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Persona 另一個童年時光

可可羅 | 2021-05-22 13:43:32 | 巴幣 2026 | 人氣 156

連載中遊戲王Persona
資料夾簡介
女神異聞錄5 X 遊戲王的同人小說,這應該是我最後的遊戲王小說了


2008年4月26號,星期日。
【今天是通往童實野市的海馬樂園戶外教學日】
「真讓人興奮呢,我們考完期中考試之後的戶外教學日,老師特地為我們到海馬樂園參觀呢!」名叫夏川葵的藍髮雙馬尾小蘿莉,跟幼年的蓮坐在一起。
「是啊,雖然我們瞞著老師打混摸魚過去,但是我希望我的體育和數學成績從70分進步一些呢!」幼年的眼鏡正太,雨宮蓮對著小葵說著,他們的小學戶外教學巴士正在開往高速公路。
「不過雨宮同學,不用在意你媽媽和貝優尼塔媽媽所說的話吧?他們只不過是要阻止你成為更好的決鬥者,不是嗎?」名叫佐倉明的綠色刺蝟頭正太說著。
「可是我媽媽和貝優尼塔她們,是希望我能好好念書呢!」小蓮說著:「她們說為了不要讓我成為惡魔飼養的男人,就一定要好好對知識有所貢獻。」
「你經常老是大驚小怪的呢,學校的微波爐和電腦,也已經很老舊了,所以被你操作弄壞也是理所當然的啊!」小葵說著:「所以不要害怕自己體內的惡魔是長什麼樣子啦!」
「你不是很想成為武藤遊戲那樣的決鬥者嗎?不過很好奇的是,你真的是為了治好把機械弄壞掉的疾病,所以才當決鬥者的吧?」小明說著,接著搶走小蓮的零食。
「嘿嘿……把那個還來,我要吃!」小蓮天真地說著。
「先治好你那種不能接觸決鬥盤的負面能力吧,而本大爺要成為更強的決鬥者在你面前,雨宮同學!」小明說著,他拿者用寶特瓶和電線改造的決鬥盤,「而等我十歲的那天,就有機會可以拿到兒童決鬥者資格了。」
「好了各位,我是2年B班的導師,麻蒼綠老師,就快要到海馬樂園去玩了,我們很快就會目睹這裡決鬥學院的大哥哥們的英姿了。」小蓮那一班的導師說著,接著負責導遊的出須導遊姐很快就把孩子們的秩序處理好。
「到海馬樂園之前,我們會經過童實野市的交通Death!所以請在位置上乖乖坐好Death~」出須導遊姐說著,她長得很像從魔界到現世的死亡導遊,也跟她一樣有奇怪的語氣。

這就是我,成為怪盜團團長之前,8歲時候的童年。
那個時候我連大家都救不了,所以下定決心要幫助別人……

{童年篇,萬物平衡的力量}


「從12年前,海馬集團現在的社長即位的時候,他們決定要以『為決鬥者帶來笑容』和『隨時隨地都可以決鬥』的方向發展,所以他們終止開發了國防事業Death。」出須導遊姐說著。
「那導遊姐,現在這個海馬瀨人社長,有打算要開發新的設施嗎?」蘿莉小葵問著出須導遊姐,她似乎知道以前海馬集團開發過更先進的東西。
「是啊,以前Duel Links的那個穿梭裝置,他們找了一百個青少年來做實驗,結果發現裡面潛在的危險性Death!」出須導遊姐說著:「不過也因為這樣,比較任天堂株式會社開發的Virtual Boy可是個一大失敗品,海馬集團可是你們的科技巨頭啊Death!」
「那個Link D,以前我好像有收藏一個故障的版本耶!」小蓮說著。
「但是直到海外的蘋果公司,他們似乎接收了皮克斯的前任導演當執行長呢,聽說他們想打敗我們海馬集團Death,所以他們還在計畫自己的科技新作品,聽說是一個行動裝置Death!」出須導遊姐說著,由於這個時代最初的智慧型行動裝置,最初是海馬集團開發的科技產品。
「真的嗎?有人會想要賣智慧型手機來擴展市場的嗎?」小明問著。

但是他們怎麼沒有想到,海馬集團雖然是當時的科技巨頭,但很快就被打敗了。
等到隔年,蘋果公司發明了ios系統和iPhone手機,跟現在海馬集團的KaiPad相較競爭呢!

「那個為什麼大家之後都不使用Link D來遠距決鬥呢?」一位小學生問著。
「這個嘛?我雖然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比較好,但是瀨人社長知道的Death!當初在十年前,我們海馬集團實驗的時候,瀨人社長有一個『非常思念的人』要從很遠的地方見面,所以他就想要用這個實現他的願望Death……」出須導遊姐說著。
「那個非常思念的朋友是不是死了呢,死了就會到Duel Links的世界了嗎?」小蓮問著,但是被老師制止。
「別亂說話,雨宮,你這樣會害出須導遊姐故障的。」麻倉老師說著。
「放心好了老師,我們海馬集團不像星光樂園的AI那樣,我們都有設定好一定的程序的……」出須導遊姐說著,之後跟麻倉老師悄悄話:「放心好了,我會處理掉那個孩子的death!
「好了我們很快就到海馬樂園來學習決鬥者的常識囉,請大家把自己的包包和決鬥盤準備好,食物帶下車,另外樂園的售票處前,我們要排好隊啊!」麻倉老師說著。


