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33 黑之森(5)

椅子 | 2021-11-20 14:56:36 | 巴幣 2 | 人氣 79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33 黑之森(5)

艾瑞托悄悄走回剛才的湖泊。湖水在一片漆黑中閃閃發亮,艾瑞托老遠就發現湖,順著光線走來。靠近湖畔,覺得這湖更耀眼,彷彿湖底下埋著許多寶石,在湖水中隱隱發著光。艾瑞托俯身看湖,盯著盯著,隱隱覺得這湖水很像加百列的眼眸,那泛著粼粼波光的海洋之眼,稍一注視,就能讓人深陷其中。艾瑞托愣愣地盯著湖,忽然覺得好像有股魔力要將自己吸進去,忽一傾身,險些掉進湖裡。

「你在幹嘛?」

迦爾伸手拉了艾瑞托一把,他的身旁跟著艾琳娜。

艾瑞托如夢初醒,恍惚:「沒‧‧‧沒什麼‧‧‧謝謝‧‧‧」

艾琳娜:「這湖水有法力,有治療的功用,但常人不能長時間盯著,會被湖水吸進去,不慎落入就出不來了,得小心點。」

艾瑞托:「妳怎麼知道這些?」

艾琳娜:「崔斯坦跟我說的。」

艾瑞托略顯失望,「這麼說‧‧‧這水不是聖泉?」

艾琳娜搖頭,笑說:「我當初也是這麼問崔斯坦,他說不是。但我仍是想試試看,曾試著對著湖水許願,但願望只實現了一半,也就相信崔斯坦說的,這不是聖泉‧‧‧」

迦爾好奇:「妳許了什麼願望?為什麼只實現一半?」

艾琳娜:「我許願希望能見到你與李奧,但只見到你,沒見到李奧,這樣就算願望只實現一半吧?」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不知道李奧現在怎麼樣了?真想趕快出去找他‧‧‧我們兩個同時不見,他一定很著急‧‧‧」

迦爾想起當初李奧不願前來救被福爾摩沙人抓走的艾琳娜就生氣,那傢伙才不著急呢!

仍是安慰艾琳娜:「放心吧,很快就能出去了,只要和娜塔莉說一聲‧‧‧如果妳很著急,不如不跟她說了,直接出去吧!」

艾琳娜猶豫,「可以嗎?」

迦爾點頭,「反正她要我們留下也只是有話要說,而她要說的話無非是與精靈有關的事‧‧‧」

艾琳娜:「與精靈有關的事也就是你的身世,你不好奇嗎?」

一旁的艾瑞托暗暗心驚:他果然是精靈‧‧‧這也難怪,任誰看見他與娜塔莉都知道他們倆是精靈‧‧‧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不僅持有神兵器,還是‧‧‧精靈!

迦爾搖頭,「精靈‧‧‧那是我的過去,我現在的身份是黃金勇者,是妳父親給我的。我不知道我的過去與未來,我只在乎我的現在。」唯有現在和妳在一起,我才能確實感覺到自己是真實存在的。

「好,」艾琳娜微笑,「不過如果可以,我還是想當面和娜塔莉與崔斯坦告別,畢竟是他們救了我。」

「當然。」迦爾對艾瑞托說:「我們先去找他們倆了,你自己小心點,別再掉進湖裡了。」

艾瑞托:「我知道,謝謝了!」

艾琳娜與迦爾說完便走了。

艾瑞托沒直接離開,他打算將衣服浸溼,回去淋在加百列身上,雖然這湖水不是聖泉,但能治癒,說不定加百列碰到這湖水就能消除身體的不適。

艾瑞托正傾身靠近湖水,忽然聽見前方傳來說話聲,心下好奇:迦爾與艾琳娜還沒走嗎?

艾瑞托循著聲音走去,卻看見娜塔莉與崔斯坦正在和一人說話,那人正是法蘭克。

艾瑞托驚:法蘭克!這傢伙跑去哪裡了?剛踏進黑之森被崔斯坦攻擊的時候就跑沒人影,還說什麼要助我們穿越黑之森,危難來時遁的比誰都快,現在出來幹嘛?還在跟那兩人說話?我倒要聽聽他和他們有什麼話好說?

