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18、妳又知道她不知道了?

【紳士熊熊】湛君 | 2021-12-31 20:52:03 | 巴幣 4 | 人氣 143

連載中沙海之血
資料夾簡介
受到叔叔的委託,凡希亞跟著商隊前往被譽為沙海明珠的亞沙羅,只是這趟路程似乎有點不好走……

  見到鋪天蓋地的蠍潮,黑髮男人趕緊收起劍改取出一瓶瓷瓶,朝著同伴道:「都到我身後!」

  兩個戰奴停下攻擊,凡希亞得以喘口氣,只是他看著黑髮男人在那邊撒著奇怪的粉末,忍不住問道:「你撒這是什麼?」

  「驅蟲粉。」黑髮男人瞥一眼問話的凡希亞,心想也能解釋給同伴聽,便繼續道:「附近有猛赤蠍的巢穴,這是我調製專門針對猛赤蠍的,沿路上我都有撒。」

  凡希亞聞言感覺到不對,一旁維爾莉納悶道:「你一路都有撒,那蠍子怎麼過來的?」

  黑髮男人一愣,接著瞪大雙眼:「糟!這粉沒效了!」

  「尤卡你這蠢貨!」舞孃大罵一聲,抓起嬌小少女就往回跑。

  一時間,所有人跑了起來,凡希亞與趕來的小鴉跑到一起,問道:「你們是弄了什麼,怎麼引來這麼多蠍子?」

  小鴉搖頭:「我們什麼都沒做,我想是因為路口那具蠍子屍體。」

  「不可能!」尤卡聽見對話反駁了一句,猜測道:「我想可能是有王獸出現了,也只有蠍王才能驅使這麼多猛赤蠍。」

  凡希亞有點火大,回去的路被沙爪王給攔了,現在好不容易要找到新的出路了,又來一隻王獸!?

  還好前方就是出口,很快就能出去了。

  凡希亞滿懷希望,隨著眾人跑出洞窟,一扇巨大的古樸石門出現在眼中。

  石門上,雕刻著七臂巨人的浮雕,卻與先前莊嚴神聖的圖騰壁畫不同,巨人原先握著的武器變成了各種種族的屍體,無貌的腦袋歪著,極力伸長,給人一種正在嘶吼的錯覺。

  凡希亞只是看了一眼,腦袋就感到刺痛,連忙轉移視線,專心向前跑。

  此時石門已經被打開了一點,踏空而行,速度最快的舞孃已經抓著嬌小少女來到門前。

  同時間,石門旁一塊巨岩後方探出一隻比戰奴還巨大的手掌,胡亂抓著。

  凡希亞眉頭一跳,產生了不好的預感。

  手掌只是四處瞎撈,一群人很簡單就躲了過去,紛紛進入門中,隨著尤卡進入石門,兩名戰奴隨即開始關門。

  地上立起一道土牆掀翻一名戰奴,維爾莉怒道:「我們還有人沒進來!」

  「你們的人乾我們什麼事?」舞孃一巴掌拍去。

  見到戰奴開始關門的凡希亞連忙衝進門中,見習騎士還在後面,朝著另一名戰奴一揮風刃。

  尤卡提著劍迎上凡希亞:「別礙事!」

  兩人被糾纏住,戰奴再次上前推門,眼看見習騎士就要趕不上,凡希亞心裡焦急卻無可奈何。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黑影從空中出現,一爪子抓在戰奴頭上,也就差這一秒,已經跑得精疲力盡的見習騎士直接一個翻滾,與女僕一齊滾入門內。

  這下人都到了,凡希亞一腳踢開尤卡,朝著戰奴直呼道:「你們兩個還不快把門關上!」

  這時猛赤蠍潮已經來到石門前,察覺到無數的動靜,門外巨手依舊在四處攻擊,每一下都能拍死大量猛赤蠍,卻也引火上身,手上眨眼間就爬滿了猛赤蠍。

  兩名戰奴也不管命令是誰發的,在最後一刻成功把門關上。

  其餘人清除著漏網之蠍,不約而同地停下戰鬥,凡希亞才有時間關注環境。

  門後是一個巨大且寬廣的大殿,從整體的佈置來看,這地方曾經是沙漠巨人的祭祀場所,四處散落著祭祀所用的器物。在大殿兩側,數十座模樣怪異的巨大雕像豎立著,每座雕像上都有一盞不知燃燒了多少歲月的燈火,彷彿陪祀的巨人。

  不過凡希亞關注的重點不在這,當他發覺這裡還是地底下,而且可能相當深入時,頓時大怒:「臭女人你騙人!」

  說這裡有出口,眼前這個大殿根本就是個死路啊,怪不得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有不好的預感!

