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神的遊戲】第二十章—鄰近死亡邊緣(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3-27 20:15:50 | 巴幣 4 | 人氣 51

連載中第二集
資料夾簡介
惡神的遊戲修改規則之後,賴韻琪等人從敵對變成友軍,然而邱微光卻在其中挑撥他們,導致賴韻琪不得不從做出殘酷的選擇……

下午三點,司空翼收好了玻璃杯之後,正要到一旁稍做休息,手機的社群軟體鈴聲響起,來電者是賴沛涵。

「嗯?」司空翼疑惑著,接起電話,「妳好,請問有什麽事情嗎?」

「小琪她被送到醫院急救,你現在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到聯合醫院的中興院區?我……我……嗚嗚……為什麽小琪會被人刺?小琪到底惹火了誰啊,嗚嗚嗚!」

「韻琪的情況現在怎樣?」

「醫生說傷得很重,活下去的可能性不高。」

「棘手了,損失掉韻琪,我對自己的推測就沒有信心了……對手挑韻琪下手,代表遲早也會找上我……冷靜一點……冷靜……要是連我都自亂陣腳就……」

「你在說什麽?」

「妳聽好了,我會讓韻琪活下去,她絕對不會死,但是給我一點時間。」

「你打算怎麽做?」

「交給我就對了,大概給我到晚上左右,我也會祈禱醫師能夠努力撐著韻期的命。」司空翼掛掉電話,向老闆解釋了一下情況後,獲得老闆的准假。

司空翼把衣服換下來之後,急忙離開咖啡廳,一離開巷子便立刻聯絡楊彩音和杜佑光,要他們儘快向學校和公司請假。

司空翼回到家之後,打電話給另外兩人,確認他們現在的所在位置。

目前楊彩音已經回到家,杜佑光則是正在趕回去的路上。

司空翼窩在床上,向賴沛涵確認了一下賴韻琪現在是否還在急救後,把畫面轉到「惡神的遊戲」的APP,賴韻琪的照片是灰色的,但是賴沛涵卻說還在急救,恐怕……司空翼鼻子一酸,差點哭出來。

他用力搖了搖頭,現在不堅強一點,就沒人可以結束一切了……

他知道普通方法已經救不活賴韻琪,不用等結果出來,遊戲上的照片顏色改變說明了結局。

賴沛涵說賴韻琪傷得很重,最致命的是靠近心臟的刀傷,腳中了好幾發子彈,雙手也都是被砍過和被子彈劃過的痕跡,說明她和邱為光打得很激烈。

杜佑光發了一則「到家了」的訊息後,司空翼揉了揉眼睛,拍了下臉頰,吃下安眠藥,把被子拉好,進入夢境中。

司空翼進入阿洛密斯所在的空間時,楊彩音和杜佑光也接連到達。

「喔?怎麽,這麽稀奇?三個人同時上門了。」

「韻琪出局了,對吧?」

「沒錯,急救是無效的,賴韻琪沒可能存活。」

「果然嗎?」司空翼暗暗握起拳頭,眼神閃過一絲動搖,隨即搖了搖頭。

「那麽,就得聽聽看你的推論了,司空翼,說吧,你的答案。」

「邱微光是你創造出來的人偶吧?」

「喔?理由?」

「說是分身也沒錯,以你的個性,你不太可能自己跳下來參賽,會躲在背後看好戲。你原本想看的是我們幾個互相殘殺,但是礙於某些特殊理由,你改變了規則,故意製造一個大破口,原因是你有不得不收起遊戲,卻又不想太早放過我們吧?」

「喔?厲害厲害,幾乎全對。」

「你被誰威脅,必須要拋棄遊戲,卻又不想失去樂趣,於是就弄了邱微光這個分身出來,給他比你弱但是比我們強的力量,又給他設定了『限制』,像是物理攻擊有效之類的,然後故意在他的資訊上不公開完整的訊息。因為,邱微光本來就是個犯規的存在,把他的能力完全寫出來就等於告訴所有人他犯規,但又不能設定成無解題。如果設定成無解題,那麽這個遊戲就會變成不公平的遊戲,而被威脅你拋棄遊戲的那個人徹底收走,你的樂趣也就沒了。」

