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40 女孩與花

椅子 | 2021-11-28 17:59:32 | 巴幣 2 | 人氣 40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73 永恆

40 女孩與花

以薩送席妮與伊凡出競技場,正要出去時,席妮瞥見大祭司也正要往外走,他身旁跟著一群祭司。

席妮低聲問以薩:「他們要去哪裡?」

以薩:「他們要回神廟。每天競技結束後,祭司們都會回神廟祭祀,感謝眾神讓風刃島又售出了幾名戰士,並祈求之後的戰果豐收。」

席妮心下一喜,「我們也去神廟。」

「啊?天快黑了,」伊凡著急,「再不回去,船長要擔心的!」

席妮:「那就在天黑前把項鍊搶到手!」

伊凡:「怎麼不明天再來?」

席妮:「明天競技場人多,就沒這麼好下手了。且這風刃島什麼都沒有,說不定大夥兒什麼也沒搜刮到,明天‧‧‧不,或許今晚就會離開了,機不可失啊!」

伊凡見拗不過席妮,又不能自己先回去,只得跟上。席妮、伊凡、以薩悄悄跟著眾祭司們至神廟。

回到神廟後,眾祭司們焚香,各自進行祭祀儀式,唯獨大祭司一人往廟裡內室走。

席妮與伊凡爬上神廟的屋頂,打算至神廟內室上方窺伺大祭司。以薩爬不上去,在門口等。

席妮與伊凡伏在屋頂上。剛好能看見大祭司房間的陽台,大祭司的房間在二樓,陽台設有一個祭壇。大祭司走向祭壇,先在一旁的洗濯盆裡淨手,才走至一旁的火爐。大祭司將脖子上的項鍊取下,往裡面的爐子一扔。接著,對著爐子唸一段咒,爐子瞬間燃起熊熊烈焰。

伊凡一呆:「他燒了洛基的項鍊?」

席妮搖頭,「那不是普通的火,他沒有升火,而是光靠唸咒,就讓火升起來,我想,這火應該具有法力,且你看,」指著火爐,只見洛基的項鍊並未燒毀,而是浮在火焰之中。大祭司繼續唸咒,火焰漸漸從紅色轉為紫色。大祭司見火焰轉為紫色,遂停止唸咒,轉身離開房間。

伊凡: 「他出去了!現在是個好機會!不過,要如何從那火焰中將項鍊取出?可能設有咒術‧‧‧」

席妮點頭,伸手從屋頂上撿一個小石子,往火焰裡扔,一團火頓時往上衝了出來,將石頭燃燒殆盡,燃燒的煙與聲響立刻吸引了在房外守候的人進來查看。

進房來的是三個穿著白紗的女子,女子皆戴著頭紗蒙著面,只露出兩隻眼睛,上前看火焰裡的項鍊,見項鍊沒事,都鬆了一口氣。

「怎麼回事?」

「沒事,可能是有什麼蚊蟲物飛進去了。」

「不過看這煙的樣子與氣味‧‧‧剛才燒的應該不是生物‧‧‧難道是什麼石頭碎屑掉進去了?」說完抬頭看,席妮與伊凡趕緊將身體收回屋頂。

「或許是神廟又需要進行修補了‧‧‧」女子看著屋頂,「得請大祭司再施法,將結界再設的嚴謹些,別讓不好的東西趁機跑進來了‧‧‧我去跟大祭司說‧‧‧」說完女子轉身出去。

