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12、槍術

湛君 | 2021-10-29 23:22:39 | 巴幣 2 | 人氣 94

連載中沙海之血
資料夾簡介
受到叔叔的委託,凡希亞跟著商隊前往被譽為沙海明珠的亞沙羅,只是這趟路程似乎有點不好走……

  商隊營地,帳篷裡。

  看見一群模樣詭奇的小人憑空而現,那怕有陌原的事先提醒,沒有見到陌原剛剛治療場景的幾人依舊是嚇了一跳,芮菈更是差點就要進行攻擊,凡希亞手快拉住了她:「這好像是這位冒險者的能力。」

  「好像是?」

  凡希亞嗯了一聲,之所以不確定,是因為這次出現的不是剛才那兩個老人,但這些小人確實是從陌原上方出現的,所以他也只能這麼相信。

  再說了,陌原是個摧城級,如果真的有狀況,她肯定會做出反應。

  得到了凡希亞的保證,其他人便站到了一旁,靜靜看著陌原——或者說那群小人怎麼進行治療。

  在眾人的目光中,小人在不敢動彈的女僕身上跑跳著,像在玩樂般到處跑,接著有一名站在肋骨下方的小人發出聲音,招呼所有的小人聚過去。

  「那地方我們檢查過了,沒問題的。」醫師雖然只是個知命級,但在覺醒前便是學醫的,因此對於自己的能力還是相當有信心。

  小人們可不管醫師說了什麼,接連著來到了女僕上腹部,彷彿進入了沼澤般,穿透衣物沉進了女僕體內。

  女僕看到這畫面都要嚇壞了,忍不住悶哼一聲,陌原伸出一隻手抓住女僕的手,安撫道:「無須擔憂,醫者正在進行治療。」

  或許是真的沒有感覺,女僕沒那麼激動了,但雙眼依舊直盯著自己的腹部。

  時間沒過去很久,一個小人探頭出來,而隨著小人們魚貫走出,在場所有人臉色再次變了。

  小人們居然是抓著一團血肉出現的!

  「那……那是我的?」女僕都傻了眼,看著小人們抓著血肉飛起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腹部。

  等到小人們帶著血肉消失,陌原才回答道:「醫者們說妳的胃出現了病症——妳這陣子是不是食慾不振?」

  聽陌原說了一連串症狀,女僕不斷點頭道:「是,是的。」

  「那麼妳已經沒事了,不過作為代價,醫者拿取了妳些許生命力,妳休息個兩天就可以了。」陌原站起身來,朝著醫師道:「您是一位出眾的醫師,病人的傷確實都好了。」

  醫師早就跟女僕一樣傻眼了,聽陌原稱讚自己,擺手道:「請別這麼說,至少我沒能查出胃的問題。」

  「這只不過是我在覺醒的路上多走了一步而已。」陌原輕聲說著,又問道:「還有傷患嗎?」

  「沒了。」凡希亞說,但腦子裡想的卻是這就是摧城級的治療系天命者嗎?自己給她檢查一遍會不會也發現什麼身體上的問題?

  「既然如此,我就告辭了。」陌原朝眾人行禮,轉身要走。

  「啊,稍等一下,妳的同伴還沒離開,我帶妳過去。」凡希亞出聲喊住陌原,主動帶她過去。

  芮菈也跟了上來,用一種看珍禽異獸的目光看著陌原,問道:「請問您是哪一階段的天命者?」

  陌原轉頭看了一眼這與她差不多高的女孩,微微笑道:「摧城。」

  「摧城!少爺你聽到了嘛!摧城!」芮菈晃著凡希亞的手臂。

  「我知道,妳不要這樣子搖我。」凡希亞試圖甩開卻沒能甩開。

  這些天命者真的很討厭,自己沒能力也罷,力氣還沒人家大,他今年一定要覺醒。

  「摧城級啊!都跟大將軍一樣了!」芮菈一副你怎麼能不驚訝的表情。

  「我知道摧城級少見,但還不至於這麼大反應。」凡希亞則是一副妳這個鄉下人的表情。

  雖說摧城級已經是王國的最高戰力,但有一點要搞清楚,那就是提奧倫王國只是他們這一片地區的幾個國家之一,在整個世界上只能算是一個小國家。

  橫貫過周邊數個國家的亞格隆裂谷甚至都不是世界上最大的裂谷。

  總之這個世界很大,大到擁有近億人口的提奧倫王國都只是個小國,也正是這種人口基數,比例極少的天命者才會給人一種怎麼隨處可見的感覺。

  不過摧城級確實已經算得上是高端戰力了,從其命名就可見一斑,這階段的天命者被譽為能一人摧一城,而再往上的第四次覺醒鎮國級則是一人鎮一國。

  這也是凡希亞他們這麼簡單就相信這幾位冒險者的原因,就算陌原不是摧城級,但在看過劍士與沙爪王的戰鬥後,他們也能意識到這五個人不是他們商隊能對付的——尤其是在凡希亞親眼見識過陌原治療的過程後。