「雖然是個討厭的說法,但是這一段完全正確了,不錯嘛……不愧是小說寫多的,把想像力發揮到極限。」

「所以,如果現在讓彩音用掉請求權,你能把我們放出去了嗎?」

「就是啊!人家受夠了啦!人家寧願不許願也要脫離遊戲!」

「正好,老子也抱持一樣的想法,他媽的真是夠了……」

「至於,你指定要讓阮柔清、沈一豪和姜筱薇出局,是因為這三個人,就算沒有惡神的遊戲也會死吧?」

「喔?這猜測從哪來?」

「明明七打一能殺死兩個人,五打一或四打二卻一個都不殺,不是很奇怪嗎?我就在想邱微光既然是你的分身,他的行動也是受你指使。」

「這裡錯了一個部分,邱微光殺賴韻琪不是我指使的,是他稍微出現的個人意識的行動。」

三人錯愕,眼神變得嚴肅,一副要殺人的樣子。

「為什麽?老子不懂,那傢伙通常是主動找碴的吧?賴韻琪也不過是打回去而已。」

「這個嘛,賴韻琪早就抓到他的把柄,加上她敢直接殺同伴,才對她產生警戒心。不過嘛……你們贏了,楊彩音的請求權變成賴韻琪許願的機會,雖然她出局了,但是她打倒邱微光,能把邱微光五條命全部打完,那女人簡直太適合多玩幾次這個遊戲了!」

「韻琪打倒邱微光?靠!怎麽辦到的?」

「看來韻琪應該驗證了自己的推測,她說邱微光的弱點可能是頭,懷疑他在地熱谷被她開槍打頭的時候突然收手,就是不想被她發現弱點。」

「厲害,連你也發現了。那女人真是有趣得不得了,時間操控的能力沒白給,可惜這遊戲已經不能玩了,上面的王八蛋正在監視我。」

「所以?」司空翼挑了挑眉。

「你們贏了,可以各許一個願望,但願望還是有限度的,請想清楚再許願。放你們走不用用掉請求權,不過你們願望還沒用完之前不算遊戲結束。」

「據說,你能夠復活人?」

「沒錯,建議復活非自然死亡或是沒生病的人,不管是自然死亡還是病逝的人,他們復活之後,很快就會再死一次,沒有意義。」

「那麽,我希望韻琪能夠活下去,活到她的壽命限制為止。」

「喔?你直接對你女朋友用?」

「嗯,比起我那種微不足道的願望,我希望她能幸福地活下去。」

「老子的願望很簡單,我想得到能讓我的家人沒話說的成就,那三個混蛋女人都忘了養家的是我,整天只會罵我沒用,我受夠了!」

「本以為你會許願不要再給你雷包隊友呢。」阿洛密斯挑了下眉,故作驚訝說道。

「我原本是打算這樣許的,但是我沒辦法改變他人,總能改變自己吧?首先要先拿到讓我家人閉嘴的成績,能得到這成績的時候,遇到的雷包應該也會減少。」

「某種意義上來說沒錯,雖然你的願望有點抽象,但我大概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麽。」

「我的願望沒改變,想成為世界級的體操選手,在體操的路上不會再被我父母說嘴。還有,人家要用請求權換韻琪許願的機會,她出局了,但是打贏了,不讓她許願不公平。」

「行,不牴觸規則。」

阿洛密斯站起來,權杖用力敲打地面,巨大的拉力把三人拖走。

看著那三人逐漸遠離,他勾起嘴角說:「你們就努力在惡劣的現實中繼續活著吧,我無時無刻都在你們的身邊,操弄著你們的一切,你們是無法真正擺脫我的。」

三人還沒能來得及理解阿洛密斯的話,意識就被丟回現實了。

司空翼睜開雙眼時,房間已經暗下來了,他打開電燈,看了一下四周,是熟悉的房間。

手機已經不知道傳了幾個訊息,上面寫著「急救失敗,小琪去當天使了」、「為什麽會出這種事」、「小琪明明以前很可愛,直到她離開都沒能讓她敞開心房」之類充滿悲傷的訊息。

就在他要回應時,正好傳來:「小琪她……突然恢復呼吸心跳……醫生還在急救,你什麽時候來?」

「我這就過去,但我要帶兩個人。」司空翼回應之後,並回答楊彩音和杜佑光賴韻琪所在的醫院,告訴管家不吃晚餐後,帶著外套走出家門,騎機車下山。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