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37 奇聞

椅子 | 2021-11-27 17:10:03 | 巴幣 6 | 人氣 40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73 永恆

37 奇聞

「他們先走了?什麼時候?」丹尼爾問坐在一旁磨著短刃的邦妮。

一覺醒來,克萊德席妮洛基皆不見人影,邦妮說眾人先行一步和李奧會合找聖泉。

邦妮:「在你睡的不省人事的時候。我們先回去將這真理杯用了,之後你如果仍想出來找聖泉再出來。別忘了歐文,或許他之後會來搶真理杯,畢竟當初他不是心甘情願將真理杯交給我們。好了!」起身將剛磨好的幾把短刃交給丹尼爾,「隨身攜帶。」

丹尼爾將短刃收進懷裡。

邦妮叮囑:「真理杯還在吧?你得收好,別掉了。」

丹尼爾點頭,指著心臟的位置,「我收在這裡呢。」

兩人與丹尼一起往原路走回。路上兩人都沉默不語,邦妮不習慣丹尼爾這麼安靜,想說些什麼,丹尼爾率先開口:「邦妮,妳見過我父親嗎?」

邦妮一愣,「小時候好像有見過幾次,不過,二王子丹尼爾很少在眾人面前露面,我對他沒有什麼印象,畢竟他過世時我也才十二歲‧‧‧」

丹尼爾聽了,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邦妮:「不過,我聽家裡的大人說,二王子丹尼爾是三個王子中最善良仁慈的一個,大家都最喜歡他。我想,要是他沒有英年早逝,一定會是最賢明的君王。放心吧,丹尼爾,他是個好人,一定也會是個好父親。」

「謝謝妳,邦妮。」丹尼爾微笑,「我也是這麼想的,畢竟我從家臣們口中也是這麼聽來的。只不過,為什麼當我問起有關父親的事,都沒人說得上來?大家對父親的印象都這麼模糊,使父親成為如此神秘的存在‧‧‧我聽說,父親喜歡一個人待在高塔裡,他在那裡做什麼?為什麼不和二世伯父與強納森叔叔一樣出來料理家中事?這樣至少布魯家的家臣們能更熟悉他們的二王子‧‧‧」

「我不知道。」邦妮搔頭,「你曾問過夫人或愛德華王有關二王子的事嗎?」

「不知道問過多少遍了。」丹尼爾嘆,「祖父與其他家臣說的一樣,說父親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希望我長大後能和他一樣‧‧‧但母親卻說,父親是個傻瓜,但願我長大別像他,要成為一個比父親聰明賢明的君王,最好像強納森叔叔一樣,成為驍勇善戰又溫柔的騎士‧‧‧」說到這裡,不禁一愣:原來,那句話是這個意思,母親並不是希望我要成為像叔叔一樣的人,而是希望我完全像叔叔,是叔叔的親生兒子。

「邦妮,」丹尼爾略感不安的問:「雖然妳對父親的印象很模糊,但妳覺得‧‧‧我比較像父親還是更像‧‧‧叔叔?」

丹尼爾問得莫名其妙,但邦妮從他的提問,知道他在煩心什麼。

邦妮:「放心,你是二王子的兒子。」

丹尼爾驚:「妳知道了?」

邦妮點頭,「這正是夫人要你找真理杯的原因。」

「我真想不到,」丹尼爾嘆,「叔叔與父親是長得多像?才會搞不清楚我是誰的兒子?」

邦妮:「他們是兄弟,自然長得像。且我聽說,比起二王子與強納森大人,你長得更像愛德華王,你更像你祖父。」

丹尼爾:「祖父嗎‧‧‧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身體一天比一天差了呢‧‧‧不知道祖父要拿聖泉來許什麼願望?我以為祖父已經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了‧‧‧」搔搔丹尼的下顎,「真想快點見到祖父‧‧‧」

邦妮:「是啊,所以我們快回去,想必愛德華王也很想見你。」

忽聞一陣馬蹄聲,後方來了一批軍隊。

邦妮與丹尼爾讓在一旁,讓軍隊先過,沒想到軍隊卻沒走,而是將邦妮與丹尼爾團團圍住。丹尼見了,對著軍隊狂吠,焦躁的在丹尼爾腳邊打轉。

為首的將領問:「丹尼爾‧布魯?」

雖見來者不善,丹尼爾仍是應了一聲。手輕撫丹尼的頭以示安慰,丹尼雖然不再叫了,仍是發出陣陣低鳴警示眾人。

將領:「你身旁的是你的家臣邦妮‧派克?」

「是。」邦妮早已擋在丹尼爾身前,「有什麼事嗎?」

將領不理,對著軍隊喊:「將叛賊拿下!」

軍隊一擁而上將邦妮抓住。丹尼再次吠了起來,緊守在丹尼爾身旁,不讓人靠近他。

「慢著!」丹尼爾驚,「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一上來就抓人?邦妮犯了什麼罪?」

將領從懷中取出令牌,邦妮瞪大眼睛,她看得清楚,將領手上拿的正是布魯家的執令金牌,怎麼會在這外地人手上?

