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流亡鐵人2022-Pinocchio》 〈紅磚上的雪花〉之章 - 5

格蘭 | 2021-11-23 19:37:49 | 巴幣 4 | 人氣 41

連載中流亡鐵人2022-Pinocchio
資料夾簡介
若鐵人不是人類 那人類又被誰記憶 又被誰遺忘

卷一、終焉之後,2022

〈紅磚上的雪花〉之章

5.

兩個人影急忙穿過狹窄鐵灰色的巷口,穿過一道彷彿古蹟般的酒紅色磚造迴廊,這邊曾是台中港口區域的觀光景點,如今也已經成了戰火下的殘骸。

遠處的燈塔在幾次空襲之後已經斷裂,不必再為海上飄泊的船員指引道路。

雨水正傾落在斷垣殘壁上,斷裂的鐵橋已經失去了銀亮的光彩,匆匆的時光催化著鏽蝕爬滿了整個橋墩遠處看過去就像披上一層灰褐摻雜鶴紅破碎的外殼。

被拋棄腳踏車已經生鏽,排排置放在牆角,靜靜地承受著大雨的拍打。

「過來這裡。」走在前面的人影,是時也,他原先剛直的髮絲已經被雨水潤透,沾粘到了額頭上,在一處民宅前狼狽地踢開了一扇歪曲變形的鐵門。

跟在後面的少女是洛嘉。

她跟在時也的後面走進了廢棄的民宅,用力擰著濕透的長髮,身上的衣袖全部都淋濕貼在了雪白的肌膚上。

「妳還好嗎?」

「不好,不能升個火嗎?」洛嘉嘟著嘴,直接把上衣給脫了下來,僅剩半透明的運動內衣根本無法遮掩她傲人的身材,她氣憤地用力擰著皮衣,撒落了一灘水來。

「這邊根本沒有東西可以燒,而且到處都在漏水,火根本升不起來。」

突然下起這場入冬以來的第一場大雨,完全出乎了兩人意料之外。

現在可沒有所謂的氣象預報。

稍早燒了一台擊毀機兵之後,突然遭到了大量蟻群的埋伏,兩人因為偵查到了附近至少有兩組成小隊的機兵,為了避開大範圍的衝突兩人選擇撤退一路跑向了港區。

沒想到這場傾盆大雨說來就來,刺骨的寒風和冰冷的雨滴打退了追擊的蟻群,也把時也和洛嘉趕來了漁港老街上。

「吶,時也,我好冷。」

「廢話,又不是只有妳冷,我也冷啊。」

時也赤裸著上身,將無袖印有弔眼熊的上衣和黑色皮制外套擰了半乾之後掛到了室內沒有生鏽的鋼筋上。

「吶,時也,幫我把衣服也晾起來。」洛嘉坐在滿是灰塵的沙發上,手上拎著衣服,一臉可憐兮兮的伸出手來。

「不要,妳自己沒手沒腳喔,自己晾啦。」

時也雖然嘴碎念道,但還是一把搶過了洛嘉的上衣,把它披在了鋼筋上。

「吶,時也。」

「幹嘛?」

「我好冷。」

「去蹲在角落啦,那邊有九十度。」

洛嘉扳著臉回應道:「哈、哈、哈。你好幽默喔。」

「吶,時也。」

「幹嘛啦,淋那場雨我現在頭很痛,妳可不可以安靜一點?」

「……幹嘛這麼兇……人家只是覺得,又勝會不會也被蟻群圍攻,結果出事了?」

時也嘆了一口氣,望著窗外。

「蟻群圍攻?那個王八蛋,可是一個人就把殲滅國軍二五七鐵人旅的機兵部隊,一個晚上通通全拆成了廢鐵,就一個人。」

「是你們還在當兵的時候?」

「那個時候已經是蟻災過後的事情,早就沒有軍隊了,二五七鐵人旅那時候也算是有經過軍事訓練的傭兵組織而已。」

「嗚嗚,不愧是又勝,比時也有用多了。」

「幹恁娘。」

「時也好兇。」

時也莞爾一笑,被人拿來和又勝比較反而感覺到心裡有一點暖暖的。

作為與自己出生入死,在這世界上唯一信任的摯友,時也早就把又勝當成了最重要的家人。

時也想起隕後蟻災全面爆發的時候,國家已經名存實亡,他們當時還待在同一個部隊。

又勝單單只是因為弟兄情誼,一個人就殲滅屠殺無數軍人的機兵部隊,後來又獨自絞殺了變成強盜的另外一支軍隊,只為了保護素昧平生的一群舊民。

至於圈內人給了他一個蒼鬼的名號——出手如蒼雷,奪命如惡鬼,時也是很不屑的,哪有修羅惡鬼整天只擔心別人,卻都不多愛自己一點。

朝夕和那個王八蛋相處,深知又勝是一個溫柔守信又時常悲天憫人的濫好人。