「不好了!大祭司要回來了!要拿項鍊只能趁現在了!席妮!」伊凡回頭看席妮,不禁一呆。

身旁空無一人,席妮不知去向。

不一會兒,大祭司進房來,身旁跟著剛才出去通報她的女子。一進房,他先走向火爐,確認項鍊沒事,對著火焰唸一段咒,項鍊從火焰中浮起。

大祭司: 「布莉賽絲,」

布莉賽絲便是剛才出去通報大祭司的女子,她走上前,旁邊另兩個侍女忙輕聲喚: 「等等,」

布莉賽絲回頭,似乎不懂兩名侍女的暗示,另一名侍女忙將放在一旁的托盤遞給布莉賽絲,托盤上覆蓋著白布,侍女示意布莉賽絲拿起托盤。

布莉賽絲雙手捧著托盤,走至大祭司身前。大祭司目不轉睛盯著火焰唸咒,項鍊就這樣從火焰上方,飄浮至布莉賽絲手中的托盤裡。大祭司繼續唸咒,火焰遂熄滅。

大祭司轉身對侍女們說: 「我要強化結界,妳們先帶項圈至正殿。」

侍女們應聲退出房間。


「妳剛才是怎麼回事?布莉賽絲?發什麼呆?這項圈可是極為貴重之物,得妥善保管,妳直接拿去正殿,可別再出什麼錯了。」侍女吩咐。

布莉賽絲點頭,捧著托盤往正殿走。

***

「伊凡?席妮人呢?」以薩見只有伊凡一人從神廟裡出來,不禁大奇。

伊凡一愣, 「我以為她先出來了?怎麼?你沒看見她?」

以薩搖頭, 「我剛才聽見他們說大祭司要強化結界,這段時間大祭司對人施法的效力最弱,是將項鍊偷走的好時機!」

伊凡: 「剛才項鍊被幾個侍女拿出去了,大祭司要她們拿去正殿‧‧‧」

話還沒說完,就看見布莉賽絲衝出神廟,低喊:「快走!快走!」

伊凡一呆,「‧‧‧她是在跟我們說話嗎?」問同樣呆住的以薩,以薩愣愣的搖頭。

布莉賽絲見兩人呆站著,一把將臉上的面紗扯下來,「快走!快走!」

伊凡與以薩驚叫:「席妮!」

席妮穿著與剛才侍女同樣的白紗,朝兩人奔來。

伊凡驚問:「怎麼回事?妳怎麼穿成這樣?」

「等一下我再解釋,」席妮攤開掌心,「我拿到項鍊了!」那墨綠色的項鍊正躺在她小小的手心裡。

伊凡驚喜,「真有妳的!席妮!」

以薩急叫:「有人來了!」

席妮順手將兩人往旁邊樹叢一推,重新蒙上面紗。

兩個祭司走了過來。

一個祭司問:「剛才大祭司在強化結界時,感覺到有外人的氣息‧‧‧妳有看見什麼可疑人物嗎?」

席妮搖頭。

祭司:「是嗎‧‧‧果然是大祭司多心了?總之,妳小心點,或許有外人入侵。大祭司正在樓上看著。」

席妮抬頭,果見大祭司此時正站在房間的陽台,俯瞰神廟四周,看一眼席妮與祭司。

席妮此時正抬頭看大祭司,兩人目光正好相交,席妮盯著大祭司,面紗下狡黠一笑,大祭司看見那殷紅笑眼在黑暗中閃爍,彷彿正在嘲笑他。他知道,布莉賽絲不會對他展現這樣的笑容,就像他同樣清楚,布莉賽絲的眼睛是深褐色不是腥紅色。

「抓住她!」大祭司對著底下祭司大喊。

祭司來不及反應,同時抬頭望向大祭司,就這一瞬間,被席妮一人踢了一腳。席妮將披著的白紗褪去,拉著以薩往外跑,伊凡跟在一旁。

大祭司在樓上盯著席妮,對她默默唸了咒。

三人很快就跑出神廟,神廟裡的守衛軍追了出來,所幸三人動作敏捷,加之身型矮小,在黑暗中躲躲藏藏,很快就逃過守衛軍的眼睛,守衛軍一時之間也抓不到他們。三
人且跑且藏的回到競技場。

