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烏沙納斯(一)(55)

Cynthea | 2021-01-18 22:36:51


  「走進這個苦修林,為提婆族犧牲吧,賈衍蒂(烏嘉蒂)公主。」祭主仙人帶領他的人馬,送了成為「賈衍蒂」的烏嘉蒂最後一程。

  烏嘉蒂為了成為天帝因陀羅名正言順的女兒,改名為「賈衍蒂」,除了享有天界的榮華富貴,她也為她的哥哥賈安塔及母親舍質爭取了一個實名,這些天大的權利後面的代價,即是擔下天界長公主的責任。

  她接受父親因陀羅與祭主仙人為她安排的訓練,除了禮儀、祭祀、經文,她還學習如何成為一位傳統的完美妻子,為的是能栓住阿修羅導師烏沙納斯的心。

  「阿修羅一族的導師是提婆族出身的金星之主烏沙納斯,他毫無廉恥地選擇站在敵人一方,多次幫助他們傷害我族;若是讓他取得『起死回生咒』,妳曉得會為天界帶來多大的危機嗎?賈衍蒂,我的女兒,妳看到妳父王統治的王土了嗎?一片繁榮之景,屆時會全被凶爆的阿修羅腳下蹂躪!我們不能讓這種事發生……」因陀羅對她說的話猶言在耳,她沒有自覺,也許是出自從小對父愛的渴望,自己相當容易聽信因陀羅的話,祭主仙人卻在注意到後,立刻告訴因陀羅。

  唯有阿修羅才能進入烏沙納斯的結界,直至在他苦修完成前,無任何天神可以出入他的結界內。

  因陀羅欲讓賈衍蒂飲下甘露,但祭主仙人表示,擔心飲下她甘露後,會被烏沙納斯識破賈衍蒂的真正意圖,賈衍蒂以為父親是在擔心她的安危,她轉而要求請將甘露的權利留給母親,自己必定會留在苦修林裡完成任務。

  現在的賈衍蒂不帶任何妝飾,身上的修行衣物亦無任何色彩,任由烏色長髮垂在肩後,除了成仁的決心與阿修羅血統外,那張舍質遺傳給她的美貌,一張清秀又無比標致的長相,他們相信她成功的機會很大;終在告別了父親及祭主仙人後,她一步一步踏入了烏沙納斯的結界。

  一陣陣強烈的風吹亂了她的長髮,她努力睜眼查看自己走入結界的變化,皮膚上的雞皮疙瘩佐實了她心中不好的預感。

  忽然間,她很想念母親那令人安心的懷抱,如今她只能一人咬牙,繼續往前行。

  她的步伐越往前,風漸停,白霧漸濃,她擔心天黑之前仍無法找到烏沙納斯,不由得加快腳步,然而卻只是盲無目標地亂走……

  當灰白的濃霧終於濃厚至她完全辨別不了方向,賈衍蒂內心慌亂,擔憂自己其實是一直在原地打轉,下一秒,她整個人差點撞上一顆大岩,她立刻停下,觀察了大岩,稍整了整自己的心情,繼續前進,衣物裙襬不經意掃到岩邊,她也沒在意。

  「女人?」低沉的嗓音,突然從賈衍蒂的背後傳來,她警覺得向後看一眼,希望是她聽錯。

  「為什麼會有女人進來?」又是那個聲音,顯然他在問自己。

  賈衍蒂回答:「我是進來侍奉金星之主(烏沙納斯)修練的人,我是烏嘉蒂。」她被叮囑過進來後,要對提婆族出身的身分保密,故她使用舍質替她取的名字。

  後來,她察覺到有人正向她慢慢靠近,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賈衍蒂原先誤以為他是烏沙納斯。

  「原來不是天神。」那男人確認完說,接著發出一陣長而低沉的咕噥,賈衍蒂因為濃霧所以看不清對方的樣子,她有些想施法術召風過來,但又想起祭主仙人的叮嚀,不到萬不得已,別讓他人知道她有其他能力。

  然而男人再沒有其他動靜,賈衍蒂禁不住好奇,主動向前探去,發現又是一座岩壁,男人似乎原地消失。

  雖不太明白剛才發生的事,她也不可能浪費時間去找那個人,她還有重要任務在身。

  當日光完全消去前,賈衍蒂終於在霧林間找到目標,除了烏沙納斯,還有誰會在此林中靜坐修行?

