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流亡鐵人2022-Pinocchio》 〈紅磚上的雪花〉之章 - 4

格蘭 | 2021-11-20 16:43:42 | 巴幣 104 | 人氣 55

連載中流亡鐵人2022-Pinocchio
資料夾簡介
若鐵人不是人類 那人類又被誰記憶 又被誰遺忘

卷一、終焉之後,2022

〈紅磚上的雪花〉之章

4.

「喂,洛嘉,妳可不可以安靜一點?」男子皺著眉,走在最前頭的他刻意回頭,在名叫洛嘉的女孩耳邊大喊道。

費洛嘉拿下了耳機,對於正沉浸在音樂饗宴中突然被打斷,她眉頭深鎖露出了不悅的表情。

「妳明明知道周圍可能隨時都有機兵還是那群螞蟻出沒,我可不想在出來找人的時候還要動手處理那些垃圾。」名叫做九時也的這名男子,脾氣原本很好,如今已經快被消磨殆盡。

實際上時也,快瀕臨崩潰邊緣了。

「所以呢?」洛嘉嘟嘴。

「所、以、啦!閉上嘴,不要跟著唱,妳的日文真的有夠差勁。」

「哼。人家牙狼(ガロ)中國話說的不好,聽不懂九先生在說什麼啦。」洛嘉還刻意用生澀彆扭的日文回應道,接著又把耳機戴了回去。

兩人同樣都流著至少四分之一日本人的血,但是台灣使用的國語卻還是中文為主,長時間的文化交流後,默默地混和了閩南語和中文,發展出一套台式日文,但也不被主流使用。

又走了一段路之後,洛嘉又開始哼起歌來,千篇一律是那首歌。

收錄在洛嘉白色外套口袋中的隨身聽,裡面的唯一一首歌,是日本國滅亡前,中島美嘉發行的單曲——《雪の華》,中譯為《雪花》。

要不是前陣子,時也在曾是電子街的廢墟中找到了一個全新的耳機,洛嘉每天都會把這首歌大聲地撥放出來,音量最大的那種,要是在藏身處,那就算了,在外面一旦放出音樂就會引來大量的機兵和蟻,簡直是不勝其擾。

中島美嘉的這首歌非常好聽,所以這首歌並沒有大問題,問題是洛嘉很喜歡跟著唱。

跟著唱了成千上萬次,還是五音不全。

並不是說機兵還是蟻聽到聲音會發動突襲這種小事,以時也和洛嘉的實力,要對付幾隻機兵還是白蟻都還算是輕鬆愜意。

也難怪時也會這麼生氣,因為自從費洛嘉戴上耳機之後,就更肆無忌憚的大唱,沒有優美的歌聲勉強平衡住費洛嘉魔音傳腦般的噪音,簡直就是一種直達靈魂深處的折磨。

耳機的事情——完全出了時也的料想之外,原本以為給她一個耳機,就可以擺脫她的歌聲,沒想到竟然將自己推入精神折磨的深淵。

「真是不知道又勝到底是喜歡妳那一點,唱歌難聽、胸型又差,脾氣還這麼糟,別人的話都聽不進去,仗著自己身上有幾個厲害的專精就跩個二五八萬,氣死我了!」

時也刻意把抱怨吼了出來。

洛嘉隱約有聽到,因為歌曲又重播進入了前奏,只有這個時候她會用哼的,而不是把歌詞唱出來。

洛嘉完全不在意,用雙手壓著掛在耳朵上的舊款式的入耳式高級耳機。

故意般地深深了吸了一口氣,跟隨著直擊靈魂的優美的歌聲放聲開唱。

洛嘉的高歌也像要擊碎時也的靈魂一樣衝擊著他的耳膜。

「啊——」時也歇斯底里大叫著,雙手抓著頭髮,把一頭已經可以住下麻雀的卷髮揉的更亂,如果現在還有烏鴉的話,一定會願意在他頭上築巢。

費洛嘉跟著唱到了副歌,左手緊緊握拳,雙眼緊閉,微微彎腰全身從丹田聲嘶力竭地飆出高音,她完全陶醉在內心中的雪景之中,那聲音,簡直可以擊落戰鬥機。

時也的白眼已經翻到了腳底,一邊跺著腳,一邊咒罵著說:「又勝,你他媽的,你到底跑去哪裡,聽到的話給我回答啊,混帳東西,狗娘養的,放著這個瘋婆子在我旁邊大吼大叫,王八又勝,給恁爸死出來,又勝!給老子死出來。」