三人回到後台洛基的籠子前,一到籠子前,就看見那對碧瞳在黑暗中閃爍。

伊凡驚喜,「你醒著啊?洛基?太好了!走!我們帶你出去!」興奮的摸著鐵籠,忽然摸到籠子的鎖,不禁一愣,「糟了!這有鎖!以薩,你有鑰匙嗎?」

席妮笑:「看了洛基在場上的表現,你覺得這區區鐵籠能關住他嗎‧‧‧」

不等席妮說完,洛基已撐開鐵條,從籠子裡走出來。

「雖然早就知道他的能力‧‧‧」伊凡倒抽一口氣,「但這麼近距離看還是挺嚇人的‧‧‧」

「項鍊,」席妮攤開掌心,「這可是大祭司自己取下的,不是強取豪奪,不會引發法力吧?」

洛基不答,盯著項鍊。

以薩:「快走吧!洛基!趁現在帶著項鍊衝出結界!」

洛基不動,盯著身旁兩排的鐵籠。

伊凡著急:「說實在的‧‧‧我們趕時間‧‧‧」

「你們先走。」洛基說完走向兩排的鐵籠,開始一個一個將鐵籠的鐵條撐開。戰士們聽見聲音,紛紛點起籠內火把來看。

以薩:「洛基是想將其他的戰士都救出來。」

戰士們見洛基將一個個鐵籠撐開出口,紛紛從籠子裡出來。以薩見狀,對著所有戰士喊:「跟我來!」以薩熟知競技場各式通道,帶著眾人往緊急逃生地道走。

伊凡:「快走啊!席妮!」只見席妮沒跟著隊伍逃,而是待在洛基身旁。

席妮:「他的項鍊還在我手上,我得確保他沒事,而不會悄悄死在大祭司的咒語下。」她擔心剛才將項鍊偷出來時,大祭司有對項鍊下咒,「伊凡你帶著其他人先逃!」

伊凡急叫:「我怎麼能丟下妳?」

席妮:「以薩還只是個孩子,他需要你幫忙!快去!別讓剛才的一切前功盡棄!」席妮雖然比伊凡小兩歲,但命令的口吻極具威嚴,讓人不敢反抗。

伊凡笑:「妳聽起來真像妳父親!」轉身跟上隊伍。

***

洛基將所有鐵籠的戰士都放走,跟著席妮從地道逃出去,踏上競技場。

「這麼晚了,要去哪裡?洛基?」

洛基與席妮回頭,說話的是大祭司。

大祭司:「你和這位「偽布莉賽絲」要去哪裡?」

「席妮。」席妮指著自己介紹,「我們要逃出競技場。」

「逃出競技場?」大祭司驚訝,「洛基,你是支撐整個競技場,甚至整個風刃島的人,你知道風刃島沒有你不行吧?你要拋棄你的家和家人嗎?」

洛基搖頭,「我會和我的家人一起逃出去。」

大祭司:「你的家人?你該不會是指其他的戰士吧?你不會不知道,他們要是沒有拿到項鍊就出拱門的話,會有什麼下場吧?」

席妮:「你不會不知道,洛基已拿回項鍊了吧?在沒有東西威脅他之下,徒手對抗不死戰士會有什麼下場?」

大祭司冷笑,「我想我不知道,正如同妳不知道,自己發生什麼事‧‧‧」說完,席妮忽然全身劇痛,倒了下去。

洛基一驚,上前扶住她,問大祭司:「你對她做了什麼?」

大祭司:「我最擅長什麼,便做了什麼。」

洛基:「救她。」

大祭司:「要不要留下來,決定權在你;要不要救她,決定權在我。」

洛基:「只要我留下,你就會放過她?」

大祭司:「當然。我跟她素不相識,害她幹嘛?只要她不來破壞我的好事即可。」

洛基看席妮緊閉雙眼,一臉痛苦,且身體摸起來很燙,彷彿她正被火燒著。

洛基:「我答應你。放了她,她是外地人,不關她的事。」

大祭司:「你先將你的項圈給我。」

洛基往席妮的掌心找,他記得剛才席妮將項鍊握在手裡。

洛基靠近時,席妮在他耳邊低語:「‧‧‧別給他‧‧‧跟我‧‧‧一起逃‧‧‧出去‧‧‧」她雖然氣若游絲,但語氣堅定。

洛基呆看著她,他從未見過像她這樣的人。

「快啊!洛基!」大祭司催促,「大夥兒都在等呢!」說完指著身後,只見其他戰士們都站在拱門前,動彈不得,看來大祭司已先用法力與拱門的結界連結,讓他們不能動彈,絕不讓他們輕易逃出去。

洛基從席妮手裡拿走項鍊,將項鍊交給大祭司。

大祭司得意,「好孩子‧‧‧」

洛基:「你拿到你要的了,現在快替她解開咒術。」

大祭司冷笑,「哼,這種不知打哪裡來的野女子,就讓她這麼不明不白死於異鄉,不也挺好的嗎?」

洛基怒:「你說什麼?」

大祭司:「我說,就這樣把她放在競技場等死吧!對了,剛好拿去餵今天與你打鬥的獅子與老虎,正適合呢!你說是嗎‧‧‧」話還沒說完,洛基已一拳擊向大祭司腹部,大祭司吐了好幾口水出來。

