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故擬】我們並不知道是否每一隻癩蛤蟆都想吃天鵝肉

愛哭鬼龍蝦 | 2021-07-05 09:06:19 | 巴幣 0 | 人氣 62


l   關於雕竹窺簡圖筆筒及他的小隊
 
「我們這樣監視哥是不是很像變態啊?」雕竹荷葉式水盛放下手中的望遠鏡,抬頭問同樣拿望遠鏡的雕竹根馬上封侯。
「絕對不會,」他否定了妹妹的想法,「這完全都是為了他好。我絕不會允許他跟那個腦子裡除了百科全書外什麼都沒裝的男人約會!」。
「拜託,我做為真妹妹都沒在怕了,請問你到底是恐同還是純粹討厭魁星?」荷葉式水盛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我想是後者居多唷,啾咪~」伸手拍擊荷葉式水盛肩膀的少女有著顯眼的八馬尾,是掐絲琺瑯番蓮紋盒,是和他們同住也同隸屬於外派小隊的成員。「哇!你怎麼過來了?!」雕竹根馬上封侯看著應該是被魁星點斗盆景收買的番蓮紋盒,不出所料「是你哥雇我來看著你,不要擾亂他們。」她笑著說,背包上的鈴鐺跟著發出清脆的聲響。
 
在被放大的畫面中,一身紅衣的青年和削瘦飄逸的友人並肩而行,在無聲的畫面中有說有笑。
手中的望遠鏡「碰」的一聲被馬上封侯給捏碎了,穿著馬術裝的他原本就夠引人注目了,現在弄出這樣子的巨大聲響,捷運站中的人們不由得紛紛側目。
「怎樣?!看什麼看?!沒看過帥哥嗎?!」馬上封侯氣鼓鼓的對著路過的行人大喊,但旋即被荷葉式水盛摀住嘴巴。「不是你自己說要出來監視他們的嗎?」她翻了個白眼,「別在被他們察覺前自曝蹤跡好嗎?!」說出這句話,總算是堵住了。
天空逐漸被夏日午後的烏雲所佔據,當大得嚇人的雨滴墜落時,魁星點斗盆景拉著雕竹窺簡圖筆筒跑到了屋簷之下。當魁星準備進便利商店買傘時,發現雕竹窺簡圖筆筒的棕色眼睛飄向了奇怪的地方。
正好是他的弟妹們藏身的地方。
然而偵查並沒有他好的魁星只是感覺到奇怪。「怎麼了嗎?」他也隨之看向對方盯著的石柱。雕竹窺簡圖別過頭去,把頭髮撥到耳後:「不,沒甚麼。」。
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小弟會跑來搗亂,所以才會叫番蓮紋盒來牽制著他。雖然馬上封侯還是跟來了,不過番蓮紋盒還在他身邊,所以沒事。
魁星拿著一把雨傘出來了,「我們走吧。」珊瑚紅色的三件式西裝被雨水濡濕,他擦掉眼鏡上的水滴,繼續往目的地出發。
烏雲之間彷彿被劈開了一個口子,裂痕之中灑下聖光般的日光,其他地方仍然在下著雨。「真是既有趣,又漂亮的景色呢。」雕竹窺簡圖筆筒走在魁星前頭,金色的閃電狀耳飾和毛帽底下的長髮一起在風中飄揚。
「與其買一個馬形狀的東西,不如直接買一匹馬給他。」
「……我們住在市區,哪裡的空間給他養馬。」
「買一隻木馬給他?」
「馬上封侯的智商雖然堪比三歲小孩,但不是智障。」
兩人間並肩站在百貨公司的玩具區,馬上封侯以及其餘二人當然也跟來了。
「他們在幹嘛?」兩個大男人(已知前提之下)一起站在玩具區,還狀似親密的交頭接耳,看的馬上封侯差點又要捏壞另一支望遠鏡。
 
魁星拿起木頭玩具,仔細研讀上面的警告標語及內容物,雕竹窺簡圖筆筒則是走向被擺在角落,被小孩子們玩壞的跳跳馬。
「我覺得這個不錯。」白皙的手磨挲著傷痕累累的黃色跳跳馬,五個人擠在三十坪的小屋裡,自然不能買太大的禮物,這只跳跳馬大小適中,塞進馬上封侯的房間裡,很合適。
魁星看著被無數小孩摸的烏漆嘛黑卻依然咧嘴笑著的塑膠馬兒,不由得頭皮發麻。「也不是不是不行……只是別讓我盯著這傢伙看太久就好,而且他好髒、好噁。」他下意識的別開視線,「拜託,我要買的是一隻新的。」雕竹窺簡圖筆筒拍拍旁邊被塑膠袋包著的跳跳馬。
此時,偵查不靈敏的魁星終於注意到了有人一直盯著他們看,於是把臉湊到雕竹窺簡圖筆筒面前:「有人在盯著我們看,你沒注意到嗎?」雕竹窺簡圖筆筒笑著翹腳坐在跳跳馬上,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在遠處的三人眼中,這個姿勢看起來非常的像‑‑‑
「接吻!!!」馬上封侯氣的張牙舞爪,「那頭大公雞居然在跟哥哥接吻!!!我忍不下去了!我現在就要宰了他!」「拜託妳攔住我們兩個!我覺得我也有點忍不住了……簡直就是癩蝦蟆想吃天鵝肉!!!」荷葉式水盛也咬牙切齒地瞪著在遠處顯眼的紅色男人。
癩蝦蟆?魁星穿的這麼妖豔喜氣洋洋,退一萬步來說,都應該是箭毒蛙或紅腿蛙而非癩蛤蟆啊。番蓮紋盒在內心吐槽,雖然這麼想就把重點放錯了。她撐開一片別人看不見的保護網,以免這對兄妹倆衝出去。
「呃啊啊啊!!!!該死!」馬上封侯的手不斷抓著透明的薄膜,「別出去惹麻煩。」番蓮紋盒抓著保護膜把兩人拖進了樓梯間中,如此一來,就眼不見為淨了。
 
