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jojo心得】JOJO的奇妙冒險 --黃金之風(2)

某隻龍蝦 | 2021-07-19 13:32:22 | 巴幣 0 | 人氣 56

不得不說特莉休一開始表現出來的態度真的讓人非常不滿,還要福葛脫衣服給她當擦手巾(福利時間?)並且霹靂啪啦交代了一大串購物清單,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處境與護衛隊的想法,讓人心生反感。
在購物結束時納蘭迦與霍爾瑪吉歐的對戰是小飛機在動畫裡的第一場戰鬥,從過程中我們可以得知,小飛機只是數學不好,不是完全的笨蛋~就跟我一樣(大誤)
雖然留言區有人抱怨納蘭迦是怎麼毫髮無傷從玻璃瓶中逃出,但我只能說是戲劇效果了吧,對此我真的無法反駁。
再被火焰包圍時,霍爾瑪吉歐噴血滅火真的有震撼到我,但是假如割腕那個出血量……恐怕不用半小時就駕鶴歸西了,好孩子不要學~
中間畫面有切到暗殺組身上,交代了這群同樣是組織的背叛者(窮瘋了),幹最累的活結果月領三萬二,而且當時義大利物價通膨,是人都要瘋的,假如在現在,這種慣老闆不被肉搜才怪,可惜1999年網際網路還沒有那麼發達,真是可惜了。
作為暗殺小組的忠實粉絲,關於他們的故事我可能會再寫一篇心得,畢竟大家都這麼帥……
 
緊接著是老闆的第二道命令,去龐貝拿鑰匙。在龐貝城中遇到鏡中人伊魯索(花京院慘遭打臉),是第一場也是最後一場紫煙的武戲,因為能力太逆天所以只出場這次,幫紫煙QQ。
幸好有外傳小說在,否則福葛這個角色還真的有一點點多餘(畢竟後來被特莉休補上,感覺也沒差)。
在外傳小說中,伊魯索與席拉E有著血海深仇,在這裡就不多做劇透。
 
拿到鑰匙後,在車站找到總統先生(烏龜),而本劇最值得敬佩的反派(其實也不能說是反派,只是立場不同,這是黃金之風的特色之一,沒有絕對的壞人(老闆及垃圾回收組例外)也沒有絕對的好人。)—普羅修特及他的小弟貝西登場,朗人的名字分別來自火腿跟魚,這檔有超多人用食物取名的,不知道義大利人會作何感想。
作為一位帥氣又有格調還懂得補槍的反派,普羅修特在留言區得到了廣大名眾的支持,大哥真男人,到死都沒有解除替身能力,假如貝西早一點黑化,迎面就會大幅提升,同時這集也加重了性感手槍們的戲份(米斯達沒過多久就被打倒在地,5號戲份多到滿出來)。
列車一戰其實不是正邪的鬥爭,也不是布加拉提的個人秀,而是信念與信念之間的對決,令人印象深刻。(但心臟切兩半真的能活嗎?荒木老師你的生物是體育老師教的嗎?)
娃娃臉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在我眼中,梅洛尼就是個變態,白色相簿戰還比較有看頭(雖然他告訴我們喬魯諾可以複製器官,很好用,但我依然覺得沒有很重要)。
白色相簿戰,爭奪碟片。這時暗殺組的人已經所剩無幾了,在加丘死後,更是只剩下隊長孤身一人,他們覺悟雖然與主角群不同,但一樣可敬。他們的覺悟比較偏向漆黑意志而非黃金精神,漆黑意志和黃金精神算是一種一體兩面的存在,漆黑意志不一定是壞人才有的(@喬尼),而黃金精神確實是屬於正派的,即便有著不一樣的名字,但在第五部,他被簡化成另一個名詞—“覺悟”。
在黃金之風的上半段,護衛隊幾乎完全是在對抗暗殺小組,讓人覺得”诶?乍看之下暗殺小組好像是壞人,但是好像又不是這麼一回事,我喜歡布加拉提,我也喜歡普羅修特,哎呀反正我不喜歡梅洛尼……”這樣的想法(後面純屬瞎掰),辦事到了上半部的最後一集,我們都看到了,真正該去死的人既不是暗殺小組,也不是護衛隊,而是那個滿腦子只有隱藏自己身分的屑老闆—迪亞波羅。
繼被發現在進行毒品交易後,迪亞波羅又一次的背叛了布加拉提的心,他所相信的正義,其實只不過是迪亞波羅編織出來的謊言,但是這一次,布加拉提選擇了放手,他不打算繼續和這個”邪惡’的組織糾纏下去,快刀斬亂麻,既然你背叛我的心,那麼我也背叛你。
在港口邊的談話中,我們可以看出護衛隊們最真實的一面。
對喬魯諾來說,這是成為秧歌Star中必要的一步,由他率先登船,讓其他人的想法逐漸改變。
對阿帕基來說,將他從黑暗中拯救出來的布加拉提就是他的光,即便不是命令,他也會跟著布加拉提。
米斯達也許是憑直覺判斷,畢竟是個單純的人。
納蘭迦是習慣服從命令的人,真正要他決斷時,反而下不了手。最終在經過思考後,他從特莉休身上看見過去的自己,選擇跟隨護衛隊叛變。
至於福葛,他太冷靜,太聰明了,認定這件事幾乎不可能成功,卻忘了還有微乎其微的希望存在,以至於他選擇留在組織,沒有跟隨其他人的腳步叛變。
 
我個人認為和前幾檔的boss相比,迪亞波羅顯得相當扁平,沒甚麼張力,雖然過程還是很精采,但他本人出現之後那種帝王於高處運籌帷幄的感覺就消失了,給我一種”喔,這樣喔”的感覺,這是我覺得比較失敗的一點,但是看喬魯諾瘋狂木大那個人渣時,我還是很爽就是了。
提到木大,就不得不說到被木大七頁的變態,可燃垃圾二人組了,相對於威尼斯甲里甲氣的日下二基佬跟(差點扯掉特莉休上衣)本體毫無存在感,替身很獵奇的BIG,可燃垃圾二人組作為去見波魯納雷夫之前的小boss,當然是精銳中的精銳,變態中的變態,看他們之間病態的依存關係,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