洛基:「快替她解開咒術,我已將項鍊給你,她沒事後我就跟你走。」

「洛基‧‧‧」大祭司吃痛,「看來你還搞不清楚狀況‧‧‧竟然敢跟我談條件‧‧‧」說完拿著洛基的項鍊開始唸咒。洛基擔心他是在對席妮繼續下咒,連忙回身看她。卻見她看來沒事,氣色已漸漸恢復,彷彿睡著了,心下一寬,回頭看大祭司。

大祭司卻沒往席妮身上看一眼,只見他正一臉驚恐盯著洛基,見洛基渾然沒事,大祭司臉上神色越來越難看。

洛基一愣:他臉色為什麼這樣難看?我見她好像漸漸恢復了‧‧‧難道他是將咒語唸錯,本要詛咒她卻唸成解除的咒語,讓她復原了?但他為什麼完全沒向她看上一眼,倒是盯著我看?


「洛基‧‧‧你‧‧‧」大祭司驚,「這項圈上的咒語,你破解了?」

洛基搖頭,「我又不會這些,怎麼破解?」

大祭司心想:冷靜想想也是‧‧‧不過,為什麼剛才我對項圈唸的咒語,在他身上卻起不了作用?洛基不會說謊‧‧‧看來,問題出在這女子身上‧‧‧我已得到項圈,先帶著洛基回去,讓這女子待在這裡,明天一早,剛好拿她餵猛獸。

既定主意,大祭司:「走,去拱門那裡將大夥兒召回來。」

「我要將她送回她朋友那裡,」洛基揹起席妮,「她身上的咒語解除了吧?」

大祭司心想:她去哪都無所謂,反正她快死了。忙說:「解除了!早解除了!我又不認識她,何必至她於死?」說完領著洛基往拱門走,洛基抱著席妮跟在他身後。

快至門前,伊凡見席妮掛在洛基背上,驚問:「席妮怎麼了?她受傷了嗎?」

伊凡正說著,席妮忽然躍起,雙腳踩在洛基的肩膀上,拿著短刃抵著大祭司的頸部,在大祭司耳邊說:「別動!」

大祭司驚,「妳沒事?」

席妮:「當然,但你會不會沒事,我就不知道了。把門口的咒術解除,讓我們出去!」

席妮跑出神廟那時,大祭司正在強化神廟的結界,當他在強化結界時,會將大部份的法力用在結界上,這時對其他標的物下咒,法力較弱。但他仍是在席妮跑出去時,對席妮下了咒。因此,剛才席妮全身劇痛昏倒,便是大祭司的咒語,就算法力不夠,大祭司的咒語也足以使人致命,他剛才對席妮下的火咒,讓她體內有一團火在燃燒,外表上看不出來,在身上潑水或是喝水都沒用,最終,她會因為溫度過高,被火燒般活活折磨致死。

大祭司並不知道洛基具有回復能力,洛基見席妮一臉痛苦,雖然知道自己的回復能力敵不過大祭司的咒術,仍是對席妮用回復能力,就算這樣只能替席妮減輕一點痛苦也好。想不到大祭司當時的法力不完全,洛基這回復能力一施展,直接讓席妮復原到被大祭司下咒前的狀況。她剛早已復原,只是仍裝作昏倒。

大祭司:「我不懂,為什麼我明明對妳下了咒,妳現在卻沒事?」

席妮:「這我也不知道。你先將咒術解除!」手中利刃又往大祭司脖子抵近幾分,他的脖子留出一道細細的血痕。

大祭司只得先將門口咒語解除,戰士們得以動彈,出了拱門,將門前守衛的工作桌裡裝滿項鍊的抽屜拿出來,領取各自的項鍊。這些向來都被禁錮在大祭司的咒術下,此時咒語解除,遂都能輕易取出。

大祭司:「妳也會施法?洛基項鍊上的咒語,是妳解除的?」

席妮:「我才不會你那些鬼玩意兒呢!不過,你要對整條項鍊施法才有效吧?」

大祭司不及細想,「當然!」

席妮笑:「果然,我猜的沒錯。你並沒有對整條項鍊施法,咒語才無效。」

大祭司:「整條項鍊?妳到底在說什麼?」

席妮:「你自己看看。」

大祭司將洛基的項鍊拿起來一看,只見洛基項鍊上墨綠色的玉石缺了一角。

大祭司驚:「這‧‧‧」

席妮:「我事先敲碎的。當我聽到你與他提出交易時,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且不守信約,才會事先將項鍊上的玉石敲碎一小角。」

