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九章—無論如何,都要到妳身邊(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3-25 20:00:04 | 巴幣 14 | 人氣 79


出於體力分配和小說進度的問題,自3/29開始,本作改為每週一更新。

羅密歐被關在城堡的地牢過了一天,皇帝頒發處罰內容——「流放」。

這處罰是減輕過的,原本要判死刑,前一陣子皇帝才說過「在街上鬧事者處死」,但是皇帝知道羅密歐的理由後,見他重情重義又有悔意,而且先挑釁的是卡帕萊特家的人,以及他本身擁有驚人的力量和研究能力,殺了可惜,流放搞不好還有機會把人弄回來,所以就減輕他的刑責。

羅密歐雖感謝皇帝減輕他的刑罰,但他很清楚自己背上了怎樣的罪惡,也無法實現茱麗葉的願望了。

他拖著疲累回到家裡,僕人們彼此互看,沒一人敢上前跟他說話。

蒙特鳩家就要失去他們的王牌,卡帕萊特家壓過蒙特鳩家是遲早的事情,整個蒙特鳩的宅邸內充斥著陰沉的氣氛。

羅密歐回到房間,抱頭坐在床上,兩眼空洞,已經……沒有機會了……他把視線轉向桌上那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沒多久,一名和他年紀相仿的青年拿著一封信進門,說:「羅密歐,你還好嗎?」

「班福特?」羅密歐看著不敲門的青年走進來,那是一名黑髮青年,眼睛顏色是藍色的,那名青年將信塞進羅密歐的手裡,說:「這封信是不是卡帕萊特家惡作劇寄的?感覺像是陷阱。」

信件有拆過,羅密歐皺起眉頭,把信件倒出來,上面只寫了一段文字:「今天晚上,我在卡帕萊特家的後花園等你,愛你的女孩。」

「這封信是什麼時候寄來的?」

「剛才在門口撿到的。」

「難道是……」羅密歐恍然大悟,但沒多久便垮下臉,苦惱低語:「我沒臉見她啊……」

「你知道是誰寄的?」

羅密歐點了點頭,收起信件,「不用擔心,不會有事。」說著,他從床上站起來,把藏在床底下的行李箱拿出來,放在床上,開始收拾起東西。

吃過晚餐之後,羅密歐回到房間,把房門鎖上,打開窗戶,放出風術,身體飄了起來。

他離開房間前,魔法燈和窗戶都關上,假裝睡著。

他飛向卡帕萊特家,停在上次和茱麗葉見面的那片花園的草叢旁。

茱麗葉坐在椅子上,讀著被她翻閱好幾次的魔法書籍。她注意到羅密歐降落時的腳步聲,放下書本,站起來,轉身面對他。

「羅密歐,晚安。」她優雅行禮,語氣平靜,露出一抹微笑。

「茱麗葉……我……對不起,我……」

「我知道喔,你不是故意的對吧?」茱麗葉走過去,輕輕抱住他。

羅密歐身子一僵,垂下眼,「我……沒辦法實現妳的願望了……我要離開這裡了……」

「嗯。」茱麗葉點了下頭,「我知道。」

「明天晚上之後,我們就沒辦法再見面了。」羅密歐咬著牙,恨不得回到過去打自己兩拳,說會排除萬難替她實現願望,自己卻搞出這麽大的麻煩。

「那麽,我們一起走,好嗎?」

「啊?」羅密歐抓著茱麗葉的肩膀,滿臉疑惑。

「我的父母希望我嫁給帕里斯伯爵,可是我並不愛伯爵,也已經嫁給你了,沒有辦法接受伯爵的求愛,可是他們卻說等我二十歲就要嫁給他。」茱麗葉雖然笑著,笑得卻很勉強,抓住羅密歐的衣服的手輕輕抖著。

茱麗葉見羅密歐訝異的樣子,只是苦笑,「我不喜歡兩家的惡性競爭,也不想嫁給不愛的男人,所以,我想跟你一起走。」

「我殺了妳的家人……」

「他殺了你的朋友。」

羅密歐深深感受到什麼叫做哭笑不得,但茱麗葉說的沒錯,一切是提爾伯特先引起的。如果提爾伯特沒來挑釁,他們不必打架,莫古修和提爾伯特也不會死。

「妳真的是……奇怪的女孩……」羅密歐將茱麗葉攬在懷裡,摸了摸她柔軟如絲綢般的亞麻色長髮。

「羅密歐,我有個想法。」茱麗葉將雙手繞到羅密歐的背後回抱他。

「說吧。」

「我去拜託勞倫斯神父,請他幫我想點辦法騙過父母,你離開的時候,我們兩個找個地方見面,再一起離開。」

「妳不能直接走嗎?」

「父母會想辦法把我帶回去。」茱麗葉搖了搖頭,苦笑著回答。

只要消失得合理,她不會被帶回去,羅密歐也不會被卡帕萊特家解決掉。
 

隔天下午,羅密歐離開蒙特鳩家前,一名僕人拿了一封信給他。

上面的署名是「勞倫斯」,是之前替他和茱麗葉證婚的神父寄的。

他微微蹙眉,表情疑惑,不解為什麼神父會在這種時候寄信給他,但仍把信拆開來。

這封信並不是勞倫斯神父寫的,而是茱麗葉,出於顧忌蒙特鳩家與卡帕萊特家之間的關係,刻意用別人的名義寄信過來。

他快速閱讀這封信,信上內容簡略寫了她打算怎麽騙過卡帕萊特家,看了這方法後,他的手抖了幾下。她和神父商量出來的方法是,她對自己設下封印,將封印設定成只有羅密歐才能解開,其他人都無法解開,封印的期間,她會陷入沉睡,直到封印被人解開。

自我封印的狀態,就像是死亡一樣,身體的時間會凍結,在醒來之前體溫會變得跟屍體一樣,卻並非真正的死亡。

這個方法有一定的風險,弄得不好真的會死,因而被視為禁忌法術。

她寫完這封信後,就會用自我封印,讓勞倫斯神父將她送回卡帕萊特家,讓大家以為她死了,然後舉行喪禮,把她送進卡帕萊特家的墓園中,他們家的人會把棺材直接放進陵墓內。

卡帕萊特家的喪禮通常要舉行三、四天,不過勞倫斯神父有辦法說服他們一天以內搞定,所以隔天中午喪禮會結束,隔天晚上過去墓園內解除她的封印,兩人一起逃出卡帕萊特家。

這個時間是算好的,羅密歐最慢明天午夜十二點一定要離開維洛那。在那之前他還能多待在蒙特鳩家一天,不過他已經告知父母今天會離開,如果不老實離開,可能造成無謂的猜測。

「哎,不管了,先走再說。」羅密歐看完信件後,想了一些計畫,搖了搖頭,先去卡帕萊特家附近的墓園堵人恐怕會有危險,先離開家,再去想之後的行動方針和要去哪個國家。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