對了,我記得這個時候,人格面具使用者的大前輩們,特別課外活動部,簡稱SEES的少年們也在這裡,他們原本是一群不知名的孩子呢。
「對了,結城同學,你說對那群小孩子玩的戰鬥怪獸有深入研究嗎?」SEES女部員岳羽尤佳莉問著帶領三位月光館學園同學的領導,隊長長得很像Kris和某個漫畫角色。
「嗯……」名叫結城理的隊長點了頭,表示這跟他們的戰鬥有關係。
「拜託你可不可以把十代的話當成耳邊風就好啊,我們只需要管塔爾塔洛斯之塔的事情就好了,畢竟,人格面具的戰鬥,不是簡單的卡牌決鬥啊!」名叫真田明彥的不良學生說著。
「不過結城同學說的很有道理,不是嗎?自從黑暗霸主尤貝爾的事件上,我們人格面具活動範圍的塔爾塔洛斯之塔有些變動,似乎陰影們變得更加狂暴了。」名叫荒垣真次郎的學生說著。
「我們等等看。」結城表示要等委託他們幫忙的決鬥者會過來。
「不過自從遊城十代他們被尤貝爾殲滅後,那個十代他也殺了很多人不是嗎?」尤佳莉問著結城,他擔心決鬥者十代會用某種力量殲滅他們。
「別擔心……」結城說完,拿出一個彈閘型的決鬥盤,說是十代的朋友設計的。
「我更擔心了,那個決鬥盤裝上召喚槍沒問題嗎?」明彥問著。

「嗨,各位,真是一場精彩的決鬥啊!」這時頭髮蓬鬆的褐髮決鬥者過來SEES那邊。
「是啊,你為什麼認為我們有力量能阻止那場計畫的啊?」真次郎問著過來的決鬥者。
「因為啊,我想我的夥伴,『尤貝爾』她的困擾或許可以不被大家盯上,所以我想照能看到精靈怪獸的決鬥者,你身邊一定有很強大的怪獸吧?」十代說著,但是結城卻問了一個問題。
「牌組,怎麼辦?」結城問著,他沒有可以戰鬥的牌組。
「不用擔心啦,就算擁有主要的牌組,也沒有可以融合的力量啊,我的『E‧HERO』就是依賴這些力量來運作的……」十代說著,順便曬他最自豪的牌組,但是沒有說到重點。
「唉……」結成一臉無言。
「不過海馬集團很快地就會開始『永轉機』計畫了,到那個時候,如果真的打算有意圖消滅尤貝爾的話……」十代一臉憂鬱的說著。
自作自受!!」結城居然罵起了十代。
「嗚嗚嗚……SEES如果真的不肯幫我的話,這是關係到全人類的生死啊!」十代著急地說。

「各位你們很快就會看到,由各種戰鬥怪獸為主題的遊樂設施了,不過我們得從歷史博物館開始說起Death!」出須導遊姐說著,但是很快就看到了十代。
「怎麼了導遊姐,有什麼異狀嗎?」小蓮問著導遊姐。
「沒事啦Death…麻煩叫警衛來把遊城十代拖回預備區域……」導遊姐說著,但之後拿著對講機要抓十代。
「诶诶诶,是遊城十代耶,我想見他一面,他是英雄呢!」小明這時大叫了一聲。
「在哪裡在哪裡?我想要他的簽名啊!!」這時班上同學們似乎騷動了起來,導遊姐似乎架不住他們。
「各位冷靜,遊城十代會自然地在發表會現身,詳細請參照老師發給的導遊手冊啊!!」導遊解說著,看來她很希望十代離開現場。
「啊啊啊……」小蓮似乎在這場騷動下被踩了幾下,似乎倒地不起。
「好了,我想各位需要點名一下,怎麼少了一個孩子啊Death?算了,繼續吧Death!」導遊姐似乎也不理會小蓮被踩到的事情,帶著學校團隊離開了。