大祭司怒:「妳知道妳這麼做的後果嗎?」

席妮:「當然知道,不就是你以後不能控制洛基嗎?」

大祭司:「‧‧‧那項鍊的碎片妳還留著嗎?」

席妮:「幹嘛?」

大祭司:「只要碎片還在,我就能施咒。」

席妮:「早丟了!就是不要你控制他,還留著幹嘛?」利刃抵著大祭司的脖子,對伊凡喊:「伊凡!繩子!」

伊凡褲子上都會掛著一條繩索,方便他幹活,伊凡拿著繩子跑來,將大祭司雙手縛住。

席妮敲一下大祭司的頭:「喂!別再把人當狗喚!聽到沒?」

伊凡:「最好將他的嘴也堵上!他只要光靠唸咒就能作怪!」說完挖地上的土塞滿大祭司的嘴,「現在怎麼辦?要殺了他嗎?」

席妮對洛基說:「你們先出競技場。」

洛基將不能動彈的大祭司扛出競技場。

席妮:「伊凡,我們燒了這裡!」

伊凡料到她會這麼說:「好!這野蠻的鬼地方!」

兩人放火燒了競技場,席妮望見早上與洛基戰鬥過的獅子老虎,只見兩獸已從籠子出來,跑出競技場。想必是剛才洛基救其他戰士時,也將關猛獸的鐵籠撐開,不禁會心一笑,這傢伙,要逃還不忘族人,連早上攻擊自己的猛獸也沒遺忘。

眾人望著競技場上的熊熊大火。

以薩:「快走吧!縱使是夜晚,也很快就會有人被這場大火吸引而來。」說著拿出席妮給自己的黑珍珠手環,問洛基:「洛基,你能讓這手環復原嗎?」

洛基點頭,忽然從大祭司的懷裡,浮出那一顆以薩交給高層的黑珍珠。大祭司見到這一幕,驚得目瞪口呆。

伊凡笑:「搞什麼?原來競技場的營收,都進到大祭司口袋裡了啊!」

手環回復成完好如初的模樣,以薩卻將手環上的黑珍珠一顆顆取下。

伊凡驚:「你在做什麼?以薩?」

以薩不答,將取下的黑珍珠一顆顆分送給每位戰士。

以薩對著戰士們說:「這是很珍貴的寶物,你們拿著這個,離開風刃島,重新生活吧!」

眾戰士謝著接過,紛紛離去。有的要回去找家人,有的則是要直接離開風刃島。

伊凡:「這大祭司怎麼辦?要讓他葬身火海嗎‧‧‧」話還沒說完,席妮忽然全身噴出血來。

伊凡失聲:「席妮!」

席妮全身上下似乎都被打滿了小瘡口,一道道血從全身千瘡百孔裡流了出來。

「哇」席妮吐了一大口血,一旁的伊凡與以薩忽然昏倒在地。

洛基轉身揪住大祭司衣領,低吼:「你做了什麼?」

發現大祭司嘴裡被塞滿了土不能說話,將他嘴裡的土挖出來。

大祭司咳了一陣,才說:「咳‧‧‧我只是‧‧‧在他們身上試試‧‧‧試試我的咒語還有沒有效‧‧‧看來還是有效的‧‧‧咳‧‧‧剛才果然只是一時失誤嗎‧‧‧咳‧‧‧是因為當時我正在佈結界,法力才沒那麼強吧‧‧‧」

洛基心想:原來剛才他對她下的咒語法力不夠強,我才能輕易用回復能力破除‧‧‧

大祭司:「‧‧‧洛基‧‧‧沒想到‧‧‧你竟然還隱藏著我不知道的能力‧‧‧剛才,你將那黑珍珠從我身上奪走了吧?原來那本來竟是個手環‧‧‧告訴我,你隱藏的能力是什麼?」

洛基:「回復能力,我能修復任何東西。」

大祭司聽了,又驚又喜,心想:他具有非常人的拳頭,現在又有這種能力?這不是天下無敵了嗎?難怪他能刀槍不入‧‧‧這就是一直以來,不死戰士之所以能不死的原因?