艾瑞托又悄悄往三人靠近,打算偷聽三人談話,只聽見他們好像提到加百列的名字幾次。

艾瑞托好奇:他們在說加百列?不知道他們在說他什麼?

當艾瑞托正要細聽他們說話,卻發現法蘭克已消失,他們談完了,艾瑞托卻剛好聽見崔斯坦說的最後一句話。聽見這最後一句話,艾瑞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卡瑪女巫為什麼要下令殺了她的加百列?」

崔斯坦問娜塔莉,娜塔莉似對他低聲說了幾句話就離開,只剩崔斯坦一個人站在原地。一會兒,崔斯坦化為鷹飛走了。

艾瑞托大驚:他們剛才說什麼?卡瑪女巫要殺加百列?這是怎麼回事?加百列不是她的愛徒嗎?我得趕快回去才行!剛才那三個人可能都是卡瑪女巫派來殺加百列的,我就知道那法蘭克不是什麼好東西!總之,我們得先逃離黑之森!

艾瑞托越想越擔心,也顧不上替加百列取治癒的湖水,拔腿就往原路跑,由於心慌意亂,他在回程的路上摔倒了好幾次,連滾帶爬的返回。

***

艾瑞托狼狽的跑回去,深怕那三人有人比他先趕到,殺了加百列。

而這擔心隨著他看見加百列一行人坐在樹下啃果實聊天消失了,此時亞力士與辛西亞都醒了,坐在一旁。

「你終於捨得回來了啊,艾瑞托。」艾葛莎一下就發現艾瑞托粗重的腳步聲,「去好久了!還擔心你發生什麼事了。」

艾瑞托跑至加百列身前:「加百列!加百列!你沒事吧?」

艾葛莎笑:「這句話應該是我們問你吧?你沒事吧?艾瑞托?怎麼頭上都是樹葉?還灰頭土臉的?你摔跤了?」

艾瑞托不理她,望向天空,擔心娜塔莉的弓箭,或是化為鷹的崔斯坦,亦或是法蘭克的閃電。

加百列茫然的看著艾瑞托,「‧‧‧你是問我的身體嗎?剛才確實很不舒服,但不知怎地,休息一下就好了。我沒事,謝啦,艾瑞托。讓你這麼擔心。」仔細一看,加百列脖子上本來發光的項鍊已退去光芒,低調的藏在胸前。

