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九章—無論如何,都要到妳身邊(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3-29 20:00:06 | 巴幣 104 | 人氣 91


羅密歐帶著行李騎馬離家,前往碼頭,在碼頭附近找了間旅館住了一晚。

按照計畫,他要等到晚上才能去卡帕萊特家的墓園,但中午就要退房。

卡帕萊特家的墓園和蒙特鳩家的在同一座山上,卻在完全不同的方向,所以羅密歐從不曾在掃墓的時候遇見過任何一位卡帕萊特家的人。

退房之後,羅密歐在碼頭買了兩張船票後,騎馬前往墓園所在的路,確認茱麗葉所在的墓園。

茱麗葉在地圖上施加魔法,指引羅密歐找到她所在的位置。

羅密歐順著地圖上的指標所指的方向,來到卡帕萊特家的墓園外圍,飄到樹上,用窺視魔法偷窺墓園內的情況。

「這是……」羅密歐咋舌,墓園內有卡帕萊特家的僕人和警衛守在通往墳墓的路上。

可能是怕蒙特鳩家突襲,他們增派人手保護卡帕萊特家的死者永眠的地方,這是羅密歐和茱麗葉都沒能想到的事情。

再把偷窺魔法放得遠一點,羅密歐徹底無語了,沒想到,卡帕萊特家的族長會親自守在茱麗葉沉睡的地方。

這下棘手了。羅密歐收回魔法,雙手環胸,一臉苦惱。

他思索了一番,想到的辦法只有一個,但是他並不想用。

「哎……雖然有點對不起岳父,但是真的沒辦法了啊……」羅密歐仰望蔚藍的天空,輕輕嘆息。

此時下午兩點多,天空萬里無雲、明亮如鏡,但卻無法減去墓園的陰森。

羅密歐坐在樹上看書,看到天色開始變暗後,收起書本,丟進行李袋中,將行李袋藏在草叢後方,只帶著法杖前往墓園。

羅密歐用光魔法當成照明,一邊注意腳邊,一邊用比平常還要快的步伐前進。

沙沙……微風吹拂,逼近夜晚時的森林中,枝葉搖動的聲音是唯一的背景音效。

羅密歐走到墓園入口外,四周安靜得不可思議,推測他來之前,僕人可能已經離開,但仍能感受到一些人的氣息,可見有派人留守。

「茱麗葉,等我,我很快就……」羅密歐用只有自己才聽得見說道,繃緊神經,放輕步伐,緩緩走進被漆黑樹木包覆的小徑。

小徑蜿蜒難行,一片漆黑,只靠著他的光魔法作為燈光,但視線範圍相當有限。

羅密歐隱隱覺得身旁有誰正在盯著他,停下腳步,看了一下身旁,明明誰也不在,除了沙沙聲響外,沒有別的聲音,卻始終感覺得到有人在附近準備攻擊他。

他閉上眼睛,擴大魔力的感知範圍,接著猛然睜開雙眼,一個旋身,打掉飛過來的短刀,低聲唱了一句短咒,任由火團圍繞在身旁。

躲起來的僕人們注意到羅密歐的目的,三個人老實從樹木後方出現,兩人帶著長劍,劍身發出鋒利的光芒,只有一人短刀掛在腰間,身邊圍繞著兩團紫色火焰。

「……魔法師嗎?」羅密歐有點訝異,卡帕萊特家連僕人都有可能是魔法師。

「桑普森,支援拜託了!」棕色短髮青年喊著,舉著劍衝向羅密歐。

強力火球砸向那名青年,在他身後被稱作「桑普森」的長髮男子比了幾個手訣,透明護盾吸收掉火球的傷害,但卻被炸得粉碎。儘管青年稍微避開攻擊,仍被火球燙傷,被護盾裂掉時的衝擊彈到一旁,撞上樹木,背後疼得厲害,完全站不起來。

另外一名灰髮男性在同伴被擊倒的剎那,逼近羅密歐,眼看就要砍下他的頭的時候,羅密歐勾起嘴角,輕聲說:「太天真了。」說罷,灰髮男性來不及閃躲,被風刃切中胸口和腹部之間的部份,鮮血直流。

「彼得!」桑普森著急喊著,咬了咬牙,開始唱起咒語:「夜晚的精靈啊,請將力量傾注於寶石符文中,請賜予我高貴之力……」他左手的綠色菱形寶石戒指發出耀眼的光芒。

「日照、星辰、月光,賜予萬物們生命的源頭之力啊,凝聚吧……」羅密歐閉上眼睛吟唱咒語,法杖的寶石也發出光芒,魔力正在凝聚往寶石聚集。

「夜之禮讚!」桑普森率先唱完咒語,發動魔法。

羅密歐露出自信的笑容,發出魔法時喊著:「星辰災變!」

聖潔的銀光與夾雜著點點藍色螢光的黑雷箭矢相撞,黑雷箭矢輕易突破銀光,朝著桑普森直衝而去。桑普森連忙架起護盾,但擋不下羅密歐的力量,被彈飛了幾十公尺。

「痛……」桑普森扭曲著臉,表情痛苦,若不是因為剛才用護盾護住自己,承受的疼痛說不定會當場要他的命。

「簡直是怪物……」桑普森咬牙切齒,卻未失去意識,只是瞪著羅密歐轉身離去。

羅密歐沒時間確認桑普森還有沒有力氣爬起來,只想趕快去見茱麗葉。

他讓一團金光繞在身旁,然後用最快速度在上坡衝刺,一路衝到墓園內。墓園內都是黑衣守衛和穿著卡帕萊特家僕人制服的人,沒有看見卡帕萊特家的族長,但羅密歐確實有感感覺得到裡面還有人。