「等等等一下,我是十代啊,你們不能用拳頭直接攻擊人家!」十代慘叫著,他被警衛拖去某處,留下SEES的四人。

「看來有一位學生真的被踩扁了呢!」尤佳莉看著倒下的小蓮,但是結城似乎不能置之不理。
Persona,皮克希,使用迪亞拉瑪!!」這時的結城拿出玩具槍射向自己的太陽穴,但是自己沒有受傷,反而身旁召喚出了可愛的妖精,治好了小蓮的傷口。
我在哪裡?出須姐姐人呢?大家都跑去了哪裡?」小蓮站了起來問著。
「那邊!」結城指出了博物館的位置,但是由於結城描述過短,小蓮一陣迷惑。
「我好孤單啊,話說大哥哥可以讓我玩手槍嗎?」小蓮問著結城手上的召喚槍。
「這東西不能隨便射自己喔,大哥哥有練過,這東西不是死就是崩潰呢!」尤佳莉用很貼心的語氣跟小蓮說著,與之前恰北北的性格不符。
「我也想找十代先生,我想要用怪獸直接攻擊大家,嗚嗚……」小蓮哭著說。
「結城啊,我想我們應該主動幫那位孩子吧?」明彥問著結城。
「你的名字?」結城理問著年幼的雨宮蓮自己的姓名。
「老師說不能跟不認識的怪叔叔說自己的名字。」小蓮說著。
「蠻乖的嘛,看來我們是不能幫他了。」真次郎嘲諷著。
「我叫結城理,我父母在另一個世界等我呢!」結城說著:「但是我看到了這麼多人接受悲慘的命運並犧牲自己,我決定要隻手破壞這個命運。」
「你別開始自我介紹啦,有什麼用啊?」尤佳莉罵著結城。
「謝謝你,我父母也是,他們當我是笨蛋……」小蓮說著:「我叫做雨宮蓮,小學二年級生,我的麻吉夏川葵和佐倉明正在等我呢!」
「但是結城同學不會你們體系上的戰鬥,真要打起來的話會是你們那邊有優勢,他沒有牌組可以戰鬥呢!」尤佳莉替結城說著。
「海馬樂園可以購買預組呢!」小蓮說著。
「不是錢的問題吧,老實說十代先生他……大概是花了他30萬的零用錢買自己的卡啊?」明彥說著,他不知道十代的卡片是從何處來。


【海馬樂園,紀念博物館】
「聽說海馬瀨人就要回去發表他的重大研究了耶。」幾位博物館的看守警衛討論著重大事件。
「不過他說不能對外公開示什麼意思呢?」送便當的小姐問著看守警衛們。
「我們到了Death!這裡就是你們即將看到的決鬥盤的演變史Death!這些決鬥盤的祖先,可是由一位叫海馬瀨人的決鬥者研發的KC-02式。」出虛導遊姐正在為小學生們介紹決鬥盤的歷史。

『KC-02式決鬥盤,外觀由白色和淺藍色的卡閘組成,由紅色外觀的計算機計算傷害規則,不過當時很容易就會對作弊或者黑暗能量的侵入性極低,因此最初的版本都沒有裝電腦防毒措施,我們現在的使用版本,軟體已經更新到專家規則2.0以上了……』
「當時正好我們精靈怪獸世界的構成,也正好是一個潛意識的網路,所以會有那種電腦病毒會破壞規則也是正常的Death!」出須導遊姐說著。
「那麼導遊姐,只要和治安警察申請決鬥證明就可以擁有職業的決鬥盤了吧?」小明踴躍的回答著。
「答對了Death!但是最近新聞上所說,那個最強的決鬥者就要回國了,所以治安警視聽正在籌備新的規定呢……」出須導遊姐說著,似乎正在瞞著什麼?
博物館上也有展示海馬瀨人所使用的圓盤發射器,KC-01式發射器,還有為了見到已經回歸冥界的法老所開發的重大企劃,Link D,但是由於銷量不佳停止銷售了。

「佐倉同學,為了表示你踴躍的發言,我讓你有機會參與遊城十代的握手會如何?」出須導遊姐問著小明,她似乎很喜歡佐倉明。
「可是我還想看其他各式各樣的決鬥盤的說……」小明說著。
「那個傢伙,正好也是決鬥學院的資優生呢,雖然是歐西里斯紅的學院級,但是他非常的傑出呢,你真的不用見他一面嗎?」小葵在小明的身旁推了他一把。
「那正好啊,夏川同學,那你們兩個去見他如何呢?還有其他在辦學園祭的學生呢Death!」出須導遊姐問著。
「就是因為我們菲諾奈學院附設小學有跟學園祭有合作關係吧?」夏川葵問著:「但我們只是一個小學生而已,應該不用去打擾到他們。」
「沒關係沒關係,你們兩個將來可是優秀的決鬥伴侶呢!」出須導遊姐拖著他們兩個。


【這時在地下室的另外一頭】
「等你很久了,你們那個計劃正在處理好了吧,不動?」這時一位褐髮水母頭的自大男子問著一位螃蟹頭的研究員。
「我覺得應該不需要等這個時候再啟動它吧?我們對於開啟次元的大門還沒有準備好呢!」螃蟹頭的不動教授反駁著。
「你少給我來點藉口了,其實你應該早就準備好了吧?」自大的男子問著不動教授,似乎很生氣,「要是差這麼一點點可以見到不同的結果,我絕對會要你好看。」
「這不是要不要開除我的問題啊,海馬社長。」不動教授說著:「如果將平行世界的結果引入了現實,那就意味著所有跟衝突有關的人類會不存在啊!」
「所以果然還是跟四葉星兒那傢伙……如果跟那些傢伙有一樣的異議,我還是會把計畫照常舉行。」名叫海馬瀨人的社長說著:「最初我想見到的遊戲,跟我預期的實在是太大了,他的實力退步到決鬥者王國時期的資料了。
「所以我不是說了嗎?如果平行世界遊戲,不是你所預期的那樣的話……」不動教授說著。
「對了,海馬社長,圭平少爺有話要跟你說。」這時一位穿西裝的黑衣人過來問著社長。
「臭圭平,別打擾我的思緒,叫我弟弟安靜一點!!」海馬社長生氣的說著。
「可是就連圭平都不同意你這樣亂來啊,你應該冷靜下來好好地……」不動教授說著,但是海馬社長似乎瘋了似的。
「不跟最強的法老王決鬥,我就不會放下心,你等著吧,不動,就算由我親手操作……」海馬社長說著:「就算賠了夫人又折兵的狀況下,我仍然需要從『最強的法老王』得到快感!」