艾瑞托:「沒人來找過你嗎?」

加百列:「人?你是指誰?」

艾瑞托:「娜塔莉、崔斯坦、法蘭克啊!」

加百列:「法蘭克?你看見他了?」

艾瑞托點頭,「他們有來找過你嗎?」

加百列搖頭,「沒有。為什麼這樣問?他們該來嗎?」

艾瑞托正要說,艾葛莎問:「那是聖泉嗎?艾瑞托?」

艾瑞托愣了一下,才意會她是在問剛才的湖水,「不,那只是有魔力的湖水,具有醫療作用,不是聖泉。」

辛西亞:「你有試著許願嗎?」

艾瑞托搖頭,「沒有,不過艾琳娜有,她的願望只實現了一半,那不是聖泉。」

艾葛莎:「什麼叫實現一半?」

艾瑞托:「她許願說想見到兩個人,但她只見到了其中一人,這就算願望只實現一半吧?」

「‧‧‧如果她想見的另一人已經死了呢?」辛西亞沉吟,「這樣就算實現願望了吧?」

艾瑞托一愣:我倒沒想過‧‧‧

艾葛莎:「對啊,如果另一個人已經死了呢?她的願望就算實現了吧?這樣我們怎麼知道那是不是聖泉?你剛才應該試著許願,艾瑞托。」

艾瑞托:「崔斯坦也說了,那不是聖泉。」

辛西亞:「你剛才不是很擔心加百列嗎?發生什麼事了?艾瑞托?」


「你還活著啊?加百列。」

艾瑞托聞聲色變:「法蘭克!」

法蘭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出現在眾人身後。

法蘭克見艾瑞托這麼吃驚,微微一愣,「幹嘛?見到我這麼激動?我可不記得你的名字。」

加百列笑:「他是艾瑞托。你去哪了?法蘭克?」

艾瑞托緊張的對加百列說:「別相信他!加百列!我剛才聽見他和精靈與黑鷹說話!」

法蘭克:「什麼?偷聽人家說話可不是什麼良好的禮儀啊!人類之子。」

艾瑞托:「我是碰巧聽到的,我一直聽到你們提了加百列的名字好幾次,好奇才去聽的!」

辛西亞:「那麼你「碰巧」聽到什麼呢?」

所有人盯著艾瑞托,等他回答。

艾瑞托不管法蘭克也在場,大聲說:「我剛才聽到法蘭克與娜塔莉崔斯坦說,卡瑪女巫下令要殺加百列!」

稍早之前

崔斯坦發現福爾摩沙人闖入黑之森,伸出利爪揮動翅膀驅趕他們,福爾摩沙人本該畏懼鷹族,但發現眼前的鷹落單了,牠身旁沒有族人,這點很可疑,畢竟鷹族都是群鷹行動,絕對不會有落單的情況出現,這隻鷹不僅落單,還缺了隻眼睛,看來是有殘疾,被其他鷹拋棄。但落單獨眼,都及不上一點可疑─牠身上有濃厚的人氣,牠不是尋常鷹族。

福爾摩沙人長年受鷹族騷擾,難得遇上隻看起來好對付的鷹,昔日仇恨湧上心頭,都想抓緊眼前機會復仇。他們人數眾多,個個手持火把,有的拿火把朝崔斯坦扔去,有的朝他擲石頭,有的對他射出點燃的弓箭。福爾摩沙人皆人高馬大,攻勢凌厲,加上崔斯坦才剛被娜塔莉的弓箭所傷,尚未復原,因此對付福爾摩沙人顯得有些吃力。雙方纏鬥一會兒,崔斯坦漸漸處於下風,正當崔斯坦決定先回去將傷治好再回來戰時,忽然一陣天打雷劈,從天上降下一道閃電,將福爾摩沙人盡數劈死。

「才一陣子不見,你怎麼好像變弱了?崔斯坦?」

「那是因為我有傷‧‧‧」崔斯坦化回人形,「後面!法蘭克!」

與閃電同時出現的正是法蘭克。他在與加百列等人踏入黑之森時就消失得不見蹤影,此刻卻又出現在崔斯坦眼前,助他擊退福爾摩沙人。只見一個福爾摩沙人偷偷潛伏在法蘭克身後,正高舉刀子朝他砍去,崔斯坦急忙出聲提醒。法蘭克還沒回頭,那人卻已倒下,插在他身上銀白色的弓箭彷彿死亡旗幟,在黑暗中閃著光宣判他的死亡。一看見這箭,兩人雖都知道是誰下的手,仍不約而同的望向弓箭來向,果然看見娜塔莉從遠方向兩人走來。

