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烏沙納斯(二)(56)

Cynthea | 2021-01-24 00:52:04


  天帝因陀羅那日一踏出天后殿一改輕挑的態度,臉色鐵青並走得匆忙,因為他收到導師祭主仙人傳來一個訊息:她死了。

  遲早的事……因陀羅心想,只是他很擔心那個人生前說的預言,她曾說,只要她一死,她的兒子金星之主宰,阿修羅的導師-烏沙納斯,必定會帶回「起死回生咒」,為她復仇!

  因陀羅一把推開地牢的大門,他看到祭主仙人一人站在那兒,在他眼前有個簡陋的矮床,是一位提婆王族出身的女人躺在上面,那是烏沙納斯的母親,她跟兒子一樣,偏向阿修羅,當天軍們追殺阿修羅時,她用她的力量給那些逃亡的阿修羅們一個庇護地。

  當天神攻破她的結界後,他們打算生擒她,好日後威脅烏沙納斯,不料,她卻當場詛咒天神,必會因為「起死活生咒」遭遇不幸,她會用她的靈魂為兒子獻祭,加速烏沙納斯苦修成功的機會,而她的死亡會成為天神不幸的開端。

  今日,那女人彷彿餘壽能量耗盡般死了,一切如她所求那般……因陀羅腦中回想著,當初他同意祭主仙人的主意,決定先關住她,然後想個計策,除去烏沙納斯,雖然之前他們已試過無數次。

  祭主仙人當年剛關上烏沙納斯母親的牢門,轉頭就對因陀羅說:「賈安塔王子,他流有阿修羅的血,若是能說服他,進入苦修林……」祭主仙人把腦筋動到天帝與舍質的親生兒子身上。

  因陀羅那時立即反對,他說他上次看見賈安塔時,光看他的眼神就明白,他不是個成事的料!只是個被母親寵壞的幼仔。

  「一個男人當不成戰士,送去也是白送,老子還不如親自了結他……」因陀羅越想兒子的不成才就越氣,祭主仙人繼續思索,眉心深鎖,他忽然看到門邊處有塊布料,原來是烏沙納斯母親,被士兵送進牢前掙扎時,扯壞的裙角。

  「女人……就是女人!」祭主仙人得一靈感,他想出辦法了,他興奮地告訴因陀羅:「對付那老賊,用女人的勝算遠比高強的戰士來得大。」

  因陀羅不以為然地回應他:「我們之前已想過送天女進去,引誘烏沙納斯分心,結果他的結界只准阿修羅進去,有哪個阿修羅女會願意替我們賣命,就算有,阿修羅女可都刁猾得很,我也不信任她們。」

  祭主仙人趕緊告訴因陀羅說:「還有一個人,興許有機會能幫上忙,就是你忘在舊宮的女兒,以天后因陀羅尼(舍質)當年的美貌與聰慧,她生的女兒必然也是人上人……」

  於是,他們才會強行從舍質身邊帶走烏嘉蒂,以利為誘望她成為「賈衍蒂」為天神一方所用,他們要她妨礙烏沙納斯的修行,能找機會殺了他更好!

  三年多過去,因陀羅把訓練好的賈衍蒂放進苦修林,如今,烏沙納斯的母親卻如她所預示的死去,不知是否代表烏沙納斯向三大神的苦修成功,他求得「起死回生咒」了。

  「賈衍蒂失敗了!」因陀羅氣得搥牆,沒想到他們精心計畫竟會毫無用處?他全白費心機了……

  「這倒未必,我尚未祭火中未收到任何消息(祭主仙人的能力),也許只是這女人在虛張聲勢?或許她跟烏沙納斯的苦修沒任何干係……倒是說起這個,我真沒想到,你竟真的給天后甘露?」祭主仙人早就想問,無奈這幾日,天帝都忙著在天后房內。

  因陀羅扳起臉,他知道祭主仙人提議給舍質飲下假甘露,反正烏嘉蒂也不知何時會回來、會不會回來?既然如此,何必遵守約定?

  他只簡單回答導師:「她不礙事。」

  祭主仙人隱約察覺舍質在因陀羅心中的份量,不好講明,只好默許,眼下他更擔心烏沙納斯的事,他先加大他的祭火,望仔細打聽阿修羅的任何消息,甚至在烏沙納斯的苦修林外設下各種術式,願他能自投羅網……

  兩人討論得正盛,沒人注意到一條全身烏黑,細如髮絲的蟲,緩慢從因陀羅的褲子上爬下來,延著牆角及壁緣移動,為不讓人發現,它慢慢的,走了一天一夜才回到它的主人身邊。

  當黑絲蟲碰到舍質時,立刻又變回普通的頭髮,是她的頭髮,她刻意放在因陀羅的褲子上,施法術為她探聽情報去,而且只要一碰到人,蟲會立刻變為頭髮,只有在回到舍質身上時,它才會釋放記錄的信息。

  如此一來,舍質就算被人監視,看起來她也只是捉起一根在地上的頭髮而已,是個方便又安全的探聽道具,可惜一根髮注入的靈力有限,得到的訊息不多,靈力耗到一定程度,它就會自動回到舍質身邊。

  舍質聽到因陀羅與祭主仙人的談話,明白了他們的目的,看來烏沙納斯完成苦修的機會很大,如此一來,阿修羅的勢力又能東山在起,因陀羅不讓她知道太多,甚至禁止接觸烏嘉蒂,就是擔憂她會慫恿烏嘉蒂背叛天神吧?

  因陀羅擔心的沒錯,若是讓她事先知道這些,她會讓烏嘉蒂幫助阿修羅……因為天神實在欺人太甚……

  烏沙納斯完成苦修了……那……這時,舍質的心突然痛了起來,她摀住胸口,一手馬上擋住想前來查看的女僕,臉上努力保持鎮定……

  她閉上眼,裝作身體不適躺下,心裡卻萬分痛苦的想著:喔,烏嘉蒂,為何妳跟我一樣,成為無辜的棋子?我的女兒,我應該拚死去護住妳才是……我最珍愛的女兒,原諒我是個無用的母親,從此我會為妳與賈安塔堅強,我請求妳,但願妳一定要是活著的……

  她想見到女兒與兒子,這是一個母親單純的願望,為了他們的安全,她可以放棄個人榮辱與仇恨,她過去從未讓她的孩子捲入兩族的鬥爭,因陀羅卻破壞了她的理想,若是她連孩子們這塊淨土也無……她發誓,她會用她的餘生,想盡辦法毀了因陀羅那男人的一切!
70 巴幣: 4

更多創作