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流亡鐵人2022-Pinocchio》 〈紅磚上的雪花〉之章 - 6

格蘭 | 2021-11-26 23:10:49 | 巴幣 2 | 人氣 76

連載中流亡鐵人2022-Pinocchio
資料夾簡介
若鐵人不是人類 那人類又被誰記憶 又被誰遺忘

卷一、終焉之後,2022
〈紅磚上的雪花〉之章
6.
沈重刺耳的數十雙鐵靴聲挾帶著淹沒一切浪潮聲響的氣勢,徹底輾壓過這個曾經是台灣的經濟中樞──台北。

屠殺者是一群戰慄的白色身影,他們在街頭巷尾來回穿梭,揮舞著宛如死神的巨斧收割濺起斑斑的血花,令人作嘔的血肉混雜著白花花的腦漿就像火山爆發後的岩漿一般流淌遍佈了整座城市。

在政府完全失能之後,殘存的人類難以避免陷入爭奪糧食和資源的惡鬥。

比起發掘更多資源,殺死其他人類,可以更有效減少有限資源的消耗。

原先那些擁有武器甚至是高階專精的鐵人,成了舊民和普通鐵人們的惡夢。

雪花。

是那群屠殺者的代稱。

原先是政府的特務機構,成員由一群天生的鐵人構成。

他們在指揮官的控制下變成只會服從命令的怪物。

之所以會是隱匿的特務機構,是因為比起機兵,有血有肉的鐵人單純變成當權者的武器,更不能被大眾接受,在機兵服務時期的那十年,除了人工智慧的興起,人類還是沒有遺忘最原始的暴力,也就是訓練戰力高超的特種部隊。

只要是人類國家,就會有這種『武器』存在,無論是專精被發明前的人類社會,或是科技進步爆炸後的這個世界。

雪花這群天生的鐵人,更是這類武器中的顛峰。

天生的鐵人比起後天才經由注射轉生的鐵人,有著可怕的優勢,身上能儲存的專精量高達五到十個不等,更可怕的是,發動專精所需的電力,天生的鐵人幾乎是注射轉生的鐵人的三倍至五倍。

千變萬化的專精和高階專精可怕的電力耗損量,直接影響了天生就是鐵人的這群人類,擁有更可怕的破壞力與戰鬥能力。

有兩個後天透過注射轉生的鐵人,正隱匿氣息躲在廢棄百貨公司的地下室。

「怎麼樣?又勝你有什麼看法?剛剛他們又掀了一個舊民的藏身處。」

「死傷呢?」

「一百多個人,有一半是鐵人。」

血淋淋的生命,變成了一串數字。

沒有傷,只有亡。

「時也,你覺得雪花真的沒血沒淚嗎?」又勝嘆了一口氣。

「鬼才知道,真的很不想淌這個渾水,我只想趕緊回去喝個熱湯然後泡個熱水澡,台北真的是冷死人了。」叫做時也的男子從懷中拿出了一只小巧的鐵製軍用水壺,小心翼翼地酌了一口,之所以沒有豪邁地狂飲,是因為水壺中裝的是隕後蟻災爆發後,極其珍貴的金門高粱。

「我總覺得雪花都是被專精控制的人偶罷了,再這樣下去,台北這些羊崽還沒被機兵和蟻群吞沒,就會被雪花給淹死了。」

羊崽,那群苟延殘喘的舊民跟鐵人的確就像羊崽、豬崽。

面對強大的戰力,無論是機兵、蟻群,還是像那群雪花一樣發瘋的鐵人,都是待宰羔羊罷了,根本沒有什麼反抗的能力。

時也把水壺蓋子旋緊,拋給了倚在逃生門口的又勝。

時也嘆了一口氣,兩手一攤說道:「那也不關我們的事了,兄弟,我們已經不是保國衛民的軍人了。」

「不,不。我擔心的是……我們在新竹的根據地遲早也會被雪花攻陷。」

「哈哈哈,你別說笑了。」時也笑了出來,看著又勝一臉悲天憫人的樣子。

又勝嘴上扯上了新竹的根據地,實際上他根本就是在擔心台北那些戰後倖存的羊崽。

時也哈了一口氣,高粱入口之後終於暖活了一些,他咧嘴一笑說道:「我們新竹以前只有速食可以吃,現在店也都被炸掉了,連蘋果派都沒有的新竹,那群雪花不可能攻打過來啦。」

說到底,也是為了爭奪資源。

如果是要尋獲糧食,往山去和中南部去尋找可能更符合現實。

「聽你這麼一說,真的很久沒有吃到蘋果派了。」又勝搔了搔頭髮,傻呼呼地笑著說。

「蘋果派狗都不吃。」時也呸了一口。

「你真的很挑食。」又勝一臉無奈。

時也的確很挑食,不只是蘋果派,其他還有香菜、三色豆、金針菇、茄子、青椒、苦瓜、紅蘿蔔……這些東西都不會在他的餐點內看到。

「反正這次北上也找到『麻醉』這個稀有的專精了,我們乾脆就回去吧?」

「但是自從我們來到台北短短一個月,已經有三處羊崽的藏身處被翻了。」

「我就知道你又想當濫好人,我拒絕,我們應該回去了。」

時也很無奈,真的不知道眼前這個大男孩到底是不是被虐狂。

不然就是個戰鬥狂或是內心裡住個一個心理變態。

時也想起,去年二五七鐵人旅,全台少數僅存的軍事駐防單位,那些訓練精良的軍人,在嘉南平原迎擊組織健全戰術精良的機兵部隊,不到一個月數次衝突之後就被機兵全滅。

碰巧時也和又勝到了那附近尋找專精。

又勝只是因為親眼看到幾個舊民的小孩被那群精銳機兵屠殺,就氣到獨自一人衝進去機兵的大本營,一個晚上把所有機兵全拆成了破銅爛鐵。

全身像個血人兩眼無神,搖搖晃晃地從大門口走出來,手上還抱著一個小女孩的遺骸,彷彿阿修羅轉世。

又勝堅持說道:「不行,我們應該去處理一下雪花。」

「你又想去送死?」

「我很難死。」

「媽的,就算你很難死,但是我很容易死欸,不要鬧了好不好。」

又勝嘟著嘴裝可愛,一臉無辜懇求的樣子。

「不去?」

「很噁心,不要裝可愛。」

「真的不去?」

「不去。」

又勝放下手上的鐵製水壺,站起來從口袋中拿出一枚硬幣。

時也看到他拿出硬幣,眉頭一皺,不太開心得說道:「不是吧,你又要擲硬幣。」

這是他們解決意見相岐的解決方案,似乎是又勝從哪本漫畫學來的。

「沒辦法啊,現在我們不是軍人我也不能命令你跟我去。」又勝用左手拇指將硬幣高高彈起,反手一拍蓋在手背上。

「正面。」

「我猜背面。」又勝笑兮兮地挪開蓋住硬幣的右手。

是背面。

「王八蛋。」

時也抓亂了頭髮,想到每次又勝任性的時候連運氣都站在他那邊就很不爽。

但是老大都說要去了,時也最後還是會乖乖跟上。

人稱『蒼雷惡鬼』的又勝認真起來真的很強,強得誇張。

但是這次的對手可不是機兵,是每一個都有專精的一群特務戰士。

只有兩個人,再怎麼說也還是相當棘手。

時也從槍套中掏出了一把電磁手槍,上膛,無奈地說:「我可不想死。」

「當然,我不會讓你死的。」又勝兩手比『YA』,像個拿了糖的小孩子一樣開心得藏不住表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