法蘭克盯著崔斯坦:「妳受傷了?又是娜塔莉?」

崔斯坦不答。

法蘭克:「你不必跟她待在黑之森,只有精靈需要留下。」

崔斯坦忽然想起,「只要是精靈,不管誰留下都可以對吧?」

法蘭克點頭,「我記得是這樣,不過你應該也知道,精靈已滅族,只剩下‧‧‧」

「我知道這聽起來讓人難以置信,」崔斯坦搶著說:「不過我說的是真的!我發現除了娜塔莉以外的精靈!」

法蘭克眉毛一揚,「真的?」

「他聞起來就像娜塔莉,」崔斯坦回想,「給人的氣息也是‧‧‧他雖然混在人類堆裡長大,卻沒有人類的氣息,他是純種的精靈,我聞得出來。」

「你跟我提嗅覺?」法蘭克嗤笑,「帶他來見我,我一聞就知道他是不是精靈,是不是純種。」

崔斯坦:「哪需要聞?我敢確定他就是精靈‧‧‧」

「你怎麼會在這裡?法蘭克?」娜塔莉這時已來到兩人身旁。

法蘭克:「我是來帶口信的,卻看見崔斯坦被那幫福爾摩沙人圍攻,我看這不像他平常的樣子,想必又受傷了,我說,娜塔莉,妳別老是這麼兇殘‧‧‧」

娜塔莉:「什麼口信?」

法蘭克:「‧‧‧妳可以暫且離開黑之森‧‧‧」

崔斯坦聽了,眼睛一亮,「這是真的嗎?法蘭克?為什麼?」

法蘭克:「妳知道加百列吧?他正在黑之森裡。」

「加百列?」崔斯坦驚,「卡瑪女巫的加百列?他來黑之森?」

娜塔莉:「然後呢?」

法蘭克:「她要妳跟著加百列,在他找到聖泉那一刻,殺了他。」

崔斯坦又是一驚:「殺了加百列?你說她要我們殺了加百列?這是真的嗎?為什麼?」

法蘭克:「總之,這是她的命令,因為要跟著加百列,娜塔莉能暫時離開黑之森。」

娜塔莉:「我知道了。」

「等等!娜塔莉,」崔斯坦著急,「妳不覺得這道命令很奇怪嗎?」

娜塔莉:「消息既然是法蘭克帶來的就沒問題。」

崔斯坦:「我不是不相信法蘭克‧‧‧只是覺得這命令太奇怪‧‧‧」何止奇怪,簡直匪夷所思。卡瑪女巫要殺她的愛徒?她捨得嗎?就算要殺,幹嘛不親自動手?還要交給娜塔莉?

「我口信已帶到,你們自己看著辦吧。」法蘭克說完消失在黑暗中。

崔斯坦:「‧‧‧妳要照做嗎?」

娜塔莉:「你也聽見了,這是她的命令。」

「我不明白‧‧‧」崔斯坦難以置信,「卡瑪女巫為什麼要下令殺了她的加百列!」

娜塔莉不答,凝視遠方,「我跟艾琳娜與她的家臣說一聲就去跟著加百列。你要怎麼做隨便你。」

說完逕自離開,留下茫然不解的崔斯坦。

***

艾瑞托以為加百列聽見卡瑪女巫下令要殺他會驚慌失措,沒想到,加百列的平靜更加讓自己驚愕。

加百列:「這就是你剛才那麼著急找我的原因?謝謝你替我擔心,艾瑞托。」

艾瑞托瞪大眼睛,「就這樣?你沒聽見我剛才說的?」

加百列點頭,「聽見了,整片森林只有你的聲音怎麼沒聽見?」

艾瑞托:「卡瑪女巫要殺你啊!你不震驚嗎?你不是她的徒弟嗎?」

「我是啊,」加百列毫不在意,「師父要殺徒弟,徒弟能有什麼辦法?又打不過。」

艾瑞托聽了,覺得荒謬:「打不過總得想個辦法?至少‧‧‧試著逃跑?」

加百列搖頭,「卡瑪女巫真要找人,逃也沒用。」

辛西亞問法蘭克:「這是真的嗎?法蘭克?卡瑪女巫真的下令要殺加百列?」

法蘭克:「卡瑪女巫確實下令要殺加百列,但不是現在,而是在他找到聖泉那一刻。她讓娜塔莉暫且離開黑之森,助加百列奪聖泉。等加百列一拿到聖泉,就要娜塔莉殺了加百列。」

眾人目瞪口呆。法蘭克這麼說,不是對加百列的死亡預告嗎?

辛西亞:「等等,法蘭克。「確實下令」?你是親耳聽見卡瑪女巫這麼說?你為什麼能夠聽見卡瑪女巫親自下令?」

法蘭克:「我怎麼知道很重要嗎?重要的是,我說的是實話。」

艾瑞托:「當然重要啊!我本來以為你是從哪裡聽來的,這麼說,你親耳聽見卡瑪女巫下令?你看見她了?你在替她辦事?」

「我見過她了,」法蘭克對著加百列說:「所以我知道你是誰,以及你為何而來。」

「我是加百列,我為了聖泉而來,這些我早就說過了。」加百列語氣平淡,「既然你見過卡瑪女巫,能確保我與她的交易仍有效嗎?我找到聖泉,她也要依約行事。無論我是死是活,她都得照著當初的交易,她沒忘記這點吧?」

法蘭克:「我想她就算想忘也不敢忘,她將你大老遠差來這裡尋寶,諒她也不敢忘記與你當初的約定。」

加百列:「天曉得,她可是卡瑪女巫啊,誰知道她真正想要什麼?」

法蘭克嘆:「枉費你也叫加百列,卻不知道她真正想要什麼?她願意為此付出任何代價,甚至不惜賭上一切‧‧‧她真正想要的又何嘗變過?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