所以那個超強的濫好人絕對不會區區蟻群還是機兵給逼入險境的。

他大概又是同情心氾濫所以被捲進了什麼麻煩才會這樣人間蒸發、無消無息。

不過……個性像個小孩子的洛嘉應該不會理解吧。

也不是不能理解她憂心忡忡的樣子。

看她冷得牙齒直打顫的模樣,時也只好把洛嘉擁入懷中。

「時也這樣溫柔的抱著我,要是被又勝看到他會誤會的。」

「神經病,那你去牆角好了。」

「不要。」

這場雨一直沒有趨緩的跡象。

傾盆大雨雖然會使蟻群大幅下降行動力,但是機兵卻是不受影響,仍然在街區上遊盪著。

時也和洛嘉還不能離開。

鐵人還保有人類之軀,容易受到極端氣候的影響,進而影響到戰鬥時能發揮的實力,因此在體溫會極速下滑的雨中遊盪並不是明智之舉。

窗前灑落珍珠般的雨花,灰塵和長年累積的霉伴隨著雨水的味道瀰漫在整個殘破的透天樓房中,雜訊般的雜聲擾動著空氣中的不安,洛嘉用腳打著拍子,越打越是著急。

她嘆了長長一口氣,望向破碎一角的窗外。

「不要再嘆氣了,嘆得我都煩了。」

「吶,時也。」

「幹嘛啦?又怎麼了?」

「我電力恢復了,要用專精偵查一下四週嗎?」

被困在這個地方已經幾個小時過去了。

周遭也沒有任何動靜,雖然雨勢還未趨緩,但再待下去天就要黑了。

天黑後,是蟻群的天下。

「妳帶了哪些專精出來?」

「電磁偵查型的有『觀測手』和生物電磁型的『蜂群』,另外電磁防禦型的『鐵盾』也有帶出來,其他都放在家裡。」

這種天氣,就算發動了『蜂群』也找不到蜜蜂來控制吧。

雖然攜帶專精一直都是尊重各自專業,也不太會進行過問,時也確實反省了一下是不是以後要組團出門都要討論一下各自的配備。

時也陷入一陣思考,如果要離開這邊回到根據地至少要花上三、四個小時。

自己只帶了加密型的『夜幕』,跟兩個電磁攻擊型就出門了,考量到入夜蟻群的數量,就算把攻擊型分一個給洛嘉,也還要考量到發動專精的電力是否足夠的問題,這樣一來……可能沒有辦法毫髮無傷回到根據地的藏身處。

時也還有一個顧慮,他望著洛嘉後頸上的專精導線陷入兩難。

和一般鐵人傳輸專精只需要手腕或手臂上的導線相依,就可以自由傳輸沒有加密過的專精。

但是洛嘉的專精導線自胸下延伸至後頸,如果要互傳專精難免要做出一些過度親密的動作。

礙於洛嘉和又勝的關係,時也還是知道男女之間的分寸。

雖然兩人的關係比起隊友還是朋友,更像是兄妹一些。

只是妹妹是個神經病——時也這樣認為。

經過內心糾結之後,時也決定道:「要長時間發動『觀測手』太耗神了,我們撐不到根據地,看來要在這邊待到明天了。」

「咦——要跟時也孤男寡女在這種地方過夜嗎?」

「那妳滾出去淋雨好了。」

時也翻了一個白眼,從褲子裡的口袋拿出了一片巧克力,折了一大塊給洛嘉。

「不要,外面好冷,看在你還有巧克力的份上,人家勉強跟你待在這裡好了。」洛嘉笑嘻嘻地接過了巧克力,將身子鑽到了時也懷裡貪取一些溫暖。

洛嘉抿了一口巧克力,嘴角藏不住笑意。

對洛嘉來說,又勝和時也,是唯二願意伸出援手的人,甚至絲毫不在意她血腥又骯髒的過去。

雖然嘴裡嫌棄時也,但洛嘉心裡倒是很樂意依賴他。

甚至出現了在過去不會萌生的一種情感——如果必要,洛嘉會心甘情願為這兩個男人犧牲。

因為自己本該終結的性命,是又勝和時也冒著生命危險拯救出來的——

原本該融化消逝在紅磚上的雪花,如今還能綻放,每一分一秒對洛嘉來說都無比珍貴。

-

「當時我們被稱作雪花,其實就是六四鐵人軍的簡稱,我們並沒有接受注射轉生,都是天生的鐵人,雪花在那時算是個隱密的特務機構吧,負責處理異議人士,後來蟻災後又被武裝勢力控制了很長一段時間,要不是又勝和時也伸出援手,我也沒有辦法活到現在。」摘自《牙狼的回憶錄》一書,出版於2055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