「如你所見到地,那個海馬瀨人,第二位使用青眼白龍的使用者,他為了證明自己已經和無名的法老有精彩的決鬥才會……」負責委託任務的天上院明日香從結城的對講機發出訊息。
「不可原諒……」結城生氣的說著,他潛入地下室看著永轉機啟動的人員們。
「但是沒有卡片決鬥的規則下,我想結城你只需要用Persona來清除有可能對十代不利的目標就好了,『青眼白龍』化為精靈怪獸直接攻擊的精神傷害很嚴重的。」明日香說著。
「得警告十代……」結城說著,但是似乎有警衛發現到他了。
「你是什麼人?出來吧,『注射天使 莉莉』召喚!」警衛事先用決鬥盤打算直接攻擊結城理,但是結城也不甘示弱地拿出寶劍和手槍。
LV.3 注射天使 莉莉 攻擊 400 守備 1500
光屬性,天使族,效果怪獸,在地下室攻擊。
Persona,俄耳甫斯,使用亞基拉歐!!」結城召喚了人偶型態的人格面具,一陣火球攻擊注射天使莉莉。


【決鬥學員祭專區】
「結城同學有聽到嗎?結城?!」一位金色長髮歐貝利斯克藍學院女學生聯絡著對講機裡的人,並和旁邊的刺蝟頭學生說著:「萬丈目,應該有好好照顧小蓮吧?」
「切,那傢伙不會決鬥也就算了,只是看到十代的那隻魔鬼罷了,加上我那邊的妖怪三兄弟也就在他們的視力範圍中。」刺蝟頭學生說著。
「什麼是妖怪三兄弟啊,阿準哥哥?」小蓮問著名叫萬丈目準的學生。
「你不用知道太多,臭小鬼,話說十代真的有這個覺悟嗎?」萬丈目說著。
「我想他應該有去協助結城了,但是我很擔心某件事……」明日香擔心了什麼?

「各位不好了,我們必須救救這個小孩才行啊。」這時十代跑進了體育館的裡面,帶著一位螃蟹頭的小學生,他差不多和小蓮一樣大。
「那是不動教授的兒子嗎?」明日香看著螃蟹頭的小孩說著,這位小孩似乎不太會說話。
「嚴格來說,他就是不動遊星,未來的救世主,那一次他從2016年穿越到了現在,然後我們又從1997年找到遊戲先生……」十代緊張的說著。
「怎麼了啊,你需要把話說清楚嗎?」明日香問著十代。
「我們根本阻止不了零點逆轉啊,我想你也最清楚吧,丸藤翔?」十代問著跟黑魔導女孩蹭臉的丸藤翔。
「你說遊星他,喔喔喔!?所以我們從未來得知發現了『新童實野市』的誕生跟現在的災難有關係嗎?」丸藤翔問著。
「對,由於我們改變不了未來,只好去跟大家避難了,順便可以的話,帶著遊星先生跑到童實野市的衛星區,那裡應該不會受到爆炸的影響!」十代說著。
「嗯嗯……」年幼的遊星點了頭。
「那來觀光我們的小學生怎麼辦?現在他們還在海馬集團AI的控制下,要啟動避難模式得去永轉機那邊呢!」明日香問著。
「等一下,我去,我是你們姊妹校的附設小學一員!」這時小蓮舉了手。
「不能在等一下了,你要靠近危險區域嗎?活下來的機率只有40%而已耶!」十代驚訝的問著。
「你願意為這個世界戰鬥嗎,你還有那種希望嗎?雖然小明和小葵他們沒有那種樣子,可是依我的能力,應該可以讓這個巨大的機器暫時報廢才行。」小蓮說著。
「聽說他是被『惡魔飼養的男孩』這點倒是真的,我們有三個決鬥盤變成廢鐵,就是被他摸壞的。」萬丈目說著。
「好吧,但是我不保證我可以活下來,明日香,隨時注意一下我的情報。」十代說著:「這是我的決鬥者ID卡,一旦被火焰燃燒殆盡,就表示我死了。」
十代給了明日香一個類似航海王世界的生命紙的東西。
「至於我會帶著這個孩子去弄壞機器的,你們盡量在下午3點前離開海馬樂園啊!」十代說著。


「各位同學,由於我們接收到了重大消息,海馬集團正在測試一場爆炸的實驗,由於沒有市先疏散民眾,我們必須爭取時間逃離,如果有黑衣人阻擋,盡量用決鬥反抗他們。」明日香發出了廣播訊息,「在那之後,十代同學會壓下主控台的疏散按鈕,到時候出須導遊姐會有疏散的命令了……請不要驚慌,冷靜下來對付這個疏散措施。」
離爆炸還有2個小時,十代和雨宮正在前往核心永轉機的路上。

「怎麼有這麼多倒地的人啊?」十代看著昏迷不醒的黑衣人,就知道結城似乎沒事。
「無所謂,快點!!」結城平安無事的過來說著。
「有關你的事情,你趕快叫同學離開這裡,回巖戶台那邊。」十代給了結城一項魔法道具,這是某個經典RPG用來逃離迷宮的回憶之鈴。
「知道了。」結城使用道具,瞬間移動離開了。