時也真的很氣,連鮮少使用的台語都飆罵了出來。

突然一支箭矢從遠處飛來,時也瞪地往側邊跳去,在地上滾了一圈之後迅速地站了起來,兩手握拳擺出了備戰狀態。

時也罵歸罵,並沒有傻到把注意力完全放掉。

洛嘉同時也向後跳躲開了攻擊,她在十幾公尺處好整以暇地拿下了耳機。

此時兩個人都已經找到了城市中破碎的牆壁當作掩體,相隔不到五公尺。

「妳沒事吧,臭女人。」

「廢話,人家怎麼會有事,倒是你這個前鋒怎麼沒有把箭給擋下來?」

時也聽到這句話青筋都快從額頭上爆開來,滿臉通紅,直指著地上那攤被燒得焦黑的痕跡,破口吼道:「混帳臭女人,遠程電磁砲型的箭矢怎麼可能擋得下來,你是腦子裡面塞滿雪花了還是怎樣?」

「人家不知道啦!兇屁兇喔。」

時也不再理會洛嘉,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雙目瞳孔急速地收縮又放大,挽起右手的袖子,露出手臂內側,兩條自掌心延伸至手肘內側的銀色線條。

左側那條銀色的線條,彷彿電路一般,發出了微弱的紅光,右側那條則是發出了淡藍色的光。

同一時間,洛嘉用雙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比出了圓形,擺在眼前像是眼鏡一般。

「喂喂喂,你該不會要在這邊用電磁攻擊型吧?」

「怎麼可能啊!我的攻擊型都放在多多身上,根本沒有帶出來。別說廢話了,做好妳的本份,把敵人找出來啊,臭女人!」時也從口袋中拿出一把手槍,打開保險,上膛。

時也悄悄發動了『加密型』的專精——夜幕,其效果是放出干擾電波,讓周圍的電磁場全部進行亂數加密,這意味著遠處的敵人無法使用肉眼以外的偵查方法來獲得時也和洛嘉的位置。

洛嘉的頸後也有兩條銀色的線條,上面正在發出湖水綠的微光。

她正在發動『電磁偵查型』的專精——觀測手。

「哼!人家知道啦。敵人在一點鐘方向,距離一千兩百二十三公尺,誤差正負五公尺,高度三十八點四公尺,誤差零,位置是在十二樓右邊數來第一間,靠近房間廊柱的右邊第二個窗戶,風向東北東,風速每小時二十三公里。」洛嘉快速地將敵人的位置偵查出來。

「抓到你了!」時也的舌頭抿過上唇,瞄準著遠處,扣下板機。

子彈撕裂空氣呼嘯而過,即使是距離超過一公里的射程,只要有精準的座標,時也都有把握能夠打中。

一千兩百二十三公尺外,子彈穿進了原本應該有玻璃的窗,越過空蕩蕩的迴廊,直擊在一名機兵的眉心上,正打算射出第二支箭矢的機兵雙眼變得朦朧,失去動能無力地倒下,手上的長弓和傾倒的身體一同掉落在地板上發出了金屬和悶重的聲響。

當然遠在地面上的時也和洛嘉不可能聽到。

「哇嗚哇嗚,有中耶。」洛嘉轉著手指比出來的圓眼鏡,興奮地蹦蹦跳跳著。

「廢話,臭女人,我是誰?」

「做的好啊時也!時也時也最厲害,時也時也第一名,晚餐幫你加一支雞腿。」

「臭女人閉上嘴給我認真找,要出來找又勝的也是妳,引來這種莫名其妙的機兵也是妳,可不可以有點自覺,就只是去執行任務幾天沒回來就緊張兮兮的,說不定他只是在哪裡遇到哪個比妳更有女人味的女人——」

