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13、我待會就去剪頭髮

湛君 | 2021-11-13 03:22:52 | 巴幣 2 | 人氣 170

連載中沙海之血
資料夾簡介
受到叔叔的委託,凡希亞跟著商隊前往被譽為沙海明珠的亞沙羅,只是這趟路程似乎有點不好走……

  水藍的月亮從沙丘上探出頭,太陽正要落入沙海之中。

  循聲望去,黑髮少女與維爾莉一同走了過來。

  「開飯了!」維爾莉喊了一聲。

  凡希亞回應了一聲,但眼神卻是看向黑髮少女,想知道她說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哥。」黑髮少女沒有理會凡希亞的目光,而是朝劍士說話。

  「好。」劍士點點頭,只看著凡希亞道:「這槍術不特別,但也沒那麼一般。」

  劍士說完就跟著黑髮少女離開,維爾莉撿起一顆小石子往凡希亞丟。

  凡希亞看著滾到腳邊的石頭,心裡想的是:「話都不說清楚的人小時候肯定都吃過屎。」

  他還少說了一句呢,密勒爾離開後他基本上就沒練過槍術,一直到前陣子身體沒問題了才重新開始提槍。

  他們以為自己是扎扎實實的練了一年,很抱歉並不是,這一年裡超過一半時間他都躺著呢。

  不過他還是很好奇為何黑髮少女會那麼說,在槍術這方面,他的確是名副其實的天才,但評價也只止於天才,並沒有任何前綴。

  凡希亞也從未因此驕傲自滿,不是他謙虛,而是他相信每個人都有所其天才之處,只有找不找得到的區別。就像他上輩子生活和平,算得上出彩的能力也就演戲一項,能發掘出如此才能已經足夠幸運,但要不是來到了這世界,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槍術才能如此誇張。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幫他加了前綴。

  其實這也不是重點,凡希亞也只是一時好奇而已,但再聯想劍士後面說的話,那就有些耐人尋味了——密勒爾教的這槍術到底是什麼來歷?

  想不明白,隱約記得密勒爾有說過這門槍術不能隨便教,但這種話不管是誰都會說的吧?每個開館教學的武者不都把自家武術說得多強多猛,等閒是不會教人的,但交錢就可以。

  凡希亞放棄了思考,因為維爾莉撿起了更大的石頭了。

  「你怎麼不繼續站著了?」維爾莉恨恨地把石頭丟開。

  「我怎麼可能站著讓妳丟。」凡希亞抱著槍走過維爾莉,又道:「妳還算有良心,只拿石頭而不是用天命砸我。」

  「那是我用不了,不然肯定讓你知道誰是你姊姊。」維爾莉哼一聲,跟上凡希亞。

  「用不了?」

  「要維持雕像啊,我要是再做其他事,雕像就垮了。」

  說到雕像凡希亞就不爽:「垮就垮了,那一個破雕像有什麼值得妳關心的。」

  「什麼不值得關心?我可是在訓練!」維爾莉在凡希亞背後瞪眼,冷笑道:「也是啦,你沒天命,自然不知道天命該怎麼訓練。」

  凡希亞腳步一頓,繼續往前走:「那妳至少把雕像換個模樣,別弄成人樣,也別頂著我的臉。」

  「頂著你的臉怎麼啦?難不成你吃醋?」

  「對。」

  「你……」維爾莉倏地停下腳步,睜得大大的雙眼透出一絲慌張,呆呆看著凡希亞走掉。

  沒,沒有聽錯吧?