「好了,小蓮,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處理吧!雖然之前跟一位叫做海馬俠的精靈戰鬥輸了,但是社長本人我是不會倒下的。」十代說著,裝上學院的決鬥盤。
「到了,這裡就是核心的控制室入口。」小蓮很快地就找到了入口。
「要進去了嗎?這時候絕對不能按錯喔!疏散按鈕是紅色的那顆。」十代說著,跟著小蓮一起進去了。

「等你很久了,十代,我們之前和兩津的交易恐怕是泡湯了,因為你和『尤貝爾』融合了。」這時海馬瀨人卻在主控台看著十代。
「為什麼要為了我進行一場可怕的實驗,還跟我好意思說宇宙有光明的力量?」十代看著海馬似乎想著某些事情,「結果最關鍵的時候就讓她當上殺害學院的兇手……」
「紅色按鈕,是左邊那顆還是右邊那顆呢?」小蓮充滿疑惑,似乎緊急疏散紐被某個按鈕搞混了。
「當然最好的打算就是讓那張戰鬥怪獸吸收最好的能量,但是啊!」海馬瀨人說著:「深入人心的仍然是你心目中的黑暗啊,那張卡就像你一樣,從最善良中絕望啊!」
「你根本沒有打算幫助我停止陷害很多人,甚至鴨智田一家也不放過,你知道他們有多希望自己的夢想啊?」十代憤怒的說著:「就算你知道這個城市的外表即將被破壞……」
「讓我猜,疏散按鈕是左邊已經設定好的吧?」這時海馬瀨人似乎給了提示。
「不可能,你是騙子,我不會相信你的。」這時小蓮做出了一個決定,因為海馬看起來很壞。


「哼哈哈哈哈哈,這個傻子,你也看到了吧,遊城十代!」瀨人反而嘲笑沒有聽進勸告的小蓮,而小蓮跑到右邊的按鈕處啟動了。
『永轉機已經啟動,即將在一小時內提供能源。』
「都是因為你騙了他對吧?我更不想原諒你了!」這時十代真的對這個舉動非常絕望了。
「人類總是因為一些錯誤的判斷做出錯誤的決定,你也一樣,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刻逃避戰鬥,你不夠資格超越遊戲成為第一的決鬥者。」瀨人說著,他拿起了似乎比十代還要先進的決鬥盤,外型似乎是投影式的。

「你給我覺悟吧,你這蘿莉控野郎!!」十代憤怒的說著。
「決鬥!!!」
十代 LP 4000 海馬 LP 4000

「我的回合,抽牌!!」十代有六張手牌,「我要發動魔法卡,『強欲之壺』,從牌組最上方抽出兩張牌!」
「我要將手中的『E‧HERO 野蠻俠』從場上守備表示召喚!」十代用表側守備的方式通常召喚了怪獸,但對瀨人來說,這或許是他最後一次了。
LV.4 E‧HERO 野蠻俠 攻擊 1500 守備 16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3。
「發動魔法卡,『增援』,我從牌組檢索一張『E‧HERO 羽翼俠』加入我的手中。」十代有六張手牌,「發動場地魔法,『摩天樓2—英雄都市』,在覆蓋上兩張手牌,結束這一回合!!」
「在這麼憤怒的狀態下,還能冷靜地做事啊?簡直笑死人了,遊城十代,你會不會想要下一回合融合召喚怪獸吧?」海馬瀨人說著:「那種小事我也做得到,而且比你還強大!」
「你是不可能破壞『E‧HERO 野蠻俠』的!」十代說著。
「輪到我了,抽牌!!」海馬有六張手牌,「發動魔法卡,『賓果機GO!GO!』,這即將判定你人生的命運,不是存活就是死!」
永轉機外部運作的中心突然出現了很多白色的怪獸卡。
「那張卡怎麼會配合永轉機運作的?」十代說著,他眼前出現三張閃閃發光的卡。
「在這個世界,選擇和那位小孩一樣拯救世界的人們,最終都逃離不了規則發生劇變的時候,你也遇上十年後的未來了,十代……選擇你的命運吧!」海馬說著,要他選擇從牌組抽出的三張牌。
「不管是什麼原因,我一樣不會輸的,那將是遊戲先生給我的祝福!」十代選擇的中間的牌,但是瀨人看到牌的光芒消失之後,臉上擺出奸詐的笑容。
「但是那個傢伙……可是把我所應有的一切都粉碎帶進的人,我應該要用同樣的痛苦到那位王的靈魂身上!!」海馬說著,之後發動了魔法卡,「發動魔法卡,『融合』,我要將手中的三體『青眼白龍』作為祭品,要上了,融合召喚!!『真青眼究極龍』!!」
LV.12 真青眼究極龍 攻擊 4500 守備 3800
光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怪獸格3。
「我要將手中的『太古的白石』守備表示召喚!!」海馬召喚了怪獸。
LV.1 太古的白石 攻擊 600 守備 500
光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2。
「來見識一下我們戰鬥的差距,『真青眼究極龍』『E‧HERO 野蠻俠』徹底地粉碎殆盡,來吧,究極爆裂彈!!」海馬用最強的龍對十代的怪獸發動爆裂的吐息。
「啊啊啊啊!!」十代被這種傷害吹到牆邊,但是沒有受到戰鬥傷害。
「還不夠,『真青眼究極龍』的特殊能力發動了,戰鬥破壞後會追加攻擊1次,這個效果可以發動2次,也就是可以發動3次攻擊,這麼一來你就輸了!」海馬說著,雖然現今版的真青眼究極龍是要將額外牌組的融合怪獸送入墓地作為代價……
「以前從來都沒有叫做『額外牌組』這種東西是吧?」小蓮看著他們兩個的戰鬥,彷彿聽見了什麼?似乎是從永轉機發出來的聲音。
「發動陷阱卡,『英雄標誌』,只要有英雄有難,他隨時都會大駕光臨,從牌組出來吧,『E‧HERO 泡沫俠』!」十代召喚了怪獸當護盾,「『E‧HERO 泡沫俠』的特殊能力可以抽兩張卡,輪到你第二次攻擊了。」
LV.4 E‧HERO 泡沫俠 攻擊 800 守備 1200
水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3。
『真青眼究極龍』使用特殊能力之後,對『E‧HERO 泡沫俠』發動第二次攻擊,二連究極爆裂彈!!」海馬對泡沫人發動第二次的攻擊,「強韌,無敵,最強!!」
「發動魔法卡,『活死人的呼喚聲』,從墓地回來吧,『E‧HERO 野蠻俠』!!」十代發動了陷阱卡,可是現在他的野蠻俠處於攻擊狀態。
LV.4 E‧HERO 野蠻俠 攻擊 1500 守備 16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3。
粉碎,玉碎,大喝采,你的生命就快要結束了,很快地大家都得死啊,哼哈哈哈哈哈!!」海馬瀨人用真青眼究極龍發動第三次的攻勢。
「啊啊啊啊啊……」十代的LP從4000降到1000點,似乎喘不過氣來。
「直接結束這一回合,我想你應該不會明白的吧,在十年左右後,會有一場讓人驚天動地的審判,我只不過加速了這個過程而已。」海馬自大地說著。