最後,在店員的建議和魁星的堅持下,兩人買了的紅色跳跳馬,也許是魁星的奇怪審美作祟,總覺得紅色的東西比較好看,而且把它喜歡的及討厭的東西放在一起,可以抵銷一點討厭的感覺。
由於跳跳馬站的空間不小,為了不妨礙其他客人,兩人決定走樓梯到一樓,卻在樓梯間遇見了被關在保護膜裡的竹雕兄妹和靠在保護膜邊銼指甲的番蓮紋盒。
這時大家的內心是:
雕竹根馬上封侯、荷葉式水盛:「你這隻不知廉恥,偷親我哥的紅色大公雞/癩蝦蟆,我要斃了你!!!!」
番蓮紋盒:「啊,完了,沒預料到他們會走樓梯。事跡敗露,沒錢拿了。」
魁星:「他們怎麼會在這裡?該不會是跟蹤我們吧?」
雕竹窺簡圖筆筒:「好樣的番蓮紋盒,你薪沒了。」
 
「對不起!我失策了!」番蓮紋盒撲到雕竹窺簡圖筆筒的腳邊,「我真的要沒錢買髮飾了啦!」。
雕竹窺簡圖腳一抖,甩開了番蓮紋盒:「假如你能阻攔他們打起來或不造成公共危險,我就支付原本,不,是三倍的薪資給你。」。
「你說的是真的嗎?!」番蓮紋盒雙眼發光,「我現在就去!」。
在相當近的地方,竹雕兄妹已經和魁星打起來了。
「剛才那個……應該是我哥的初吻吧?如果不算上那些晚安吻的話……假如你敢始亂終棄就完了!我跟我哥一樣,最討厭渣男了!」荷葉式水盛的綠色短姬髮飄了起來,白皙的蓮子出現在她同樣白嫩的手中,變成一顆顆子彈填進她藏在腰間的左輪手槍裡。
「混帳王八蛋……跟我哥單獨出來約會,本來只要把你打殘就好,結果你居然不知死活親了他,現在非把你打死不可!!!青海駒!!!」馬上封侯的背後冒出陣陣煙霧,變成一匹下半身為煙霧的駿馬,朝魁星奔去。
「等等,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說些甚麼!不要隨便打過來啊!」為了抵擋莫名其妙的攻勢,魁星不得不伸出雙手,西裝外套的袖口中噴出各式各樣的寶石,各自擋掉兄妹的攻勢。
為了保住自己的薪水,番蓮紋盒衝了出去,手指一彈,在雙方之間架起保護膜。
看著眼前隱約浮現蓮花紋樣的半透明防護罩,伸手一摸居然像塑膠一樣具有彈性,魁星甚至試圖整個人趴到防護膜上。
番蓮紋盒打開背包中攜帶的盒子,打開扣鎖,盒中的黑暗立刻將魁星吸入其中。「怎麼一回事?這裡好暗,而且有夠亂……嘿!這是你沒吃完的早餐嗎?」魁星在小盒子中吵鬧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荷葉式水盛把槍收起,青海駒也化做煙霧消失在空氣中。
「我才要問你們是怎麼一回事呢!」雕竹窺簡圖筆筒氣的跺腳,「我出門前就跟你們說不要跟來了嗎?!」馬上封侯雙手一攤:「我們怕那傢伙對哥哥圖謀不軌嘛,你越說我們越怕啊!!」。
這個傢伙……兄控已經來到了一個不可知的境界了,在一片灰塵與雜物中的魁星雖然看不見東西,但可以聽得清楚外界的聲音。
「所以,哥你跟他出來到底是為了什麼?!」荷葉式水盛抓著長兄毛衣的袖子追問,「明天就是馬上封侯的生日了,我跟魁星出來是為了幫他買禮物!所以我才叫你們乖乖待在家,不然就會被你們發現!」雕竹窺簡圖筆筒試圖拉開糾結在一塊的眉頭。「那他是不是有偷親你!!」馬上封侯和荷葉式水盛對這件事都相當在意,幾乎是異口同聲喊出來。
雖然他早就知道弟妹們跟在他身邊了,但他們為了隱身一定會躲得遠遠的,在人聲鼎沸的百貨公司中聽不見交談內容,到時候只要藏好就沒事了。
「他沒有親我,應該是角度的問題。」他摘下手上的手套,「但是好樣的,我們買的禮物已經被發現了。」馬上封侯正目不轉睛的看看著那隻紅色的跳跳馬。
「這是給我的?」他指著那隻塑膠馬問,「是啊,可惜全被你毀了。」雕竹窺簡圖筆筒的聲線流露出一絲不滿。
馬上封侯抱起笑得開懷的馬兒,自己也笑得頗開心:「我是很喜歡啦,就當是提前收到生日禮物吧,我很開心唷!原來你們還記得我的生日啊!」。
「是嘛,你喜歡就好,」雕竹窺簡圖筆筒的聲音和緩了一點:「好了,把魁星放回來吧,他是無辜的。」翻蓮紋盒打開景泰藍盒子,魁星瞬間變大滾了出來,身上還沾染了不少灰塵。
他一邊咳嗽一邊揮去身上的灰塵,「好,我弄明白了,我不會怪你的,」這句話是對雕竹窺簡圖筆筒說的,「但我等一下得好好懲罰你們,告訴你們惹惱我會有什麼下場。」。
最後,三個人搬著少女大小的芙蓉石雕像和有著少年外貌的瑪瑙雕像離開了百貨公司。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