亞力士一直在旁靜靜聽著眾人談話,他不發一語,將眾人看得清楚。法蘭克說這話的神情,彷彿親眼見證那亙古的秘密,卻不能說出來。這秘密似乎很沉重,卻又讓人覺得輕飄飄,使人想卸下重擔,說出口讓他人分擔,也想和他人分享這之中的喜悅,說出口後便會覺得整個人輕鬆自在,飄飄然的彷彿要飛上天。這秘密似乎很隱諱,卻又顯而易見,彷彿法蘭克不說,就永遠不會有人知曉,卻又是那麼明顯的攤在那裡,等著誰來發現,卻是誰也不會向它瞧上一眼。

亞力士之所以能觀察入微,不是因為他一直坐在旁邊,「旁觀者清」的效果,而是他真的有所改變。自從待在黑之森,亞力士的感官變得更加敏銳,除了本來目不見物的黑之森變得清晰可見,他現在能看得更遠,聽覺、嗅覺更靈敏,就連自己的反射神經也變得更敏捷發達。

亞力士以為自己是在黑之森待久了,身體才會出現異常,在異常環境身體出現異常反應,堅信離開黑之森後,一切就會恢復。此刻的他對自己身上即將產生永久巨變仍一無所知。

艾瑞托:「現在你打算怎麼辦?加百列?」

加百列:「我要繼續找聖泉。」

艾葛莎:「卡瑪女巫要殺你‧‧‧你不害怕嗎?」

加百列:「比起這個,我更害怕她不遵守我們之間的信約。」

眾人聽了,均感好奇:聽他這麼說,他與卡瑪女巫的信約似乎比他的生命還重要‧‧‧到底是什麼樣的約定?

法蘭克:「你放心吧,卡瑪女巫也希望你能快點找到聖泉,她讓娜塔莉離開黑之森,就是要助你找聖泉。而且你看,」法蘭克取出一條項鍊,加百列眼睛一亮,那項鍊與他的一模一樣,只不過自己的沒在發光,倒是法蘭克的項鍊正發著光。

法蘭克:「你自從來到這裡之後,身體是不是出現異狀?現在卻又好了?」

加百列驚呆了,因為一切真的如同法蘭克所說,彷彿他從頭到尾都在一旁看著自己。

法蘭克:「我就直說了,這裡靠近你的故鄉,而這個,」指著手中項鍊,「屬於你。你的祖先世代是這附近神廟的祭司,他們能召喚那東西出來,也能控制那東西,這項鍊能感應那東西。你祖先的東西已被召喚出來,你的東西卻還停留在你體內,因此你身上項鍊感應到的,是你祖先以前在這神廟裡留下的氣息,它正在試圖控制你祖先的東西,才會使你的身體產生不適。卡瑪女巫就是知道這一點,才會要我帶著這項鍊來找你‧‧‧現在我手上這一條正在控制你祖先的東西,你很快就沒事了。」

「你‧‧‧你說什麼?這裡是我的故鄉?你認識我的祖先?」加百列是從外島來的,沒想到,法蘭克卻說這裡是他的故鄉。

法蘭克點頭。

加百列:「我家族至今還有人活著嗎?還有你剛才說‧‧‧能召喚出什麼東西?我的東西還停留在體內?什麼我祖先的東西?」

法蘭克:「我不能透露太多,我可不想招惹卡瑪女巫。」

「你平時話還嫌少了?」艾瑞托失笑,「真要你說的時候又不說?」

法蘭克恍若未聞,對加百列說:「總之,你快去找聖泉吧。等你找到時,娜塔莉會殺了你。」

加百列知道一旦牽涉到卡瑪女巫,法蘭克便不敢再多嘴,真相也只好等自己拿著聖泉回去時再問她了。

***

加百列一行人走出黑之森,法蘭克也跟在他們身後。此時天剛破曉,走出濃密的樹蔭,只覺得重見天日,一片刺眼,眾人眼睛一時之間無法適應。

「既然妳已找到妳哥哥,」加百列眼睛仍瞇著,問艾葛莎:「妳要和他回去嗎?還是妳要繼續找聖泉?」

「我們討論過了。決定先回去找家人,再擬對策‧‧‧」艾葛莎轉頭看亞力士,忽然驚呼:「亞力士!你怎麼了?」

亞力士疑惑:「什麼怎麼了?」

艾葛莎:「你的身體啊!怎麼閃閃發亮的?你的眼睛也是!怎麼變了顏色?」


亞力士的身體像灑滿了金箔,金光在他每一吋肌膚上跳躍,麥色的膚色是一片沙漠,埋藏在裡面的寶石若隱若現,胸前鷹爪印仍狠戾嚇人,本來漆黑的瞳孔,在陽光下成了淡藍色,閃亮璀璨,就像‧‧‧黑之森裡的那座湖。