這原本就是一個沒有勝算的遊戲,往往強大的力量,只會被罪人所擁有著,就算良心依存的決鬥者擁有,也會因為力量的差距而衰壞……
我們是想拯救一切的精靈怪獸世界的救贖者,我們必須偷走神官的心,你願意和我們並肩作戰嗎?還是你認為,你按下按鈕之前的想法都錯了嗎?
小蓮因為某種外力因素,似乎看見了什麼東西,但是無法回應十代……
「雨宮小男孩,你沒事吧?」十代問著小蓮,但是轉頭向海馬問:「我已經做好覺悟了,我必須從你們這邊『奪回的東西』,你給我做好覺悟吧,我是絕對不會死在這裡的!」
「就算你們用鮮血償還,你們根本無法一身一人破壞整個『破壞世界的劇本』,你終究只是扮演著毀滅世界的一個人而已。」海馬說著,眼前就是一個強大的巨龍擋著。
「我的回合,抽牌。」十代有七張手牌。
「我要發動魔法卡,『融合』,我要將手中的『E‧HERO 閃光人』『E‧HERO 羽翼人』作為祭品,出來吧,讓傳說之龍都畏懼的英雄,融合召喚!『E‧HERO 大龍捲』!!」十代融合召喚了怪獸了,這支怪獸打算降低真青眼究極龍的攻擊力。
LV.8 E‧HERO 大龍捲 攻擊 2800 守備 2200
風屬性,戰士族,融合怪獸,在怪獸格3。
『E‧HERO 大龍捲』的特殊能力發動了,將場上的所有怪獸攻擊力和守備力下降到一半為止,龍捲暴風!!」十代用怪獸效果降低怪獸的戰鬥力。
LV.1 太古的白石 攻擊 300 守備 250
LV.12 真青眼究極龍 攻擊 2250 守備 1900
「發動『摩天樓2—英雄都市』的效果,可以從墓地特殊召喚戰鬥破壞後的怪獸,出來吧『E‧HERO 野蠻俠』!」十代不斷復活墓地裡的怪獸,「我要從手中攻擊表示特殊召喚,『E‧HERO 泡沫俠』!」
LV.4 E‧HERO 野蠻俠 攻擊 1500 守備 16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2。
LV.4 E‧HERO 泡沫俠 攻擊 800 守備 1200
水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4。
「戰鬥階段,我要將『E‧HERO 大龍捲』『真青眼究極龍』發動攻擊,接招吧,這一拳是要給那些無緣無故犧牲的人們!!」十代用怪獸發動攻擊,弱體化的真青眼究極龍被破壞了。
「哼哈哈哈哈哈哈!!」瀨人的LP從4000點降到3450點,但是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有什麼好笑的?」十代問著。
「這樣我從手牌裡面,召喚出這隻怪獸出來,這可是為了對付那個該死的容器遊戲而設計出來的怪獸,跟你那種三腳貓的功夫差太多了『淵眼白龍』!!」海馬特殊召喚了可怕的怪獸,「這支怪獸會繼承『真青眼究極龍』的原始攻擊力。」
LV.10 淵眼白龍 攻擊 0→4500 守備 0
光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3。
「然後你就會承受墓地裡兩體龍族的傷害,這麼一來,我就是最強的決鬥者,你再也無法和武藤遊戲那傢伙對抗了,因為你馬上要死了!!」海馬說著,淵眼白龍給予十代1200點效果傷害。
「小蓮!!!」十代吶喊著,他的LP從1000點歸零,但是小蓮卻憤怒地過來,似乎在碎碎念什麼?