  心裡疑惑了一瞬,稍微動了念頭,被放置於營地某處的雕像面孔開始模糊。

  「怎麼還自己吃自己的醋,是笨蛋嗎這傢伙……」

  維爾莉低著頭輕聲念了一句,聽見凡希亞喊她,抬手把笑容揉掉,心念再動,快步跟上已經走遠的凡希亞。

  另一邊,一位女僕看見一道背影站在帳篷旁陰暗處看月亮,心想都要吃飯了怎麼還有人在這,走上前要招呼對方吃飯,發現是自家少爺:「少爺……」

  嘩地一下,眼前人直接崩塌,化成滿地灰土。

  女僕整個人傻住,下一剎扯開了嗓子。

  ……

  虛驚一場後,吃飽的一群人聚在篝火前聊天。

  「我們這一路上碰上不少破命級的異獸,但摧城級還是頭一回。」黑髮少女坐在小椅凳上,抱著一顆椰子似的果實,用中空的植物莖喝著裡頭的汁水。

  果實叫做香椰,亞沙羅沙漠特有植物,汁液甜蜜順口果肉卻相當難吃,圍著篝火的一群人都各抱著一顆。

  「只能說我們特別幸運吧,異獸王數年都未必會從地底出來一次,偏偏就給碰上了。」凡希亞自嘲道。

  雖說強大異獸只待在地底,但這一般是指單獨行動的異獸,如果是作為王的存在,便有可能會因為族群遷徙而於地上現身。

  沙漠或許有著神祕的規則使異獸主動消失,但仍舊無法壓制生物生存的本能,強大異獸廝殺一逃一追打到了地面上也是時有所聞。

  「那我們兄妹可能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了。」黑髮少女笑了笑,她剛剛才提到他們兄妹倆剛成為冒險者就撞上了波格卡多,一頭棲息於西大陸,擁有半神戰力的異獸王者。

  「你們都是天命之子,不說別的,幸運是肯定的。」凡希亞頗為羨慕地道。

  一番閒聊下來,凡希亞也算是正式認識了這五人。

  劍士是隊伍的隊長,與黑髮少女確實是兄妹,兩人年紀大約二十出頭,分別叫做羅夏與伊芙,從先前的談話能判斷出是西大陸出身。

  陌原已經認識,是位帶有神秘氣質的優雅女性,不再贅述,不曾說過話的神祕漢子叫做滿魃,淺藍膚黑鞏膜的魔族少女叫做拉薇莉亞。

  五人都是天命者,都沒有隱瞞,不過雙方萍水相逢,也只說明了天命者的身分,具體實力如何不曾透露,單以從湖面上戰鬥的威勢來看,羅夏戰力少說都是破命級,再加上一個摧城級的陌原,能與他們成為同伴的滿魃與拉薇莉亞自然也不容小覷。

  「你們覺得一個人的幸運是有限的嗎?」

  幾人吃著飯後甜點閒聊著,在一旁默默磨劍的羅夏突然開口問。

  凡希亞聞言思考了一下,接著聽見蒂妮莎道:「我個人覺得是有限的,但對一個人來說,窮極一輩子也用不完。」

  其他人也發表了自己的想法,等到有人將目光放到自己身上時,凡希亞才開口道:「無限。」

  「理由呢?」伊芙托著下巴問道。

  凡希亞環視眾人一圈,淺笑道:「我曾發生一件我認為足以耗盡我畢生幸運的事,但我並沒有因此變得倒楣。」

  維爾莉聽著凡希亞的話語,在聽見畢生幸運這幾個字時,恰好與凡希亞對上眼,心裡頓時就不平靜了。

  然而凡希亞此時心中想著的卻是自己轉生到這世界的經歷,不由得有些感慨。

  「表哥……」

  凡希亞看向蒂妮莎,後者宛若秋水的眼中帶著一絲微妙的情緒,輕聲道:「但你這一年多來……不怎麼好運吧?」

  凡希亞沉默了一會:「好像是這樣。」

  所以我才沒辦法覺醒嗎?

  凡希亞悲傷望天。

  「奧爺你別傷心,陰煙總會晃晴。」善良的芮菈安慰著凡希亞,就是嘴裡塞得有點滿,以至於口語不清。

  「但該下的雨還是會下。」小鴉說。

  「妳們還是閉嘴吧。」凡希亞捂臉。

  幾人笑了起來,最初問問題的羅夏則收起劍,發表了自己的想法:「原來如此,我得出結論了,幸運既是有限也是無限。」

  眾人聞言直接困惑,這算結論嗎?