「剛才在黑之森時,你身上還不會發光,眼睛也是本來的深黑色,怎麼一出來就成了淡藍色?且這顏色‧‧‧」艾葛莎湊近細看,「與黑之森裡面的湖泊好像‧‧‧亞力士,你是不是喝太多湖水了?」

亞力士:「我不記得了。只知道每天都在湖邊醒來,發生什麼事全不記得。」

法蘭克:「我想的確是因為湖水。不過,我從沒見過有人類喝了湖水變成這樣‧‧‧想必你一定喝了不少。你在黑之森待了多久?」

亞力士淡聲:「我不記得了。」

法蘭克:「這是崔斯坦搞得鬼,想不到他竟然把人類整得這麼慘。」

「崔斯坦?」艾葛莎沉聲:「你說亞力士會變成這樣都是崔斯坦搞得鬼?得找他說清楚‧‧‧」說著又想往返黑之森。

「冷靜點,艾葛莎。」亞力士拉住艾葛莎,「雖然我的外表產生變化,但我不會感到不舒服,相反的‧‧‧我覺得自己充滿了能量,感官也變得更加敏銳‧‧‧」他不願再滋生事端,只想盡快離開這裡,總覺得自己在黑之森待了好長一段時間,對加百列等人說:「我們要去找我們的家人,就此別過。既然同樣都要找聖泉,將來或許還會相遇,後會有期。」

艾葛莎將加百列的斗篷還給他,跟著亞力士離開。

兩人走後,艾瑞托扳起臉問法蘭克:「法蘭克,你不是答應要帶我們穿越黑之森嗎?為什麼崔斯坦一出來攻擊我們,你就不見人影?當初約定,你要帶我們穿越黑之森我們才會請你喝紅茶,按照當時情況來看,你喝不到紅茶了。」

「當時我會先行離開是因為卡瑪女巫要將這項鍊交給我。加百列是因為這項鍊才得救,不然天曉得他現在會變成什麼樣子?雖然我沒有帶你們穿越黑之森,但仍是幫了你們大忙。」法蘭克說得理直氣壯。

「大忙?」艾瑞托簡直聽不下去,「這件事不提,那我問你,如果我沒聽見你與娜塔莉崔斯坦商議要殺加百列,你會將這件事告訴我們嗎?」

「幹嘛要說?」法蘭克覺得莫名其妙,「等娜塔莉要殺加百列,他就會知道了。」

艾瑞托待無語,正要再說,加百列卻先開口了:「算了,艾瑞托,法蘭克要怎麼樣由他吧!」他是巫師,我們管得了嗎?

雖是這麼說,加百列也不打算便宜了法蘭克,「危難之際你不在,就算沒有那條項鍊,我們拖著爬著,也能出黑之森。你答應帶我們穿越黑之森,終究是失約了。眾人都說加百列擅長交易,但我不願談吃虧的交易。本來看在朋友一場,我能請你喝紅茶,但你的立場始終不明確,我不知道你是敵是友,這件事只好作罷。我們之間的交易既然取消,就此別過吧。」說完轉身要走。

「你不是在趕時間嗎?」法蘭克說,加百列腳步一頓。

「我說過尋得聖泉的方法,是要跑遍這塊大陸,你不會有時間這麼幹吧?你拖得起,她呢?」法蘭克眼神幽深,「她也能嗎?」

辛西亞的直覺告訴自己,兩人口中的「她」,並不是指卡瑪女巫。

加百列沉聲:「你想怎樣?」

「新的交易,」法蘭克說,「我教你個更快的方法,加速你找聖泉。」

「條件是?」加百列不願輕易答應。

艾瑞托擔心法蘭克要提出什麼艱難的條件來為難他們,屏氣凝神聽他接下來要說什麼。

「當初說好的紅茶,不能反悔。」

簡單的幾個字,被法蘭克輕輕吐出,在朝陽的露水裡凝結。

「成交。」加百列說。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