你居然想傷害十代,他根本什麼都沒有錯,你卻錯了很多,你只想加速這個世界的滅亡,來跟你那該死的法老一起戰鬥下去的願望……」這時小蓮撿起了十代的手牌和決鬥盤。
「那傢伙已經輸了,勝負已分,再過20分鐘這裡就要爆炸了,我得用我的魔方返回『冥界』去,去『樂園』避難了……」海馬看著十代倒下的樣子很高興,但是小蓮臉上卻一副不高興的樣子。
吾即是汝,汝即是吾,吾將粉碎你那自大狂妄的野心……」小蓮臉上出現了一個跟他未來會戴上的舞會面具差異太大的單片眼鏡,「影藏於黑暗力量的鑰匙啊,請在我面前顯示真正的力量,與你締結契約的小蓮命令你……

小蓮? LP 2000 海馬 LP 3450
「怎麼可能,那傢伙繼承了『次元的意志』了嗎?」海馬問著。
「主要階段二,我要將等級4的『E‧HERO 野蠻俠』『E‧HERO 泡沫俠』進行疊放,構築黑暗之門,現在將召喚出怪盜『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將奪去你一切重要的東西!!」小蓮不是把兩體怪獸送入墓地而是單獨疊在一個怪獸格上,這時一個跟他擁有同樣的單片眼鏡的怪盜紳士出現在他的眼前。
RK.4 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 攻擊 2400 守備 2000
闇屬性,超能族,超量怪獸,在怪獸格2。
真是讓你等很久了呢,我將把你的力量借給你,但在十年之後,我將會奪去這個被奪去的未來,吾等為錶盤修復師,為了被選中英雄的靈魂,需要你的悔改!!」錶盤修復師說著。
「發動魔法卡,『奇蹟融合』,我將墓地裡的『E‧HERO 閃光人』『E‧HERO 羽翼人』作為祭品,融合召喚!!『E‧HERO 閃耀』!」小蓮繼承十代的怪獸力量召喚了怪獸了。
LV.8 E‧HERO 閃耀 攻擊 2600→3200 守備 2100
光屬性,戰士族,融合怪獸,在怪獸格4。
「那個召喚方式是超量召喚,果然從永轉機過來的,不只是同步召喚了嗎?」瀨人喃喃自語的說著,似乎他很清楚異次元的召喚方式。
「接招吧,海馬瀨人,你即將在下一回合接受悔改!!」小蓮結束了這一回合。
「我的回合,抽牌!!」海馬有三張手牌,但是錶盤修復師迅速過來海馬手上。
「我等的特殊能力發動了,不需要移除疊放單位,我將搶走你的『破壞輪』作為奪去『淵眼白龍』的方程式!!」錶盤修復師說著:「現在,與我簽訂契約的主人啊,用你的力量將怪獸返回牌組上方吧!!」
「糟了,這個時代不存在所謂的額外牌組,我得想個辦法……」海馬擺出恐懼的表情說著。
時空逆轉!!」小蓮大喊著,淵眼白龍慢慢地消失了。
「我墓地沒有可以阻擋這個怪獸的怪獸效果,可惡……」海馬生氣的說著,「覆蓋上一張怪獸卡裏側守備,這回合結束。」
「我的回合,抽牌!!」小蓮有四張手牌,「我要從手牌攻擊表示召喚,『N‧天空蜂鳥』。」
LV.3 N‧天空蜂鳥 攻擊 800 守備 600
風屬性,鳥獸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1。
「我們的希望和夢想都在自己的手上,『N‧天空蜂鳥』『太古的白石』發動攻擊!」小蓮發動了第一波攻勢,太古的白石被破壞掉了。
『E‧HERO 大龍捲』對覆蓋的裏側守備怪獸發動攻擊!」小蓮發動第二波攻擊。
「這麼一來你場上就清空了,『E‧HERO 閃耀』對你這個該死的直接攻擊!!」小蓮發動第三波攻勢,瀨人似乎被撞破了玻璃,到永轉機的核心。
「我又輸給了來自未來的力量了嗎?」海馬瀨人說著,他的LP從3450降到250點。
「我絕對不會讓你在這十年內,摧毀我們所有的希望!!『時間潛行者‧錶盤修復師』給予海馬瀨人最後一擊,時空光碎擊!!」小蓮發動第三波攻勢。
「我真的不能牴觸過去的力量嗎?遊~戲~」海馬說著,他的生命值歸零,發生爆炸了。


「BOOOOOMMMMMMMMM!!」整個童實野市發生了一場巨大的核爆,似乎影響了一半人口的灰飛煙滅,而坐著巴士離開童實野市的避難著,看著這樣的景象。
「十代……他說的是真的,我們應該要相信她才對。」萬丈目看著蘑菇狀的煙霧流下了眼淚。
「我們有要回去找他嗎?」明日香問著司機。
「沒用的,只要能量釋放的同時,會停留一段時間,如果他們兩個活了下來,那真的就是奇蹟的誕生了。」丸藤翔說著。

