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神的遊戲】第二十章—鄰近死亡邊緣(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3-20 20:27:44 | 巴幣 4 | 人氣 54

連載中第二集
資料夾簡介
惡神的遊戲修改規則之後,賴韻琪等人從敵對變成友軍,然而邱微光卻在其中挑撥他們,導致賴韻琪不得不從做出殘酷的選擇……

「挑在這種時候上門,你果然打算阻止我嗎?」賴韻琪瞇起眼,警戒著邱微光。

邱微光退後兩步,依然掛著惡意的笑容,將刀子架在面前,說:「沒錯,我不可能讓妳活著去見阿洛密斯,只剩兩週了,只要少了妳,其他人也只是一盤散沙。」

「呵,你還真抬舉我,不過……我正好也想把你宰了。」

「就憑妳?」邱微光挑了挑眉,瞬間移動到賴韻琪面前,朝著她的胸口刺擊,賴韻琪用時間差操控後退一些距離,驚險躲過攻擊。

賴韻琪從盾牌內抽出槍之時,邱微光彈指,盾牌消失之時,賴韻琪也朝著他開槍,子彈從他的肩膀旁邊擦過去。

邱微光皺起眉頭,對於衣服破了一點有些不滿,連續數發子彈朝著他射過來,但是子彈卻停在半空中,這並非賴韻琪的能力,而是邱微光故意停住子彈。

賴韻琪突然間轉身,手上出現銀色小圓盾,用最快速度奔跑。

「呵,妳能躲到哪裡去呢?」邱微光冷笑了一下,用瞬間移動出現在賴韻琪身後,當他舉刀打算直接刺死她的時候,賴韻琪不知何時手上已經握住武士刀,停下腳步,擋住對方的短刀。

「喔?厲害,才不過半年左右就已經能做出這種反應?」

「被你耍了幾個月,也該學乖點了。」

賴韻琪的左手握緊拳頭,直接砸向邱微光。

邱微光還沒反應過來,硬吃了一拳,退了一點距離,賴韻琪迅速接近邱微光,朝著他的頸部砍了下去。

邱微光用瞬間移動避開後,捨棄掉手上的刀,召喚出大鋼筆,攻擊距離瞬間加大,賴韻琪來不及反應,為了躲過鋼筆的筆尖,跌坐在地。

「痛……」賴韻琪並未移開視線,而是看著筆尖發出火焰,朝著她衝過來。

賴韻琪下意識舉起盾牌,雖然知道這種舉動沒用,但她還是本能性地想要防禦。

火焰被盾牌的防禦效果沖成上下兩段後,自動消失。

「原來如此,因為防禦心重的關係,所以盾牌也附帶防守能力嗎?」

「原來我還擋得掉翼的攻擊啊?」

「呵,看來妳發現了。」

「沒錯,你之前就露餡了,現在也是,你把空間弄成這樣,是模仿了我的時間暫停吧?」賴韻琪站起來,從盾牌內側掏出手槍,指著邱微光,「你不是人類,是阿洛密斯本身或阿洛密斯的分身,又或是他做出來的人偶,其中一個吧?」