大祭司喜:「既然這樣,我要你修復競技場,將競技場恢復成原樣!剛才我施了法,在競技場上空設了結界,從外面看不見大火,我要你在不被人發現的情況下,將競技場恢復原狀。和我回去,洛基!」暗自盤算:就算其他戰士都不在了也沒關係。畢竟他有回復能力,怎麼戰都不會累不會死,那麼就算是靠他一人,也能將整座競技場撐起來!至少撐到下一批戰士培訓完成。

「和我回去,他們才有救‧‧‧」大祭司話還沒說完,忽然從旁衝出一物將大祭司叼走。

「啊─」大祭司發出淒厲的慘叫聲。原來是剛才逃出競技場的獅子,牠被關在競技場時,曾多次見過大祭司,此次得以從鐵籠逃脫,看見大祭司便衝了上去。獅子狠狠將大祭司撕裂吃下肚。

洛基守在昏倒的三人身旁,以防獅子來襲。但獅子吃完大祭司向洛基看了看,不知道是仍忌憚他白日的拳頭,還是感恩於洛基剛才將牠從鐵籠中放出來,獅子舔了舔嘴便跑開了,消失在黑暗中。

大祭司被獅子吃掉後,三人漸漸甦醒。所幸咒語都隨著大祭司離世消失,三人看來都無異樣。伊凡問起大祭司,洛基回答被獅子吃掉了,三人一陣大笑。

伊凡笑:「活該!誰叫他把人當猛獸看!最終猛獸也不把他當人看!」

席妮看著熊熊大火,問以薩:「競技場沒了,你要去哪裡?」

以薩:「我要離開風刃島。這裡是出戰士的地方,我不適合這裡,母親生下我時就明白這一點,雖然知道日後生活會很困苦,仍是不忍心讓我溺斃於海裡‧‧‧她用盡一切努力將我扶養長大,最終因為過度操勞與窮困病逝‧‧‧母親死後,我便至這競技場工作至今‧‧‧雖然戰士皆兇猛,仍有溫柔如洛基者,他是我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他溫柔到,甚至同意讓我喝他的血,看我會不會也成為戰士,或是能得到他的特殊能力‧‧‧」

席妮與伊凡不禁想起,以薩曾說過:「‧‧‧以前我曾經喝過‧‧‧雖然是最勇猛的戰士之血,也沒有將我變成戰士‧‧‧戰士是與生俱來的,不可能靠這種法子變成。」

兩人均想:原來以薩也曾試過這法子嗎?還是喝洛基的血‧‧‧

「現在我自由了,」以薩拿著一顆黑珍珠,「想去哪就去哪,謝謝你們。」說完擁抱席妮與伊凡。轉身對洛基說,「你呢?要和我一起走嗎?」

洛基看一眼席妮,熊熊火光將她的臉照的通紅。

以薩見狀,微笑,「我知道了,保重,吾友。」與洛基擁抱道別。

***

以薩先走一步,三人看著競技場燒得差不多才離開,此時已接近破曉時分。

伊凡這時才發現,席妮一身血跡,剛才大祭司死後,洛基確認席妮還活著,遂放下心來,確認她沒傷到體內,卻忘了將身上血跡回復。

「慘了!」伊凡對著席妮一身血抱頭慘叫,「船長看到妳這副模樣一定會氣死!其他人也是!我一定會被他們聯合打死的!他們或許會將我推下船餵鯊魚!」

當時洛基對大祭司說自己有回復能力時,伊凡剛好昏倒,是以現在還不知道洛基的能力。

經伊凡這麼一提,洛基才想起席妮的傷,他伸手輕觸席妮臉上、手上傷口,觸手之處血跡皆消失。洛基對著席妮輕輕一笑,這是他們第一次看見他笑。這個瞬間,兩人都知道,他們之間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而一旁的伊凡仍未察覺。

