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19、怪物與怪獸

【紳士熊熊】湛君 | 2022-01-22 10:51:18 | 巴幣 6 | 人氣 81

連載中沙海之血
資料夾簡介
受到叔叔的委託,凡希亞跟著商隊前往被譽為沙海明珠的亞沙羅,只是這趟路程似乎有點不好走……

  凡希亞瑟瑟發抖。

  「你死定了,誰來都救不了你。」舞孃語氣變得平淡,凡希亞卻能深刻感受到她此時的殺意。

  凡希亞抹一把冷汗,一邊注意舞孃的動作,一邊慢慢移動,見到舞孃再次抬起腳,連忙大喊:「慢著!我是個正經人,妳別再這樣做了!」

  舞孃沒有停下的打算,凡希亞逃到雕像後躲著,看著地面被隔空踢出一個坑,繼續道:「姐姐,美女姐姐,妳別抬腳了,這樣不美觀。」

  「殺人還需要美觀?」

  「但是妳裙底都露出來了啊……」

  「看不出來你還挺紳士的。」舞孃輕笑,話聲轉厲:「那就更該死了。」

  凡希亞張了張嘴,突然就怒氣沖沖地拍著胸口朝著她衝去:「行啊!妳踢啊!朝這踢!不看白不看,我臨死前多看一眼都是賺!」

  凡希亞前後的反差讓舞孃一愣,然後就聽見前者大喊:「雙重旋風!」

  「臭小子!」兩道旋風朝著自己直撲而來,意識到自己被耍了的舞孃氣得怒罵,雙手拍出,將兩道旋風拍散在半路。

  舞孃沒想到的是,兩道旋風後方還有兩道旋風,下意識腳底一踏,趕緊拉開距離。

  這一躲避,舞孃就發現自己失去了凡希亞的身影。

  回頭一看,戰奴們正和那個短髮的女孩打得難分難解,那個提醒蠍潮的青年受了傷倒在一旁幫不上忙,還不如旁邊丟石頭的兩個女僕。

  凡希亞不在那。

  另一邊,尤卡正在祭祀高台上操作著機關,嬌小少女無助地癱坐在地上。

  凡希亞也不在那。

  「沒教養的臭小子!給我滾出來!」

  舞孃在發瘋,讓她發瘋的人則是躲到了一座雕像上的缺口中,抓緊時間恢復體力。

  凡希亞前後施放了不少旋風,不論是精神還是體力,都已經精疲力盡,再打下去都不用舞孃動手,自己就先暴斃了。

  總之不能再打下去了,他能跟舞孃周旋靠的就是手上這一把風刃,但最多再兩發旋風,他就會因為精神乾涸喪失戰鬥能力。

  老實說凡希亞有點後悔自己嘴巴為什麼要那麼賤了,但也就那麼一點,畢竟上輩子跟朋友打團的經驗告訴他不賤是吸引不了仇恨的,事實證明也是如此。另外,不曉得是原身的影響還是自己變強所以膽子大了,噴垃圾話嘲諷人居然還挺快樂的。

  只是凡希亞也就說她醜而已,明明是小孩子對罵的程度,怎麼能氣成這樣,那要是把上輩子從朋友那學到的話術搬出來,她怕不是會原地炸開……他不敢賭,畢竟他這時手上的兵器不叫做鍵盤,真搬出來了到時候炸開的可能是自己。

  雖說現在的局面也差不多,不知道他在舞孃的心裡炸開幾次了……

  總之舞孃一見面就計畫殺人滅口,雙方是不可能和解的了,想停戰只能倚靠外力,像是剛剛逼得他們全體奔逃的蠍潮。

  想到這裡,凡希亞看向石門,發現石門朝內的這一側刻著連環畫,但還沒看仔細就聽見「砰」的一聲,一道粗大的黑線瞬間浮現在門面上。

  石門裂了。

  「你他——」凡希亞整個人瞬間繃緊,他也就在心裡想想,沒打算真的再跑一次啊,再說了這鬼地方還有哪裡能跑!?

  砰!

  砰!