  「你們死了不就不用擔心該怎麼出去了?」舞孃冷笑一聲,看模樣她一開始就沒打算放過凡希亞幾人:「而且要論騙人,你才是先說謊的那個吧?冒險者?」

  「我在這鬼地方走好幾天了,不是冒險者是什麼?」凡希亞反問。

  「冒險者是不會穿成你們這樣的,還有女僕跟著,我沒記錯的話,他們還喊你少爺。」尤卡看了看凡希亞一群人的打扮,搖了搖頭:「說實話你們比較像遇難者。」

  凡希亞吸了一口氣,點頭:「你猜的沒錯,我們遇難了。」

  「那正好,我最愛落井下石了。」尤卡咧嘴一笑,轉身抓住驚慌的嬌小少女,道:「殺了他們。」

  尤卡拖著絕望的嬌小少女離開,舞孃與兩名戰奴朝著凡希亞等人攻擊過來。

  凡希亞與見習騎士對上戰奴,維爾莉應付舞孃,豎起一面牆擋住攻擊,接著泥牆散開,化為無數泥丸射出。

  舞孃見狀頭一扭,直朝凡希亞而去。

  維爾莉生氣道:「妳欺軟怕硬!」

  「妳怎麼知道小少爺是軟是硬?」舞孃調笑。

  「妳又知道她不知道了?」

  凡希亞話一出,場面安靜了一下,接著繼續打。

  「小倆口感情真好。」舞孃笑著,下手卻是毫不含糊,一連幾掌拍出,地面就多了數道斬痕。

  凡希亞狼狽地被追著跑,不時回頭送個旋風,嘴上同樣不甘示弱:「醜女忌妒了?」

  舞孃雙眼猛然睜大,寒聲道:「你喊我什麼?」

  凡希亞沒有回答,而是更賣力的逃跑,盡可能地把舞孃引走。

  雖然自己這邊的人比較多,但小鴉和女僕都不會戰鬥,而瑰瑰也就比一般異獸強點。反觀對面雖然只有四人,舞孃與尤卡是能打的天命者不說,戰奴也不可小覷,還拿著刀。

  武器方面他們這裡也只有凡希亞手上的風刃可用,因此整體上他們是弱於對方的,弱得不是一點半點。

  但整體不等於個體,舞孃與尤卡雖然是天命者,但沒有展現出強大的壓制力,可以確定是知命級,那麼單拎一個人出來的話維爾莉可能是最強的,因此凡希亞很快就想到了一個辦法。

  以己之長攻彼之短。

  考慮到這是會死人的戰鬥,凡希亞沒有讓已經很累的見習騎士來牽制舞孃,而是尚有餘力且戰鬥意識較高的自己來做誘餌,見習騎士去協助維爾莉。

  小鴉與女僕也沒閒著,兩人在一旁撿石頭丟人,多少起了干擾的作用。

  成效很快就出來了,當小鴉一球命中一位戰奴的眼窩時——小鴉說到底還是天命者,投擲力道可是一點不小,被砸到四肢軀幹就十足痛苦,更別談砸到眼窩了——維爾莉與見習騎士就抓到了機會,逐漸壓制戰奴,凡希亞不想讓舞孃注意到回頭援救,就只能盡可能激怒舞孃了。

  然而凡希亞忘了他沒有事先跟自己人討論這件事。

  當勝利的天秤開始傾斜,維爾莉注意到凡希亞的狀況,馬上拋棄了眼前的敵人,朝著舞孃跑去。

  見習騎士頓時壓力巨大,閃過刀子後就被一拳砸在側腹,慘叫一聲吐血倒地。

  凡希亞見到這畫面都想跟著吐血了,還好維爾莉聽見慘叫,馬上就又回頭,但好不容易傾斜的天秤又回正了。

  「你喊我什麼?」

  舞孃倒是絲毫不關心另一邊發生什麼事,就只是不斷朝著凡希亞攻擊,嘴裡不斷重複著同一句話。

  凡希亞逃到一座長著四翼四臂四足,提著燈火的巨人雕像前,扯了扯嘴角道:「還能喊妳什麼,妳蒙著臉不就是因為醜嗎?」

  舞孃動作一停,旋即又咬牙道:「去死!」

  不同於先前的拍擊,這次舞孃抬起了腳。

  就在這一剎那,凡希亞彷彿覺得時間變慢了,他能看見黑色紗裙從雪白長腿滑下來的每一個細節,從先伸出的小腿慢慢往上,然後到大腿。

  舞孃一腳踢出,凡希亞瞪大著眼就地一滾,接著他就看到那座四翼巨人雕像的其中一條腿直接被炸出一個坑。

  凡希亞的冷汗跟那腿一樣炸了出來。

  用手拍時還只是道痕,怎麼用腳踢就會爆炸了?




 新年快樂。
 新的一年又要到了,這故事也拖拖拉拉的寫了快兩年了呢。
 希望明年至少可以寫到第四部,還有大紅,讓讀者丟錢叫我別工作了快寫書。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