凡希亞猛然一顫回過神來,快步上前檢查騎士,震驚道:「真的都治療好了!」

  陌原微笑道:「雖然過程看著有些嚇人,但治療的效果是沒問題的,只是相對的,醫者在治療的同時,也會索取傷者的一些生命力乃至於壽命,像這位男人的壽命已經減少五年了。」

  「拿五年壽命換此時的活命,值得。」騎士的聲音響起,他睜開眼,像個無事人站起身,向陌原鄭重地行禮:「非常感謝您的治療。」

  陌原朝騎士稍微一點頭回禮,接著問道:「還有傷患嗎?」

  「就在隔壁。」一位嚇得縮到帳篷角落的僕從低聲答道。

  「我們馬上過去吧。」

  陌原隨著僕從離開帳篷,凡希亞也趕緊跟上。

  隔壁的帳篷中,芮菈和商隊的醫師正在為女僕進行治療,凡希亞與陌原進入時,基本上已經告一段落了。

  「狀況沒問題吧?」凡希亞問。

  「幾處骨折我們都治療好了,正在檢查一些可能遺漏的部分。」醫師回答道。

  「檢查的話,讓我來幫忙吧,不過待會可能會有些嚇人,還請不要驚慌。」陌原說著就走到女僕身邊,雙手和握擺在胸前。

  突然間,帳篷中響起笑聲,一群只有拇指大小的小人從陌原的上方掉了下來。

創作回應

湛君

其實比起劇情,比較難想的是各種能力,但想出了能力後,圍繞在能力上就很容易寫。
所以這周我寫了兩章的字數,即便沒有大家的鼓勵(開始抹眼淚裝可憐
順便試著加強自己的斷章能力,希望有一天能因此被罵。
2021-10-22 21:00:2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