「原來你有這種能力?」伊凡驚呼,「這也難怪‧‧‧難怪當時以薩被打斷的牙齒會在空中飛,最後還長回他嘴裡‧‧‧這就是你為什麼能成為刀槍不入的不死戰士?」

洛基點頭。

席妮笑:「你發現的太慢了!」踢一腳伊凡。

伊凡:「那也替我治傷吧。」

洛基:「已經好了。」

只見伊凡剛才跑撞之間的傷口都已復原。

伊凡一愣,「你不是要用手觸碰才能復原嗎?你還沒碰到我‧‧‧」他見洛基剛才輕觸席妮的傷口,以為洛基要摸到修復的部分,才能替傷處復原。

洛基搖頭,微微臉紅,心想:我只是想親手確認,眼前人是花還是人類‧‧‧我想感受她的溫度‧‧‧

「對了,除了這些,這個‧‧‧」伊凡指著自己下巴的陳年舊傷,「這疤是我小時後爬上礁岩摔下來時嗑到的‧‧‧雖然看習慣了,但還是挺醜的‧‧‧這麼久的傷,還有救嗎?」

洛基:「已經好了。」

伊凡伸手摸自己的下巴,只覺得與平常的觸感不同,熟悉的痕跡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皮膚光潔的下巴。原來說話之間,洛基已替伊凡將傷疤消除。

「對了,洛基,」席妮從口袋中取出洛基項鍊的玉石碎片,「當時我說這碎片已弄丟是騙大祭司的。給你,你自由了。你將不再是誰的犬,而是自己的主人。」

洛基接過碎片,將項鍊復原。他將項鍊交給席妮,「大祭司的法術會隨著他離世而消失‧‧‧除了這項鍊上,為了讓忠犬與主人能找到彼此的咒語。因為他們說,怕之後大祭司有什麼萬一,賣出去的項鍊客人會回來算帳,這樣對風刃島的聲譽不好‧‧‧」忽然眼睛一亮,好像看到了什麼,「等著,」將項鍊交給席妮,洛基躍上一旁的山壁,從上面拿了什麼東西下來,又回到席妮身邊,「給。」

原來是一朵花。一朵開在山壁上,在風中仍屹立不搖的小紅花。

這是席妮第一次收到他人送的花,她向來待在海上,鮮少有機會接觸花,顯得很開心。忽然想起,洛基在競技場戰勝時,觀眾都會拋花給他,以薩也曾說過:「比起硬幣,洛基更喜歡花。」而他此刻又特地爬上山壁摘花給他,看來傳聞不假。

「你喜歡花?」席妮輕嗅花,「我見你對觀眾灑滿競技場上的花,看都不看一眼?」

洛基:「我母親喜歡。她說花是送給欲愛護之人。他們只是隨意將花扔在地上,他們不是因為想愛護我才送我花。」

席妮輕輕一笑:「你母親人呢?」

「不在了。」 洛基神情落寞,像一隻既無辜又傷痕累累的大犬,彷彿能看到他垂下來的耳朵與尾巴,惹人憐愛。

席妮伸手擁抱洛基,在他耳邊低聲說:「放心吧,從現在起,你跟我們在一起。我們會保護你、愛護你。」說完將花往洛基掌心一塞,轉身對伊凡說:「回家吧,伊凡。」

伊凡如釋重負:「終於聽到句中意的話了!」

席妮忽問:「你會游泳嗎?洛基?」

洛基愣愣的搖頭,好像從來沒聽過游泳,看他的表情,或許他連游泳是什麼都不知道。

席妮笑:「我們有很多時間學會。」

「什麼意思?」伊凡聽得一頭霧水,「妳要交洛基游泳?洛基要跟我們回去?」

這時朝陽初升,陽光下席妮咧嘴一笑,「當然,我答應父親,要帶風刃島的寶物回去。」緊握手中項鍊。

伊凡認得這是席妮每次闖禍前會露出的表情,這表情是他熟知的、苦惱的,害他吃盡苦頭的笑容。伊凡心下暗暗叫苦,畢竟兩人首次一起登陸,就隔天天亮才歸,差點連性命都不保,還將當地最著名的景點夷為平地,回去免不了一頓罵‧‧‧轉頭看洛基,只見他正深情款款的凝視著席妮。

洛基見陽光灑在席妮紅潤的笑顏上,這堪比初陽還燦爛的臉龐,雖然對伊凡來說,是張招來麻煩的臉,對洛基來說,卻是最美的景色。

洛基凝視著席妮的笑容,心想:我一直想再看見花‧‧‧母親深愛的花‧‧‧今日終於找到專屬我的花了‧‧‧

伊凡看著洛基充滿愛意的眼神,茫然:所以他到底是喜歡花還是女孩?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