「啊啊啊啊啊啊人家不想聽,人家不要聽,聽不到啦啦啦啦,又勝才不會愛上別人,又勝最愛牙狼了,啦啦啦啦啦。」

時也啐了一口痰,無奈地搖搖頭,又翻了個白眼抱怨道:「媽的,神經病。」

兩人繼續往前前進,一陣子之後來到了方才偵查到的那棟大樓,接著兩人攀著外牆靈巧地跳過少了一大半的階梯,兩手空著沒有扶住任何物體就輕踩著突出悚人的鋼筋,幾分鐘的時間就上到了十二樓。

這裡原本是個辦公大樓,早在『2009隕後蟻災』之後就成了廢墟。

時也直接從走廊走了進去辦公室,檢查著那架自己擊毀的機兵。

「唉,盡量避開了儲存區還是正中腦袋,不過應該說萬幸嗎,這只是個沒有攜帶專精的爛機兵。」時也拆下來機兵的頭,仔細檢查了裡面的晶片,哀聲嘆氣說道。

「沒有專精嗎?單純透過電磁就發現我們的位置,機兵的偵查精度越來越誇張了耶。」

「自從不再受到人類處處做限制,這群王八烏龜越來越不懂得節制,哪天長出三頭六臂我都覺得不意外,臭女人妳過來,看看這把弓。」

「怎麼怎麼?裡面好髒喔,人家才不想進去。」

「妳剛才不是都踩著鋼筋水泥走上來了?不要發病快給老子進來。」

「哀噁,如果出現毛毛蟲還是蟑螂,你要保護人家喔。」

「保你妹啦,這種地方別說蟑螂了,連隻蚊子都找不到!快點進來不要浪費時間。」

「好啦好啦,兇巴巴老男人,難怪到這個年紀還交不到女朋友。」

「你說什麼?」

「啦啦啦啦啦啦……」

洛嘉踮著腳尖蹦蹦跳跳地跳了進來。

雖然她看起來動作輕浮,行為舉止也是個臭三八。

但是她是個貨真價實的鐵人,而且不是個只會過度依賴『專精』的鐵人。

無論是直覺、觀察力、行動力或是戰鬥能力,都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她跳過的地方都是建築的脆弱帶,這棟大樓經過數百次的空襲之後雖然矗立著,但是整體結構已經瀕臨崩潰,地板上很多位置光是人體的體重就會造成崩塌,一旦有一處崩解,周遭就會引起連鎖反應,就算沒有整棟大樓倒塌,光是到處岔出的鋼筋鐵柱,都可以將一個人刺成烤肉串。

「這把弓,並不是蟻災前的產物,也不是以往看到機兵攜帶會攜帶的東西。」

「咦——難道是外星人送它們的?」

「沒關係,沒關係,妳就繼續耍白癡,再一次我就把妳從這裡推下去。」

「齁,你真的很不幽默,這樣怎麼交女朋友?還是你想交男朋友,等我找到又勝我在請他介紹一個帥哥給你認識好了。」

「幹恁娘勒。」時也還補上了一指中指表示敬意。

「所以呢,要把這把弓帶走嗎?可是我們沒帶多多來,小勝也跟在又勝旁邊,根本沒辦法帶走吧?」

「本來就只是想出來找又勝而已,根本沒有預料到會需要用到輔助機器人。」

「不然就先放這邊?等找到又勝再回來拿?」

「機兵丟在這邊不用半天就會被其他機兵當作零件回收啦,妳這蠢蛋。」

「那不然怎麼辦,這把弓比你小雞雞還要長那麼多,你又帶不走。」

「你又看過了?」

「你不是和人家也有過一段嗎?怎麼可以這麼薄情,難道你只是玩弄人家的感情嗎?」洛嘉嘟著嘴,兩手摀著胸口扭扭捏捏的擺動著身體。

「媽的臭三八,那時候我一定是腦子短路了。」時也出掌壓著自己的額頭,總覺得自己的腦細胞已經死了一大半,導致現在有點昏眩。

時也站了起來,嘆了口氣說道:「既然帶不走就把它燒掉吧,要是被機兵回收,又只會變成另外一個機兵而已。」

「蛤,我不喜歡燒機兵的那種油味,好臭喔。」

時也咬牙切齒,他遙望窗外的藍天,深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像是洩了一口悶氣,用一句幹恁娘替話題做總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