「我們是收到了布魯家的協尋通知,協助捉拿布魯家叛賊─邦妮‧派克與克萊德‧巴羅。」將領東張西望,「只有妳?克萊德‧巴羅不在?我記得他是黎明騎士團的人?他的外號叫什麼?」將領瞇起眼睛想了想,沒想起來,「想不到,黎明騎士團竟然會出叛徒‧‧‧真可以算是奇聞了‧‧‧」

「叛賊?」邦妮大驚:「我們是奉布魯家王愛德華王之命,保衛王子出來尋找聖泉,怎麼會是叛賊?」

「事以至此,妳又何須狡辯?」將領將令牌收回懷中,「現在布魯家的事情已傳得天下皆知,布魯家的家臣派克家與巴羅家圖謀不軌,欲篡奪王位,聯合害死愛德華王,並將布魯家的小王子丹尼爾劫走。目前兩人正逃至我們的領土,我們收到協尋叛賊的消息,特來此將你們抓回布魯家。」

「你說什麼?」丹尼爾大驚:「愛德華王被害死?我祖父過世了?什麼時候的事?」

將領:「不久前。看來你一無所知呢,布魯王子。你的家臣告訴你,你祖父要你前往找聖泉嗎?這不是真的,」一指邦妮,「全是你的家臣編出來騙你的!」

邦妮怒:「你胡說八道什麼!」正要掙扎起身,一旁的士兵用刀背在邦妮腰間用力一擊,「安靜待著!」邦妮吃痛又跪下。

丹尼爾護在邦妮身前,對將領說:「不許你的人這樣對我的家臣!」

「家臣?」將領嗤笑,「她是叛賊啊,小王子。他的家族謀殺你祖父,現在又編造了謊言將你帶至異地,就是打算要殺你啊!你還替她說話?」

丹尼爾:「我不知道你從哪裡聽來這些謠言,但我知道你說的話不是真的。邦妮一直對我忠心耿耿,一直保護我,她不可能是叛賊,更不可能要殺我,這之間一定有什麼誤會。」

將領失笑:「你說這是誤會?」

丹尼爾堅定:「對,是個可怕的誤會。」

「你要這樣自我安慰,我管不了。」將領冷笑,「畢竟我接到的命令只是將你與邦妮‧派克和克萊德‧巴羅送回布魯家,布魯家的誤會,都與我無關,我只負責送人。這下子都解釋清楚了?我們可以上路了?」

丹尼爾點頭,心想:反正我們本來就是要回家,在他們地界上,由他們送,還比較快。看一眼已經被五花大綁的邦妮,對將領說:「跟你們回去可以,但先將她放了!」

將領:「不行。她是叛徒,要是放了,我去哪裡找?別讓我不好交代,布魯王子。」

丹尼爾:「既然你說愛德華王已過世,你這令牌是哪裡來的?你是奉誰之命?現在布魯家由誰作主?」

將領:「當然是由愛德華王的繼承人,長子愛德華‧二世‧布魯作主,那人是你的伯父吧?」

丹尼爾一愣,「這是伯父的命令?」伯父不只下令抓邦妮,還要抓克萊德?

邦妮怒斥:「愛德華王的繼承人是丹尼爾,什麼時候成了二世大人?我就覺得你們有詐,淨傳些錯誤的消息!」

士兵聽了,正要攻擊邦妮讓她安靜,丹尼爾擋在邦妮身前,怒瞪士兵,低吼:「我說不准動她,沒聽見嗎?」

丹尼爾雖然個子小,面容稚嫩,但此時怒極,昔日臉上憨厚的樣子蕩然無存,現下臉上只有憤怒與焦躁,像隻蓄勢待發的幼獅,好像隨時要爆發,給眾人暴起一擊,士兵被他這副模樣震懾住了,加上他又是布魯家王子,一時之間倒也不敢輕舉妄動。

「不動就不動。」將領讓士兵後退,「但不能放開她,將她縛在車上一路送回布魯家。別讓我危難,小王子。你雖貴為王子,但我可是奉布魯家現任統治者愛德華‧二世大人之命。無論是布魯家家臣弒君劫走王子,還是叔伯姪兒內鬥的奇聞,都與我無關,別讓我不好交差。請上馬吧!」

丹尼爾上馬,但他堅持他的馬與邦妮所坐的板車並行,丹尼也被放在板車上。一行人浩浩蕩蕩往布魯家前進。

丹尼爾左思右想: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有這麼可怕的傳聞,還特地動用異地軍隊將我們抓回去?祖父真的過世了?母親呢?她現在怎麼樣了?總之,現在家裡的實際掌權者是二世伯父,等我回去,就能真相大白。克萊德呢?此刻他是否也被抓住,正在被送回布魯家的路上?

邦妮心想:派克家與巴羅家是叛徒?哼!說什麼傻話?簡直胡說八道!父親與大伙兒呢?不知道家裡怎麼樣了‧‧‧現在掌權的是二世大人,二世大人下令要抓克萊德?他不會真的相信這謠言了吧?強納森大人呢?他知道二世大人派人抓丹尼爾嗎?