茱麗葉在地圖上安裝的魔法上指引的位置,在更裡面的位置,如果要通過,很有可能必須破壞這裡。

羅密歐冒起冷汗,本想一發隕石把這些人炸死,但炸了會影響到在這裡沉眠的死者們,以後可能不得安寧。

守衛和僕人同時攻擊,拿劍的人們氣勢十足舉劍衝向他,羅密歐揮了下法杖,夾雜著紫色雷電的小型魔力彈從法杖上的綠寶石飄出來,飄得緩慢。就在他們對手以為羅密歐是魔力用光所以才丟出這麽弱的魔法時,魔力彈突然變大,在他們面前爆炸,來不及躲過去的守衛和僕人被爆炸和炸開時的衝擊波炸傷,一部分的人被炸飛,在地上滑行了一點距離。

還有一部分的人沒有出手,羅密歐不想管其他人,打算就這樣衝過去時,那些沒出手的人就像說好一樣,各式各樣的魔法炸出來,還能活動的人也舉著劍衝過來攻擊,彷彿要把他千刀萬剮、切成肉塊。

羅密歐不以為意,輕輕揮了一下法杖,整個墳墓傳出人們的哭吼聲,能夠活動的人們全都當場倒了下去,「你們就努力解開這些鬼魅的束縛吧。」說罷,他頭也不回往魔法指引指向的方向奔去。

羅密歐一邊前進,一邊拿出地圖,確認方向。地圖發出藍光,越來越接近目的地,但是……他停住腳步,躲在樹木後方,卡帕萊特家的族長和一名金髮男子站在墓穴的石門旁邊,正在守墓。

「這下糟了啊……」羅密歐開始猶豫要不要乾脆明天早上等沒人守的時候再來。

羅密歐打算掉頭時,背後被誰刺了一刀,他瞪大雙眼,快要倒下時,扶著樹木,撐著身子,轉過頭,是沒被他殺死的僕人.桑普森。

「我不會,讓你接近小姐一步。」

「不要……開玩笑了!茱麗葉還在等我!」羅密歐旋身,一腳踢開桑普森,用力喘氣,把背上的刀子拔出來。

這一踢,桑普森失去意識。

不好,力氣開始……羅密歐眼前的畫面開始模糊,他咬了咬牙,暗暗發動魔法,白霧憑空出現在卡帕萊特家族長和金髮男子身旁,並將他們纏住。

羅密歐搖搖晃晃走向墓穴,鮮血從背後的傷緩緩留下,一路滴落。

他無視卡帕萊特家族長和金髮男子的視線,用火球炸開陵墓的門,低聲說:「茱麗葉,等等我……就快了……我們約好的……」

卡帕萊特家的族長沒有掙扎,默默看著對方虛弱的背影。

「岳父,不用管那個人嗎?」

「沒關係,那個人撐不了多久。」卡帕萊特家的族長神色凝重搖頭,他現在不想浪費力氣在其他人身上。

羅密歐走到墓穴深處,魔法地圖的反應變得強烈,一道細細的白光射向一個木製雕花棺材,棺材看起來很新,上面灰塵還沒沾多少。

羅密歐用所剩無幾的力氣施展魔法,移開棺材的蓋子。

「咳咳……」他吐出一口黑血,跪在棺材旁邊,看著手持玫瑰花的亞麻色長髮少女靜靜沉睡,當他想伸手碰觸時,倒了下去,想說的話沒能說出口,生命氣息便從他的身上消失。

盧埃林身旁的畫面碎裂,和他長得極為相似的青年站在他的面前,用悲傷的眼神看著他。

「好想見面,我還有好多想和她一起去的地方,想一起分享的事情,為什麼……命運對我們這麽無情呢?」青年對盧埃林伸出手,說:「我是你,你是我,我們雖是同一個,卻擁有不同的意識,另外一個我,我會將我未能與你徹底融合的部分全部給你,請實現我的願望。」

「羅密歐……你消失之前,我有一件事情想問你……」

「說吧。」

「你恨桑普森嗎?就是那個……殺掉你的……他是我的朋友……」

「已經沒什麼恨不恨的問題了,我只想見到茱麗葉,再說,我跟他完全不熟,不過是因為立場問題才變成這樣。」羅密歐顯然沒把桑普森放在心上。

「可是桑普森對你和茱麗葉的事情很自責。」

「那是他的想法,也是他的報應。」羅密歐冷笑,抓住盧埃林的手,雙手握著他的右手,「我未能與你融合為一個的部分,現在全部轉移給你,你會繼承我的記憶、感情、力量以及所有的魔法知識。」

盧埃林還沒能反應過來,只見羅密歐露出一抹淡笑,身體被白光包覆,白光直接衝進他的體內。劇烈的頭痛讓他覺得腦袋快炸了,一陣天旋地轉,意識被拖回現實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