「這個嘛……妳覺得實際上我是哪一種呢?」

「除了阿洛密斯本身不是之外,另外兩個都是吧?」

邱微光嘴角上揚,再次使用瞬間移動,就在他的鋼筆快要劃過賴韻琪的身體時,賴韻琪側身一閃,用微妙的角度前進,抽出短刀,銀光一閃,劃過邱微光的頸部。

邱微光的頭直接落地,鋼筆掉到地上消失,但是空間卻沒有解除掉。

賴韻琪喘了喘氣,舉槍打算射擊時,邱微光的頭竟然自動長回來,她立刻後退,冒起冷汗。

邱微光的步伐有點搖搖晃晃,臉上也沒了剛才的笑容,轉為嚴肅。

「妳……很好……竟敢下這種重手!」邱微光瞬間移動的時候,下意識朝賴韻琪揮拳,賴韻琪接住拳頭時,被男性的力道打退一點。

賴韻琪再次握緊短刀,朝邱微光的頭劃過去,邱微光測頭躲過時,掏出手槍,開槍射擊,賴韻琪蹲下來之前先停住子彈,再解除時間暫停讓子彈飛過去。

賴韻琪趁著邱微光的動作停頓的時候,再次把刀子往他的頸部劃過去。

邱微光用手擋下攻擊,手上的傷口用非常快的速度癒合,他接著召喚彩帶,綁住賴韻琪的身體。

在綁住她的四肢前,賴韻琪丟下刀子,掏出手槍,對著彩帶開了好幾槍,但彩帶並未鬆開。

彩球出現在她頭頂上,朝她砸下,她舉起手上的盾牌,機關槍直接砲轟那些彩球,把彩球轟爛。

當邱微光變出手槍指著她的時候,賴韻琪率先開槍,打掉他的武器。

賴韻琪的盾牌消失時,綁住她的彩帶也稍微鬆開,賴韻琪直接抓住一旁的短刀把彩帶切掉後,馬上站起來。

「看來,你真正的弱點不是什麽物理攻擊吧?」賴韻琪喘了幾口氣後,手上自動出現帶著齒輪的銀色小圓盾。

「什麽?」

「而且,我聽見外界的聲音了。」

「妳……」

「你的弱點,其實是頭吧?」賴韻琪說完,踏出步伐,轉眼間移動一小段距離,一邊移動,一邊握緊刀子,邱微光瞬間移動到她的身後,變出短刀,朝著她的後背刺下去時,用時間差操控瞬間移動一小段距離,盾牌擋住了刀子。

「不錯,累成這樣還有辦法擋。」

「我的體力是比楊彩音還差沒錯,但我的腦袋,還能思考!」

邱微光冷笑說:「看妳還能耍嘴皮子到什麽程度!」話才剛說完,賴韻琪比他更早一步把刀子刺過去,刺進脖子之後,用力往左一劃,接著她放開刀子,後退一段距離,把綁著盾牌的手舉到視線之下一點。

邱微光丟下刀子,改拿機關槍,他扣下板機,噠噠噠噠……子彈的火光打在賴韻琪的盾牌上,幾發擊中她的腳,逼得她蹲下來。

賴韻琪的表情因為強烈的疼痛有些扭曲,盾牌的機關槍也發出高速噠噠聲響,子彈在空中撞擊的火光和聲音凌亂,邱微光立刻張開透明護盾,免得被打中。

兩人同時停住機關槍攻擊,邱微光率先丟下沒有子彈的槍枝,舉起手槍,指著賴韻琪。賴韻琪想站起來的時候,右腳小腿中彈,她又被迫蹲下來。

動不了了!賴韻琪面色慘白,看著邱微光再次舉槍瞄準,她把手伸進盾牌內,心一橫,在邱微光開槍的同時,她也扣下盾牌機關上的機關槍的板機。

機關槍無視了邱微光的幾發子彈,轟爛他的頭部。

邱微光倒了下去,但是頭也很快就恢復過來,身上的傷並不像剛才那樣直接痊癒,仍留了一部分的傷。
外界的聲音變得更大一點,空間開始出現些許裂痕。

賴韻琪咬著牙,勉強自己站起來,在邱微光爬起來時,她扔出兩把飛刀,一把打掉邱微光的槍,一把射傷他的手。

「該死!」邱微光錯愕,隨即抄起落在地上的短刀,衝向賴韻琪。

賴韻琪站得勉強,喘著氣,就這樣看著邱微光衝過來,朝自己砍了過來。

賴韻琪的盾牌機關全開,使出時間暫停的同時,機關槍對準邱微光的頭,在邱微光把刀子刺進她的胸口下方一點的位置時,她也扣下板機,當邱微光打飛她的同時,她再次轟爛邱微光的頭。

「翼……對不起……我……」賴韻琪勉強把身上的刀子拔出來,熱辣的痛楚剝奪她的力氣,她倒了下去,手上的盾牌也消失了。

——我的世界本來是黑白色的,在經過那些人帶來的折磨後,我已經不對人生抱持期望。

——當我被捲入這莫名其妙的遊戲時,從你身上看見了不放棄的光芒。

——我不相信你能夠找到逃脫的方法,但我卻在你身上看見了追求生存的希望,所以我答應了你。

——這是個無聊的世界,我們都不特別,所以我不知道單是擁有能力究竟能做什麽。

——我長久迷路,認為自己努力不過是為了苟活下去,沒有目標的我,只是在消耗自己的人生,卻不知道自己要改變什麽,要為了什麽而改變……

——但你不一樣,你很清楚自己應該做什麽,並握住了我的手,告訴我「一起走就對了」。

——你給了我不一樣的感情,讓宛如迷途羔羊的我找到了路標。

——謝謝你,我相信你不會白費我的努力,請你一定要代替我,活到最後一刻。

賴韻琪閉上雙眼,落下一行眼淚,明明覺得死而無憾,卻又有一點點不甘心。

只能期望剩下來的人了,別輸掉啊……賴韻琪的意識墮入黑暗前,心裡仍如此祈禱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