  砰喀喀喀——

  眨眼間,不知屹立多少歲月的石門化為碎石,大量土石的崩塌將石門處籠罩在塵土中。

  當中,一道巨大的黑影顯現。

  「喂喂喂……騙人的吧……」

  煙塵緩緩散去,背上生長著巨大觸手,身上縛著枷鎖,遍體爬滿猛赤蠍,毛髮糾纏在一塊,僅有一枚巨大獨目的懾人怪物緩緩站起——同時,大殿響起了機括的動靜,整座大殿開始震動。

  祭祀台上,尤卡絲毫不在意正在發生的事,只是抬手朝向眼前的方尖碑,半晌後放下手,握緊了滿是鮮血的拳頭又放開,轉身把嬌小少女從地上拉起來。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嬌小少女顫抖著用家鄉的語言問。

  「想要更進一步還需要原因嗎?」尤卡嘶啞著用同樣的語言回答,把劍身按在了嬌小少女的手上:「我沒有那個命,那我就只能靠自己的雙手獲取了。」

  話聲落下,嬌小少女痛哼一聲,手掌心浮現出一道血痕。

  鮮豔的血珠從少女掌心沁出,下一剎卻是化為一條血線懸浮而起,朝著方尖碑的上空飛去。

  嬌小少女驚恐的摀住傷口,卻阻止不了血液的流失,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血在空中凝聚成一團血球。

  等到血液不再朝著血球飛去,血球已經足足有了拳頭大小時,一股波動擴散開來。

  「吼!」

  感應到波動,在門口處與蠍潮糾纏著的怪物突然大聲咆哮,轉身往大殿裡跑。

  這時尤卡表情才有了些許變化,當即朝著跑過來的人大聲道:「攔住巨人!儀式就要完成了!事後定令爾等覺醒!」

  怪物顯然不是能輕易應付的,若不許點好處,即便是戰奴也未必會聽從,但就是如此,兩名戰奴依然對視了一眼才轉過身,隨著舞孃迎戰怪物。

  相比起戰奴們寧可信其有的態度,這種像謊話多過真話的承諾無疑對凡希亞等人沒效,幾人站在祭祀台下:「快告訴我們還有沒有其他出路!」

  「沒有!你們不想死就給我一起去阻攔巨人!」

  「蠍潮也湧進來了,攔住了也是死!」

  「這些連異獸都不是的猛赤蠍不會進來的,你沒注意到蠍潮停在門外嗎?」

  凡希亞雙手撐在膝上,喘了兩口氣後抬頭冷笑一聲:「你以為這樣就能騙我回頭?」

  「少爺,蠍潮真的停下來了。」小鴉說。

  「我開始相信你們是意外來到這的了。」尤卡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著凡希亞:「時間緊張,我沒辦法解釋太多,總之你只需要知道一件事,就是巨人的目標是你們眼前的這團血,而這團血正是我們離開這裡的關鍵。」

  尤卡不再理會他們,盯著血球道:「我言已至此,該怎麼做你自己會判斷。」

  凡希亞轉頭看向怪物的方向,正巧看到怪物一巴掌拍飛戰奴,舞孃則在試圖把雕像上的燈火引燃到怪物身上,除了舞孃稍微影響到了怪物,兩個戰奴壓根沒干擾到怪物前進的腳步。

  他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朝著同伴們招手。

  「我長話短說。」凡希亞說了一句,手上風刃一轉,手指捏在刀刃上:「小鴉,這妳拿著。」

  小鴉沒接,搖頭道:「少爺你需要武器,而且我也不會用。」

  「讓妳拿著就拿著。」凡希亞皺眉,強硬地把風刃塞過去。

  小鴉深吸一口氣,拿著風刃低下頭,聲音微微發顫:「是。」

  「維爾莉。」

  「我該做什麼?」維爾莉在凡希亞身邊坐下,抬手在光潔的額頭上擦了一下,面上稍顯疲態。

  「我很累,剛剛跑過來時差點就跌倒了。」凡希亞有氣無力地笑了一下,收斂起笑容道:「巨人很強,我們全上也擋不住,但巨人的腦子看樣子不太好,所以我有一個辦法……」

  快速說明了策略,最後凡希亞認真地朝兩人道:「記住,我們這麼做是為了活下來,所以妳們一切都要以自身安全為優先。」

  「知道了,你們也注意安全好好休息。」維爾莉回應一句,轉身看向巨人,突然道:「等等,那是什麼?」

  在巨人的背後,蠍潮停步之處,一隻龐大、暗紅甲殼猙獰、泛著金屬光澤的雙尾蠍子不知何時出現在那,正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祭祀台而來!

  隨著蠍王的現身,大殿對於蠍潮的震懾似乎也減弱了,一些明顯成為了異獸的大型猛赤蠍緊跟在後,眨眼間就侵占了整座大殿的前半空間!

  「完了,沒救了,等死吧。」凡希亞口中說著灰心喪志的話語,動作卻截然不同,強撐著渾身痠痛的身軀站起來,進入了戰鬥的姿態。

  只是片刻後他開口道:「不行,我們果然還是打不贏,我們快找個地方躲起來。」




 哈哈,新的一年直接大拖更,我看我今年完蛋了(自暴自棄)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