忽然想到丹尼爾的身世之謎:在還沒弄清丹尼爾的生父是誰,丹尼爾應該都是安全的‧‧‧至少強納森大人會保護他‧‧‧

丹尼爾見邦妮皺眉沉思,對她低聲說:「別怕,邦妮。有我呢,我會保護妳。」

邦妮苦笑,心想:你就是我最擔心的一個‧‧‧還有‧‧‧

想起克萊德,克萊德那小子不知道怎麼樣了,也被軍隊抓住了嗎?

***

那邊丹尼爾與邦妮被軍隊抓住,這邊克萊德卻與席妮洛基一路暢行無阻,眼看就要走到星落城。

克萊德主張李奧一群人聲勢浩大,當局不可能沒聽說過,要找人,與其在這荒郊野外瞎晃,不如到當地王都打聽。

而他們之所以能一路暢行,全是拜了尚恩的項鍊所賜。當時他們以真理杯交換洛基救尚恩一命,尚恩是個感念恩情的人,復原後,將項鍊贈予洛基,說要是遇上什麼麻煩需要幫助,可以拿著項鍊至星落城找他。

尚恩的項鍊的確有用。一路上,他們也沒少遇上當地巡防軍隊,但只要出示這項鍊,士兵們便不會再過問,而是爽快放行,不僅爽快,還多了幾分尊敬,似是不敢怠慢了項鍊主人的朋友。尚恩的項鍊簡直像通行令,讓三人在異地恣意穿梭。

「看來,尚恩‧拉維尼在這裡不是個簡單人物,」席妮把玩著頸上尚恩的項鍊,「軍隊見了這東西,對我們這幾個外地人都客氣了起來。」

三人圍著篝火,明天就進城了,能住旅店,今夜是最後一次在外紮營。

「既然軍隊裡的人都認得他的東西,他必定是這裡的高階將領,極有可能是統治階級。」克萊德往火堆裡添柴火,「進城後遇上的軍隊與路上我們遇見的巡防軍不同,他們任要職,權力更大,我們是外地人,在這裡人生地不熟,須小心謹慎,低調行事,有什麼事,等與中陸王會合再說。」

席妮應了一聲,洛基則是一如往常的不吭一聲。兩人都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克萊德此刻才體會到什麼叫「言者諄諄,聽者藐藐」,的確,他與兩個海盜談什麼人身安危?對他們來說,這塊大陸上哪處不是「人生地不熟」?這裡是誰的地界對他們來說都無所謂。當然,讓他們這麼游刃有餘的底氣,不全是因為與陸上勢力無爭,更大的原因是有恃無恐─洛基的能力讓他們如此。

有這麼強大的夥伴同行確實讓人安心,克萊德心裡也寬鬆不少,不談正事,想聊天了,「據說海盜一族行遍天下,見過世上各種寶物,是不是真的?」

身為黎明騎士團,眾人都怕他,接近他也是為了利害關係,克萊德沒什麼能跟人純粹閒聊的機會。但眼前兩人不同,他們沒聽過黎明騎士團,與布魯家更沒有利害關係,幾天相處下來,克萊德只覺得兩人單純更甚丹尼爾,一路上常與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

身處異地,同行者也是異鄉人,眼前篝火溫馨,氣氛正好,最適合聊聊奇聞軼事。

席妮眉毛一揚,「你說呢?」

克萊德:「我不知道,所以問妳。」

「那要看每個人對寶物的定義了。」席妮狡黠一笑,火光映照下的臉蛋通紅。

克萊德看她這神情就知道答案是肯定的,索性直接問:「眾多寶物中,妳見過最珍貴的是什麼?」

席妮沒回答,反問:「你聽過風刃島嗎?」

聞言,洛基眼中閃過一絲暖意,盯著席妮的目光專注。

「風刃島?」克萊德見了洛基的神色,心下已猜到八九分,仍不動聲色回答:「我記得那裡以競技場聞名。」

風刃島,傳說中的鬼島,是座位於大陸東南側的海島,據說那裡氣候極其刻苦極端,酷夏嚴冬,土壤貧脊,簡言之,是個不宜人居的地方。「風刃」,據說島上刮在身上的風也是痛的,如刃削過身,以此形容當地氣候嚴酷,因而得名,人們又稱其為鬼島。

不適合人居住,風刃島上卻仍孕育著一幫人。越是刻苦的地方,出的人類越能捱苦,人們相信,風都如刀刃般鋒利的島上,削出來的都是硬骨頭, 強悍刻苦,所以才會有「風刃島出戰士」這一句話。風刃島上的人以兇猛善戰聞名,不少人會至島上收購傭兵,風刃島說是個販賣人口的鬼島也不為過。

明明提到的是這麼令人生畏的地方,席妮的神態卻是前所未見的柔和,彷彿他們談的不是什麼鬼島,而是她的故鄉。

席妮目中火光閃爍,「我在那裡,發現一生最珍貴的寶物‧‧‧」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