「我真的死了嗎?十代,我還想活下去啊?」小蓮的聲音圍繞在十代身邊。
「這可能是我最後一次行動了,不過我已經得到我應該要的笑容了。」十代說著。
「但是,大家都不想死,我只想要大家活下去……」小蓮說著。
「你已經很努力了,你叫做雨宮蓮吧,你真的是一個很棒的孩子,將來一定會成長的。」十代說著:「在這十年,你就代替我先守護大家的笑容吧……」

小蓮從廢墟中的鐵板上醒來……
「小葵,小明,你們還好吧?我想要見見大家!!」小蓮一醒來後,用剩餘的力氣撥開廢墟上的物品。
「小葵,小明,你們還活著的話,就見見我……」小蓮還是找不到屍體。
「沒有用的,你是零點逆轉的生還者吧?」這時一個小男孩的聲音說著,似乎是十代帶來疏散的螃蟹頭,他活了下來。
「你還活者吧?那表示小明和小葵他們都……」小蓮跟著年幼的遊星說著。
「不,那邊就是代表著你全部班級的,所謂的墳墓吧?」遊星指著旁邊的土堆,而小蓮跑了過去,似乎看見了土堆裡一大堆跟他同樣小學制服的服裝……但是就是沒有軀體。
「嗚嗚嗚……佐倉明、夏川葵……你不能這樣走……」小蓮突然跪在地上大哭……

在這個事件不到一年後,SEES的結城理,為了封印Nyx的力量,打算用自己的靈魂封印,所以他沒辦法見到其他人格面具使用者……兩年之後為了解開深夜電視的連續殺人案件,自稱特別搜查隊開始了他們的行動……

2020年8月4日,星期二。
名叫雨宮蓮的高中生眼鏡少年,現在是心之怪盜團的團長,在一年前獅童事件結束後,從紀念碑埋下十年的時空膠囊從土裡挖起……
「今天本來要提早讓你慶祝8月31號的誕辰日,所以本來是想說買了蛋糕想給你朋友或大家吃,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蓮說著,對著十代的紀念碑卻是哭了出來,「你罹癌過世的那幾年後,世界真的如同那傢伙所說的……」
「小蓮別哭了,我們也是跟他們一樣是受害人啊。」身旁的新夥伴,佐倉雙葉說著。
「如果你真的能祝福莫比烏斯的守護,以及實現他的心願,那我希望這個世界應該還有繼承希望的決鬥王,可是偏偏遊星之後,就是一個想獨自解開記憶的人……」蓮說著。
「作為代價所失去的東西是什麼呢,其實你早就心裡有底了吧?」星夢頻道奇蹟閃耀組的成員,桃山未來拍拍蓮的肩膀。

「不過說真的,自從中森警官從寶可夢世界逮捕你之後,你真的什麼都願意說嗎?」這時一個棕色包包頭的小姐說著,她似乎是某個研究機構的千金。
「四葉小姐,你要把我們全部逮捕,已經無所謂了,換來的就是失去這個世界最重要的東西罷了。」新島真在四葉愛麗絲旁說著。
「我已經說服中森警官了,怪盜基德變得走投無路,現在我們必須要幫他們脫離決心領域的陰影才對。」愛麗絲說著:「那個曾經襲擊我們的平光香葵,現在正在某處吧?」
「說起來,怪盜Joker,要是失敗了你可就沒有什麼好下場啊!」這時名叫中森銀三的治安警察說著:「整個怪盜團現在可是這個國家人類治安的希望呢,只是我偷偷瞞著上層,說你們已經全部被捕,不過謊言是包不住火的。」
「得停止舉辦奧運會才行,我們必須這麼做!」奧村春說著。
「我知道了,不過需要大多數的警視廳署長才能同意才行,要是我們繼續瞞著亂鬥士他們也不是好事……」中森警官打開電話似乎在聯絡誰。

『花寺和佳,妖精學院』地圖上總算找到令大家都聯想的出來的關鍵線索了。

下集預告:
隨著奧運會的瑪莉歐和索尼克的表演比賽進入最高潮,這時候的瑪莉歐他們打算開啟夢之項鍊的世界,但也隨著Ness警告蓮一則警訊:『不能讓妖精界夢之國的輝夜公主知道你們調查的實情』,究竟亂鬥士和光之美少女之間有什麼聯繫呢?這時候Yes!光之美少女5她們打算挾持索尼克和塔爾斯她們,Cure Sparkle打算阻止怪盜團行動……

{第十七天,交織的兩道光芒}

創作回應

戒子
天才十代最後也敗給海馬了
海馬真是可怕...只有法老能贏他吧~
2021-05-23 14:48:37
可可羅
由於次元的黑暗面出現的新卡都比以往之前強大許多,
所以海馬的那副牌現在可以吊者打當時的很多人
2021-05-23 15:48:05
可可羅
不過之後海馬會吃到很多敗仗,詳情就看《遊戲王Smash!》
2021-05-23 15:49:4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