  賈衍蒂先從遠處觀察他,除了長年未修剪的頭髮及鬍鬚,他的外形亦因苦修之故,變得乾瘦,衣物破舊。

  她猜想,烏沙納斯因為苦修入定的緣故,必不能輕易分心,於是她慢慢靠近他,想再觀察仔細些。

  不料,她才剛從他背後慢慢繞到他前方,烏沙納斯卻是睜大著雙眼瞪著她,著實嚇了她一跳。

  那男人質問她:「妳是天神的人。」

  「我不是……我是烏嘉蒂……」賈衍蒂不明白他是怎麼看出來的,當下辯解得有些結巴。

  男人再說:「我也出身天界,怎會看不出妳的身份呢!……阿修羅的血緣保護了妳,否則我會立刻用苦修之力燒死妳!別打擾我修行,滾!」

  賈衍蒂看著那人的眼底發出鵝黃色的光,儼然是在凝聚靈力在威脅她,但她不能被嚇退!

  「讓我服侍你到結束吧,在你完成苦修前,沒有人能離開這兒!」賈衍蒂得為自己爭取機會。

  「還不快滾嗎?」可惜對方完全不理會她,反而更加憤怒。

  賈衍蒂想個辦法,她有預料到會被拒絕,幸好祭主仙人曾給過她一點意見……「我想拜你為師!金星的主宰,烏沙納斯,只要我發自心裡視你為師,你就必須待我如學徒,這是大梵天立下的規矩,三相神均奉行之,若你還想求得濕婆的恩典,就該接受我!」

  這下烏沙納斯只能接受她的侍奉,只要賈衍蒂沒有異心,他就不能處置她。

  賈衍蒂當然不是真心想拜他為師,唯今之計,她只能用此法留在烏沙納斯身邊,等待時機。

  照顧烏沙納斯的工作並不容易,他整天都不理旁人,賈衍蒂按照父親的要求盡心盡力,而且這法子立竿見影:她為烏沙納斯蓋了遮風避雨的地方,為他烹煮食物,原先他能滴水不沾,不知何時起,從飲食至飲水,他逐漸接受賈衍蒂為他備好的一切;賈衍蒂幹的粗活包括砍柴到浣衣,她本還想多利用美味的食物引誘他,或是柔軟的衣布令他分心,可惜當他認真進入沉思時,真能不為所動。

  只要她心裡起了一絲想攻擊烏沙納斯的心思,被他察覺後,他就能有正當的理由殺她,故她暫不敢輕舉妄動,只能用凡間俗務誘他分心。

  工作之餘的時間其實很長,賈衍蒂靜待在一旁觀察他,日子一久,她越發覺得烏沙納斯令人敬佩,他從未放棄過這苦悶的修行,她心底好奇這個天神究竟為何能為他族犧牲至此?

  有一日,賈衍蒂剛做完份內之事時,不小心睡著,她感覺在夢中不知道被誰牽引,一路拉著她穿梭不同時空,讓她看到很多畫面,包含提婆族與阿修羅族的過往大戰、政權一次次更迭,還有兩方各自為了輸贏不擇手段的場面等。

  首次夢到這些,她是哭著醒來的,她不想記得或去想這些事,這會讓她動搖,尤其是想到母親會為阿修羅族傷心的表情。

  當她第十次夢到時,她以為自己漸能保持冷靜的心態看待,直到下一瞬間,當她一轉頭,就看到父親因陀羅剛蹂躪完一個阿修羅幼女後,親自揮刀砍下了對方的頭顱,毫無憐惜……醒來後,賈衍蒂忍不住吐了出來,她第一次對因陀羅的為人,感到噁心。

  在第十六次的夢裡,賈衍蒂看到因陀羅在一旁,冷眼看著舍質的父親-補盧曼(她已在先前的夢中識得外祖父)被殺,然後強娶舍質的過去……「住手!我不要看了!」賈衍蒂大喊懇求著那個讓她看見一切的人,她心裡明白一定是他做的!

  「烏沙納斯!別再讓我看了,我請求你啊……我生為兩族混血之女,只能選一邊!我……我想要活得有榮譽,想要有……歸屬感,是父親先對我……伸出援手……我只想要報答他!」她泣不成聲,她原能以流有天神之血自豪,烏沙納斯改變了她,讓她開始覺得自己的天神出生,是個污點。

  儘管烏沙納斯一直留在此地修行,卻能對外界的變化瞭若指掌。

  當賈衍蒂那次在夢中精神崩潰的剎那,她驚醒過來,張開眼那瞬間,她見烏沙納沙就站在她前面,他保持一貫的嚴肅表情,開口對她說:「妳是因陀羅的人,妳總以為自己因此高人一等,高其他種族一等,現在妳明白,其實他的血緣,未必能給妳帶來任何榮耀。」
79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