  說實話,那兩個詭異的老人光看外表,根本想不到是輔助系的治療天命,不知情的人大概只會覺得陌原是個很強大的召喚系,老人手上拿的刀砍下去就是一刀一個小朋友。

  「這位羊姐姐,妳的能力就是召喚那些小人幫人治療嗎?」芮菈沒糾纏凡希亞太久,轉而問起陌原問題。

  正常來說,天命者對於自己的天命都會有所保留,作為對敵致勝的底牌,不過治療系算是例外,治療的目的是救人,這方面的天命者很少藏私,因此陌原便直接道:「叫我陌原就可以了。準確的說,我的天命是溝通醫者來進行治療,醫者的模樣並不一定,而我從知命到現在,共能溝通六種醫者,六種醫者各有擅長的方面。」

  「這麼說陌原姐姐妳可以召喚出六種召喚物?這不是超厲害的嘛!」芮菈驚嘆。

  凡希亞聽了也是暗暗咋舌,六種召喚物可是意味著天命者能使用六種能力啊!

  不過陌原搖頭否決了他們的想法:「醫者並不是召喚物,我並不能使用醫者的能力。」

  召喚系有一個要點,那就是天命者能使用召喚物的能力。

  凡希亞理解過來,並且想到了陌原剛剛說明自己能力時的用詞的確也不是召喚,而是溝通。

  芮菈跟陌原聊起來了,凡希亞便乖乖當個稱職的領路人。

  找到冒險者們時,交易已經結束了,冒險者們正在一座雕像旁等著,維爾莉則在與黑髮少女開心說笑著。

  凡希亞看到那座雕像,突然有一種想要上去踹個幾腳的衝動,只是看著那張屬於自己的臉,想了想還是忍了下來。

  「陌原妳結束了?」劍士看見同伴走來,點了點頭問候一句。

  陌原點點頭,向凡希亞道謝後直接回到同伴們中間,閉上眼休息。

  凡希亞也挺想跟這幾位冒險者聊聊,聽一些冒險故事,不過這時已經到了他每日訓練的時間了,簡單招呼一下後就拿著長槍找了一處空曠地開始練武。

  得益於這段時間的訓練,再加上此時正是發育的年齡,凡希亞的身體好得很快,如今已經恢復到全盛時期的身體能力,甚至還要更高。

  昨日與芮菈正式交手了,在沒動用天命遺物的情況下,他硬是靠著武藝與芮菈交手了好幾回合,最後才在芮菈那比密勒爾還恐怖的力量下丟失武器——換句話說凡希亞的實戰技巧已經到達了成為一名騎士應有的程度了。

  但凡希亞知道這還不是終點,武道這一條路上,還有個名為踏入的關口,而在這萬人中僅有一人能過的關口之後的道路,更長。

  長到能擊殺被尊稱半神的聖者。

  凡希亞相信自己會覺醒,但相信是一回事,能不能發生又是一回事。比起虛無飄渺的機率,凡希亞無疑更信任自己的才能。

  他的才能是經過肯定的,密勒爾說他能踏入,那他一定能踏入。

  「咚!」

  一槍捅進樹幹中,使勁把槍拔出來的同時,凡希亞注意到劍士正在看著他。

  「你的槍術是從哪裡學的?」劍士問。

  凡希亞一愣,心中頓起猜測,問道:「你見過這槍術嗎?」

  劍士點了點頭,但答案卻不是凡希亞想要的:「十年前,我曾見過一個男人使用。」

  凡希亞張了張嘴,話語頓時說不出口。

  良久,凡希亞又問:「這槍術有什麼特別的嗎?」

  「沒什麼特別的,只因為是那男人所用。」劍士說。

  他口中的那男人似乎不是一般人,會不會跟密勒爾有什麼關係?凡希亞心想。

  怕劍士話只說一半就不說了,凡希亞趕緊問:「你說的那男人很厲害嗎?」

  劍士突然往前打了一拳,沙漠恰巧起風,將樹葉吹得颯颯作響,彷彿是劍士憑一己之力帶動了一切。

  「他差點就成為了武神。」劍士說。

  凡希亞下意識屏住呼吸,但還是抓到了話語中的關鍵:「差點?」

  劍士這次沒有回答凡希亞了,而是再次問了最初的問題:「你的槍術是哪裡學的?」

  「我去年偶然學到的。」凡希亞沒有隱瞞,但特意略過了一些沒說,譬如密勒爾的身分種族,只說成是自己幫了一個武者的忙,做為報酬那武者教了自己一段時間,自己也不知道那武者的來歷。

  事實上凡希亞也真的不知道密勒爾的來歷,他對密勒爾的了解,就只有她叫密勒爾,還有個叫士格夫的殺手兄長。

  劍士皺了皺眉,但沒有太多追問的意思,只道:「這麼說你只練了幾個月?後面都是自己練的?」

  「是這樣沒錯。」

  「如果你沒說謊的話,那你還真是天才得可怕。」



 上週更新結束後才發現網頁下方的閱讀模式看留言還要另外去點,由於可能有讀者是用閱讀模式在看,那多半看不到我留言的重(廢)要(話)事(連)項(篇),所以為了順利告(荼)知(毒)各位,把碎碎念放回來了。
 以上是本次的重要告知。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