  「這種兩面討好的答案根本不算結論吧。」伊芙絲毫不給自家兄長面子,說出了大夥兒的心聲。

  羅夏不為所動,繼續道:「幸運是無限的,不過人在一段時間內能獲得的幸運是有限的,但可以不斷累積。舉個例子就像是我每天能賺到固定數額的金錢,我可以存著買高價的物品,也可以在當天一次花光。」

  大夥兒這才明白羅夏的意思,蒂妮莎點點頭道:「這觀點跟我很像,但本質上有所不同。」

  凡希亞笑道:「畢竟這種問題沒有絕對的答案啊,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所思所想也會有所不同,也正是如此,這個世界才這麼有趣嘛。」

  「沒有絕對的……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羅夏重複著話語,眼神越來越亮:「是啊,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下一剎,一股波動從羅夏身上傳出,外放的精神力量影響到了現實,空氣中響起了兵器相擊的金屬聲響。

  儘管凡希亞沒經歷過,但相似畫面他早已見過幾次,忍不住驚訝道:「覺,覺醒了!?」

  同一時間,所有人紛紛退開,避免自己影響到羅夏的覺醒,也是在避免可能出現的天命異化。

  很快地波動就平息了下來,順利覺醒的羅夏視線看向凡希亞,一絲不苟地朝後者行了一禮:「謝謝,多虧了你我才能再次覺醒。」

  「別這麼說,我並沒有幫上什麼。」凡希亞心裡依舊是錯愕的,覺醒這麼簡單的?他只不過是說了句心靈雞湯而已……

  「不管怎麼說,我欠你一個人情,你往後要是有什麼困難我必鼎力相助。」羅夏認真道。

  凡希亞張了張嘴,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只道:「好吧,雖然我不這麼認為,但我尊重你的想法。」

  羅夏展現出來的戰力至少有破命級,現在再次覺醒,戰力最低也是摧城級了。有這樣一位強者欠自己人情,總是令人放心——那怕他對兩人未來是否還會相遇這件事保持懷疑。

  「你說的話很有意思。」羅夏笑道:「看來我這段時間累積的幸運就是用來遇見你。」

  凡希亞眨了兩下眼,皮笑肉不笑地道:「兄弟,你這話應該對著女孩子說,而不是對著我說。」

  「為什麼?」羅夏一愣:「你不就是女孩子嗎?」

  此話一出,眾人臉色驟變,離他最近的伊芙與拉薇莉亞速度飛快地摀住了羅夏的嘴。

  伊芙整隻手按在羅夏臉上,可以說是往死裡按,朝著凡希亞不斷道歉道:「對不起,我哥就是個笨蛋,不要在意他說的話!」

  「沒關係,我不在意,我待會就去剪頭髮。」凡希亞笑著擺了擺手。

  你明明就很在意吧!

  所有人心中都浮現了這句話。

  羅夏好不容易掙脫同伴們的魔掌,皺眉道:「你們幹什麼?」

  「你眼睛瞎了也就算,耳朵難道也聾了?!商隊裡大家都喊他少爺,怎麼會是女孩子?」伊芙咬牙道。

  「女孩子就不能叫少爺嗎?妳這是歧視。」羅夏眉毛一豎準備說教。

  「……給我過來!」

  彷彿可以看見伊芙光滑的額頭爆出青筋,她直接跩住羅夏的衣領往他們先前就準備好的營地走去。

  陌原看著兩人離去,轉過頭來道:「不好意思,他們兄妹總是這樣。」

  「這表示他們感情很好。」凡希亞笑道。

  「這倒是。」陌原點點頭。

  大概是天色很晚了,伊芙抓走羅夏後就沒回來,少了隊伍的核心,過了一會拉薇莉亞與滿魃一聲不吭地走了,陌原見同伴離開,簡單的聊了幾句後便也起身告辭。

  冒險者們離開了,凡希亞在篝火旁發了一會呆,喝完了香椰後跟小鴉招呼一聲,便要回帳篷休息。




 撞上了轉生事件,忙得作息有些錯亂,沒時間寫,有時間也寫不出什麼,就停了一周,事情結束了應該能正常更新。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